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月下美人 作者:狐狸一方

字体:[ ]

 
 
世上最可怕的是什么?
人心。
还有呢?
月下美人。
月下美人,那不是昙花吗?
月下美人,是杀人的利器,昙花一现,被杀者也只能看见那稍纵即逝的华彩。
 
内容标签:恐怖 欢喜冤家 江湖恩怨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鬼脸欢、慕容小柔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喜相逢
 
?  江湖上人尽皆知,慕容小柔有一双女人的手。
  江湖上人尽皆知,慕容小柔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江湖上人尽皆知,慕容小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一个男人有了一个女人的名字,难免会有些哭笑不得。
  但如果这个名字背后是一个强大而古老的家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慕容世家的每一代当家之主都叫慕容小柔。
  因为慕容家第一代主人叫慕容小柔。
  那个慕容小柔,倒是一个女人。不仅如此,慕容家代代当家都是女人。
  不过传到第七代,慕容小柔变成了男人。
  这个被唤作慕容小柔的男人对着自己的手叹了一口气。
  如果你是他,你也会叹气。一个男人有一个女人的名字本就已经尴尬了,更何况还长着一双女人的手。
  鬼脸欢似乎没有听见慕容小柔的叹气声,眯着眼睛,细细品尝西域的葡萄酒。
  琥珀色的美酒,像江南处子的娇嫩一样诱人,又隐隐回味出一丝丝欲迎还拒的青涩。
  慕容小柔和鬼脸欢此时就在江南。
  江南的画舫。
  本应是丝竹绕梁,一派欢闹的画舫,就只剩下慕容小柔和鬼脸欢两人。
  所以慕容小柔怎么叹气,鬼脸欢也不得不听着。
  当慕容小柔叹了四十七声气的时候,鬼脸欢受不了了。
  “虽然你名字像女人,长得像女人,但并不意味着你连叹气都得叹得像女人!”
  慕容小柔出身世家,不仅长相清秀,而且温文儒雅,听鬼脸欢口出此言,居然也不生气,只是继续叹出了第四十八声气。
  鬼脸欢弹起来:“你再叹气,我就跳到水里,游回岸上去!”
  慕容小柔倒没叹气了,只是温和的问了一句:“你会水吗?”
  鬼脸欢像泄了气的皮球。
  慕容小柔又问了一声:“你会水吗?”
  鬼脸欢跳起来嚷道:“你有完没完!我们五岁认识,你什么时候见我游过泳!”
  鬼脸欢和慕容小柔的确五岁的时候认识。鬼脸欢是孤儿。慕容小柔那时也不叫慕容小柔。
  慕容小柔的母亲住鬼脸欢家的隔壁。
  当鬼脸欢第一次在破败的小院子里看到和周围格格不入的小贵公子,和他美丽温柔的母亲,嫉妒的鬼脸欢毫不客气地挥出了拳头。
  慕容小柔被打得鼻青脸肿。
  鼻青脸肿的慕容小柔,身上仍然散发出与众不同的高贵。
  慕容小柔的母亲擦擦慕容小柔的脸,再用清水擦擦鬼脸欢的脸。从此以后,鬼脸欢再也没和慕容小柔打过架。
  在那个破败的大杂院,鬼脸欢和慕容小柔像亲兄弟一样,相处了三年,直到一个冬天,慕容小柔的母亲去世。
  一顶软轿接走了慕容小柔,只剩鬼脸欢孤零零地一个人。
  一晃十几年,鬼脸欢和慕容小柔第一次重逢。
  慕容小柔叹气叹得像老人:“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会水。那待会儿,我恐怕就要对不起你了。”
  鬼脸欢一脸不解。
  慕容小柔开始脱衣服。
  先从鞋开始,然后再是外衣。
  看见慕容小柔像剥粽子一样,一层层的脱,鬼脸欢大叫:“慕容小柔,你疯了!”
  慕容小柔毫不理会,从画舫上取下佩剑穹桑,细细绑好,悬在腰间。
  鬼脸欢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竟然不是梦。
  慕容世家的第七代当家,一本正经地在他面前脱到只剩一层里衣。
  鬼脸欢晕过去之前知道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慕容小柔给了他一拳。
  所以鬼脸欢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还了慕容小柔一掌。
  慕容世家的轻身功夫一向不错,慕容小柔闪得不慢。
  但鬼脸欢更快。
  慕容小柔闷哼一声。
  很快,鬼脸欢发现自己在一个岩洞里。
  “这是哪里?”
  “不知道。”慕容小柔回答得理所当然。
  鬼脸欢又要跳起来:“画舫呢?!”
  “沉了。”慕容小柔语言简练。
  鬼脸欢嘿嘿一笑:“你弄沉的?”
  慕容小柔脸上没有半分玩笑之色:“是。”
  江湖上出现了惊天的传闻。
  慕容世家的第七代当家失踪了!
  ?
 
