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续弦+番外 作者:歌逝(上)

字体:[ ]

 
《续弦[种田]》作者:歌逝
 
文案:
为了每天能吃到两个新鲜馒头
张夏荷做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决定
——嫁给姐夫李慕,替死去的姐姐抚育后代
 
可这世上最坑爹的事情是
——他张夏荷根本不是个妹子,是个男人啊!
 
【一 句 话】呆白小受和姐夫先婚后爱养包子,发家致富奔小康~
【避雷指南】小受被爹娘骗了不懂男女之分,大胃王+大力士。包子不是小受生的,咱这是普通的耽美文,不生子~包子是小受姐姐留下的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乡村爱情 婚恋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夏荷,李慕 ┃ 配角:李金宝,张十一,李老夫人等 ┃ 其它:歌逝,男妻
==================
    上卷
  第1章 〇壹 媒人
  
  作者有话要说:  ……别怀疑,本文最开始一出场的那丫头就是受纯爷们儿,浑身上下部件齐全那种【。
  无双性,无生子,非常平凡的耽美种田文
  乐安村村如其名,依山傍水,虽称不上富饶,却至少家家户户都能温饱。
  村东头乃是沃土一片,相较而言,村北依山的地就贫瘠得多了。这时日正值农忙,无论是男女老少,少有人还在村子里闲荡了,多扛着锄头,挎着篮子,呆在自家田头。就连那些五六岁的懵懂小儿,都跟在大人身后,做些力所能及的活计。
  村北山脚下,零星分布着不少的大榆树,最小的都有两人合抱那般粗了,正适合乘凉,却少有人在此偷闲。倒是有一株树下,有个披着发的女孩儿,正把自己的胸脯贴在大树上,偷偷探出脑袋来探看,见没人注意自己,这才蹭着树蹲了下来,悄悄把手伸进了怀中。
  不多时,掐了块硬邦邦的糙面馒头出来。
  这馒头色儿偏黄黑,并不细腻,瞧上去像是放得久了,就拿出来的这片刻功夫掉了不少碎屑在地。女孩儿瞧着那些碎屑心疼得要命,赶紧狼吞虎咽地把这块馒头往嘴里塞,仿佛塞得慢了,它就会在自己的掌心里全部化作碎渣似的。
  这般塞噎使得馒头卡在了女孩嗓子眼里,仿佛是吞了把沙子似的,割得喉管生疼。女孩儿有些想往外呕,却又赶紧地捂着嘴巴,生怕自己真把那口馒头吐出来。
  半晌,“咕嘟”一声,女孩抚了抚胸口,露出了一个餍足的笑来。
  不远处忽然响起一声怒吼:“张夏荷!你这又躲哪儿偷懒去了!”
  女孩赶紧拍拍手上的碎屑,蹿了出去,应一声:“哎,我马上过去!娘您放着,您的腰还没好利落呢!”
  这张家乃是十五年前南方大旱逃难至此的,一家夫妻二人带着三个孩子,求得了村子里一间破败的小屋子得以蔽身。这屋子只有两间房,家里三个小姐妹就只能挤住在一块儿了。直到大女儿张冬梅嫁入了邻村,二女儿张秋月也嫁了本村的地主李家,还是这李家小辈儿里的独子李慕。
  秋月成亲不到三个月的光景,便顺顺当当地怀了孩子。临产前一天张家母亲还去瞧过自家的二女儿,那李家待人不薄,见秋月有了孩子是一点活计都不让她做了,即将做娘亲的秋月面色红润,抚着自己的肚子,跟自家娘细细地讲着自己的期许。
  却未曾去想,那生产可是要教女人在鬼门关上转上一圈的,秋月着实福薄,没能挺过去,只给李家留了个大胖小子。李老太太本就爱极了孙子,又心疼他打生下来就没了娘亲,给取了小名唤作金宝,接到身畔抚养。
  到如今,秋月难产去了已然有了三个月,张家也能从悲伤中脱出,专心地在地里忙活了。
  张家原本就是李家的佃户之一,李家求娶秋月时,为表诚意,又在村东头将两亩上等良田划出来作聘。如今张家汉子张十一正在那头忙活,而张家婆子刘兰娘却舍不得村北这种了许多个年头的薄地,顾不得腰上还带着旧伤,带着还未曾出嫁的小女儿张夏荷来这头忙活了。
  兰娘瞧夏荷从树后头猴子似的蹿出来,赶紧将小女儿拽住了,蹙眉,觑一眼女儿的胸脯,担心道是:“可是又饿了?饿了也不许偷偷摸摸都吃光了!今晚拿出来罢,娘给你两个新的。”
  “娘最好了!”听闻道能拿两个新的,夏荷笑得比那日头还要灿烂,眉眼弯弯。
  兰娘瞪了小女儿一眼,道:“就你贪吃!你两个姐姐谁敢似你这般。你再吃下去,娘可养不起你了,得把你丢出家去了!”
