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摄政王,来种菊花 作者:鱼绻流间

字体:[ ]

 
书名:摄政王,来种菊花
作者:鱼绻流间
备注:
 
文案
【欢快版】
古有三顾茅庐,今有准备退休的摄政王寻访天下隐士。
隐士不配合?
摄政王:本王还看不上呢!
隐士再不配合?
摄政王:来人,打昏拐走!
苏小合:你敢对别人用强?
一众护卫,左右为难。
看他们一路逍遥,走遍天下山河。观奇事,行奇路,赏奇景,名山灵地藏的人还真不少,唔……菊花开得也很灿烂。
 
【隐世版】
出山历练之前,苏合问过师父一个问题:“我隐派为何要隐居深山?”
师父答:“红法俗事太多,不如独立逍遥自在。”
苏小合又问:“那又为何要入世历练?”
师父答:“观人事百态,可磨练心性。”
“然后呢?”
……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苏小合一脚踏入红尘发现外面是一个太平的世道,没有他用武之地,不用他翻云覆雨。
苏小合左看右看,最后决定还是继续隐着吧。
于是小苏贩子背着竹签哎丫哎丫卖糖去。
 
PS:别被文名误导了,本文很纯洁的!看文案就知道~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强强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合,顾天钺(yue) ┃ 配角:林书谦,顾非墨,摄政王一干侍卫等 ┃ 其它:强强,欢乐田园游记
==================
 
