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续弦+番外 作者:歌逝(下)

字体:[ ]

 
 
  “第一,水至清、至浊,均无鱼虾可存。为官在朝,不可特立独行,太过孤高;也不可浑浑噩噩,尸位素餐;更不能与那些溜须拍马之辈沦为同伍。只有把握好了度,才能使百姓安乐。”
  “第二,凡事要多问,多思,有了自己的想法,要旁人去接受,要去说。不能因为你自以为自己是好心,就认定了旁人一定要接受你的好意。”
  “第三,若是要与上位者作对,需多思量才是。你为人耿直,你那族兄之事,我听锐小子说起过了。我着实是怕,你现在就跑去同薛家较量啊……”凌先生翻着李慕那文章,叹道是。
  李慕只好道是:“还请凌先生放心。”
  凌先生却笑道是:“这薛家,你在饶南抓到的,不过是些小把柄。若想抓大把柄,将这一家子蛀虫连根拔起,却还是要去梁京才是。你若是想为你族兄报仇,不如直接把这薛家给扳倒了。只是……当今圣上却是偏袒着这家人的,你不若……多等几年吧。再者,你要是真想做,比起读圣贤书来,倒更该多去瞧瞧兵法。书院里倒有些典藏,只是不便摆在外头,等为师给你借来吧。”
  李慕听罢,大骇。凌先生这么说,几乎是在明着说,今上命不久矣了。幸而这里是青君书院,这小屋中又没个旁人,夫子才刚说那般大逆不道的话的时候也压低了声音,否则,若是被那居心叵测之人听见,怕是整个书院都要受连累了。
  凌先生会对李慕说这话,却也印证着凌先生对他的器重。李慕便站直了身子后,行了大礼,叩首道是:“多谢先生指点。”
  “这做官如此,做人也更是这个道理。好了,你起来吧。”凌先生将手中的策论一丢,却是板起了脸,道是,“头一件事说完了,这第二件事,你今日那模样,却是为何?”
  凌先生话题转的快,李慕半晌没反应过来,而后颇为尴尬地垂下头。他总不能说,是因着自己的新妇忽然过来,对他说,他“娶”回家的,竟是个男子吧。
  凌先生见李慕不说话,叹道是:“可是李芸出了事?——说起来,倒是我对不起他,那年见那秦繁走了后,我曾派人到他家去过,见他爹说他已然在镇子里有了活计,不乐意再来读书,也便算了,却不曾想……”
  “芸哥现在正在祠堂里陪他母亲,倒是无事。”李慕只好说道,然后宽慰了凌先生两声,毕竟当初的误会并非是凌先生一人造成的。
  “那你这是怎么了?”凌先生问道,颇有些奇怪,谁能叫自己这学生变得这般落寞似的。
  “是学生……家里的妻……”李慕这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于是磕磕绊绊道是。
  凌先生却是拿着书卷了起来,敲在他头上,吹胡子瞪眼道是:“那还不快回去!不管是什么事,那可是你的妻!既是已然成婚,那便是要相伴你这一辈子的人!难不成你还打算做负心汉不成?竟还有闲工夫跑我这儿来现眼!”
  李慕倒是未曾见过凌先生这个样子,被打的懵住了,直到被凌先生推了两把,推出了门去。
  见门口凌锐正在那儿张望呢,瞧到李慕被推出来的模样,凌锐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起来,立时被凌先生给呵斥了,只能缩了回去。等李慕出门,才勾搭上他的肩膀,问道是:“我听父亲刚刚大声骂的,是你家里头出了事了么?需不需要我去帮你借辆车?”
