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奴”大欺主 作者:楚衣

字体:[ ]

 
 
文案
桓绻卿没有想过,有一天不告而别的侍卫会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进入他的人生。
 
温昊颜没有想过,这辈子他居然会爱上一个男人。
 
 
短暂分离之后的刻意再见,温昊颜决定一定要把媳妇娶回家!
 
桓绻卿冷笑,谁是你媳妇了,敢走就别回来!
 
温昊颜QAQ,媳妇我错了,当初就该进门扑倒,居然跑掉,我绝对是脑子坏掉了!
 
桓绻卿:你个死流氓!
 
 
这就是一个木有任何依据,一切以作者心情而定或悲伤或快乐,全民大同的世界。
 
简单点就是,我怎么写,怎么算!
 
 
这篇文是送给我家亲亲的生日礼物,所以,目的只有一个,我写的开心,她看的欢乐。
 
不喜欢就点叉叉,完全不接受任何的黑和喷。
 
考据党也不要来,因为没有任何依据。
 
唔,会有生子,SO~雷的请绕道!
 
进门看这里!我是萌萌哒楚衣衣
 
这里是食用指南!
求撒花!*★,°*:.☆( ̄▽ ̄)/$:*.°★* 。
 开袋即食!无需加热!么么哒!
 
内容标签:甜文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桓绻卿;温昊颜 ┃ 配角:很多 ┃ 其它:楚衣;脑洞很大
 
 
 
  “奴”大欺主第一章
 
  “唔……快……快点……”少年糯软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情潮。
  桌上点燃的蜡烛,跳跃着点点明亮的烛光,照亮了大半个房间。
  他趴跪在床上,轻薄的单层床纱完全无法阻隔床内的景色。纤细的左手手指紧紧抓着已经褶皱的雪白床单。如瀑的青丝散乱在雪白的背部,扬起的颈部,衬得肌肤越发雪白细腻。
  右手向后探出,细长的手指小心的探入那处蜜-穴,呼吸声渐渐加重,无法克制的呻-吟从他的喉间细细的发出,像极了小猫的叫声。
  只是,他此刻的样子,却不是一只小猫该有的模样。
  手指猛然加快速度,他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惊喘,右边眼角的那滴泪痣,仿佛真的要滴出水来一般,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他的整个身体因高-潮而泛起迷人的粉色。在瘫软下去的瞬间,他叫出一个人的名字。
  “子安……”
  *
  “呼!”睡梦中的温昊颜猛然惊醒,满头大汗不说,整张脸泛着不正常的潮-红。
  他皱眉掀开被子,利落的脱掉已经濡湿的亵-裤,冷着脸换上一条新的。
  离开江南已经一年半了,可他每次闭上眼睛,就会梦到这一幕。
  两年前,他为了一桩案子,前往江南,正好遇到了江南首富之子桓绻卿遇险,顺手把人救了下来。
  之后,为了找一个合适的身份,他就化名子安留在桓大公子身边做侍卫。
  半年之后他办完事情,京城也急招准备离开。
  那天晚上他去和桓绻卿辞别,没想到居然看到他自渎的一幕,而他意-yín的对象居然是他!
  当然温昊颜可以很确定自己喜欢的是女人,哪怕他的府中并没有妾室。
  可是,那时候他看到那个人那样猥亵与他,他居然只是脸红脖子粗的僵在门口,而不是拿着剑一剑结果了他。
  当天晚上,温昊颜狼狈离开桓府,一路回京不曾回头。
  但是……
  从那天开始,桓绻卿就一直在他的梦中,无法挥去。
  温昊颜黑着脸穿衣离开卧室。
  现在,他再也无法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喜欢女人。可是,也不能说喜欢男人。
  只要还个男人,同样的场景,他绝对会让人有来无回!
  *
  江南桓府。
  “公子,您又头痛了?”小侍童桓号担心的看着自家公子。
  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一年半来突然公子就多了个头痛的毛病,疼起来简直是要命。
  茶饭不思,睡觉都无法安稳。
  短短时日,就把这十几年调养的身体给搞垮了,瘦的就剩下一把骨头,让老爷心疼的不得了。
  可是看了无数名医,偏偏没有一点用处。
  一个个说什么心病还需心药医!呸!一群老骗子!
  侧身躺在软榻上的桓绻卿,抬起苍白无比的小脸。以前略带婴儿肥的可爱小脸,此刻已经瘦的下巴尖的戳人,唯有右眼角的泪痣,在眨眼睛时睫毛舞动间惑人心魄。
  “我没事,你下去吧。”摆摆手,桓绻卿让人离开。
  “是,公子。”桓号虽然担心,可也不敢忤逆自家公子,只好附身行礼离开。
  桓绻卿看着自己苍白的手指,瘦骨嶙峋,自己看着都厌恶不已。
  他自出生就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在远在京城的相国府中。
  早在多年前,父亲大人就已经和老相国定了姻亲,无论男女都不变卦。
  因为他们桓家的孩子,无论男女都可生子,且一生只有一子。
  而这个秘密,外人知道的只有老相国一人。
  可是,他却喜欢上了别人。
  一个低贱的侍卫。
  当时他想去表白,可是无意中听到,如果一个男人对你的身体感兴趣,那么就能拴住他。
  桓绻卿苦笑,他当时一定是疯了!
  居然真的偷偷请来小倌馆的南风,教他如何开发自己的身体。
  学是学了,可是他一直都没有胆子去做。
  那天晚上,他终于鼓起勇气,想先让自己适应一下,然后就去告白。
  哪想到,第二天,那人居然离开了。
  不告而别!
  想想自己之前所受的煎熬,桓绻卿暗骂自己下贱的同时,又有着难言的悲伤。
  居然连说都没有说出口。
  这辈子,大概再也没有机会了吧。
 
