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沉忆如心 作者:栗竹幽

字体:[ ]

 
 
文案
苍何看着陈江惊慌失措的面容:吃完的就想跑是吗。
陈江跪在地上:对不起,我错了,让您受到了羞辱,我愿意用命偿还,但只求您在容我几天。
苍何瞪了陈江一眼: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回来给我养儿子。
 
内容标签:生子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江苍何 ┃ 配角:顾明远刘思竹霖纪景风 ┃ 其它:小包子
 
 
  ☆、第 1 章
 
  第1章
  阳光和煦,淡淡的云朵飘散在天空中,嫩绿的叶片沐浴在一片金色之中,光芒耀眼,散发着勃勃的生机。一阵微风吹过,枝叶上的花瓣随风飘过,留下了微微的清香,久久无法散去。
  天气晴朗,集市上的人群略有些拥挤,一个面容清秀,气质温和约莫二十许的年轻人匆匆在集市中穿梭着,淡蓝色的衣诀随风飘摇,额间的碎发滑落微微遮住了他澄澈的双眼。他伸手拂去了,迅速越过几个行人跑到了一个摊子前。
  陈江看着被层层人群包裹的摊子,脸立刻苦了下来,这桂花糕有那么好吃,至于这些人跟不要钱似的抢吗。他看着远处冷清的摊子,脑中浮现出阁主那张貌美如花英姿飒爽的面容,宛若飞刀一般凌厉的眼神,转身加入了战斗之中。
  他站在外面苦苦等了半天,看着桂花糕一点点的减少,心中愈加绝望,倘若阁主知道他无能抢不到糕点,还不气得将他碎尸万段了。虽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严重,但至少这几天他的任务要比以前的重好几倍。
  “你还买吗?”店家看着站在一边愣神的陈江问道。
  陈江看着面前那一块小的可怜的糕点,面上一阵苦涩,这还有买的必要吗。可是有也总比没有要强吧,只要阁主可以知道他的一片心意就好。“买。”陈江咬了咬牙。
  陈江将银两扔下拿着店家包好的糕点,迅速跑回了阁中。他出来买桂花糕排了这么久的队阁主只怕是早就等急了,倘若他在磨蹭下去,阁主就该坐在他的房间中拿着鞭子等着他了。
  陈江一路狂奔,跑到院中时他缓缓停了下来,扶着一旁的大树喘着粗气,反正已经晚了,就算再早一会到,那顿罚他也免不了。陈江双手抱着桂花糕向前走出,他看着不远处挤了一堆人微微皱了皱眉,难道是今天阁主心情不爽又开始惩罚人了,那他也太惨了,偏巧撞在阁主的气头上。
  陈江蹲下身体缓缓想回走去,这块桂花糕就当是犒劳他自己的吧,明天再给阁主买新的去。
  一个面容清丽的女子坐在椅子上,白皙的脸上一张淡淡的樱唇更是为她增添了不少小家碧玉的气色,但眉间隐隐的邪气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她伸出白腻如玉般修长的指尖拿起一颗葡萄,远远看见那道消瘦的身影时,秀气的眉毛拧在了一起,手中稍稍用力,汁水四溢。“陈江,你给我过来。”
  陈江身体一颤,果然阁主还是发现他了,看来他是逃不掉了,他求救似的看向周围的侍女,她们纷纷想逃避瘟疫似的避开了他。
  “阁主。”陈江任命似的走上前去,他满面堆笑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你买个桂花糕也需要这么长时间,你到底是走过去的还是爬着去的。”刘思一脸不悦的说,倘若不是看见了陈江的身影,她差一点都忘记了桂花糕的事情了。
  “人太多了。”陈江小声的说,他平时说话都很正常,可是一旦面对阁主的咄咄逼人,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人太多了,你难道不会早点去吗?”刘思拿过一旁的手帕擦了擦她手上葡萄的汁水,脑子这么笨连个小事都办不好,也不知道怎么留在阁中的。
  虽然是这样想,但刘思不得不承认陈江是她在阁中唯一靠得住的人,即使再被她压迫,他都绝不对背叛她。可刘思看着陈江温柔的性情却有了一丝想欺负他之意,久而久之变就成了一种习惯。有些她不责骂陈江几句,心中都有些难受,仿佛缺了点什么似的。
  “是。”陈江点点头,他绝不能顶嘴,越顶撞她责罚的便越严重,如今他连上一次惩罚的任务都没有完成,旧账新帐叠在一起不知要何年累月。
  有些面对着阁主的刁难,他心中也会有一丝退意,甚至想离开这里,但他不知道他离开后又能去哪里,天下之大却没有他的家。当年幼小的他昏倒在雪地时,是阁中看门的大叔将他救回了阁中,虽然地位颇低生活甚是辛劳,但大叔并没有放弃他,即使是日日食着粗茶淡饭也将他养大了。后来他年长一些便帮着大叔做些事情,闲暇时刻苦专研些书籍,终于有一天他可以凭借着一己之力可以站在阁主身边了,而那时大叔却已经离开了。他又再次变为一个人,即使深夜时在房间中燃着蜡烛也异常漆黑冰冷,这样就算有住的地方又与没有家有什么区别呢。幸好阁中还有一些人会记得他的存在,即使常常被他们欺负,他同样甘愿。
