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为墨 作者:暖阳浅念

字体:[ ]

 
 
    书名:为墨
    作者:暖阳浅念
 
    【文案】
    弱攻强受
    第一人称攻,小虐怡情,大概是虐攻身虐受心(?)
    可作1v1也可作3p
 
    内容标签: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我的记忆,停留在十八岁那年。
    十八岁以前,一无所有;十八岁以后,满满得被一个人占据。
    他叫杜笙,是这座山庄的主人,旁人见了,都恭恭敬敬叫一声杜先生。
    他独爱青衫,手中常拿着一把骨折扇,眉目清秀,霎有风韵。
    然而我却惧怕得紧。
    我身体不好,刚醒来的那会儿,浑浑噩噩,痼疾缠身。一连半年,连床都下不了。
    庄上的医生说我回天乏术,杜先生见此只是冷冷吐出二字,庸医。
    之后,庄里换了医生,我却再也没见过那人。
    那些日子,杜先生是翩翩君子,连笑容都糅杂了三月春光的暖意,教人移不开眼去。他会给我讲些逗趣的故事解闷,会陪我在湖畔听曲儿。他说起话来,不急不缓,一字一句,却又好听的很。
    我想,就算没了过去的记忆,有杜先生陪着,也是好的。
    后来,等身体好了些,也可以外出走动了。
    有一次,我劝着侍女莲儿陪我出庄走走,她连连摇头。最后被我缠得紧了,又无办法,才答应出去,与我约法三章,要在一个时辰内回来,且不能让杜先生知晓。
    我连连点头,莲儿这才无可奈何地陪我从后院出了庄。
    山下有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各式有趣的玩意儿,便被山下的繁华迷了眼去。
    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时辰。
    还是莲儿急了,死命拉着我,方才往回走的。
    因为拖延了时辰,在回山庄的路上,遇到了杜先生。
    杜先生一阵风似的到我面前,发丝都有些乱,紧紧握住我的手,眼中带了慌乱。
    他一向注重风度,言行举止多少带了些悠闲,而今却不再是那副尽在掌握的模样。
    见到杜先生那刻,莲儿便跪了下去。如今被他长袖一扫,莲儿便直直飞了出去,撞在树上,唇角渗出血,再也没醒来。
    杜先生将我抱起,眉目间不复狠戾,他柔声道“云儿先随我回庄,明个再给你个侍女,绝对比这个要讨你喜欢。”
    新换的侍女来了,她乖巧听话,却不论我如何说都不让我离开庄子半步。
    后来,惊动了杜先生。
    他将我抱在怀里,与我讲些有趣的故事,只字不提出庄的事。
    我急了,甩开他的手,明明白白告诉他我的意愿。
    杜先生盯着停在半空的手臂,眸色渐渐黯淡下去。
    “云儿大了,便不愿与我一在一起了么?”
    我退开两步,本能觉得危险。
    杜先生站起身,将我揽住,明明是那副温柔面孔,却让我脊背僵直,动弹不得。
    杜先生说“看来云儿还是不知我心意。”
    他抬手,将我衣扣由上至下一个个解开,低头咬上了我锁骨。
    我想要躲开,身体却不听使唤的僵硬在那里。
    他将我抱上了床,又将自己覆了上来,袍袖间尽是腊梅暗香。
    他在我胸前落下细细碎碎吻,乌发散在耳畔,一黑一白,煞是漂亮。
    他在我脖颈上不轻不重咬了口,尔后抬眸“云儿在想些什么?”
    我摇头。
    身下一处被人握住,惊得我险些起身,却被杜先生制住。他解下身上衣物,又过来脱我的。
    他将我那处握在手中细细摩挲,指腹处的剥茧蹭过那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那处也逐渐挺立起来。
    我怔愣之刻,他已然跨坐上来。身下之物被强硬的挤压入小的处所,疼痛立刻窜了上来。
    我挣扎着用脚踢他,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杜先生看我挣动得厉害,方才退开了些,伸手将我眼角泪水抹去。
    接着,他俯下身,扶着我□□,张口将顶端含入。
    唾液浸润之下,先前的疼痛消失不少,他逐渐将整根吞入,在口中缓缓□□起来。来不及吞下的唾液顺着他口角流下,说不出的yín靡。
    我有些不受控制的动起来,他却将那物什吐出,再次坐了上来。
    这次比先前好受不少,或许是有了润滑,轻松地便将整根没入。
    杜先生眼角有些发红,一幅动情的模样。
    我不知他要了几回,醒了又晕,来来回回几次,到了最后,已经出不来什么东西。
    第二天,浑身疼得厉害,身上青青紫紫都是吻痕和牙印,下面那处更是疼得要命。只记得昨天我们什么都做了,独独没有接吻。
    醒来的时候,已经不是昨天那间屋子,周围的布置很是清朴。
    杜先生揉着我的脑袋,给我端来一碗黑色的药汤。
    我看着他手里的东西,苦了脸。
    杜先生握着红玉制的勺柄,将其细细搅开了,又在唇边吹凉,想要喂到我口中。
    见我死活不肯张嘴,他放柔了语气“云儿,喝了它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我还是不肯张嘴,只一个劲的摇头,想告诉他喝了只会让我更难受,但如果我开口说话,他一定会手疾眼快的塞我嘴里。
