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雪染梅心几度白 作者:匿名青花鱼

字体:[ ]

 
 
《雪染梅心几度白》作者:匿名青花鱼
 
内容简介: 梅花攻X书生受,短篇,怅然若失  
 
 
    刚下完一场雪,清水城外的琅屿山万籁俱静,崎岖狭窄的山道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雪,偶尔有上山的人经过在上面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却很快又被忽然刮来的一阵大风所卷起的雪花覆盖了。
  沿着小路一直往前走,于尽头处拨开一丛乱枝,便可看见一座红墙黑瓦的小院伫立在极幽极静之中。
  院中正打扫的少年终于受不了地将手中扫帚往地上一扔,冻得直搓手,小声埋怨地咕哝道:“公子好好的家里不待,大冷天非要搬到这荒山野岭来住,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还顺便拖上我们这群苦命的下人陪他一起上山吹冷风。”
  这时正巧一个丫环打水路过,听到这番话后,不由停下来瞪那少年一眼,一脸轻蔑地看着他道:“你懂什么?这叫寒窗苦读,我家公子这般勤劳刻苦,明年可是要高中状元的!”
  少年本是随便抱怨一下,可是却见不得一个丫头片子这般盛气凌人,正要辩驳,还未开口,却被身后传来的一道朗润动听的声音打断。
  “说什么这么热闹?也说与我听听!”
  两人急急转身去看,却见一人丰神俊貌、身穿一件月白色长袍,肩上裹着厚厚狐裘,一边说一边抬脚迈过院门,正笑意盈盈地望向他们俩。
  两人赶忙低头齐齐行了礼,道:“公子。”
  贺之雪目光落在穿着鹅黄棉衣的小丫环身上,嘴甜道:“小玉今天这一身衣服可真漂亮。”
  叫小玉的丫环闻言心中扑通一跳,微微抬起头去看贺之雪俊秀的眉眼,正巧与他投过来的温润视线撞上,顿时胸腔中如有小鹿乱撞,脸颊飘过一朵红云,只匆匆瞥了一眼就慌忙低下头去,嗔道:“公子又拿我开玩笑!”
  贺之雪嘴角噙着笑,将手拢在宽大厚实的衣袖里,眼睛扫向打扫整齐的院子。
  小玉抬起头又问,“公子今天怎的来了?”
  “我想着今天这里就应该收拾得差不多,所以就过来了。”
  山里天寒,贺之雪站在外面,没多久鼻尖脸颊都冻得微微发红,小玉心细,一眼看到了,将水盆放下,忙道:“外面冷,公子去屋里歇着吧,正好炭火和暖香今天也都送了过来,奴婢这就去为公子点上。”
  贺之雪却伸手拦下了她匆匆欲行的脚步,说:“你们先忙你们的,我今晚就要在这里住下了,先四处看看。”
  “啊?这么快?”小玉一惊,低头掰着手指算了算日子,又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不是说后天吗?”
  贺之雪笑了笑,却不答话,又吩咐了两句就向后院走了。
  少年看着贺之雪离去的背影,不满地撇撇嘴:“公子真是说什么就是什么。”
  小玉转身当头赏了他一记爆栗,娇喝道:“快干活废什么话!”说完重新端起水盆也扭身走了。
  唯留少年一人站在雪地里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哼了句:“有什么了不起!母夜叉!”
 
