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江湖探案异闻录 作者:温酒煎雪

字体:[ ]

 
 
书名:江湖探案异闻录
作者:温酒煎雪
 
林满风似乎生来就有易招惹麻烦的体质,就算他躲起来,麻烦也会找到他。
他躲了一个月终究还是没把这次的麻烦躲掉,然后他逐渐发现麻烦后面还有更大的麻烦.....
好在,随着麻烦而来的还有他一生的知己,一生的爱侣。
在江湖浪涌中,终有人共他辗转生死间,共他推杯换盏不顾烛火惺忪。
这是一个夫夫联手破案的故事,这是一个边行走江湖边谈恋爱的故事。
谈完恩怨,谈完江湖,再顺便来谈谈情谈谈爱。
——————————————
吊儿郎当看似十分不正经攻X温柔毒舌内心小腹黑受
这是一对灵魂伴侣,却也是一对欢喜冤家。
1v1 带破案和武侠元素~感情戏基本都是温馨甜蜜哒!
这个题材略冷XD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强强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满风,温酒 ┃ 配角: ┃ 其它:江湖武侠耽美强强
 
 
 
 
☆、痴酒人与折梅公子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发文啊啊啊啊有什么问题请提出来啊啊啊虽然我知道也不会有人看QAQ                        
  其实痴酒人并不叫痴酒人。
  他叫林满风,还有个外号叫袖满风。
  不过是因为他太爱喝酒,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所以才被称为痴酒人。
  那他又为什么叫做袖满风呢?
  当你像一只鸟一样飞在天空中时,你的袖子里是不是装满了风?
  林满风使起轻功来时就有如一只飞鸟。快而轻盈,就好像他本身就长了一对翅膀。
  他使起轻功来很快,但是其他时候却很慢,比如喝酒的时候,他总是喜欢一点一点地喝,每一口都要在口中品尝许久,好像要用舌头将那酒揉碎去品尝更深层次的滋味。当他遇到朋友的时候他就喝得更慢了。
  可是今天却非常反常。
  他坐在满盈楼喝酒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一个人。
  十里长街,连绵花灯,人来人往。
  一个黄衫公子执着扇走过,他生得眉清目秀,面上还总是带着微笑,所以街上的姑娘们都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好像巴不得像早些时候的女子看到潘安那样,掷果盈车——当然,在这里应是掷果盈怀。
  那黄衫公子突然朝林满风望来,微微一笑。
  他实在是长得极其俊美的一个公子,这一笑更是让他背后的烟火和这十里长街的花灯都失了色,怪不得那些姑娘都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
  可林满风看到他差点连魂都吓掉了,将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匆忙翻身到房顶上就溜了。
  他动作极快,可惜,还是被黄衫公子看到了他是怎么溜的。
  林满风的轻功排在武林前五不在话下,而其中四位皆是早已隐居的前辈,那么当今江湖上能追上林满风的人确实已没有了。
  可是,如果说有一个人能发现来去无影的林满风的踪迹的话,那一定是赫赫有名的折梅山庄的小公子温酒。
  林满风的轻功可以排进前五,可温酒的眼力耳力称武林第一却是当之无愧!
  那黄衫公子正是温酒!
  温酒往楼上一瞥,勾起一侧嘴角,将折扇往手心一合,飞身便往满盈楼的房顶去了。他当然是追不上林满风的,可他看到林满风掉在房顶上了一样东西。
  是什么呢?
  林满风很快就飞到雨歇客栈,他站在房顶上往后面看了几眼,才松了口气。
  林满风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不仅是因为他轻功了得,还因为他手上功夫甚是高超,一双手变幻无穷,无论多么厉害的兵器在他手中都可被折断,无论多么无用的东西在他手上都可变为神兵利器。
  可是如此胆大的一个人怎么看到温酒就溜呢?
  这当然要从一个月前的一个夜晚说起。
  偷得折梅一口酒,仙人也为凡尘留。说得便是这折梅山庄的酒之美,藏数之大。
  一个月前折梅山庄的庄主温鲲为大儿子庆生辰,从酒窖中拿了许多绝世美酒,请了自己的诸多好友,这其中自然有林满风。
  那如果像林满风这样的人到了折梅山庄会发生什么事呢?
  自然是喝得不省人事了。 
  可林满风偏偏还省些人事,他还能走,虽然走得跌跌撞撞。
  可这脚上还走得,眼睛却花了。
  他到了门前,推了门,昏昏沉沉地脱了鞋子倒在床上,正心满意足地回味着美酒时,突然感觉被褥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他酒瞬间就醒了四分,当他看清楚被褥里的是谁时,他的酒就全醒了。
  一个只穿着袭衣的男子正坐在床上冷冷地看着他。
  眉上一点朱砂痣,不是折梅山庄的小公子温酒又是谁?
  世人皆道温酒总是和颜悦色,以笑示人,今日他竟有幸看到温酒如此生气,他是不是该拿出去炫耀一番?
  可林满风最怕他还来不及炫耀就被这位小公子暴打一顿。他知道温酒的洁癖很重,生平最大忌讳就是别人碰到他的床。
  有人碰到自己忌讳的时候自然是很生气的,比如若有人在林满风喝酒的时候将他的酒杯扔出去,他肯定在酒杯落地之前就已经给了那人一拳了。
