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有痴子 作者:倾思慕宇

字体:[ ]

 
 
  家有痴子
  作者:倾思慕宇
 
 
 
文案
为了筹谋他的大事,他特地请了各路高人来为自己效忠。
好吧,他得承认,的确这个死小子武功最高最有本事,就可惜是个傻子。
喂喂喂,死小子,别以为你武功高就了不起,谁让你泡我温泉的!谁让你钻我被窝的!谁让你掐我大腿的!
正在“关键时期”,有没有眼力价啊,还不赶紧装没看到,还跟着一起“学习”是怎么回事?
死小子,你要再敢把我举起来丢来丢去,我就断你三腿!
某痴子举着他转了个弯,往床上丢去。
呜呜,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谁能把这尊大佛弄走,他一定送他个三生三世十里菊花!
可是等死小子真的不见了,他怎么这么心慌呢。
阔别了八年的重逢,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他决定不计较过去的一切背叛欺瞒,和他重新开始,却发现不过是一场又一场的圈套,到最后才发现,他从最开始就弄错了自己的真心。
小受是个傻纸,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脑袋有问题的那种,话都说不利索,不喜勿入哦~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恩怨情仇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姚天麟、初一、安亦琛 ┃ 配角:莫扶柳、柳苏泊 ┃ 其它:痴情攻,傻子受 
第1章 小老爷很受伤
  “小泊,我此番前去,生死未卜,若我能回来,你可愿同我在一起?”
 
  “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那人温文微笑。
 
  “我说的是名正言顺,我去告诉父皇,要与你有名有份地在一起。”他一把抓住他的手。
 
  那人温文的笑一僵,复而继续微笑,“那好,那你等我回来。”
 
  四个月后。
 
  大学士府。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娶我皇妹?你答应过,等我回来要同我在一起的!”他万里赶回洛城皇都,一身戎装未换,脸上血迹为擦,得知的,却是他要娶别人的消息。
 
  那人脸上依旧是那温文的微笑,一如四月之前,“你回来了,我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
 
  “所以你就要娶别人?”
 
  那人轻叹一声:“我别无他法,只有这样。”
 
  “那我呢?我怎么办?”他上前一步。
 
  那人低头顿了下,“驸马府依旧在洛城内,离你府上并不远,我们……”
 
  “地下私会吗?”他打断他,冷笑阵阵,声声凄凉,“我堂堂一国皇子,最后竟沦为了地下情人。”
 
  “我……”
 
  “罢了,”他突然道:“或许我不该回来,我该死在那战场上!”
 
  他拂袖而去,却未曾想这是此生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晋国明德十六年,平南侯与昌国勾结叛国,被明德皇帝诛杀三族,无一人幸免,其中包括他的私生子,在皇都洛城官封大学士的柳苏泊。
 
  柳苏泊被斩首之时不过十九岁,他十六岁便中进士,十八岁官封大学士,十九岁要迎娶长安公主,同年,被人查出家世乃是叛臣平南侯的私生子,斩首示众。
 
  安亦琛赶回来的时候,听到的是不断流传于市井的流言,还有菜市口没有拭干的血迹。
 
  …………
 
  “小泊,小泊!”安亦琛猛地从梦中惊醒,又是满头大汗,脸色苍白,惊魂未定。
 
  又是梦,安亦琛叹了口气,都过去八年了,怎么老做这个梦呢。
 
  “小老爷小老爷!不好了出事了!”
 
  一听到这么称呼自个安亦琛嘴角就直抽抽,想他乃是当朝亲王容亲王!十里八乡一枝草,谁见了他不得恭恭敬敬唤一声王爷,打从那死小子来之后,大家伙就跟着他把称呼变了,算算,得有四个多月没人叫过自个“王爷”了。
 
  原本那个死小子是叫他“大老爷”的,并且盲目崇拜了他一段时间,这让安亦琛心里着实嘚瑟了一把,打从那回他为了逢场作戏,去了趟青楼之后,他再见着他就改叫“小老爷”了。(如果发现我口音没改过来,那是还陷在音子那本书里没跳出来)
  
  “出什么事了,本王好着呢。”安亦琛哼唧一声躺回被窝里去了。
  
  三管家随便敲了两下门不等他同意就进来了,这都跟那个死小子学得臭毛病。
 
  三管家是女的,叫鸢魅,介于她的出身太过惊悚,同时为了掩藏她的身份,安亦琛就给她改名叫鸢鸢。
 
  鸢鸢面容姣好,虽然她也跟自己一样奔三了,可是看起来跟二八的小姑娘差不多,也是十里八乡一枝花来着,可惜自从来了容王府之后,堂堂排名第五的暗人一枝花,就这么变成管家婆了。
 
  “小老爷,不好了,大管家和十三公子打起来了!”
 