  “奴”大欺主第二章
 
  “主子爷,您该上朝了。”温豪笑嘻嘻的把马鞭递到了温昊颜手中。
  温昊颜冷哼一声,翻身上马,策马而去。
  温豪目送自家主子离去,使劲揉了揉笑僵了的脸颊。
  哎哟,主子爷最近脾气是越来越暴躁了。
  今天他收拾主子的房间,又看到换下的裤子和房间里还残留的淡淡味道。
  虽然他也没怎么找过女人,可他也是男人,有些事情自然明白。
  作为主子的贴身侍卫,他可得把主子的方方面面都照顾好。
  但是,这事他特为难。
  之前他发现之后,就偷偷找了两个清秀佳人塞到主子房里,没想到佳人居然被光溜溜的扔了出来。
  他也被扣了半年的俸禄,想到那些无缘的银子,温豪就觉得心好痛。
  之后,他就算看见了也装作不知道,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哎。还是叫厨娘多做些补身体的吧。
  把亏了的都补回来,这叫什么事儿啊。
  *
  “下江南?”温昊颜眼神微动,脸上却不动分毫,一脸淡漠的看着龙椅上的当今天子。
  卫帝叹口气,在自己最信任的发小以及心腹面前,他也没有之前那么多的伪装。疲倦的揉了揉僵硬的眉头,“江南那边出现了一座山寨,据说是陵王余孽在作祟。别人我也不放心,所以你去看看吧。”
  “能为陛下解忧,是臣的责任。”
  “得了,别一副忠君爱国的死板模样,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卫帝一点形象都没有的翻个白眼。
  温昊颜冷着脸,严肃道:“请陛下保持威仪!”
  “好了,好了。简直啰嗦,这件事你尽快去看看,唔,明天就出发吧。”
  “这么快?是不是有点随便。”
  卫帝傲娇抬下巴,“就是这么随便!”
  温昊颜:“……”他都跟了个什么破皇帝啊!卧槽!
  “时间这么紧,你干嘛还不走。”嫌弃脸。
  温昊颜忍,“陛下,把您的私房秘宝送臣一些。”
  “秘宝?你是说?”卫帝顿时一脸猥琐的笑。“啊……爱卿你也,恩?”
  温昊颜脸不红气不喘,说道:“就是您和皇后房事用的东西,下面那个用的。”
  卫帝哈哈大笑。“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啊,兴趣都一样,行,小乐子,快去皇后那边拿一套宝贝给孤送过来!”
  “要新的!”
  卫帝脸上的笑僵住,拿起手边的笔就丢了过来。“温昊颜,你个臭小子,你嫌弃老子的脏吗?”
  温昊颜躲都没躲,笔不争气的掉到了他前面还有一寸的地方。
  “要讲卫生,不能乱用。”
  “切。一会儿拿了东西,就给老子滚,滚滚滚!”
  很快,温昊颜拿到自己要的东西,在卫帝暴跳如雷的状态下,淡定离开。
  【注:卫帝男,皇后男。这就是一个木有任何依据,一切以作者心情而定或悲伤或快乐,全民大同的世界。简单点就是,我怎么写,怎么算!】
  *
  温昊颜一回府,就被管家告知老爷子在书房等他。
  温昊颜抱着一箱子东西就去了书房。
  “父亲,您找我?”
  “为父听说陛下下旨让你下江南迎亲?”
  迎亲?温昊颜挑眉,没想到卫帝是这么对外宣告的啊。
  “陛下也是有心,当年我和江南桓府的老爷定下过一门亲事,这事我也只和太上皇说谈到过一次,没想到陛下居然也知道。”
  “桓府?”温昊颜心猛的一跳,忙说道:“桓府只有一位公子。”
  “对,当年你已经出生是个男孩,所以我们说好桓府那边,无论男女,都会结亲。”
  温昊颜:“……”
  所以,不怪他弯了,而是弯不弯,他爹都要让他弯啊。
  这么坑儿子的爹,真的是……好棒!
  “昊颜?你不喜欢吗?”老相爷面对自家面瘫儿子,多少为自己自作主张有点心虚。
  “一切全凭父亲做主,此次南下,儿子定然把媳妇娶回来!”
  “好好好。”老相爷眉开眼笑。
  完全不知道,自家儿子在梦里,早已经把人这样,那样,在那样过无数次!
  想了一年半的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媳妇,这种感觉,真的很酸爽啊。
 
  “奴”大欺主第三章
 
  四月的江南,春暖花开。
  桓绻卿从家里走出来,决定到处走走。
  这段时间因为头疼的关系,身体越来越虚弱,可是再这样下去,不用别人说什么。他心里也清楚,怕是会越来越走不出来了。
  桓号扶着自家公子,新做的衣袍又宽松了许多。
  如今,怕是一些小姐的腰身都没有他家公子的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