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誓情无期+番外 作者:陵狸

字体:[ ]

 
文案:
历经丧亲之痛,流离之苦的他只想在了愿后带着他弟弟隐居山林,过着平淡的小日子,可那人却以一种居高狂妄的姿态闯进了他的生活,不容拒绝,不容反抗,乱了他的计划更乱了他的心。在一切尘埃落定之时,他才发觉所有的温情与记忆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恍眼已是人事皆非。最终也只好带着满心满身的伤痕离开,本以为他们之间的纠缠就此结束,却不料那人死皮赖脸地追了上来……
(简单来说就是盟主小受想要复仇,阴差阳错招来了一枚教主小攻,在兜兜转转中把自己搭了进去,从此开始一场幸福虐恋的故事)
本文副cp较多,各种类型各种宠各种爱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前世今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梓珞,慕清寒 ┃ 配角:叶梓莲,路逍尘,紫瑶,冷夕桦 ┃ 其它:毕莘,逸溪
==================
 
  ☆、第1章 楔子
 
  灵逸山峰,层峦叠影,在清幽小径的尽头处有间小木屋,木屋看似简陋却不失韵味,距它十步之遥有一条溪流,沿着弯曲的山道,盘旋回转,绕过小木屋,直亘而下。如珠似玉的碎石沉浸在溪底,五彩缤纷,是破碎光阴里埋葬的美好。
  此时,一名蓝衫人从小木屋里走出,两手吃力地拿着簸箕放在那半人高的木架子上,然后用手拨弄里面的草药,脸上流露出极为专注的神情,不一会儿他又走进屋里拿出另一个簸箕。他走路很慢,脚步时轻时重,身子特别单薄,走几步路就得停下来喘口气,有时还伴随着压抑的咳嗽声。待他搬完五六个簸箕时,像是长跑千里一样顺不过气来,手脚发软,只好沿着木架子坐下来歇一歇。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又过了两年多,掐指一算,他来这里已经三月有余了。当初被慕清寒的那一掌震伤了他的五脏六腑,重续过的筋脉又一次被断开。武脉已废,不能再行练武,还留下了极严重的病根,走路中气不足,一遇到寒冷一点的天气或是下雨天,全身发冷痉挛,而今他弱到连一个常人都不如,现在就算是一个小孩轻轻一推也能把他推倒。
  如此虚弱的他自是不能走山路采草药,这些都是毕莘帮他寻来,除此之外,屋里需要置办什么东西也是毕莘经手去弄;说到底,叶梓珞还是有些感激他的,若是没有他,自己也未必能活得下来,慕清寒那一掌几乎绝了他的生路,那时的他完全接近一个死人的状态,也不知毕莘搜罗了哪些灵丹妙药让整整昏睡两年的他醒了过来。
  忽然,前方隐约现出一道黑影,紧接着凭空冒出十几个黑衣人二话不说便大动干戈。叶梓珞挑眉看了大半天后,才扶着架角缓慢地起身道:“住手!”十几个黑衣人一顿,倏地又消失在丛林中。
  “珞儿,终于找到你了。”慕清寒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上前抱住他,感到怀中的人瘦弱得厉害,好像圈住的是一根竹竿,他移开了点,按住叶梓珞的削肩:“怎如此消瘦,可是哪里不舒服?”沙哑的嗓音里饱含着浓浓的关怀之意。
  叶梓珞摇摇头,平静道:“你不该来这里,更不该来见我。”
  “跟本尊走好不?本尊会给你想要的生活。”慕清寒哑着嗓子征求他的意见,语气不再是以往的傲气凌人,丝毫不留他人拒绝的余地。
  叶梓珞再次摇了摇头:“这里便是我想要的生活,你不该来打扰我。”
  慕清寒抱着他低哑道:“珞儿,本尊之前确实很混蛋,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但我会改的,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我曾经给了你太多的机会,每次都是让我失望,如今我已经心累了,不能给也给不起。”叶梓珞推开他,虽然他的力气在慕清寒面前只能算作九牛一毛,但慕清寒还是顺着他的意思退出两三步。
  “怎会,那只蛊虫还在你的体内,而今你安好无恙就证明你对本尊还……”慕清寒不甘心地道。
  叶梓珞打断了他的话:“我对你早已半分情意也无,现在是无爱无恨,是死心而不是变心。”
  叶梓珞的话如同一把凌厉的刀割在他心上,痛难自抑,慕清寒踉跄地后退几步伤感道:“原来如此,你终是对我无爱无恨。”自逸溪死后,他还是去了魅幽林,并找到幻阵中的转时盘,滴下自己的心头血,不仅看到了前尘往事,甚至还能跨越时光的洪流见到他们初识的场景。
  这话从慕清寒口中说出好像有些奇怪,但叶梓珞并不愿多想,面无表情地对他下了逐客令:“所以你该离开了。”
  “珞儿,你就不能原谅本尊最后一次吗?”慕清寒低沉的嗓音中透着些许恳求的意味。
  叶梓珞紧紧盯着他看了半晌才道:“若你换做是我,一味的受欺骗,被囚禁自由,被废了武功和断了筋脉,受尽谣言诋毁,时不时还要怕被人给掐死,这样的话,你可还会原谅?”
  慕清寒被叶梓珞的这些话噎得说不出话来,沉默了良久,才沙哑道:“本尊从未想过要真正伤害你,只想把你留在本尊的身边,若你当初不那么的倔强,本尊也不会用这般伤人伤己的法子。”
  “再多的辩解也不过是为自己的罪责找到开脱的理由。你认为我还会再信吗?”叶梓珞背过身道:“就算真的如此,我也不会再心软了。”
  慕清寒急道:“本尊愿意等,三年,三十年,六十年,本尊都会等下去,直到你原谅为止。”
  “那你就等吧,这辈子我永不原谅。”叶梓珞艰难地挪步走向木屋,并掩上了门扉。
  慕清寒在那站了许久才踏起沉重的步伐离去,背影是那么的寂然苍凉,仿若一场孤雁的旅行,沦落天涯无处可归。
  走出那条小径后,慕清寒一眼便见到一名黄衣青年倚靠在树干上,对他笑得那叫一个灿烂。慕清寒顿时冷下脸道:“你来这做什么?”
  “你说呢?”毕莘仍是一脸言笑晏晏。
  “别想打珞儿的主意。”
  “这句话应该是我奉劝给你才是,”毕莘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他能不恨你已经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慕清寒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说什么。
  毕莘笑了笑道:“人啊,总得往前看,失去了便失去了,现在想着要寻回那是白费功夫,你又何苦执着于过去不放呢,放过自己也放过他,不好么?”
  慕清寒怒极,揪住他的衣襟道:“本尊的事轮不到你来教唆!”
  毕莘从容地挣开慕清寒的魔爪,理了理衣襟道:“真是个执迷不悟的家伙,只可惜你没有如愿的机会了。”
  慕清寒重重的一拳击在树干上,咬牙道:“本尊绝对,绝对不会放弃。”
  毕莘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好自珍重!”
  