  却说贺之雪越过半圆形拱门来到后院。
  后院栽着一株红梅,不只是什么年代种下的,生得十分高大,树根蟠曲错结,有的甚至已经露出了地面,向不远处盘距蔓延着,树干又粗又壮,足有两人合抱之宽,树枝更是繁密茂盛,有的已不满自然的生长趋势而横向延伸着,其中一截甚至穿过了树下房间的窗子直伸到屋里面。
  现在还不到梅花开放的季节,那一树红梅却已怒放,于一片冰雪中朱红点点,冷香暗袭却又明艳逼人。
  贺之雪站在树下,仰头望着一树繁花,这时忽地吹来一阵寒风,卷起枝头堆积的碎雪,飘飘扬扬漫天飞舞,一片冰清玉洁的花瓣也被风轻轻卷起,慢慢悠悠在空中飘着,最后轻轻落在贺之雪微微扬起的脸上,像是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贺之雪抬手拾起那片梅花花瓣,凑到鼻下轻嗅,一股寒梅冷香细细入鼻,清幽冷冽。
  他慢慢闭上眼,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数日前的一幕。
  那一天他与好友听闻山上梅花开了,便相约一起上山,也想体验一番古人踏雪寻梅的风雅意趣。
  却不想行至半山腰突然下起大雪,阵阵雪花迷乱人眼,他只稍停了片刻,转身已不见好友身影,他喊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无奈下只好独自沿着一条小路兜兜转转艰难地往山上走。说来也巧,一路走到头却正被他寻到了一间红梅怒放的山中小院。
  深山之中,环境十分清幽静雅,唯独那座小院于一片雅致中独添一股荒凉残破之感,看起来像是许久无人居住。他尚未进院门,便远远看到院墙之上探出的几点朱红,心中一喜,也不顾礼仪,推开破旧的木门径直朝院中走去。
  一路无人,连一旁正厅的门都是倒下的,让他更加确信这院子多半已经荒废。于是他也不再顾及那么多,循着梅香一路绕到后院,站在圆形拱门边眼睛往里面一瞧,便看见了这一树繁盛的梅花,以及梅树下一人红衣墨发长身玉立。
  一阵风过,落雪伴着红梅纷纷扬扬飘落而下,那红衣人背影冷清,于一片梅雪之中长久伫立,恍若谪仙。
  红衣人大概听到门边动静,回头淡淡看了一眼,贺之雪便见到那一簇红梅之下一张清绝冷艳的脸。
  只一眼便足矣叫他惊艳,目光痴痴看着那红衣人,以为自己何其有幸,竟遇到了山中的神仙。只是等他再想凝神细看时,却见红衣人身形倏地一晃突然消失不见了,只余下满树艳红梅花。
  当日他回去之后却并未将此事告诉同来的好友。
  只是那日惊鸿一瞥,便教他一连十几日都对红衣人念念不忘,是以打听了山中这间院子后将其买了下来,以准备春试为由,立即就着手搬了进来,就为再见一眼那日清雅俊影。
 
  他从回忆中回神,盯着手中梅花细看良久,又小心翼翼仿佛对待珍宝般将那片梅花塞入怀中,心中欢喜道:神仙啊,我终于能再见你一面了!
 
 
     当日小院便在贺之雪的督促下完全收拾妥当可以入住,他选了后院梅树前的那间屋子用作卧室。
  临近傍晚,贺之雪站在门外微笑着送别忙碌一天的各位家仆,小玉随众人走了几步又回身想留下照顾公子,却被他以苦读需清净为由打发走了。
  下人们一走,山中小院顿时恢复一片寂静冷清,天色渐晚,一轮明月自天边慢慢升起挂在漆黑墨蓝的夜空,照着满园白雪,将山中小院映得十分皎洁明亮。
  贺之雪点起灯站在窗前,借着明亮月光静静盯着窗前梅花看了许久,仿佛这样看着,就能将那一日在树下所遇到的红衣人看出来似的。
  然而红衣人并未出现,窗外只偶尔有雪伴着梅花花瓣簌簌落下,寂寂无声。
  他心中不禁有些怅然,那日所见并非错觉,他从见到那红衣人第一面起就觉得红衣人是院中这株红梅所化的仙子,只是现在其他人都走了,为什么仙子却还迟迟不肯出现呢?
  在山中的第一个夜晚,孤寂无聊,贺之雪本抱着能亲近神仙的心情欢喜而来,却久久等不到念想之人,干脆拿了笔墨,将宣纸哗啦一声展开铺在桌上,提笔描摹起窗外的那株红梅。
  只是他心神不定,画两下就忍不住停笔抬头看向外面,片刻后却又失望地低下头,本该劲瘦有力的梅枝在他笔下变得歪歪曲曲扭扭斜斜。画到一半,终于再进行不下去,干脆丢了笔,唉声叹气:“神仙啊,我知道你在,可你怎么还不出现!”
  他趴在桌上打起瞌睡,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对敞开的窗户正向屋内呼呼灌着的冷风毫无所觉。
  只是等他逐渐睡着时,一阵冷风忽地吹来,裹着缕缕寒梅冷香,窗户被吹的动了两下半掩着关上,更有一张薄毯似是被无形之力操控着忽然从床上升起往这边飞来,又轻又稳地盖在他身上。
  片刻后,桌上纸张微动,原本平躺着的毛笔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握了起来,开始挥挥洒洒画起画来,对着一纸歪斜的树枝一阵涂涂改改。
  第二日贺之雪肩背酸痛地自桌上悠悠醒来,取下披在身上的薄毯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唤了声小玉,久久无人回应,才忽地想起自己已身在山中小院,他这么想着忽然一把抓过椅背上的薄毯盯着看了半天,目光又落在桌上,瞬间惊的“啊”地大叫一声猛地一步向后跳开。
  只见那张桌上,平平展开一张纸,正是他昨天夜里画到一半丢弃的画。却不知被谁添了数笔,画中月色挥洒下一枝枝红艳梅花欲破纸而出,笔锋辗转间颇有大家风采,已然是一副精美完整的画作!
  贺之雪又回到桌前捧着那幅画看了半天,目光如痴如醉,他本就是风雅之人,对字画喜爱更是超出常人,也颇有研究,眼前这张画笔法精妙,化腐朽为神奇,堪称绝作。
  可是这院中只有他一人独居,又会是谁趁他半夜睡着的时候偷偷改了他的画呢?
  他不由想到了心中念想已久的那位神仙。
  这么想着,他推开窗又望向窗外梅树,一阵风过,树影晃动花枝摇曳,隐约似是有所回应。
  