☆、第二章、海森堡
 
?  距离画舫沉没才两个时辰,海森堡堡主的案己上已有了飞鸽传书。
  唐门以毒著称,海森堡则以无所不知而闻名天下。
  海森堡的堡主欧阳不悔脸色阴晴不定。
  称号:慕容小柔
  出身:不详。
  身份:慕容世家的第七代当家
  事件:于七月十三在江南画舫上失踪。
  经过:不详。
  原因:不详。
  生死:不详。
  欧阳不悔的脸色越发难看。管家季大年已是冷汗淋淋。
  二十年前,海森堡偏居海南一隅,只是替江湖人传信送物,一直默默无闻,经过这代堡主欧阳不悔励精图治,消息网遍布天下。
  江湖人士要想知道秘闻隐事,最快最有效的法子,就是到海森堡花银子。
  海森堡的开价一向不低,但消息也一向准确。
  欧阳不悔一直为他的消息网而骄傲。
  但现在这个遍布天下的消息网传回来的,和一般的江湖草莽知道的没什么两样。
  小酒馆里的江湖人士,正口沫横飞地说起慕容小柔失踪之事。
  慕容小柔面无表情。
  鬼脸欢大声嚷道:“小二!上酒!”
  慕容小柔并没有易容,儒生打扮布衣青衫,手边还有一卷论语。
  那卷论语已经胜过所有的易容术。无论是谁,都无法将武林第一世家和孔子联系起来。
  酒菜很快上来了。
  慕容小柔开始吃,像三天三夜没有进食。
  鬼脸欢目瞪口呆。慕容世家的伙食,难道还不如一个小酒馆。
  饭菜很快被一扫而空。
  “你带银子了吗?”慕容小柔对这顿饭非常满意。
  “没有。”鬼脸欢一脸严肃:“以前的穷朋友来投奔你,千万不要以为他们身上会有银子。”
  慕容小柔温和的声音响起:“幸好我带了。我可以付我那一份。”
  鬼脸欢送到嘴边的酒喷出来。
  “你的那一份,打算怎么办呢?“慕容小柔的声音变得更加柔和。
  鬼脸欢放下酒,哀叹道:“我本来有九十种法子。但你现在连说话都像女人了,我脑袋里的法子就一个不剩了。”
  慕容小柔笑了。
  “我可以帮你付。作为报答,你是不是该替我跑跑腿。”
  饭不是那么好吃的。鬼脸欢长了阅历。
  海森堡来了一个客人。
  海森堡天天都有客人,但这个客人和别的客人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
  客人的脸上戴着面具。
  一个探听别人秘密的人,戴着面具的来到海森堡实际上很正常。
  那有一点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个客人进来的时候,欧阳不悔的床上正躺着□□无边阁新到的姑娘。
  欧阳不悔喜欢新东西。
  新的茶具,新的床,新的衣服,新的女人`````
  从小欧阳不悔不管什么东西都是旧的。
  兄长欧阳天龙把穿过的旧衣服一件件的丢在他面前,就想丢给狗骨头,欧阳不悔顺从地接住。
  二十年前的一个黄昏,欧阳天龙的尸体横放在海森堡的大厅。欧阳不悔成为了海森堡的堡主,下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把一切都换成新的。
  在兄弟之间的争夺战中,欧阳不悔是胜利者。
  所以他活了下来。
  生命的宝贵,没有几个人比欧阳不悔更能体会。
  欧阳不悔很珍惜生命。一个知道太多秘密的人,本来就不容易活得太长。
  但欧阳不悔握着武林各大派的秘密活了二十年。
  除了海森堡的消息网,另一件让欧阳不悔满意的事,就是海森堡的防卫。
  一个握有大量秘密的人,定然不会在这方面吝惜金钱。
  吝惜金钱就是吝惜生命,更何况欧阳不悔一直都是一个很大方的人。
  若隐若现的轻纱下,是年轻女孩子妙曼的身体。
  充满活力的长腿,百转千回的娇吟,永远都能激起男人原始的征服欲。
  欧阳不悔满足地躺在床上。
  一把普通的青光剑抵住了他的胸口。
  男人在这种时候,最不需要的就是一把抵住自己胸口的剑。
  欧阳不悔皱起了眉头。这两年,日子是不是过得太舒服了。
  一个过惯舒服日子的人,才会让人有机可趁。
  “什么人?”欧阳不悔丝毫不乱。剑到胸口就停住了,剑身上没有带杀气。
  虽然江湖上想要欧阳不悔命的大有人在,但这个人,欧阳不悔直觉到,却不是来要自己的命的。
  “你的客人。”鬼脸欢在面具下笑了笑,可惜欧阳不悔看不见。
  “你要什么?”在自己床边被挟持的感觉并不好,欧阳不悔的声音却没有一丝波澜。
  鬼脸欢盯着欧阳不悔:“有关月下美人的一切。”
  欧阳不悔眼皮一跳,出手如电。
  一条年轻而美好的生命,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华丽的幔帐之中。
  鬼脸欢心有不忍:“她可能已经睡着了,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欧阳不悔冷冷说道:“你在她面前说出月下美人的时候,她就已经是个死人。”
  ?
 
☆、第三章、交易
 
?  慕容小柔的心情很好。一钱银子就能雇人去跑这么棘手的事,慕容小柔越发觉得自己有经商的天赋。
  小酒馆的花生并不新鲜可口,但配着略带酸味的酒,居然还别有一番风味。
  可惜慕容小柔的好心情并没能持续太久。
  一身粗布蓝衣的女子进入了酒肆,惊为天人的美貌,还是引得周围一阵骚动。蓝衣女子不为所动,好似周围的惊叹,和她无关。
  没人注意到慕容小柔正连忙往外窜。
  除了蓝衣女子。
  略一沉吟,蓝衣女子不动声色地挑个位置坐下。劣质的茶叶激得她一声轻咳。
  四周的粗鲁的酒客早已停下高谈阔论,连举止都变得比先前文雅了几分。
  冷淡的目光看似漫不经心地扫过简陋的桌、椅、茶具、还有时不时飞过的苍蝇,回想起刚入口的茶水,还有在茶杯边沿上沾沾自喜的飞虫,蓝衣女子脸色越发难看。
  慕容小柔起身离去。放下几个铜板,蓝色的身影匆匆跟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