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琅琊 作者:绿野千鹤

字体:[ ]

 
 
书名:琅琊
 
作者:绿野千鹤
 
文案:
 
一个短篇
 
一个人要加入魔教,总要有个理由,琅琊认真想了想:“这里的肉骨头好吃!”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琅琊,凤昭 ┃ 配角:左护法,右护法 ┃ 其它:1v1,甜文
++++++++++++++++++++++++
 
☆、第一章 入教
 
  万骨山,清风崖下,无数武林人士在这里排起了长队。
  
  此处在高山的背阴处,阳光不甚明朗,有手执弯刀身穿黑色劲装、披着红色斗篷的侍卫守在两侧,累累白骨交叠成栅栏,有烈火在架高的铜盆中噼啪作响。一口巨大的铁锅放在中央,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翻腾的肉块和酱色的卤汤。
  
  此处乃是中原最大的魔教纳贤招新的地方。
  
  最里面放着一张华丽的长桌,桌后坐着一人,身着红色广袖袍,乃是魔教的左护法花椒;旁边站着一人身着黑色同款式的衣裳,乃是右护法陈皮。
  
  左护法沉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拿着一根毛笔记录众人的资料,每个排到的人,右护法都会问:“你为什么想加入魔教?”
  
  “我与那所谓名门正派有血海深仇。”
  
  “日子过不下去,想来找个营生发家致富。”
  
  “我仰慕教主已久,给教主做牛做马都甘愿。”
  
  “这里的卤肉好吃。”
  
  “嗯,”左护法提笔写下卤肉二字,突然一顿,“嗯?”
  
  在魔教这么多年,把卤肉好吃作为入教理由的,左护法还是头回听说,不由得抬头看去。
  
  站在面前的是一个颇为高大的青年,穿着一身浅灰色短打,身形修长,最重要的事,那张脸十分英俊,就是比起他们那风华绝代的教主都不遑多让。
  
  右护法看清来人,不由得抽了抽嘴角:“是你小子啊。”方才他就注意到这家伙了。
  
  魔教为了造势,一直对外宣称,他们教中摆放的卤肉锅里,煮的是人肉骨汤,非常美味,要入教,就得有胆量先吃一块卤肉骨头。方才吃肉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闭着眼咬牙勉强吃几口,有些中途吐了或是吓跑了。只有这小子,自己捞了一大盆,抱着蹲在一边呼哧呼哧啃了个精光。吃完之后,说什么也要加入魔教。
  
  左护法听着右护法喋喋不休地描述方才吃肉的情形,低头看了看册子上的记录:“姓名琅琊,无门派,应征枯骨门看守”。换句话说,这么英俊的小伙子,来应征做看门的……委实有些屈才。
  
  “花椒,你也觉得浪费吧,”右护法掏出腰间的玉箫,戳了戳琅琊结实的胳膊,摸摸下巴,“你会不会轻功?”教主现在还缺个抬轿的,这么好看的小子,拿去抬轿多有面子。
  
  琅琊点点头:“会一点。”这般说着,足尖轻点,一下子跃上了旁边丈许高的石台,而后也不停歇,继续向上,点着峭壁上的凸石蹭蹭往上爬,爬到十丈高的地方骤然跃下,在空中借力,稳稳落地。
  
  周围的人看的目瞪口呆,右护法手里的玉箫都险些掉了。
  
  左护法面无表情道:“就他了。”
  
  为教主招抬轿的,是因为武林大会在即,教主要去参加,展示魔教的雄风,虽然武林大会根本没邀请他们。
  
  所谓的武林大会,自然是正道大会。所有的武林正道齐聚一堂,通常都是选出新一任的武林盟主,顺道商量一下怎么消灭魔教。作为正道武林首敌的魔教教主,自然不能落了下乘。
  
  首先,需要一个霸气的出场方式,震慑众人;然后力挫群雄,把所谓的武林盟主打得满地找牙;最后,微微一笑,潇洒离场,给一众武林人士留下一个漂渺的背影。
  
  左护法带着琅琊一边走着,一边给他讲解诸多规矩。
  
  “教主不喜欢话多之人,知道右护法为什么萧不离身吗?”左护法语重心长地说,“就是因为他太罗嗦,教主才命令他去学吹箫,好占住他的嘴。”
  
  琅琊静静地听着,一边走一边观察周围的路。
  
  这里是山中的一个小山庄,完全没有魔教应有的森冷恐怖,鸟语花香很是漂亮。院子中央是一个小湖,湖中央有一个小榭,四周由四个造型各异的九曲桥相连。小榭周遭挂满了雪色纱幔,在微风吹拂下此起彼伏,宛如仙境。
  
  魔教教主凤昭,正在小榭中与一隐世高人对弈。桌上一盘玉石雕刻的黑白子,一起一落间,暗合无尽的玄妙之意。
  
  那高人本是正道中一个德高望重的前辈,名号为蒲涛子,先前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不再过问世事,因而与魔教也能有所来往。。
  
  蒲涛子须发皆白,穿着一件天青色道袍,双目微阖,面目慈祥,一看就是得道高人,只是落子的速度越来越慢。
  
  反观魔教教主,一身雪色广袖华服,外罩一件银色云纹纱衣,如墨的长发半束起来,在纱幔的掩映下,看不清面容,只依稀看到一双如画的美目。修长的两指夹着黑子,速度分毫不减。单手支着额角,每落一子,就垂目片刻,不疾不徐地等着对方落子。
  
