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朱宸记 作者:天泽北星(中)

字体:[ ]

 
 
  苏肜漫不经心的回答:“当时我的师弟在场。”
 
  “谁?刚才那个?”狐子婴反问。
 
  苏肜似笑非笑道:“他在药王宗有个外号,药王宗门小喇叭……”
 
  “所以,你告诉我们这些,目的是?”白翊见话题要跑偏,抓紧机会,见缝插针的问。
 
  苏肜收回视线,盯着自己修长漂亮的双手,片刻后道:“我要你们帮我抢回那件灵器。”
 
  “那件灵器在谁的手里?”越泽问道。
 
  “目前药王宗的三代弟子的大师兄,杨涛。”苏肜说着,眼底的恨意一闪而过。
 
  白翊看着他:“为什么是我们?”
 
  苏肜想了想,道:“大概这就是缘分吧。”
 
  白翊:“……”
 
  “当然,事后我们之间的账单可以一笔勾销。”苏肜加码,但是看得出他很肉疼。
 
  白翊点头:“成交。”
 
  狐子婴听了,立刻反驳道:“师兄……多划不来啊!只要等你回到了昆仑山,取回了灵石赔给他就好了。现在如果要冒那么大的险,根本是得不偿失啊。”
 
  白翊没有理他,只是看着苏肜。
 
  苏肜原以为白翊会拒绝,所以还备有后手,但是没想到白翊居然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他停了片刻,才道:“等你的伤好了,我会想办法让他来这里的。”
 
  白翊点头算是默认了。
 
  私下里,狐子婴悄悄地把白翊留住,问出自己心底的疑惑。
 
  白翊看着他,道:“你对天玄剑门有多少了解?”
 
  狐子婴恍然:“锄强扶弱,匡扶正义……哦,我懂了,师兄,原来你是为了重振天玄剑门的名气。”
 
  白翊瞟了他一眼:“天玄剑门就没有别的特征了吗?”
 
  狐子婴苦思冥想了片刻才道:“深不可测,剑法无双……师兄是觉得自己剑婴的实力,可以对付那些药王宗的宵小之辈?”
 
  白翊咬牙道:“就不能想的实际一点儿?”
 
  狐子婴这回想了很久,才道:“是因为师父和师娘帮过他们吗?”
 
  白翊看了他足足有半分钟,才道:“天玄剑门是藏宝无数,但是不是藏钱无数……我们没有那么多灵石还给他!”
 
  如果用门里宝库的任何一件法器去换取灵石,相信都是一笔数量可观的财富,但是白翊和水月做不出来这样的事。
 
  一般的门派在人间总有那么些生财之道,这一切都有外门弟子负责,但是天玄剑门总共只有两个人……还是两个只知道修炼的剑仙,要不是最开始白翊对于食物还有需求,或许他们师徒二人就真的餐风露宿,无欲无求了。
 
  狐子婴听到这个理由,愣了足足有一刻钟的功法,才挂着一张复杂的脸回去找越泽了。
 
  白翊腿上的伤没过两天就治愈了,苏肜这边的消息也经过透露给那个小喇叭师弟了,一切就绪只待药王宗的人来。
 
  第二天,没人……
 
  第三天,没人……
 
  第四天,苏肜终于忍不住,下山去找了他的小师弟,小师弟真诚的看着他,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道:“师兄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的!”
 
  于是第五天,苏肜自己去走漏消息了。
 
  终于,这天夜里,有一小批人马悄悄地留上了仁庆村的山腰。
 
  “那个穿玄色道服的,是就是杨涛,好大喜功,贪得无厌。宗主把我师父的灵器给了他。”苏肜冷漠的望着那边鬼鬼祟祟的在山腰前徘徊的人群,声音里寒气森森。
 
  白翊大略的扫了一眼,那边的人估计有十来个,其中筑基后期的有四五人,还有两名筑基中期的,这在当今的修真界,也算是资质不错的了。
 
  只是,白翊的眼角突然一抽。
 
  其中居然还有一名金丹修士!
 
  白翊淡淡的看了一眼紧紧抓住自己衣角的李煜宸,片刻后道:“那个金丹期的是谁?”
 
  苏肜微微眯上眼:“杨涛的大哥杨朔,二代弟子。”
 
  他把视线转向了旁边正在看热闹的越泽和狐子婴。
 
  两人立刻转过头。
 
  “如果你们不介意你的师兄独自出战,我当然也不会有意见。”苏肜看着狐子婴不情愿的转回头,又补充了一句,道,“你们一个是九尾玄狐,一个是白泽神兽,对付他们不成问题的。”
 
  “那你呢?你干什么?”狐子婴不服气的看着他。
 
  苏肜很从容地回答道:“我可是炼药为主的修士,上战场从来就不是我们的专业。”
 
  狐子婴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第七十章 乔装入城
  “杨涛,你带人来这里干什么?私自下山可是犯了宗门规矩的!”苏肜突然出声打破夜里的沉寂。
 
