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朱宸记 作者:天泽北星(上)

字体:[ ]

 
《朱宸记》作者:天泽北星
 
文案
洪荒时,他是睥睨天下,应运天命衍生的神兽至尊;他则是茫茫穹宇间不起眼的星子一枚,在冰冷的星殿注视着遥不可及的人间。
龙汉初劫,星君在遥远的星殿看着那人在人间搅得天下大乱,目光落在那人狂傲至极的脸上,再难移开。
轮回后 ,他是命运凄苦的幼年皇子,他是不沾凡尘的少年剑仙。
这一段尘世缘,不过是被湮灭在三千红尘里浩如烟海里的一段故事,却是他们漫长生命里最执着的坚守。
 
作品标签: 正剧、修仙
 
 
第1章 白妃托孤
 
    大雪飘落了一夜,在晨曦时分停了。
 
    天方蒙蒙亮,透彻心扉的寒意弥散在天地间,远处的几颗疏星也渐渐隐没。
 
    树枝上的残雪被吹落,落在一个单薄纤细的肩头,缓缓的融化,渗入了那件同样单薄的旧青色大氅。
 
    墙头屋檐的雪化了些,沿着朱红色的斑驳门墙缓缓地往下淌着,青石地面完全被白色的雪覆盖住,只有在台阶处依稀可辨得几分翠色的苔藓。
 
    一名穿着厚重冬衣的太监从门缝里挤出来,手里的灯笼漏出几缕柔光,他眯缝着眼,上下打量着门前安然挺立的少年,不由睁大了眼睛。
 
    他在宫中数十年,往来之人无不是人中龙凤,但是却鲜有眼前少年这般风骨清俊,宛若遗世谪仙一般的气韵。
 
    那名少年不过是十四五岁的模样,简单甚至略显寒酸的衣服难掩他清雅俊美之姿,一双狭长凤目宛如温润的黑曜石,在听到开门声时目光移向来人。
 
    “请问公子可是白家少爷?”太监恭谨地询问道。
 
    少年闻言,微微躬身道:“正是。”他的声音清润如珍珠落玉盘,清透人心。
 
    太监闻言,微微一笑:“白少爷请跟着老奴走。”
 
    “有劳。”少年话不多,言行大方温和,让人一见便生出些许好感。
 
    那太监走在前面,道:“公子不必客气,白妃娘娘素日待我们这些奴才也都是宽仁厚德,如今娘娘……只盼着菩萨庇佑,帮着娘娘熬过这一劫才是。”
 
    少年听了这话,清俊的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安静的跟在太监的身后也不接话。
 
    走在皇城里的青石路上,恍若还是昔日光景。琉璃金瓦,碧玉雕栏,九重宫楼恢弘大气却又不失精致秀美。
 
    这座华丽的囚笼,里面的人苦辣自知,外面的人却争破头的想着进来。
 
    少年清冷的视线一一扫过经过的宫殿楼阁,最后安静的收回目光。
 
    无数人趋之若鹜,到头来不过是南柯一梦。可怜世人终究是看不穿,即便是看穿了,也只愿沉溺在梦中不愿醒来。
 
    人性劣根,自古如此。
 
    穿过诺大个御花园,沿着曲曲折折的宫墙窄巷走了大半日,终于在天边的第一缕阳光撕裂黑暗的时候,到了白妃所在的凤鸣宫。
 
    金色的阳光落在金色的琉璃瓦上,交映出金碧辉煌的错觉。
 
    少年在大殿门口驻足片刻,七年前他来这凤鸣宫的时候,这座宫殿的恢弘大气举皇城中无出其右者,他亲姐白妃娘娘的恩荣亦是一时无双,宫中妃嫔乃至皇后都不敢轻掠其锋芒。
 
    不过数年光阴,便见这曾经堪比九天宫阙的凤鸣宫破败至此,朱漆斑驳,铜门环上绿锈点点,台阶附近竟然长出了几丛杂草。那牵牛花和爬山虎一类的藤蔓也逐渐攀上墙头,侵占了这座雕梁画栋的金阁,在墙头耀武扬威的迎风招展。
 
    “白小少爷,请吧。”太监在门口站住,只把手在身前一引。
 
    少年举步,踏进了凤鸣宫内,那宫门在他进入之后,也缓缓的掩上了。
 
    宫墙里倒是比外面干净了些,地上的雪也清扫了大半,只是仍然难掩颓势。褪色的重彩朱漆,精致的雕栏楼阁,依稀能辨出往日的浮华丽。
 
    正殿的大门敞开着,少年还在门口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味。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就看到一名绿裙宫女正端着一碗已经被喝尽的白玉碗出来,见到他也只是略惊讶了一番,就道:“是白小公子吧?娘娘正在里面等着您呢!”
 