  夏荷正在书院里呢,李慕便道是:“不麻烦师兄了。”
  “你啊,与弟妹有什么矛盾,好好哄哄他去。女人嘛,就爱听好的,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嘴拙,得改!”凌锐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对李慕道是。
  李慕哭笑不得,总不能说,他的妻根本连女子都不是吧?
  凌锐又絮叨着:“要是有什么事,更要说开了才行。我想弟妹也不会是不懂事的,回去好好聊聊,快去快去!”说罢,凌锐也学着凌先生的样子,往外赶人。
  李慕被凌家父子两个往外推,颇有些哭笑不得,只能应声下来,自己脚步未停。
  他今日逃开的太过匆忙,如今被先生一提点,却有些想开了。逃避能成什么事?该去寻夏荷好好问问的,还是要问清楚才是。反正,他这一上午,总惦念着这件事,该想的也都想过了,李慕扪心自问,自己可一点都厌恶不起夏荷。
  他现在心底里空落落的,三魂六魄丢了一魄似的,但无论如何,他也厌恶不起夏荷。甚至是,他发现自己仍旧将夏荷记挂在心上,哪怕他已经做不了自己的妻了。
  只是听凌先生对张十一的评价,李慕倒有些好奇张家当初究竟是为何逃难了。如若张十一真与那位大儒有何牵扯的话……
  李慕肃然起来,他未曾同凌先生说起过的是,自己的父亲当年在梁京曾受过张家的救命之恩,李慕想要扳倒薛家,却也并不全然是为了林婶。
  只是李慕也曾奇怪过,李老太太究竟是从何人那里得到的指点,知晓张家一事,与薛家脱不了干系的。李老太太不肯说,李慕追问再三后,也只得到了一个承诺,待到李慕能有机会面见圣上了,李老太太定会将她知道的都合盘托出。
  只是……听闻先生的意思,这张家的时,怕也有圣上的授意吧。李慕思索着,决定先听先生的话,暂且将此事下压。更何况,他现如今最要紧的事,是去找夏荷。
  这晌午已然快过了,不知道夏荷饿了没?
  却未曾想,李慕端着吃的喝的,一回屋,只见自己被子上鼓起了一团,夏荷正窝在里头,睡得正香呢。
  李慕颇有些无奈,却又不舍得将人喊起来。他坐在床头上,瞧夏荷熟睡的模样,似婴孩一般安然酣甜,倒有可能是因为他昨日里根本没睡好吧,乍知道这么一个惊天的秘密,想必夏荷是比自己还要揪心的。
  他将手贴在夏荷的额头上,便有温热之感沿着掌心向心底里蔓延。李慕一边看,一边在心想,心底里那个空出来的地方,竟然意外地被一点点补满了。
  仿佛只有夏荷才可以呆在那个地方似的。
  他早便知道自己对夏荷心生情愫,却不料这种他不曾体味过的情扎得这么深。只可惜……夏荷终究是个男子啊。
  李慕又是叹了一声气,没曾想夏荷正在这时缓缓转醒。
  一双黑亮的眸子正对上李慕,李慕心头一紧,夏荷也是被吓了一跳,幸而双方都未从彼此眼中读出躲闪来。夏荷慢吞吞道是:“慕哥……你回来啦。”
  “嗯,吃饭吧,你也该饿了。”李慕道是,将手给缩了回来。
  夏荷坐起来,见书院清淡的饭食,心里头在嘀咕,莫不成书生都是这么吃的?他虽是一脸嫌弃,肚子却咕咕叫了起来,夏荷今日少吃了一早起的两个馒头、一顿早饭,又过了吃午饭的点,哪儿能不饿呢?
  