  陈江在阁中生活了十几年,无论他们待他怎样他都已经将这里当做了一个家,或许并不甚温馨,但至少给他一丝安定的感觉。阁主虽然平时对他凶了一些,但至少在他悲伤地时候也给了他一丝关怀,这样就足够了。
  “桂花糕呢。”刘思的双眼在陈江身上扫了一遍却也没有发现糕点的踪影,她的神色凌厉了几分,难道说他等了半天也没有买到吗。
  陈江看着刘思要吃人的眼神,连忙掏出怀中的纸包,他看着那小小的一块甚为寒颤,有些不敢拿出。
  “你不要告诉我你等了半天只买到了一小块。”刘思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这块恐怕给她塞牙缝都不够。
  “阁主先凑合着吃,我明天早一点去给您买新的。”陈江的头埋得很深,真不是他的错,而是那些人太过勇猛了,他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明天他一定早一点起来排队。
  “什么,我堂堂阁主竟然吃他们抢剩下的。”刘思的秀目瞪得极圆,这也太寒酸了吧,她随手将那块糕点放在了一边,但她心中又有些惦念着,算了,一会等没有人的时候再吃吧。
  “阁主息怒,今天是我疏忽了,明天我一定牢牢记在心中,不到天亮的时候便赶到集市,第一个为您抢到最新鲜的。”陈江向后退了几步,装作苦苦反省的说道,幸好阁主只偏爱桂花糕,否则他只怕是要费苦心了。
  刘思心中的怒意缓了缓,松开手放过了盘子中被捏的像稀泥一样的葡萄,幸好陈江还算听话,错犯一遍就记住了不用她说第二遍,否则她根本没有那个耐心。
  “阁主,还打吗?”侍卫站在一旁举着鞭子都站了半天了,手都有些酸了。他看着阁主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样子,心中一阵无奈。
  地上的人背上布满了血痕,血迹早已浸透了月白色的衣衫,蔓延到地上。
  陈江看着面前的人心中一阵不忍,他还未等阁主说话便开口问道,“阁主,您为什么要责罚他。”
  “他爹欠债不还卷着银两跑了,只剩下一个独子留在帮中,我只能将他抓起来了,我看看到底是他的银两重,还是命根子重。”刘思一脸不解气的说道,敢欠她的钱不要命了吗,竟然还敢跑。
  “给我打。”刘思抬手吩咐道,她起身缓缓走到那人身边,用雪白的绣花鞋踩在他的胳膊上。“我告诉你,如果看不到你爹的身影,我就会一直命人打下去,你最好期盼你爹快点出现。”
  “住手。”陈江看着那人的双眼已经闭上了,再打下去只怕是要出人命,他连忙挡在了面前。
  侍卫手中的长鞭打到他的前襟便缓缓落下了。
  “阁主,他爹已经离开了,就算您将他打死,人也不会再回来了。”陈江看着阁主满是怒意的面容,虽然父债子还乃人之常情,可是父亲不负责任,难道也是儿子的错吗。
  “那我要怎么办,难道就放任他们将我的银两卷跑了吗,陈江,我不是在做善事,如果你心疼他,要放他离开可以,你把他爹欠下的银子给我,我自然答应你。”刘思愤愤的看着陈江,陈江办事很合她心意,就是有一点他太善良了,天下的可怜人多了,难道都要他们救济吗。
  “他爹是将银子卷跑了,可他家的宅子不都还在吗?”陈江沉思了一阵,他哪还有银两啊,可是他也不想看着人被打死。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给我钱我就可以放人。”刘思冷笑道,倘若真这样简单,她还需要耗到现在吗。
  陈江回头看了一圈,他看着远处那个被侍卫紧紧按住,约莫三十许面容略有些威严的人,或许还管些事情,他转身走了过去。
  “用宅子换你家少爷的命可以吗?”陈江看着地上的人比纸还要惨白的面容,不想兜圈子直接挑明了。
  “公子倘若没了宅子,那我们这些人都去哪里住。”中年人的面容有些苦涩,不是他不答应,而是他不想让他们那些下人一起喝西北风。
  “难道你们就不关心少爷的性命吗?”陈江有些焦急,到现在了还考虑这些问题,他们手中又不是没有私房钱拿出来凑一凑不就行了吗。
  可是老爷不也不关心少爷的性命吗,他们凭什么这么在意。中年人低头沉思一阵,“公子容我们回去从长计议一阵,两天后再给您答复。”
  陈江瞪了中年人一眼,两天后人早就没有气了。“阁主,您能宽容他们两天吗?”陈江已经知道刘思不会同意的,但他心中仍有些期待。
  “你是说让我直接放他们离开吗?”刘思看着陈江冰冷的说,没有钱,让她打人出气也可以,但人是否还活着就不一定了。
  或许陈江会责怪她太过残忍,但在魔教中善良的人根本就无法存活下去。
  