  那边的人全部一顿,然后有人飞快的祭出法宝投向夜空,原本漆黑无月的半空中突然出现一面铜镜,光滑如水的镜面释放出堪比皓月的皎白光芒。
 
  白翊微微阖上眼眸,才看见那是一面阴阳镜,正浮在一名金丹修士的头上七尺,把这方圆一里照的纤毫毕现。
 
  杨涛一愣,随后有些心虚的看着苏肜:“听说你师父当年拿到手的是一对龙吟剑?另一把呢?你要是交出来,我今天便饶你一命。”
 
  “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狐子婴震惊了,随后鄙夷的看着他,转头对苏肜道:“财迷,我现在开始同情你了。”
 
  杨涛面色难看的抽出一把龙吟剑,这把龙吟宝剑乃是以龙角铸成,参杂了精金,也算得上是不可多得的上品灵器了。
 
  这把剑一亮出来,苏肜的面色立刻就变了。
 
  白翊手持化风拦在众人面前。
 
  有白翊和狐子婴两人出手,这一场打斗毫无悬念,当白翊手里的化风将杨涛的手腕齐肘断开,平整光滑的血线突然炸开以后,那方的金丹期修士立刻知趣的带着这方的人马立刻撤退了。
 
  苏肜在原地站了很久,才上前俯身,从那只断手里取出那柄龙吟剑。
 
  白翊收剑在手,退到旁边。
 
  他身后的李煜宸眉头微蹙,在白翊与杨涛毫不拖泥带水的交手过程中,他感觉白翊身上有什么东西微妙的变化了。
 
  至少在以前,白翊不会一出手便如此果决,直接砍掉对方的手腕。
 
  “杨涛此人生性胆小,却又恶毒记仇,若不斩草除根,定会后患无穷。”苏肜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毒。
 
  白翊淡淡的看着他,道:“你以为我不想吗?”
 
  他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手中的剑脱手,落在地上。
 
  “翊!”李煜宸心底一慌,飞快的跑到白翊身边,接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苏肜心里也有些不安,他上前想要看看,却被狐子婴和李煜宸双双瞪住。
 
  狐子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道:“苏肜,你最好祈祷我的师兄没事,否则你算计我们的事情,我们再一并算账!”
 
  苏肜愣了愣,才缓和了口气道:“我可以看看他的情况吗?”
 
  “这是之前郁结于心之时凝结在胸前的淤血,吐出来到好些。”诊过脉,苏肜道,“只是这里已经暴露,杨涛一定不会甘心,还会有人找过来的。我们必须要带他去其他更安全的地方。”
 
  “哪里还有更安全的地方?”狐子婴泄气道。
 
  “我这里有掩藏气息的丹药,吃完了就不会有人感觉到你们修士的气息。我带你们去牙城吧,到时候你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苏肜淡然道。
 
  狐子婴嘀嘀咕咕道:“谁知道你还会不会有别的仇家,单等着我们给你当打手呢?”
 
  苏肜顿了顿,面无表情的回到卧室关上门。。
 
  越泽轻轻看了狐子婴一眼,没有说话。
 
  狐子婴有些不满的嘟起嘴,道:“难道是我说错了嘛?干嘛这么看着我?”
 
  越泽无奈的摸摸他的头顶,轻声道:“以前你不会这么说的,是不是担心你师兄?”
 
  狐子婴的气焰一下子消下去不少,他偷偷的看着被李煜宸滑稽地抱在怀里的白翊,道:“要是师娘知道了,一定会很担心的!”
 
  因为担心杨涛很快带人回来,天还未亮。苏肜就带着四人沿着一条采药时偶然发现的小路下山了。
 
  “前面有个草亭,你们先去那边歇歇脚,我这边有点事,完了就来找你们。”苏肜指着前面山脚下若隐若现的一座茅草亭。
 
  那是山里的樵夫为了休憩搭建的,虽然简单,也能挡一挡日头。
 
  见苏肜这样说,白翊也没有反对,只是带着几人往前走。
 
  狐子婴和越泽走在后面,看着前面的白翊没有什么反应,他便偷偷的扯了扯越泽的衣角。
 
  越泽一看他的动作,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犹豫了一下,还是牵着狐子婴悄悄地折返回去,偷偷跟踪着苏肜。
 
  他们俩的动作很轻,白翊察觉到了却没有阻止,他的所有注意力都被李煜宸吸引过去了。
 
  李煜宸低着头,垂头丧气的走在前头。
 
  他隐隐的感觉到,白翊在保护他,是因为他不够强大,不能和狐子婴、越泽一样陪在白翊身边面对敌人。
 
  这种感觉很不好,只是他也无法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白翊还以为是他之前许诺的好吃的现在吃不上了,便放缓了声音好生劝解着。他越解释,李煜宸就越是有些郁闷,偏又无法说出来,只能嗯嗯的敷衍着白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