  “什么?”安亦琛立马蹦跶起来了。
 
  鸢鸢可劲儿点头,“就在后院呢,刚撅了你的迎客松,估摸着那棵海棠也保不住了。”
 
  安亦琛趿拉上鞋拽上衣服就奔出去了,一边跑一边穿衣服,跑到后院的时候扣子还系错了一个。
 
  所谓的十三公子,就是他一奶同胞的弟弟安亦炆,皇上第十三个儿子,在皇宫那种地方,能保持纯洁的兄弟关系已经算不错的了,他这个十三弟今年才十六岁,年轻气盛的年纪,特别黏他这个三哥,隔三差五就往这跑,打从四年前他们的母妃去世之后,来得就更勤了,每个月都得来个两三回,每回都得住个七八天。
 
  皇上念其年幼,又十分宠幸,就由着他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惯坏了,老十三那叫一个刁钻任性,连安亦琛都拿他没辙,打从四个月前那个死小子来了府上,因为年纪相仿,老十三老想折腾人家,可偏偏打打不过,骂骂不起来,却还是隔三差五找人家麻烦去。
 
  悄悄他们家老十三幼稚的!
 
  不过瞅瞅另一个死小子,那死小子比老十三还小两岁,今年才十四,比他更幼稚。
 
  后院里躺着两颗大树,夏天小风一吹,树叶还会飒飒响,安亦琛一阵肉痛,捂着胸口咬牙切齿,不行不行,旧伤要复发了。
 
  而那俩死小子,一个站在迎客松上,一个站在海棠树上,一个手里拿着剑,一个手里举着一棒槌,恶狠狠地瞪着对方。
 
  “十三啊,树干是圆的,别摔着,赶紧下来。”安亦琛苦哈哈地哄着,树还没死呢,栽起来还能活。
 
  老十三摆了个金鸡独立的姿势,装没听见。
 
  死小子使劲一跺脚,大地都抖了三抖,显然是因为他先跟老十三说话生气了。
 
  “初一啊,赶紧下来,树干不平,老粗糙了,别硌着你的脚。”安亦琛一脸心疼地赔笑脸。 
  死小子又是一跺脚,大地又抖三抖。
 
  “我要跟你单挑!”老十三咬牙切齿地拿剑指着死小子初一。
 
  死小子下巴一扬,当没看到。
 
  “喂,你拿着个棒槌干嘛?是不是太穷了买不起武器,我三哥府上武器多得是,随便去挑一件,今天我非要打败你!”老十三接着叫嚣。
 
  死小子脸一转,接着当没听到。
 
  老十三气得在树上跺了好几脚,又拿剑可劲儿砍了几下,迎客松的树杈全断了。
  
  完了,这回栽起来也活不成了。
 
  厨娘秋婶拿着刚从别院拔得两棵白菜从这里经过,看了看眼前的情况,又看了眼安亦琛,扛着白菜走了。
 
  都是跟死小子学的都是跟死小子学的!搁以前谁敢看着自个不请安不磕头不问好啊!现在呢现在呢!刚才的白眼是怎么回事?
 
  看着秋婶,死小子很开心地从海棠树上跳下来,颠颠地拿着棒槌追秋婶去了。
 
  “你别走你别走!”老十三叫唤着就要追上去。
 
  “十三儿啊!”安亦琛忙拽他去了,要是再把厨房砸了,午饭都没着落了。
 
  等安亦琛好不容易安抚了老十三,忙跑厨房去了,就怕他们家大管家一冲动来个油爆厨房。
 
  往厨房跑的时候,安亦琛就一直纳闷,自个的处境啥时候变得这么悲催了呢。
 
  原本他们家是只有一个管家的,还是打小伺候他长大的公公,不过因为他净身晚,喉结还在,嗓子也不尖,所以一般人不知道。
 
  安亦琛一直是他们容王府的老大,没有老二!不过为了筹谋他的大事,他一直在广纳贤士,相传江南有一扶柳公子,才智无双堪称天下第一人,连武林盟主都要敬他三分,即使他足不出江南,也尽知天下事。
 
  安亦琛使了好多招,啥法子都用了,可算是把他老人家移驾接到洛城来了,为了迎接他,他特地领着一队亲信出城迎去了。
 
  然而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他刚出了洛城不久,就看到俩人打架,一个白衣飘飘,白发带白衣服白鞋子,双目狭长人模狗样的,一把折扇代替武器呼扇呼扇;另一个一身粗布衣服,头上戴了个宽檐帽,帽子上捶着长长的纱巾,完全看不见脸。
 
  说是他俩打架,其实基本是白衣人被吊打,根据扶柳公子传来的信号,他这会儿已经到城门外了,并且只有孤身一人。
 
  你看,面前俩人,一个人模狗样,一个藏头藏尾,正常人都以为那个白豆腐是扶柳公子吧,再说他既称公子,功夫肯定不咋地,被吊打也情有可原。
 
  所以虽然安亦琛看着这个白豆腐也不咋顺眼,还是出手相救了,他因旧伤,常年甚少动武,所以他自个没出手,而是让亲信把人救下了。
 
  他的那票亲信显然不是那人的对手,一个接一个地趴下了,安亦琛正发愁呢,突然发现那个白豆腐趁乱跑了。
 
  娘之,这这这,这扶柳公子委实不是玩意儿了些。
 
  安亦琛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远处一顶素色软轿,被四人抬着徐徐靠近来,后面跟着七八人,虽然打扮寻常,不过看他们的脚步就知道他们不是普通人,个个身怀绝世武功。
 
  戴帽子那人一看到轿子,忙着跑过去了,“柳哥哥。”戴帽子那人开心地叫了声,听声音,这小子应该岁数不大,也就十几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