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玄花隐·如衣 作者:芇宝

字体:[ ]

 
文案
玄天何以缘生阑,花里逢君乾坤转。当读完他们的故事,也就理解了这两句话。
这是他们初见时的故事,年少轻狂的西邪国王在武林大会中救下了受伤的灵玥教二弟子,之后,外寇进犯,武林秘籍丢失,前路未知……!
 
内容标签:强强 恩怨情仇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天珺,上官诺童,玄宸,洛笙,呼延夕 ┃ 配角:欧阳绯影,尹籽澈,司珩东,南宫诗,慕容婉青 ┃ 其它:耽美同人,俊攻美受,隐居,花前月下 
 
 
  第 1 章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大殿之下,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众人低头叩拜,那黑黑的长发如同夜空浩瀚。大殿之上,少年身着龙袍,沉着冷静,俊美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犀利的眼神透过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直射大殿下的每一个人,让人不寒而栗,从今天起,这就是他们的王,西邪国将由他统治。他就是玄宸,高傲的王。
  “平身。”声音洪亮,不卑不亢,年仅十六岁就能有此气魄,着实不简单,否则怎么能应对以后的叵测人心和暗剑阴刀呢。
  今天是新国王的登基之日,朝廷大宴天下民众,大家都赶紧去官府吃饭吧,走走走,赶紧去,慢的话就没吃的了,百姓们都在奔走相告,都在传递这好消息。
  “天珺,你发什么楞呢?赶快吃吧,吃完我们还要赶路呢。”这俩人的打扮和普通老百姓不同,他们两个一看就不是普通百姓,这一身的绸缎怎么看都是有身份的大人物,江湖中人岂会不知道他们,只可惜现在他们身边都是些平民百姓,自然对他们是一无所知了。
  一位男子身着蓝衣,乌黑的长发散落在肩头,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如果不开口说话,人们一定会惊呼“好标志的美人啊!”现在这位美人开口了,“师兄,我吃完了。”这位美人是位男子,声音好听却掩不住那与生俱来的喉结,他叫花天珺,与他同行的则是他的师兄上官诺童。上官诺童虽然白净,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野性,不如花天珺安静。花天珺安静柔美的外表下有一颗刚硬缜密的心。上官诺童用白净野性的外表来弥补那简单无脑的智商。他们俩这是要去哪里呢?当然是去参加武林中最重要的盛会——武林大会。灵玥教作为武林中最神秘的教派,自然是不会错过这次盛会。
  “洛笙,距武林大会还有多长时间?”西邪王玄宸坐在堂皇的宫殿里,他的侍卫洛笙安静的站在一边,随时等候玄宸的差遣。
  洛笙,和玄宸同龄,从小一起长大,陪着玄宸一起学习,练武,名义上是玄宸的贴身侍卫,实则他们情同手足,历经生死。大殿之上空荡荡的,玄宸的声音虽小却震撼,洛笙听得十分清楚,心里有一丝不解,陛下怎么关心起来武林中的事情了?心中虽然有所顾虑,但还是要回答玄宸的问题。
  “回陛下,还有半个月。”洛笙恭恭敬敬的说。
  “哦?看来快有好戏开场了。洛笙,可愿陪本王一起观看一场好戏呀?”玄宸若有所思,露出一丝难以捉摸的表情。