  第52章 圩贰 回家
  
  夏荷摸了摸空空的肚子,把李慕端来的东西吃了大半,这才想起来李慕竟只在一旁看着,于是将剩下的推到了对方面前,问:“你不吃么?”
  “没事,你别饿着。”李慕却摇摇头,又给推了回去。
  “我……我吃饱了。”夏荷只能这么说,虽然他只是半饱而已,不过想想自己脚伤着了,今日也不必再干活了,那吃那么多东西做什么?
  李慕这才将夏荷剩下的吃完,直到见李慕接过自己的饭碗,夏荷才忽然意识到两个人这动作是有多亲昵。他嘀咕:“哪有饭碗一起用的啊?”
  李慕只是一笑。
  将碗筷往旁边一推,他见夏荷愣怔怔地瞧着自己的样子,才慢慢地问夏荷,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夏荷一横心,干脆从最开始自己起疑心的时候开始数起,这一数便数了许久,一边说,他一边委屈了起来,攥着拳头。
  李慕只能拍着他的后背。
  “你说……爹娘他们……”夏荷把脸皱成一团,原本便没有大好的嗓子,在说过这么多的话之后,又开始火烧起来。幸而有李慕倒来的茶,夏荷不会去品好坏,牛嚼牡丹似的一口咽下去,那苦涩的茶香滑过喉头,他才继续说道,“我爹娘……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夏荷明明是跑来坦白的,但渐渐地,他倒是更像来寻求帮助似的。
  “想岳父岳母,是有他们的苦衷的吧。”李慕慢慢道是,“你们张家如今只有你这一个男娃了,若不是迫不得已,你爹娘,是不会这么做的。”
  “可是……”兰娘也是这么说的,夏荷也在这么想啊,只是他实在是想不通,这缘由,究竟是什么?
  “好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李慕见夏荷一副想哭的模样,忙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以后,要做一个撑的起家的男子汉才行。”
  明明李慕自己心里头也一团糟,但此刻他却不得不来安慰夏荷。他厌恶不起夏荷,见夏荷这般模样,他心底里在一揪一揪地疼。李慕只好按压下自己的种种心绪,此时有些庆幸自己模样上向来不怎么显露情绪。
  只是……
  夏荷却瞧出了李慕此时的心绪不宁,他知道那都是因为自己,只好低下头来,一声又一声地道歉:“对不起……都是我……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李慕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即便是比夏荷要老成许多,但遇到了这种闻所未闻的事,他也早便懵了。被夏荷这么问,这么依赖着,李慕拍着夏荷后背的手停了下来,半晌,他问起:“夏荷,你今日到这儿来,可有跟母亲、跟岳父说起?”
  夏荷嗫嚅:“……没。”
  李慕无奈:“你这样,会让长辈们忧心的。”
  夏荷不语,他知道自己不知会任何人便跑出来这件事是做错了,但偏又倔强着,不想回去见人。他只好低着头,不去反驳李慕的话,却也不应和。
  李慕道是:“走吧,咱们回去,这种事情……总要跟父母商量的。”
  说罢,李慕便要起身。
  夏荷忙拽着他的手:“你……”
  “夏荷,这不是你我便能做主的小事。”李慕纵然心软,此时也只能这么说。
  夏荷却是被自己才刚差点儿问出来的那句话给吓住了。
  他刚刚却是想问,你还会要我么。
  但见李慕的坚决,夏荷却不敢问了。他是个男娃啊,李慕怎么会留下自己呢?又有什么理由留下自己呢?
  夏荷落寞地放开了手。
  李慕却当他是在怕。也是,他比夏荷虚长两岁,此时心底里都没个着落,夏荷不过才十五,又是被张家那般养大的,怎么会不怕呢?
  他想叫夏荷宽心,于是说道:“放心,我不会叫母亲为难你的,我还会……拿你当弟弟的。”但这句话刚一说完,李慕心底里却是一阵失落。他还是能认清自己的,他并不想拿夏荷当弟弟。
  但李慕心中所想的,却是张家幺女、续弦于他的那个张夏荷。
  如若换成张家独子,他亡妻的弟弟张夏荷……李慕心中,有一道名为伦常的大门,紧紧闭锁着,将夏荷隔绝在门外。他觉得,自己过不去自己那一关。
  李慕便只能忍住自己想要回握住那只抓着自己的手的念头,见夏荷似乎是放下了心,又似乎有那么一点失落。李慕想要从夏荷眼里读出失落来,但真瞧见了,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呢。
  夏荷思量片刻,松开了手,点点头:“……那,咱们回去?”
  “我去找师兄,借辆车来,你且在这里一等,你的脚伤着,不好乱走。”李慕悄悄地将刚刚被夏荷握过的手背在身后,攥住了,道是。
  于是夏荷便等着李慕回来,他并不是不知道,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他这般不管不顾地跑到书院来,已经是做过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