 
  ☆、第 2 章
 
  第二章
  微风吹过,层层绿叶交相辉映,间隙处透露着大大小小的光斑,异常明亮耀眼,伴随着枝叶的静立,也缓缓聚成了一片光亮之处。
  凉亭处一个高挑纤细的身影缓缓走出,淡粉色的桃花落在他的肩头,随着微风飘远了。他看着远处的一群人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容,亦邪亦媚,他打开折扇轻轻的闪了两下缓缓踏入人群之中。
  “阁主,他已经承受不住您的鞭打了,就算您将人鞭死同样收不回一分银两,您何不将人放回再给他们几天的时间想想办法。倘若实在不行您在将人抓回也不迟。”陈江眼中有一丝哀求,这件事情那人本没有错,但却让他承受了一切,实在太过不公。
  “我已经给过他们时间了。”刘思怒道,她打死了人是得不到任何,但她可以解解气。
  刘思开口还想说什么,但她看着不远处那张绝美异常的面容,顿时停住了,眼中有一丝淡淡的愤恨,她起身面带笑容的迎了上去,“竹大人前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属下的。”
  “思思客气了,我很长时间没有到阁中来过了,不过是想随意看看。”竹霖淡淡的笑了笑。
  “那您看还满意吗?”刘思微微低下头,心中一阵嘀咕,这竹霖天天闲着是没事干了才瞎溜达的吗,肯定不是,他在教主面前就是一个跑腿的,此次前来也应该是传达教主的命令。
  “一切都挺好的,思思是不想我过来吗?”竹霖微微皱了皱秀眉,有些幽怨的看着刘思。
  “那里,能盼到您来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刘思惶恐不安的说,她不过是骂了竹霖几句,他是怎么知道的。
  “既然思思那么喜欢我,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就留在阁中住一段时日吧。”竹霖回身向周围的侍女扫了一圈,白皙的小脸上均带有一抹红晕。
  “不,您的使命甚重,教主还需要您。”刘思看着竹霖那双勾人魂魄的眼睛,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她可不敢将一个瘟神留在身边。
  “好了,不逗你了,我这次来奉教主之命待一个人过去。”竹霖向四周转了一圈停留在了陈江温和的面容上。
  他虽然身为右使时常留在教主身边,偶尔做一些闲事几乎很少涉及教中事务,但并无意味着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对陈江略有些了解,他的性情温和善良,几乎不具备一个魔教中人所有的条件。竹霖的双眼略有些深沉,这个人真的可以吗,亦或是教主看错了,但他相信教主是不会错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