  “洛笙愿意。”玄宸做什么,说什么,洛笙都会陪伴,他要保护好他的王,至死不渝。
  “好,明天我们就出宫玩玩去,本王倒要看看这是谁的天下。”玄宸说这句话的时候,甚是严肃,帝王之风显现的淋漓尽致。说完便走出大殿,向寝宫的方向走去,那里有美人在等待。前面玄宸快步疾飞,后面洛笙忧心忡忡,似是很不情愿往寝宫迈进,难道这里有他不愿面对的事情?有些事情要找到答案,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这么大的代价得到一个结果,究竟值得不值得?
  一晚平安无事,第二天一大早,玄宸带着洛笙离宫前往举办武林大会的林州城。
  灵玥教的花天珺和上官诺童已经来到了林州城,提前了解准备武林大会的事情,通过教会里面的探子打听,这次参加武林大会的门派有少林寺,武当派,峨嵋派,海棠谷,丐帮,凤凰宫,绝心门,还有一些不入流的教派,除了这几个比较大的帮派,其余的都不必放在眼里。
  “师兄,你觉得我们这次的胜算有多少?”花天珺对这次夺胜没有把握,想知道上官诺童的想法。
  “这次参加的帮派都不容小觑,我们不要掉以轻心,要好好准备,我们这次来不是真的要和他们硬碰硬的,我们不能忘了我们的真正目的。”上官诺童对这次大会也没有几分胜算,心里直犯嘀咕,为什么教主不让他们光明正大的参加,而是要在最后出面,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好,我知道了,师兄早点休息吧,天珺告辞了。”花天珺退出了上官诺童的房间,心事重重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推开门,一个黑影闪过,还来不及看清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厉害的轻功,这个人为什么会在房间?有什么目的?花天珺赶紧检查自己的东西,发现没有丢任何东西。东西没丢?那会有什么是那个人在意的呢?花天珺百思不得其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林州城郊外的一片小树林里,月光照耀下的两个身影格外清晰,他们在交谈着什么?
  “东西带来了吗?”身材肥胖的矮子问,这样的身形一看就是好吃懒做的。
  “小的该死,失败了。”身材瘦瘦的黑影连忙跪下。
  “混账!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说完狠狠的踢了一脚瘦瘦的黑影,然后鲜血伴随而出,原来,矮胖子的鞋底带着尖刀,那一脚,直接要了对方的命。然后矮胖子一跃就消失了,看不出这样的身形竟然也是一位高手,看来这次的武林大会会很有意思啊。
  看到了这一幕的玄宸和洛笙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回到郊外的客栈,玄宸问洛笙“洛笙,你觉得矮胖子要的东西是什么?”
  “回陛下,普通世人不是求财就是求利,而这武林中人,视金钱为粪土,求的应该是武林秘籍。”洛笙分析的头头是道。
  “有点意思,我倒要看看这些武林中人为了秘籍能做出什么事情。”玄宸一副坐看鹬蚌相争的态度,王不用自己亲自出手,只需看这天下事发生,然后一声令下,自有效力者为他打拼天下。这一次,西邪王的江山能否在他运筹帷幄之中,这一次,他的自信从何而来?一切有因皆有果,西邪王的果全看他如何将这天下玩于股掌之间。
 