  “教主武功盖世,已然天下第一,何苦再去抢那琅琊剑?”蒲涛子棋路被阻,一时半刻想不出对策,便缓缓开口道。
  
  淡色的薄唇微微勾起,凤昭但笑不语。
  
  琅琊剑,是近几年江湖上突然出现的一柄神剑,据说拥有这把剑,就可以独步武林。“琅琊一出,血光无数”!此次武林大会,除了要选出武林盟主,也是要解决琅琊剑的归属,谁当上武林盟主,谁就能拥有琅琊剑。
  
  “那琅琊剑至今没人能□□,即便拿到了也没用。”蒲涛子叹息道。
  
  “此剑于本座无用,于武林盟有用。”清冽悦耳的声音,如高山冰泉,十分动听,说出的话却是一针见血,让对面的人无言以对。
  
  拥有了琅琊剑的武林盟主,自然会带着琅琊剑,率领武林同道消灭魔教。即便琅琊剑本身无用,于武林盟来说就是面旗帜,是壮胆的东西。作为他们的对头,魔教自然要把他们的“胆”给抢走,让他们出师未捷就先失了胆量。
  
  正说着,脚下的湖水中突然冒出一道黑影,伴随着破水之声,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蒙面人跃出水面,扣动手腕上的袖箭。一直乌黑色的箭矢破空而来,直直朝着凤昭的脑袋射来。
  
  蒲涛子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白子。
  
  凤昭却好似没看到一般,一手稳稳地落下黑子,一手看也不看的迎上去,准确无误地夹住了那偷袭的袖箭,反手掷了过去。
  
  “啊——”那刺客痛叫一声,足尖点水,拔出一把短刀,直接朝凤昭劈了过来。
  
  登萍渡水,这是何等的轻功,来人定然是个绝世高手。然而凤昭自始至终都没有瞧那刺客一眼,还不紧不慢地催促看呆的蒲涛子落子。
  
  短刀的刀风袭来,划断了凤昭额前了一缕碎发。雪色的衣袖轻拂,挡住了那险些弄乱棋盘的劲力,反手一掌打在刺客的胸口。
  
  “噗通”一声,刺客越过棋盘栽到了水榭另一边的湖水中。
  
  蒲涛子看得目瞪口呆,就听那清冽的声音缓缓开口:“前辈,该你了。”
  
  “啪嗒”手中的白子落到玉石棋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蒲涛子这才回过神来,看看对面连支头的姿势都没变一下的魔教教主,心中一片冰凉。低头捡起那掉落的白子,强笑道:“我输了。”
  
  说罢,便匆匆告辞。
  
  先前他们都以为,魔教教主武功再高,也就是普通的一流高手,哪里如魔教吹嘘的那般神乎其神,如今亲眼所见,当真传言不虚。对上方才那样的高手,他自问也没有完全的胜算,而凤昭却可以谈笑间夺人性命,衣襟丝毫不乱,还赢了那盘棋!
  
  “蒲老,如何?”刚刚离开万骨山,便有人赢了上来,殷勤地扶住脸色不太好的蒲涛子。
  
  “凤昭武功深不可测,一边对弈一边杀人,谈笑风生,老朽无能为力,还请告知盟主,自求多福。”蒲涛子甩开打探消息的人,叹息着离去。
  
  “当真,这般可怕么……”
  
  待蒲涛子走后,那黑衣人便从水中爬了出来,呸呸吐出半根水草,揭开蒙脸的黑布,正是右护法陈皮。
  
  “这老东西,这么啰嗦,害我多喝了好几口水,阿嚏!”右护法一边抱怨着,一边脱了湿透的衣裳,立时有侍女上前帮他换上干净的衣服,系好腰间的玉箫。
  
  琅琊微微瞪大了眼睛。
  
  左护法面无表情地领着琅琊到水榭上,躬身给教主行礼:“教主万安。”
  
  琅琊也因此得以看清教主的面容,一双凤目眼角微挑,淡色薄唇似笑非笑,当真是风华绝代,俊美无双。
 
☆、第二章 教主
 
  凤昭见外人都走了,顿时收起那骇人的气势以及风雅的坐姿,好似没了骨头一般躺到身后的软榻上。作为一个魔教教主,在外面要时刻保持高深莫测又风雅无比的形象,以至于坐姿、打架手法、说话声音都有严格的标准,这对于一个懒人来说实在是折磨。
  
  左护法:“……”
  
  右护法:“……”
  
  “这是什么?”凤昭单手支头,冲呆呆愣愣的琅琊抬抬下巴。
  
  左护法轻咳一声,带着琅琊上前一步:“启禀教主,此子乃新招的教众,轻功了得,属下考虑着让他给教主抬轿,不知教主意下如何?”
  
  “这小子可厉害了,一下子蹦了一丈高,还能攀岩,然后……”右护法换好衣裳,忍不住开始喋喋不休。
  
  “去吹箫。”凤昭摆摆手,淡淡地说。
  
  右护法立时闭了嘴,苦着脸站到水榭的角落里,拿起玉箫吹奏起来。悠扬的箫声带着几分亘古的苍凉,与喋喋不休的右护法十分不相称。
  
  凤昭闭了闭眼,细细地听了片刻,这才抬眼,看向那一直盯着他看的傻小子:“叫什么名字?”
  
  “琅琊。”低沉的声音很是好听,简单利落,一点都不啰嗦。
  
  凤昭愣了一下,微微蹙眉,复又松开,缓缓勾唇:“好名字,你不必给我抬轿,就做个捧剑侍卫,待本座夺了琅琊剑回来,给你捧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