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桃花杀+番外 作者:瞳浩

字体:[ ]

 
《桃花杀》作者:瞳浩
 
文案:
徐崖刻:花花不好了!花花花花!快来救我!
花殇:……
徐崖刻:啊啊呜呜呜……嘤嘤嘤┭┮﹏┭┮
花殇:<( ̄︿ ̄)>以后头发被树枝缠到这种小事就不要……
徐崖刻:谢谢花花,啾~(づ ̄3 ̄)づ╭?~
花殇:o(*///︿///*)q嗯……
 
只剩下帅的怂包攻X用高冷掩饰逗比的强悍美人受
 
 
第一章:身如浮萍唱平生
  ——花殇:时态非我愿,平生漂流惯
  风,萧萧。
  月,森森。
  影,凄冷。
  人,孤立。
  月下的美人背对着徐崖刻站着,挡住了他面前的十几位蒙面杀手,他腰间的剑仍未出鞘,表情却格外的凝重。
  高手过招,双方都不敢轻易动手,冷面美人手微微一颤,终于开口了,语气还是带着寒意的。
  “喂,如果我败了,你就快跑,不要管我。”
  一瞬间,徐崖刻眼里闪过各种情绪,几乎要哭出来了,强逼着自己用力点了点头。
  “那是当然的啊!因为在下根本不认识公子啊!”
  美人面无表情地没有理他。
  徐崖刻眼见着他们要动手了,弱弱地问了一句,“在下现在就想走了,在下可以走吗?”
  美人还是没理他,却突然动了,却不是拔出手中剑,直接化指为爪掐断最靠近他的那人喉咙,另一只手抽出他的腰刀,快刀一出割断另一人的喉咙。
  这一动,头发如瀑布般遮住了脸,只能映出白晃晃的刀刃,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血。美人不再柔美,像厉鬼般收割面前人的性命,仅眨眼的功夫就落回了原处,面前的人已经倒下了一半。
  他的手染满了鲜血,眼神仍然波澜不惊,淡淡道:“滚。”
  剩下的人也被这架势吓到了,悄声问道:“大哥!他不是中毒了吗?怎么还是这么吓人?”
  “先撤!”剩下几人说完便退出了三丈,仍不忘威胁道,“这次之后还有下次,你又能逃多久?交出它来大家都轻松!”
  美人理都没理,转身粗暴地拎住徐崖刻地衣领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位公子,你可不可以放开在下?在下真的只是路过啊……”
  话说了一半,就被抵住嘴唇挡下了接下来的话,美人淡淡提醒道:“你现在很危险。”
  徐崖刻:“……”对啊,被你这样的匪徒劫持确实挺危险。
  美人继续认真道:“堕天阁的都是亡命之徒,你被他们看到脸了,他们必然会继续来杀你。”
  “难道不是在杀你吗?到底关在下什么事啊?”徐崖刻都快哭了,这人怎么讲不通道理啊。
  美人面无表情地解释道:“我的毒解了,你又在我身边,他们当然会认为是你救的我。”
  “可我并没有救公子啊。”
  “我知道,是我自己解开的。”
  “就是说。”
  “但是他们会信吗?”
  “……不然你去给他们解释一下?”
  “那你就更危险了。”
  “……”
  徐崖刻仔细地想了想,这人绝壁是故意的啊,留了五个人回去通风报信,分明是拉他下水,这么一想差点哭了出来,“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美人这才正色道:“徐大侠,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刚才让你受惊了,抱歉。”
  “找我?”
  “是的,我听闻徐大侠这些年踏遍山河,见多识广。我想找一个地方,希望徐大侠能带我去。”
  徐崖刻一瞬间有那么一点高兴,但还是矜持地问道:“我已经这么出名了吗?你是看了我的游记才找来的吗?”
  “什么游记?”美人茫然,解释道,“我先找了王大侠,是他介绍给我的。”
  ……你是有多招人嫌?
  徐崖刻颤声问道:“所……所以是他让你来的?”
  “不,王大侠让我找朱大侠,朱大侠让我找林大侠。”美人继续一丝不苟地解释道,“后来林大侠说他也找不到这地方,给了我五十两让我来找你。”
  所以说同行是冤家,你们就五十两把我给卖了?
  美人说到这端端正正地对着他稽首道:“那就拜托徐大侠。”
  ……拜托你妹啊!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然后徐崖刻面无表情地摸出一百两银子说:“这是一百两,你还是回去找王大侠吧。”
  “……原来你们是不愿帮我。”
  美人又不傻,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己被像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是被嫌弃了,却也没什么反应,只是面无表情地站在那。
  过了一会突然起身拿起剑定定地看着他,徐崖刻心里发颤,心想这小子不会想要用强的吧?一想到刚才他瞬间秒掉五个人的画面,又看到这阴森森的眼神,他就觉得有点冷,徐崖刻开始犹豫要不然就帮他吧,别把命交代了。
  就在他要改变主意的时候,美人抱拳一揖,冷冷道:“这钱我不要!这地方对我很重要,请你帮我。”
  “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见过这样请的吗?你要是真的有诚意就不该放了刚才的人,还……那样。”
  美人停顿了一下,微微低头轻声道:“抱歉,因为我不能被他们看出我……强行逼毒了……”
  话说了一半突然一口血吐了出来,紧接着身体踉跄了一下,注意到徐崖刻紧张的眼神,摇了摇头淡淡道:“我没事……”
  一张口又吐出一大口的血。
  徐崖刻:你都喷血了还说没事!
  美人以剑撑住身体,淡定擦了擦嘴角的血平静地说:“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这是另一种毒。”
  徐崖刻:每天都在吐血吗?
  “徐大侠,刚才说的事……”
  徐崖刻斟酌了半天,还是不敢跟这人扯上关系,弱弱地提议道:“那个,不然我给你二百两,你先去看好病,然后我再给你推荐个靠谱的游侠带你去怎么样。”
  美人眼里闪过一丝失望,淡淡道:“我不要钱。”
  说罢拿起剑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回来了,眼神还是煞气腾腾,徐崖刻以为自己要被砍了泄愤的时候他却低头面无表情地说:“师父说习武之人要讲求侠义,就算你不愿帮我,我也不能任由你被杀。”
  徐崖刻感动了一瞬间,想起自己为什么会遇到危险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美人也傲气,看他不爱理自己,也冷冷淡淡地在离他有一定距离的树下坐下,冷声道:“在确保你安全之前,我会保护你。”
  夜更深更冷了,徐崖刻讪讪地点起了火,突然问道:“喂,既然你要在我身边,至少报一下名字吧。”
  美人愕然,抿嘴淡淡道:“抱歉,忘了说了,花殇。”
  说完继续平静地抱剑看着火光,眼里无喜无悲。
  徐崖刻悄悄地瞄向他,他长得的确貌美,双眉浓艳似水墨染成的画卷般深刻,黑白分明的眸子是没有一点事故的清澈,面容清冷,去了几分柔美。虽然貌似女子,却又不会被一眼认成女子。
  他手里的剑被白色的布包裹着一层一层的,不知道是为什么,见他战斗的时候也没有出鞘过,好像在刻意掩饰。
  徐崖刻细细一想,花殇……?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了三年前四分五裂的国家,它的国都有着数不清的传说和奇珍异宝。
  传说有人耗尽心血写下一统蓝图,得到它就能得到天下。
  传说有人留下绝世神兵,只一出鞘就能横扫千军。
  传说……
  乱军闯入皇城,对里面的宝物垂涎三尺,却只见到整个皇城被付之一炬,最后一位皇帝也随着葬在火光里。
  谥号文殇帝。
  与此一起失了线索的神兵,名叫桃花杀。
  