  第 2 章
 
  转眼间各大门派已经齐聚林州城,武林大会也召开在即,今年的情况有点不同,看少林武当峨眉等帮派的弟子都心不在焉,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心有疑虑也只能先行放下,武林大会马上就要举行了,这一早,各大帮派的人都到齐了。前几场根本没有什么看头,都是一些不入流的教派在那过招,没几下就惨败,没有一点新奇,几轮下来,剩下的就是这几大教派,和灵玥教的探子说的不差,这几大教派才是最大的威胁,武林盟主看来要在这几大教派中诞生了。
  “洛笙,你看今年的大会会是哪派获胜呢?”玄宸站在人群中边看边问身边的洛笙,一身紫衣穿在他修长的身上挡不住的贵气,一把扇子握在手中随意摇摆,真是活脱脱的一个美男子。
  “今年的少林寺,武当派,峨嵋派和丐帮,他们好像都是心不在焉,好像并不在意这个盟主之位,剩下的只有海棠谷,凤凰宫和绝心门,现在看海棠谷和凤凰宫的比武,凤凰宫稍败下风,很可能是海棠谷赢,最后就只能在海棠谷和绝心门之中选一个了。”洛笙说的没错,几个名门正派貌似并不在意这个盟主之位,有种敷衍了事的感觉。
  事情就如洛笙猜想的那样,最后海棠谷和绝心门争夺盟主之位,海棠谷输给了绝心门,绝心门门主莫知获胜了。大会终于结束了,大家起身欲要离去,突然一个身影一闪而过,台上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梳着高高的发髻,套在一个白色的玉冠之中,额前凌乱的散落着几缕墨黑的发丝,一身蓝衣穿在他的身上,让人眼前一亮,棱角分明的轮廓,轻笑时甜蜜如糖,黏住了台下的紫衣少年。
  “各位,听说绝心门赢了,那么门主,晚辈要向你请教了。”台上突然出现的蓝衣少年深深地向莫知鞠躬并邀请,台上台下的人都楞了,对这位不速之客很是好奇。
  “这位少侠,武林大会已经结束了,下次再比吧。”莫知回答。
  “结束了?我们灵玥教还没有参加,岂敢结束!”蓝衣少年俊美的脸上笑意全无,瞬间杀气腾腾,变脸变得真快。所有人听到灵玥教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从来不露面的灵玥教竟然出现了。
  “在下花天珺,出招吧。”说完拔剑直刺莫知,招招致命,这哪是比武,这根本就是要对方的命,台下的玄宸看着台上的这一幕,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本来以为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又出现了一个灵玥教,这蓝衣男子倒有点意思,本王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能耐。
  台上一片混战,几个回合下来,花天珺已经有些吃力,花天珺眼睛往台下飘了一眼,像是在寻找什么,突然眼睛一亮,被什么吸引,分神之际,被莫知一掌打中要害,从高空坠落,所有人都在眼睁睁的看着花天珺下落,只有一个人一跃而起将花天珺揽入怀中,稳稳落地,莫知乘胜追击,又出一掌欲要他们的命,被一个人接下,返给莫知一掌,这一掌用尽全力,莫知倒地,台上的另外三个人消失了,再无踪影,这场武林大会最终还是莫知获胜,虽然最后受伤,但武林盟主非他莫属。
  话说在花天珺落下之际,台下的玄宸不由自主的一跃而起,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不能死,我不准许他死掉,他必须要好好活着。”玄宸上台护住了花天珺,已经忘了还在比武,莫知的夺命掌已经向他们逼近,台下的洛笙看到这一幕,来不及多想,敢伤害他的王,他不会放过他,洛笙保护了玄宸和花天珺,然后三个人一起离开了,留下受伤的莫知和已经目瞪口呆的人们。
  花天珺消失了,上官诺童寻了很久没有消息,最后只能回去向教主复命。
  “师父,是弟子不好,弄丢了师弟,你罚我吧。”上官诺童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看那高高在上的教主。
  “起来吧,为师没有要怪你,你也不必自责了。”唉,他这个徒弟啊,虽然心大,但是善良,天珺消失了,他一定会觉得是自己没有能力看好师弟,所以才出现这样的事情。
  “师父,我当时要是在场,师弟就不会落得今天这样毫无下落了。”上官诺童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现在你们俩的任务都完成了,师父很开心,关于你师弟的事情,为师会派人去寻找,至于你嘛,为师要交给你一件任务,你要好好完成,你过来,我告诉你。”上官诺童起身走到师父身边,师父对着他的耳朵轻轻的交代了任务,听得上官诺童是目瞪口呆,不可思议,但是又不敢违背师父的命令,只能点头答应,那天之后,灵玥教的人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的师兄上官诺童,每一次问,师父都会说“他去寻你们的二师兄去了。”
  “公子,该吃药了。”一座坏境清幽的小院内,有三间古老的房子,装饰别致,住在这里,往往会让人觉得此生无所求,这也正是此时花天珺的想法,自从上次他受伤昏迷,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就在这个小院里,还有一个丫鬟天天伺候着,丫鬟叫杨柳依,他叫她依依,他想从他口中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想知道是谁救了他,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依依只告诉他,“等公子的病好了,一切就真相大白。”也因为这样,花天珺按时吃药,想让自己快点好起来。
  “依依,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快半个月了,我想出去转转。”吃完药的花天珺对杨柳依说,他确实是想出去,但是每次依依都不让,还说如果他出去了,她的主人会杀了她的。
  “可以,我陪你走走可好呀?”花天珺说完话,依依还没有答应,就被人答应了,说这句话的正是玄宸,他已经踏入小院,正向屋内走来。
  这个男子我见过,在武林大会比武的时候,我就是因为看到了他才会分神被莫知打了一掌,看来是他救了我。花天珺看着越来越近的男子,想起了当时的事情。
  “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花天珺真心的表达了对玄宸的感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