    眼前的这位少年眉目与当初宠冠六宫的白妃娘娘有七八分相似,只是这少年神色淡然,五官清雅。
 
    若说白妃是艳丽无双的牡丹,那么这位少年便是寒霜傲雪的冰莲,清冷孤高,让人难以靠近。
 
    宫女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才低头退下。
 
    偏殿的紫檀木花床上,斜倚着一位白衣素服的绝色女子,虽然眉目间多有病容,颜色却并未残损,依旧有着风华绝代之姿貌,且眉目微蹙,威仪自有,非久居高位者绝无这般气度。
 
    “小翊,你过来,让姐姐看看你!”女子在看到白翊走进来以后,原本黯淡的眸子里顿时掠过几道异彩。
 
    白翊走到了女子榻前五步,便在那里站定,垂下眉目淡淡道:“依照宫中规矩,外戚入后宫已是不当。君臣之礼不可废,娘娘有何吩咐,就请说吧。”
 
    白妃眼中的光彩瞬间暗了下来,她有些难过的看着白翊:“你还在怪姐姐么?”
 
    白翊淡淡回答道:“没有。”
 
    白妃面色变得僵硬,片刻后掀开虚搭在腿上的被子就要站起来,却不料动的急了,引了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手里的帕子掩在唇边,淡青色的罗帕顿时就染了鲜艳的红色。
 
    “你病了?”白翊凤目紧缩,三两步走到白妃的床头扯过她手中的帕子一看,秀眉紧蹙,又伸出修长纤细的食指尖在那滩血迹上抹过,看着指尖的鲜血,这才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白妃。
 
    白妃抬眸,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唇畔微微逸出一抹苦笑:“这使过一回的招数,我怎么会再使第二回?我这次是真的病了!大概,也算是报应了。只可怜宸儿还小,这宫里偏生又是个吃人的地方,若是不能找到个放心的人托付,我就算是走了也不得安生。”
 
    李煜宸,皇帝第三子,白妃进宫七年,唯养了他这一个儿子在膝下。
 
    白翊嘴角动了动,终究没有再吐出半句苛难,只是心中积郁多年,也难以一时释怀。
 
    当年白妃不顾家中父母反对,执意要嫁给当时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王爷的李天熙。
 
    她能与心上人在一起,便是借病重之故假白翊之手,传递消息给武王,由武王安排她离家出走,私定终身。
 
    当时担任朝中户部尚书的白父被气得一病不起,连自己的女儿的大婚也未出席。
 
    后来武王涉嫌谋逆一案又牵连了白家,白家至此家道中落。
 
    虽然之后白家和武王都平反昭雪,但是白家当年的声势不再,自本朝开国以来一百多年的辉煌也就此湮灭。
 
    而一向不被看好的武王却因为他只喜好风月诗书,倒是在几位皇子兴起的一次宫乱中置身事外。
 
    先帝把作乱的皇子挨个儿砍了,到后来剩下的皇子里只剩武王年长,又是嫡子,便捡了个大便宜登基为帝。
 
    原本以为凭借着这个机会,白家会再次崛起,但因为皇帝记恨着白父当年的百般阻挠,依旧冷落着白家,就算有白妃左右周旋也无济于事。
 
    终于,白父白母禁不住几番大起大落,双双病陨,而白翊也被他们交付给故友带离长安,一个偌大的家族,也就自此消弭在京城的煌煌岁月里。
 
    白翊亲眼见证白家败落,父母病陨,心魔难除,而他将这一切归咎于自己当年传递的那封信,连着也不肯原谅白妃,上山七年从不曾下山一步。
 
    就算白妃命人出使西域,行至昆仑,他也只是闭关不出。
 
    往往是他师父遣走使者,只留下了白妃亲手缝的数十件冬衣夏裳,以及她亲手做的白翊喜欢的糕点果脯。
 
    月前又有人在昆山下求见,这一回白翊师父却命白翊下山回长安,只因他算了一卦,白翊的机缘已到,旁的也不肯再多说。只道是缘是孽,都不过是他自己的命数。
 
    迫于师命,白翊只能下山入宫。
 
    只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昔日意气风发的姐姐竟然真的落到这步光景,自然他心底再多的怨愤也无法发作。
 
    这个人,是他的亲姐姐,曾经温柔的伴着他温书学习,给他缝补衣裳的姐姐,因为他的顽皮向父母说情的姐姐,会在被父亲责打后心疼的为他上药的姐姐……
 
    从旁边的铜盆里绞了干净的锦帕把白妃嘴角的污渍擦拭干净,白翊蹙眉道:“我师父或许有法子救你,你可愿意离开这皇宫?”
 
    白妃眼角微垂,唇畔的笑意苦涩:“左不过是这条命。我只求你一件事,若是我去了,你得帮我照顾着煜宸。”
 
    白翊闻言,手指紧紧地拧着锦帕,眼眸紧紧地盯着白妃:“你知道自己中毒了,对吧?”
 
    白妃苦笑一声,却不肯再开口,只是死死地伸出自己枯瘦的双手掐住白翊的袖口:“翊儿,就这一桩事,姐姐求你了!咳咳……”
 
    白翊见她的情绪越发激动,也只能忍住心底的怒意,重重的点着头,眼底的神色清冷如窗外的雪。
 
    白妃求得了他的同意,舒缓了口气,又躺回床榻上,只是这时候去了一桩心事,脸上看上去倒有些红润的颜色。
 
    “来人,去把七皇子接过来!”白妃吩咐道,又着看着白翊道,“煜宸长得倒和你小时候有几分相像,你只是这孩子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心思重,不像你小时候那般活泼,有什么事也不愿意跟我说,说起来,到底是我对他不住!”
 
    白翊轻轻地叹了口气,良久无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