    杜先生看劝诱不成,沉了脸色,一字一顿的告诉我“如果不喝,今天晚上就再来一次。”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碗黑乎乎的药。
    我当机立断,端起来一饮而尽。
    我不喜欢喝药,那又苦又涩的味道会残留在嘴里,半天消不下去。
    再者两年下来身体明明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杜先生还是会拿出各式各样的药汤让我喝。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在的,但那些侍女会看着我把药喝得见了底才施施然地走出去。
    我有点想莲儿了,至少在她走神的时候我能把药倒到一旁的盆栽里。
    有时动作慢了不巧被她发现,她也不说什么,只是叹气。
    她叫我谢公子。
    我也曾问过杜先生过去的事,却被他搪塞过去,再问时,便没了回应。
    庄中少有人来,人也不多,见着的大都是些熟面孔,整座山庄像是与世隔绝般。
    对失去的记忆,一开始是惶惑不安,不知所以便觉得惧怕。后来久了,也就逐渐习惯,空缺下的位置会被新的填满,于是看上去也像是没那么重要了。
    杜先生很忙似的,少有露面时候,但最近又似乎是闲了下来,每天早晨睁眼第一个见得都是他。
    早晨是一贯的药汤。
    像是开胃菜般,每到那个时辰都会雷打不动地摆上桌面。
    杜先生喂药的时候被我躲开了,他的手就那么停在半空,却是蹙了眉头。
    我告诉他,我身体已经好了,不用再吃药了。
    他把手里的红玉碗放下,很开明地说,可以。
    我先是一愣,接着猛地扑到他身上,声音不自觉的上扬“真的?”
    杜先生摸着我的脑袋,目光都透着股柔和。
    “不吃药当然可以,不过,”他话锋一转“既然身体好了,明天随我去后山习武。”
    见我还在犹豫,他加重了语气“还是说,刚才你所说的都是些胡话。”
    抬头只见杜先生眼神沉了下去。
    平日里的杜先生比起那些板着张死人脸的侍卫是很好说话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个有耐心的人,恰恰相反,他是个极度阴晴不定的。
    然后,我就答应了。
    他低头在我额上落下一吻,发丝划过脸颊,不知不觉距离就拉得如此之近。
    我们做过很多次,步骤我也知道。但这次却只是厮磨了一阵,没有发展到最后。
    我问他为什么从不接吻。
    他勾起眼角,几乎是贴在我耳边,带着温热的气息“这个要让云儿来。”
    他声音很低,带着说不出的意味,却又像是叹息。
    我沉浸在一种低落的情绪里,却忘记了自己才答应的一件重要的事。
    可怜我当时还不知道什么叫习武,就那么傻乎乎答应了。
    刚入秋,早晨空气中都带着丝丝凉意,和锦被下的温暖两相对照之下,就更不愿起床。
    而我一向懒散,平日就算睡过了头,身旁也没人对我指手画脚,至多就是劝我把药喝了。
    今天却有些不同,天还未亮,晴儿就在门外叫我起床。我蒙着头不去理会,但她却像是与我卯上了,声音不大,却从不间断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半天下来,我倒是听懂些意思,无非就是说杜先生叫我去后山练武。
    我想了半天才记起是昨天答应的这么一茬,晕晕乎乎的刚掀开被子就被冻得一个激灵,当即又躺了下去,告诉晴儿说:累了不想去。
    我本想说身体不适的,又想起不久前还说身体好了,结果话到嘴边又换了个任谁都听得出敷衍的借口。
    那边晴儿还想说什么,忽然就给卡嗓子里,接着就听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
    晴儿虽是我贴身侍女,却是一贯秉持着男女有别的规矩,平日低着头能不说话就不说,连服侍起居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不愿近距离接触,偶尔碰着了还白着脸哆嗦半天搞得我跟洪水猛兽似的。
    所以说,开门的不是晴儿。至于是什么人,我觉得就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我整个人在被子里蜷成一团,死死按住被角,像是这样就能把自己隔离。
    外面却没什么动静。
    等我憋不住露出个脑袋的时候,转头看见一旁坐在椅上的杜先生,他今天穿一身白衣,衬得愈发丰神俊朗,泼墨般的发用一条细丝束起,垂在肩头,手里还有一套相同款式的月白长衫。
    “云儿。”
    他行至我身前站定,将那件白衣披在我身上,又将领口系好。他做什么总是不紧不慢,单是穿个衣服都能用上不少时间。
    可我却不喜欢白衣,潜意识里觉得这玩意太容易脏了,沾点灰尘草屑一眼就能看出来,没点气质的这么一件挂身上丑不说还特别怂,怎么说还是穿黑的靠谱点。
    当然,这话我是没说出口的。
    他将一枚玉佩别在我腰上。
    那是一枚圆形的白玉,中间像是染了血,暗色的红晕开一片,还有些裂纹,最大的一道直接从中央贯穿。又像是事后被人小心翼翼的拼接上,连小块的碎玉都安回了原本的位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