  所以林满风在温酒给自己一拳前就已经溜了出去。
  而这一个月来,只要温酒在的场合,林满风就决不会出现。可林满风没想到过了这么久,温酒竟还记得这个仇。
  林满风叹了口气,准备从窗子跃到房间里去。
  可当他刚落地,就又想逃了。因为他发现温酒正施施然坐在屋子里。
  林满风重重地叹了口气,说:“温公子,你的眼睛竟这样厉害?连我住在什么地方都看得出?”
  温酒轻笑,手一摊,一块小小木牌躺在手上。
  “入住雨歇客栈的客人都会领到这么一块木牌,上面写着自己的房号,林公子自己把它掉在了房顶上,难道不就是想请温某来坐坐?”
  林满风哭笑不得,心一横,闭着眼说:”好吧!既然你还是气不过我上了你的床,那么今日我便让你打个痛快!”
  他话音刚落便只感觉一阵风吹来,他睁开一只眼,看见一柄折扇正抵着他的喉咙。
  折扇不可怕,可怕的是折扇中还赫然隐藏着一柄短剑。
  林满风一愣,他不会是要自己的命吧....
  就在此时,温酒却又笑了,他将折扇收了起来,说:“林公子莫要怕,温某只是和林公子开个小小玩笑。”
  “这是玩笑?”林满风耸耸肩。
  温酒道:“和温某今日前来求林公子的事情相比,这自然是个玩笑。。”
  林满风连忙摆手,说:“能劳烦折梅山庄的小公子来求我的事情,一定是件大事,林某还是不要答应得好,毕竟林某并没多大本事。”
  温酒又笑了,说:“林公子太会说笑,江湖上谁不知‘袖满风’轻功了得,又有一双有如神造的手?况且林满风是这江湖上的最爱管闲事的人这个说法林公子自己怕也是反驳不得吧。”
  林满风的眉头皱得紧紧的,说:“其实那些闲事都与我自己有关,所以都算不得闲事,我不过是一个自私的人罢了。”
  “这件事情,也确实与林公子有关。”
  “哦?”
  温酒从怀中取了一个锦囊交予林满风,那锦囊上绣着一个秀气的“风”字。
  林满风看了那个锦囊忽然做出一副头疼的样子,说:“这个锦囊怎么会在你这里,要是那只母老虎知道我把锦囊弄丢了,下次见到我时她非砍下我的手不可。”
  “要是绣翠坊的坊主听到你这么说她,估计也会砍下你这双手来。”
  林满风耸耸肩,说:“说说吧,这锦囊怎么会在你这里,和你求我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温酒收起了他的温和笑容,严肃地说:“林公子不会不知道折梅山庄每年都会进贡好酒到宫里去吧。”
  “这个我知道,你们山庄的酒我都喝过,唯独这贡酒,温老儿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林满风有些抱怨地说。
  “可是就在一个月前,家兄生辰那日,其中的几坛贡酒却被人掉了包。而在放置贡酒的地方我们捡到了这个锦囊。”
  “所以你们怀疑是我掉的包?”
  “这锦囊绝对是出自绣翠坊坊主之手,也绝对是她绣给你的,而且谁人不知林满风爱酒如痴,所以看起来这件事情应该就是你做的。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贡酒被掉包的时候,你却在我的房内。”
  林满风想起那个晚上,不由得又有些不好意思。
  温酒接着说:“所以那贡酒,绝不是你掉的包!”
  林满风说:“看来是有人想要栽赃于我。”
  温酒定定地看着林满风,说:“不错。所以这件事情也并不是闲事,也是你的事情。况且你与家父本身就是好友,这贡酒失踪,若是皇上怪罪下来,家父肯定是逃不了责任的。温某这才斗胆来请林公子帮我们查出此事的真相,追回那几坛贡酒!”
  林满风抱着手臂,说:“温老儿怎么样我可不关心,但我林满风生平最讨厌别人误会我。所以看来这件事情我不得不管了。”
  温酒又笑了起来,说:“那林公子这便收拾东西与温某回庄罢。”
  “这么晚还要启程?”
  “这世上总有些事是值得人连夜赶路去做的。”
  林满风眉头又紧紧地皱了起来,说:“可我这个人偏偏不喜欢晚上赶路。除非....有什么东西能让我在赶路的时候愉快些的。”
  温酒了然一笑,道:“临走时家父早就交代过一定要带上庄里的几坛美酒来送给林公子。那酒此时正放在马车上。”
  忽地一阵风吹过,林满风便不见了,温酒从窗子往外一看,发现那人已然站在了楼下马车前。
  “我林满风向来是来去无牵挂不带什么东西的,自然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要走的话现在就走罢。”林满风冲温酒说道。
  温酒笑着摇了摇头,这才慢慢地往下走去。
  那实在是一辆极大的马车,内外都极其华美,而且还有一个小厮在里面用红泥小火炉热着酒。
  林满风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啧啧感叹道:“温公子想得好生周到。”
  温酒示意那小厮退下,倒了一杯酒递与林满风,说:“林公子请。”
  林满风接过,看了看周围,说:“你们这些公子哥坐的马车都好生奢侈。”
  温酒笑:“武林盟主慕容溯的公子难道不算得公子哥?”
  林满风摇摇头说:“快别提我义父了,他最近奇怪得很。”
  “武林盟主的事情向来是极多的,累极了显得反常也是有的。”
  林满风细细地品着那杯酒,闭着眼晃了晃头,说:“我说不清楚,但肯定不是因为太累了。”
  温酒道:“既然说不清楚,那便不说了。这长夜漫漫,不如林公子给温某讲些你闯荡江湖上时看到的奇事可好?”
  林满风睁开眼来看着他,说:“要我讲可以,不过温公子可不要嫌林某啰嗦,毕竟林某自诩见多识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