 
第二章:才敢踏上这旅途
  ——徐崖刻:我们结伴走一段,纵使千百年
  “徐大侠,我饭量小,这块小的给我。”花殇诚恳地说。
  “花兄。”徐崖刻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你能放开在下的干粮吗?”
  花殇不甘心地商量道:“徐大侠,我如果力气就不能保护你了。”
  “……这一路上我只看到他们在杀你。”
  “这不是还不认识你吗?”
  “……所以你这一路上只是把我介绍给你的小伙伴们?”
  花殇不高兴了,严肃地说:“我是在保护你,没了我你早死了。”
  “好吧拿去吧。”徐崖刻不想跟他争论这个问题,把整包都扔给他了。
  本来说是堕天阁的杀手盯上他了,这才几天,又多了血堂,冥教,明月楼还有各种他都没听过的杀手组织,有贵的还有便宜的,但都是来杀他的。
  唉,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不知道有没有命活到第二天,为什么他会遇到这种事?
  徐崖刻还盯着火苗想心事,就被一股香气强行拉了回来,不得不承认,花殇有点本事,烤个馒头都烤的这么香。
  “花兄,你这是放了什么?”
  花殇淡淡道:“一点椒盐,还有百里香。”
  说完谦让地把大的那块给了徐崖刻,虽然本来就是他的,徐崖刻嘟哝道:“你有空去拿这些东西,就不该丢了自己的包裹。”
  花殇轻描淡写道:“我只有一双手,抓了你就没法抓别的……”
  话说了一半,表情突然一凛,手按上了地上了的匕首。
  徐崖刻看他这表情就知道又有人来杀他了,只能默默地收拾行李,花殇在他耳边轻声道,“向你身后的方向跑。”
  “哦。”
  徐崖刻也不知道他这一声花殇听见没,只听到身后传来几声闷哼,还有利刃划开喉咙后鲜血喷涌的声音,他赶紧拿了东西撤,走前还不忘了回头看一眼。
  花殇鬼魅般的身影在林间穿梭,血腥气弥漫得几丈内都能闻到。
  这次有二十余人。
  上次有十七人。
  上上次有十五人。
  上上上次有十二人。
  ……
  那人说得对,这次之后还有下次,他又能撑得了多久?
  这边花殇已经结束了战斗落回他的身旁,手上还沾着血迹,身上的杀气还没散去,表情依旧是平静,好像刚才不是去杀人的。
  徐崖刻看得心惊,刚唤了他一声,“花兄……”
  花殇突然踉跄了一下,淡淡道:“扶我。”
  徐崖刻赶紧搀住他找了处偏僻地地方靠住,低声问道:“花兄?你怎么样了?难道又中毒了?”
  花殇摇了摇头,垂眸轻声道:“饿。”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