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本王知错了 作者:谢主隆恩(下)

字体:[ ]

 
☆、第60章 秦妈之死
 
“糟了,王爷,那点心里怕是有毒!”
    梁威离的最近,也将秦妈的反应看的最清楚。此刻见她面如灰土,嘴唇渐渐变得青紫,而吐出来的血更是黑色的,便知大事不好。
    “快!拍她的背,看能不能把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齐遥清本来因为刚经历一场钩吻风波,没什么剩余的体力,所以在魏延曦问话时一直静静的坐在那里,只竖了双耳朵在听。现在一看秦妈倒下,他瞳孔骤缩,心里暗道一声糟糕,虽然明知没什么用但还是让梁威想办法帮她排毒,争取能救她一命。
    他撑着榻边想站起来,可是因为腿上没什么力气,脚底一个踉跄,若不是魏延曦及时扶住只怕要栽下去。
    “遥清,当心。”
    相比之下,魏延曦到底是上过战场,见惯生死的人。此刻他虽然也着急,但在生死攸关的大事面前却比齐遥清多了份果断与坚决。更何况……
    王爷有私心,比起秦妈中没中毒,他更在意齐遥清的康健就是了……
    所以魏延曦先扶齐遥清站稳,让他靠在自己胸前,然后才领着他往梁威那边走去。
    这会儿梁威已经按照齐遥清方才所说,拉起秦妈,开始用力的拍击她的后背了。而梦寒梦琪见状也赶忙跑过来,一个帮着扶住秦妈不让她倒下,一个轻拍她的胸口,防止她喉咙被堵住。
    梁威这几掌下去后,秦妈确实呕了些糊状的东西出来,只是也不知是不是这毒来势太过猛烈,即便她将吃下的东西吐出来了,症状还是没有得到好转,片刻之后七窍竟然还开始流出黑血来。
    齐遥清此刻心急不已,秦妈是这件事里的关键证人,这会儿证人的嘴还没成功撬开,人居然就要被毒死了,这可如何是好!
    “王……王爷……”
    就在几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忙的团团转时,秦妈的口中忽然传来一句极低的呼声。
    “嗯?”
    魏延曦耳尖,一听见她的声音连忙挥手让三人停下,凑近了些想听她还有什么话要说。
    “王爷……”秦妈这会儿许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已经出的气比进的气多了。她呼吸微弱,气若游丝,断断续续的跟魏延曦道:“侧夫人……樟脑……断肠草……”
    说完,她脑袋一坑,再没了气。
    “死……死了?”
    梦琪错愕的瞪着眼睛,一时间还无法接受一个生命就这样从眼前流逝。
    “嗯,死了……”
    梁威伸手探了探秦妈的鼻息,又摸了下她的脉搏,叹口气,摇了摇头。
    “梁威,去找个大夫,看看那点心里到底被下了什么,然后……将她厚葬了吧。”
    魏延曦见怀中人眼睛直直的盯着地上的尸体,面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心疼不已。他摆摆手,将事情一股脑的交给梁威,然后将齐遥清的脸扳过来,逼他看着自己,柔声道:“好了遥清,别看了。今日发生那么多事,你这屋子一时半会儿也住不得了,这样吧,接下来几*你先随本王回去,等这些事处理好了再回来,可好?”
    齐遥清闻言眨了眨眼,魏延曦这是要他搬过去和他一起住?
    “王爷,臣……”
    “莫要多说。”谁知他刚想拒绝便被魏延曦打断道:“留你一人在这儿我不放心,和我回去,至少膳食上我能先试,不至于再伤到你。”
    顿了顿,怕齐遥清还要拒绝,魏延曦又补充了句:“你放心,去了以后你睡我的屋子,我去睡书房。”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齐遥清自然推拒不得,只能点头应下。
    这边梦寒梦琪两人忙着帮齐遥清取些日常用品和衣物带去主院,那边梁威也不含糊,当即把仵作找来替秦妈验尸,又把那些吃剩的点心打包拿去给大夫检验,终于在傍晚赶回王府,将结果禀报给王爷和王妃。
    而他去的那会儿,魏延曦刚亲自替齐遥清逐一试完了菜肴,端着一碗粥劝他多用些。
    “遥清,你今日伤着胃,我也不敢给你吃什么太过油腻的东西,就让他们做了些小米粥,你先喝一些,暖暖身子。”
    齐遥清伸手接过粥碗。
    “哦,还有这个,我怕你光喝粥太淡了,就备了碟酱瓜笋丝,可以试试。”
    齐遥清点头谢过。
    “王爷,属下回来了……”
    梁威见自己在旁边站了半天王爷还是看都看没看他一眼,忍不住出声,想提醒王爷他的存在。
    谁知魏延曦还是没看他,匆匆说了句“等会儿再说”,就继续陪齐遥清吃饭了。
    梁威:“……”
    他怎么以前没看出来王爷是个这么疼老婆的人!不过不得不说,王爷对王妃还真是好的没话说……
    梁威仰天叹了声,果然,平常表现得再冷淡的人一旦遇到自己喜欢的人都会顿时变得热情起来……
    他等啊等,等王爷看着王妃用完一碗粥、半碟小菜、半块枣糕之后,终于有空搭理他了。
    “你刚刚说什么,已经查清楚了?”魏延曦让丫环把桌上剩余的膳食撤了,抬头问梁威。