  于薄毯和作画事件之后,贺之雪更加相信那天所看见的神仙是在这间院子里的,只是高兴之余又很苦恼,为什么这位神仙不愿意现身来找自己呢?难道是不喜欢自己?
  他这样想着于镜前照了照,看了半天,最后颇满意地点点头。镜中人清朗俊逸,一身白衣,如芝兰玉树,端的是温润儒雅的君子之态,简直应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神仙也没理由不喜欢自己!
  时间便这样在期待与失落的交织中悄悄流逝,转眼贺之雪已搬来这间小院半月有余。
  他每日在窗前读书吟诗,看到有趣的地方还会停下来高兴地坐在窗前说与那株无知无觉的梅花听,说到兴头上时他眉目飞扬跳跃或深沉凝重,倒真像窗外还有另外一人在认真听了。
 
     又过了几日,正是午间,贺之雪看了一个上午的书正欲上床小憩一会,院门却被人敲响,缘是友人来访。
  贺之雪起身去开门。好友提了壶酒和一食盒吃食正站在门前笑眯眯地看着他。
  他这几日一个人在山中过得实在无聊,只偶尔家里遣人送些吃的来,方能与人说上一两句话,但毕竟家中小厮胸无点墨,谈话不过家长里短也不能尽兴,见到友人来看望自己,遂很是高兴地将人引进内室。
  两人围着暖炉喝酒谈心,自是十分舒适惬意。只是聊着聊着,友人目光落在窗外盛开的红梅上,贺之雪随他视线看去,不由便想到明明一直近在身边却迟迟不肯露面的那位“仙人”,想到自己大冬天跑到山里挨冻也是为他,突然觉得难受,于是就多喝了点。
  又聊了一会,友人有事起身告辞,他将人送到门外,看着友人身影消失在山中小道上后,转身将门关好,又回到屋中将剩下的半壶酒也全部喝了,醉得倒在桌上,不省人事。
  他梦中又看见那红衣墨发的神仙,远远背对着自己,一身冷清,似是不愿回头看自己一眼。他心中突然涌起一阵难过,跑过去抓住红衣人衣袖,问他:仙人啊,我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再看你一眼,你怎么就不肯出来见我,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惹你讨厌了吗?
  便在此时,窗外树影微动,似是有风而过,点点红梅簌簌飘落,一片雪光中,幻化出一道冷艳清华的修长身影。
  储华低头拂去肩上沾着的碎雪,抬眸透过敞开的窗子看向屋内,视线落在醉成一滩烂泥的人身上,终于无奈地摇了摇头,身形一晃,带着一股清幽梅香落在室内,笔直站在贺之雪身边垂眸看他。
  贺之雪半梦半醒间,闻到一股熟悉的清冷梅香,恍惚间觉得自己被人抱了起来,一股冰雪气息迎面扑来,将他冻的不由自主在那人怀中哆嗦了一下,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将头埋在那人胸前。
  储华将人抱到床上,正欲离开,又觉不对,倾身去拉过床里侧折叠整齐的被子欲盖在贺之雪身上,却被那人突然伸手一把搂住了脖子,他一只手急忙撑在床上,才没有跌在贺之雪身上。低头正对上贺之雪于摇曳烛火中倏然睁开的一双清亮乌黑的眸子,在他眼底可以看见自己的倒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