  张夏荷心知自家娘亲只是长了刀子嘴,怎舍得真将自己赶出家门,比起这放出的狠话,夏荷倒是更担心自家娘的腰,赶紧从娘亲手里接过锄头,毫不费力地挥动了起来,瞧着与那小身板毫不相符。
  兰娘捶了捶腰,放心地将地里的活计交予了小女儿,道是:“瞧着日头也偏西了,娘先回家,给你爹跟你做饭。你一会儿自己回去,别呆太晚。”
  “知道啦!”张夏荷头也不回,道是。
  刘兰娘急匆匆地赶回家,还未等摸到家门,忽然听到有人唤她:“张家的!恭喜恭喜!”
  刘兰娘怪道,自家是有什么喜事?一转头,瞧见来人正是村里头的宋媒婆,冬梅同秋月的亲事,都是这宋媒婆来说的。
  兰娘心里头咯噔一下。许是因为他们张家来自南方,家里的三个女儿个顶个地水嫩,都是这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儿,是以冬梅和秋月都能嫁得不错的人家。如今自家小女儿夏荷刚过十五岁,正是说亲的年纪。宋媒婆来,想必是有谁瞧上自家夏荷了。
  这要是放在别人家里,倒的确是件好事,只是夏荷……兰娘心底里犯愁,面子上却不敢显出来,扯了个笑,迎上去,问道:“宋家的,你这怎么来了。”
  “这时日可过得真快啊,你家刚来那会儿,冬梅也才不过到我这里。”宋媒婆比了比自己腰间,又道,“瞧现在,你们家夏荷都十五了,是该说亲的年纪了。”
  “可倒是不瞒你说,这冬梅和秋月嫁出去后,我们老两口也怪寂寞的,还想将夏荷多留两年呢。”眼珠子一转,兰娘这般道,“你也知道我们家这刚有了两亩好地,等过两年,家境好些了,我们还想替夏荷招个婿呢。——也怪我,”她摆出一副愁闷的样子来,“对不起他们老张家,只得这三个女儿,没能给张家留后。”紧接着,兰娘瞧见宋媒婆蹙眉的样子,赶紧笑道,“到时候还得麻烦宋家的呢,谁不知道,这十里八乡的,数着你的媒说得好呀!”
  兰娘这摆明着拒绝了,又留了条后路,哄着宋媒婆,想教她快些去回绝了那来说亲的人家。孰料到宋媒婆却愁眉不展的样子,低声劝兰娘道:“张家的,这便是你的不是了。这女儿可留不得,那些个好儿郎这个年纪都许了亲事了,等夏荷年纪大了,能说上个什么人家哟。你瞧瞧你家夏荷那模样,又瞧她那活计做的,田里都是一把好手,这一拖,可……”
  宋媒婆这番话说得,仿佛是为夏荷所考量似的。兰娘却愈发犯愁了,这来说亲的是何等人家,又许了宋媒婆多少媒钱,才叫她会这般劝说自己?
  兰娘苦笑道:“唉,宋家的夸过了,我家夏荷呀,哪里有点女儿样,别说绣个花样做个衣裳了,就连缝缝补补都做不好,也就田里还有把力气了,哪有什么好活计呀。”
  “哎呦,咱们这些田间地头的人家,这农活才是最最要紧的。”宋媒婆道,末了见兰娘油盐不进,不肯将夏荷许出去的样子,干脆问道,“再说了,这夏荷可是享福的命啊。张家的,你可知道,是谁家托我这老婆子来提亲吗?”
  “这……是哪家啊?”兰娘琢磨了一圈村里有着年岁相当的小汉子的人家,不解问道。
  “是李家老太太托了我来的,道是你家秋月年纪轻轻就去了,”说到这儿,宋媒婆还作了伤心的姿态出来,“只留下个可怜的娃儿没了娘,想求娶你家夏荷,想夏荷毕竟是小金宝的亲姨娘,定能好好待他。”
  宋媒婆说上了劲儿,叽里咕噜地说起了小金宝的可怜,又说起李家的好,夏荷嫁过去定是过好日子的。那李家的衣裳都是镇子里买来的,更不需要夏荷做衣裳,教兰娘不要担心。说到兴头上,宋媒婆手舞足蹈起来,仿佛那天大的福分是立刻教自己享了似的,却未察觉,兰娘眉头蹙起,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高兴。
  待到宋媒婆察觉到不对的时候,赶紧闭了嘴。奇怪,当年给秋月说亲的时候,明明张家兴高采烈,直道自家秋月好命呢,还白得了两亩好田,怎的这一回,兰娘却还是愁眉不展?
  “张家的?”宋媒婆唤道。
  兰娘这才回过神来,忙赔笑,道是:“麻烦宋家的跑这一趟了,我这就去李家,同亲家好好商议一下。”说罢,兰娘又急匆匆地走了。
  徒留一个宋媒婆在后头喊:“哎!——哎?——”喊了两声,瞧见刘兰娘半分没有停下脚步,愈走愈远了,宋媒婆咕哝道:“这不合规矩哇!这张家的,不会是赶紧去李家,商讨下能不能多讹两亩地吧?呸!”
  宋媒婆愈想愈觉得自己猜的可能是真的,朝兰娘的背影吐了口口水,甩甩手走了。这亲事又不会跑,自己等着谢媒钱便是!
  