    “是,王爷。”梁威点点头,“属下找仵作验了秦妈的尸首,又把她吃剩的点心带去给大夫看过,他们得出的结论相差无几,都说那点心里头被加了大量的砒-霜。”
    “砒-霜?”魏延曦挑了挑眉,“可知道是谁下的?”
    “这……属下不知,不过属下已经着人去查了。”
    关于这点梁威也知道拖不得,一旦秦妈已死的消息泄露出去,只怕那些零零星星残留的证据都要被销毁了。所以他下午离开之前特意叫来了几个的影卫,让他们趁今夜迅速去王府各院挨个排查,争取先发制人,在下毒者销赃毁迹之前找到证据。
    “行吧,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务必查出是谁做的。”
    对于梁威的办事能力魏延曦还是很放心的,所以也没再多吩咐便挥手让他退下了。
    梁威走后,梦寒和梦琪两人对了对眼,也很识趣的退下了。尤其是梦琪,走的时候眼珠提溜提溜的转,脸上憋着笑,肩膀一颤一颤的,摆明了是想看好戏,她这副模样落在齐遥清眼里,真是让人头疼得慌。
    “遥清,吃饱了么?”见人都走了,魏延曦转过脸来问齐遥清。
    齐遥清点点头,“嗯,谢王爷挂心。”
    “你刚伤着胃,我也不敢让你一下子用太多,怕再伤着。若是晚上饿了便告诉我,我让人再替你温些粥来。哦对,还有,太医院已经将调理的药送来了,晚上要记得喝。”
    “臣晓得。”齐遥清一一应下,顿了顿,忽然有些犹豫的问:“王爷,您晚上并未用太多东西,可要……再传上来用些?”
    魏延曦一听这话稀奇了,有些好笑的望着齐遥清:“怎么,遥清,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他这话略显轻挑,齐遥清顿时红了耳根。自己不过就是随口问一句,怎么他非要说的这么暧昧不明呢。
    齐遥清咬了咬下唇,有些不自在的偏过眼去,解释道:“今日王爷为臣奔波操劳,费了不少心,臣自然……也该为王爷着想。”
    “只是因为我今天为你费心而已?”
    “嗯。”
    “没有其他了?”
    齐遥清疑惑的看他一眼,不知他问这话是想让自己如何回答,不过片刻后还是点了点头,“嗯……”
    “那好吧。”
    魏延曦原本也没指望他会说出什么令自己惊喜的话来,所以如今闻言,心中虽有失落却到底没表现出来。
    “眼下戌时刚过,还早,要不要我寻几本书来给你看看,也好打发时间?”想了想,他索性换了个话题,不再为难齐遥清。
    他虽尽量让自己心里的失落不表现出来,但齐遥清是个何其细致的人,他眼底的那一抹黯然又岂会看不出来?
    他应该……是希望自己能对他的感情有所回应吧。
    思绪不由得飘远,回想起当初自己执意要走,可魏延曦硬是撕了他的休书不让他走,算算已是半月有余了。这半个多月里,魏延曦整个人的态度发生了一个大转弯,成天嘘寒问暖不说,就连以往冷毅的脸都变得柔和了许多,时常露出笑容,哪怕自己不冷不热没什么回应也丝毫不减热情。
    齐遥清忽然想起以前同腰子闲聊时脑海中滑过的念头——
    如果真能成为被他喜欢和呵护的女子,应该会很幸福。
    他忍不住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倒不曾想,当初随意兴起的念头如今竟然化了实,只可惜自己是男子之身,终究……
    他刚扬起一点弧度的唇角又回归了原样,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轻叹了声。
    是啊,他是男子,魏延曦也是男子,虽然魏延曦一再重申喜欢的不是小七姐姐而是他,可……可仅凭这副男子之躯,又究竟能留住他的喜欢多久呢?
    就这些天的相处以来,魏延曦对他的好他都看在眼里,可就因为看得清,才更不能允许自己对他有任何回应。纵观齐遥清二十二年的生命里,他从没喜欢过哪个人,所以他骨子里还是怕的,怕自己一旦真陷进去了,会有不尽后悔的那一天……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却慢慢发现,心动与否根本不是他一个意念能控制得了的。
    何以为心?超脱于理而存者是谓为心。心若不动,波涛汹涌于眼前尚可保持波澜不惊,但心若真动了,只怕眼里不仅仅是风动幡动,万物皆在动。
 
☆、第61章 甘愿一试
 
“怎么了,遥清,不舒服?”
    见齐遥清脸上好不容易露出点浅浅的笑意,可顷刻间又消失殆尽,只目光空泛的看着地面,魏延曦心头一紧,急忙上前两步伸手探上齐遥清的额头,想看看他体温是否正常。
    “嗯?”
    一只宽大而温暖的手掌触上齐遥清的额头,他整个人轻轻颤栗了一下,下意识想要往后退,可在对上魏延曦关切的眼神后又生生止住了这种冲动。
    他是真的……关心自己。
    “不,王爷,臣没事。”等魏延曦确认过他体温无误,将手拿下去之后,齐遥清这才摇了摇头,应道。
    “嗯,没事就好。”魏延曦松了口气,将双手背回身后,道:“你今日遭了不少罪,是我疏忽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查出这件事到底是谁指使的,定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