  ☆、1第一章卖糖
 
  城门口有一处闹市,是朱雀镇最热闹的地方。
  一些要谋生计的人会在每天清晨就聚集在哪里,摆出小摊,就吆喝着忙碌起来。
  今天与往常有些特别,闹市的街口贴了一张皇榜,黄底黑字红印的告示引得周围聚集了一堆看热闹的人,不时合头接耳讨论这纸告示上的“天下大事”。
  原本城门口就都是进进出出的人,那些看热闹的人在城门前一围,不仅进城的人不方便,连闹市的街口都被围掉了一半,更加拥堵了。
  一个身背木箱,肩扛竹架子的瘦弱身影拼命往里挤,奈何周围的人太多了,推得他左摇右晃。肩上的竹签高了一大截,也跟着左摇右晃,十分显眼。就在旁边卖茶的王大爷看到了,嚷道,“小苏,来摆摊了啊。”
  “哎。”被叫作小苏的少年终于挤过了人群,整了整衣服和零乱的头发,对王大爷乐呵呵地笑道,“今天人真多,还有空位不?”
  王大爷摇摇头,“你就这个懒性子,出摊的时间没多少,还不赶着早集过来。好摊位都给占掉了。”
  “能让我摆个摊就好。”小苏脸上没半点不愉快,左右看了看,向卖瓜子的大娘打了声招呼,就在旁边坐下了。
  小苏把背上的木箱放到地上,又把竹签斜靠在木箱上,就转身向王大爷要了碗茶,又去斜对面买了张葱油饼,回到摊位上,拿出一张小板凳,坐在上面吃了起来。
  刚吃了一半,就见几个小孩远远地跑过来,热情地围住小苏,又扑又跳,“小苏哥哥,小苏哥哥,我们要看你昨天捏的糖大人们。”
  “大虎,小满,四喜,二妞,别闹,等小苏哥哥把早饭吃了好不好?”小苏把茶碗举高,免得茶水洒了出来,最后抵不住他们的闹腾,只得道,“好了好了,我马上就拿出来,你们别扑腾了。”
  闹市人来人往很热闹,孩子们欢快的笑言吸引不少行人的注意,有孩子们的地方永远是最纯真快乐的地方,附近的摊贩看到每天都要上演的这一幕,不由摇摇头,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小苏是朱雀镇的外乡人,在这里住了差不多有一年了。
  他的本名叫作苏合,只是镇里的人都不知道,问他名字,他也只道,“我叫小苏,没什么名字,大家就这么叫我好了。”
  在周围人的印象里,苏合的长相不怎么出众,但胜在他笑起来嘴角总是带了一丝沁甜,使得平凡无奇的相貌增添一分秀色。
  苏合一眼看去就是未及弱冠的少年,小小年纪就出来讨生活让周围的人对他格外照顾,知道他以卖糖为生,都觉得十分合适。苏合做糖人的手艺很好,惟妙惟肖,逼真无比。但出摊却是懒懒散散,日近正午才出来,天色未晚就收了摊。如此一久,周围的人都归结为是少年爱玩乐的天性,对他的习惯总是无可奈何。
  苏合甜甜的笑容引得一群小孩子的青睐,经常喜欢围在他身边。苏合也不觉得影响生意,对待他们像个亲切的大哥哥,经常把快要坏掉的糖人送给他们带回家玩。
  大虎,小满这一类就是苏合身边的常驻人员,特别喜欢看他做糖人。
  因为苏合做的糖人很特别,做出来的动物和人在细节上都十分精致,让人一看就觉得赏心悦目。只是孩子们并不懂,只觉得小苏做的糖人好看,吃起来就更好吃了。
  苏合成功地用甜蜜蜜的糖收服了一个个小顽童,成为了小顽童们心中无比厉害的角色。
  其实他扛来的竹架子上也插有一些可爱小动物造型的糖人,只是时间一久,这几个小孩子被养叼了胃口,以前在他们眼中看起来十分有趣的小兔子,小老虎,现在看来只觉得普普通通。
  苏合两三口解决了早饭,打开放在脚边的木箱。
  四个小孩齐齐把头凑了过来,他们喜欢看这个木箱里的东西,感觉箱子就是一个聚宝盆,里面放了好多东西。
  第一层是前些日子做好的十几个精致的人物糖人,外面包着一层薄薄的豆纸,以免被灰层弄脏了。
  苏合知道他们心意,微微一笑,把豆纸除了去,插上竹签,摆到竹架子上。
  “哇~”竹架子上一排精美的人物,脸上带着或笑或怒的表情,就连衣服都做得十分精致,小孩们的注意力立刻转移了过去,纷纷对着糖人流口水。
  苏合继续把工具拿出来,一张平滑的大理石板,一只小铜锅,一柄小铜勺,一个小碳炉。箱子里还有几块蔗糖和猪油等。
  把大理石板横放在箱子上,地上架起锅炉,在小炉子里加些碳,在小铜锅里放几块糖,细细熬煮就准备好了。
  小苏抬起头来,就见四个小孩眼睛亮亮地看着自己,又笑道,“嗯,今天捏什么好呢?”
  “捏大将军。”四喜立刻道,“昨天说得是大将军,小苏哥哥捏大将军好不好?”
  “唔……”苏合故作沉思,眼角看到四个小孩一个个睁大眼睛一脸不要拒绝的可怜神态,心里乐开了花,然后爽快给出肯定,“好吧。”
  “太好了。”四个小孩欢呼。
  苏合一边想着昨天说书先生讲的那个正一品大将军的官服,一边从箱子里取出一袋小麦粉拍在自己手上,再拿出一块饴糖,就着自己的手慢慢在小火炉周围加热,直到糖的硬度慢慢软化,就开始捏了起来。