  第2章 〇贰 李家
  
  实则上刘兰娘同李老太太谈不上有交情,还赶不上兰娘同大女儿张冬梅的那住在邻村的婆婆,好歹时不时地能见上一面,逢年过节得以休憩时,也会提上些东西走动一番,坐下来闲聊,一聊能聊上个一天。李老太太同她们这些村妇显然是不同的,听闻李老太太的娘家可在镇上,乃是当初李老太爷开蒙先生的独女,因看中了李老太爷会读书,人又本分,才肯下嫁。尽管嫁入这小村庄已然四十年有余,李老太太仍旧同这里格格不入。
  每回刘兰娘要见李老太太的时候都格外发慌,这还是她头一回上赶着往李家去。李老太太也颇有几分惊讶,为何来回话的不是宋媒婆,刘兰娘居然亲自上门了,却仍旧只是点点头,将人迎进了屋里,坐稳后,叫家里人奉上茶来,才缓问道:“兰娘如何来了?可见到宋媒人了?”
  “这……我这正是来与您商讨这一事的。”刘兰娘硬着头皮道。
  李老太太讶异道:“便是照着规矩来,教宋媒人来回我就是,之后的事,我李家自不会亏待了亲家母的。”
  尽管李老太太为人可以称得上客气了,唤兰娘也是叫的“亲家母”,兰娘可不敢这般回称李老太太,只得叹一口气,道:“哎呦,这话教我如何启齿……”小心瞄了一眼李老太太,见她并无阻止自己说下去的意思,兰娘道是,“您也是知道的,我家里头就得了这三个丫头,逃难时又落了病根子,这肚子再也没了动静,我跟当家的,还指望着夏荷能招个赘婿,待我们老了,也能有个人照料,您看……”
  像张家这样的人家,只得了女儿的,只要日子过得不是太苦,都会琢磨着过继个儿子于膝下或者给小女儿招赘。张家又在安乐村没个亲戚,谁肯将自家小子过继过去,自然就会想招赘了。
  李老太太也并非不知道张家的境况,低声叹了口气。
  她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只是转念又想了想家中那孤零零的孩儿,还是硬了硬心肠,道:“亲家母,这也是我难为于你了。只是我瞧着金宝实在是可怜,年纪小小地没了娘亲,连口奶水都喝不上,只能用米糊糊填肚子,整日里哭得撕心裂肺地,教我这老太婆,像被刀子剜了心似的。”
  李金宝毕竟是秋月留下的血脉,兰娘也心疼自己的外孙,李老太太话至此时,兰娘心底里也揪着疼呢,但咬着牙,还是将违心的话说了出来:“金宝我可怜的外孙……唉,秋月也去了有三个月了,也难怪您想着给金宝再寻个娘亲,可得找个性情好的女娃才好,我张家定不拦着李小相公续弦的。”
  李老太太却总觉得亲家话里话外的意思,仍旧是不打算把夏荷嫁过来,只是道是若自家儿子续弦,她张家不会拦着罢了。照道理来说,这前妻去了,为夫的要续弦,的确是该让前妻娘家点头的。但李老太太可不是为了这个,把话点更明白了:“我这不是琢磨着,夏荷毕竟是金宝的亲姨娘么。我老太婆不舍得金宝在后娘那里吃苦,才想着,让亲姨娘去照看他,总是好的。”又想到张家夫妇担忧的奉养的问题,咬牙道,“不若这样,亲家,我儿同夏荷都还年轻,将来的头一胎去继你张家香火,奉养你二人,你看如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