  王大爷的茶摊上最近来了一个说书先生,时常说一些天下轶闻或者江湖趣事,朱雀镇地处偏远,镇上来来往往都是当地的人,听着不免觉得新奇。
  说书先生第一个说的就是舒朝的开国元帝,听得几个小孩子两眼发光,转头问苏合,“小苏哥哥,皇帝是什么样子的?”
  苏合想了想,给他们捏了一个从头到脚都是黄色的人。
  于是以后,说书先生说一个人物的事迹,第二天他就捏那个人给小孩们长见识。
  昨天说的是舒朝的挽瑞大将军,此人苏合有听过。挽泰大将军林威名震四方,曾在一场战役中力挽狂澜,如今舒朝国泰民安全是因为他的功劳,“挽泰”便是这么来的。只是殊不知风光过甚,又不懂低调做人……
  苏合这边细细地捏着糖人,那边王大爷茶摊上的说书先生已经说开了。四个小孩眼睛盯着糖人,耳朵听着旁边的故事,一心二用一点也不含糊。
  “你们可知,这告示上的皇榜从何而来?”说书先生一指不远处的皇榜,问道。
  “当然是朝里当官的发下来的。”有人道。
  “我说的是,发这张皇榜的原因。”说书先生摇摇头,突然手里扇子一展,叙叙道来。
  “舒朝建国将近二百年,不说先皇治世如何,只说他生的几个儿子。一个病,一个冲,一个愚,一个诈,还有一个闲。性格冲的和愚的那个已经在争位的时候互斗而逝,五个皇子里剩下一个病弱的太子,一个狡诈的平王,还有就是现在已经名动天下的瑞王顾天钺。
  先皇逝世太子继位后,瑞王回到自己的封地。而平王留在京城,一个月之后就毒杀太子,起兵造反,挟太子幼儿以令天下。只是他没得意多久,瑞王就带军杀来,离京城只距二百里,平王听之变色,匆忙往北逃离。可这个庸王就算逃命也不忘把国库席卷一空,身上带着这么多财物,逃了没有四百里就被瑞王追上。
  平王之变,让全天下以为战事将起,却不想瑞王顾天钺以雷霆手段,率军平叛逆王,还天下一个安宁清平。”
  听书的人纷纷拍手叫好,心中窃喜他们活的这个世道重归太平,一些人拿出铜板丢给说书先生。
  说书先生道了谢,又说道,“这瑞王顾天钺十分奇怪,先皇的儿子死了四个,只留下他一个,这下皇位总归没人抢了吧。可他偏偏选择太子的幼子登基继位,自己从旁辅佐,做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摄政王掌权第一日,便发布了皇榜,如今天下重归太平,百废待兴,招集天下能人之人,为国效力……”
  众人纷纷惊叹,“看来这摄政王不错啊!”
  不想说书先生摇了摇头,“你们可知,摄政王掌权之后,清洗朝堂上的不明势力,第一个被清洗的是谁?”
  众人摇头。
  “正是昨天所讲之人,挽泰大将军。”
  “啊——”众人倒抽一口气。
  人群顿时炸开了声,“那个摄政王倒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那个摄政王倒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大虎扁着嘴巴问这个问题,“小苏哥哥,为什么大将军死了啊?!”
  苏合手上的糖人差不多完工了,现在正用毛笔蘸上花粉,细细刷着颜色。四个小孩看着大将军的糖人,顿时很怨念。
  感受到孩子们的怨念,苏合伸手摸摸他们的头,笑着道,“只是说书而已,不可全信。”
  “那大将军有没有死?”四喜期待地问道。
  苏合眨眨眼睛,道,“不清楚。”
  孩子们一脸失望,大虎在大将军的糖人上瞄了几眼,道,“小苏哥哥,我很喜欢这个糖人,只是今天没带钱,你可不可以留着,我明天再来买。”
  “喜欢的话送你好了。”苏合微笑道。
  说完,他笑眯眯地看着大虎脸上纠结的表情,很想要又不能要的样子。最后还是下定决心道,“不要,我要买。”
  “那好吧。”苏合尊重他的决定。这些孩子的家境都不富裕,如果要买一个糖人的话,估计要做一天的农活了。
  “一定要留着哦。”大虎约定道。
  “知道了,”苏合捏捏大虎的腮帮子,又道,“那明天要捏摄政王的糖人吗?”
  “才不要。”四个孩子皱了皱鼻子,一脸厌恶地跑开了。
  大概是寻个地方一起伤心去了,看得苏合不由大笑起来。
  说书先生今天赚了堂彩,带着钱欢快离去。众人激烈的讨论了一会儿,也渐渐散开。
  人群中有一个身穿蓝衫的挺拔身影,他背上背了一把用白布包着的剑,在原地皱眉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那位公子,等一下!”一个清秀的声音冒了出来,见人不理,又叫了一声,“那个穿蓝衣服的公子,等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