 
  ☆、第2章 深仇难解
 
  桃临城是一座雅致温朴的古城,以桃花著称,时下流传着一句古语:花尽十年缘,尘世一轮回。在城中,每家每户的庭院里都会种上桃树,不仅仅是为了观赏,承载着这一份桃花情,更是为了祭奠一位风华绝代的人物,首位桃临城的武林盟主杜榕临。
  武林盟主是桃临城的最大掌权者,那里没有王朝,没有军队,只有江湖,腥风血雨,杀人偿命的江湖。虽说恣意放纵,无拘无束,但也并非无秩序可言。那里的门派五花繁杂,人人都能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门派,为师门贡献己力。
  既然有正义的一方,当然会有代表反派的邪教。经了岁月的积淀,邪教大肆扩张,势力渐趋雄厚,如今已占了桃临城的半壁江山。邪教也好,正派也罢,只是世人俗称而已,而武之精深博大,无法估量,因此桃临城成了武学的创始地,是天下学武之人所向往的圣地。
  而凤忻楼则是桃临城最著名的茶楼,那无忧茶堪称一绝,喝过的人赞不绝口。无忧,世人何以无忧,静处喧嚣,淡看凡尘荣辱,于纷纭浊世中洗涤心尘,绽放如莲。茶叶的种植和加工不是很难,而难的是选择泡茶的水,水源取自流山的千年温泉,那里终年雾气氤氲,凝聚天地之灵气,万物之精魄,澄净明澈,清朗醒透。
  茶具也格外讲究,外观精致不说,用珍贵的瓷石和高岭瓷土混合制作,烧制的过程相对于普通陶瓷要困难得多,工序看似简单却玄着其中奥妙,打造出的瓷器俗称璃色瓷,成色白润隐带着淡淡的青色。
  在二楼雅座上,一名黑袍男子斜倚窗边,手里把玩着一个璃色瓷杯,脸上带着面具,浑身散发着一股冷然的气息。
  忽然,楼下一阵热闹的喧哗,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被踢了出来,捂着屁股哎呦哎呦的喊疼,眉眼鼻挤成一团,像个被捏皱的包子。街上的行人纷纷凑过来,七嘴八舌道:凤忻楼哪是随随便便就能惹的,看,又一个倒霉鬼了。
  不一会儿,一位身穿红袍的妖艳男子气汹汹的走来,一手叉腰,另一手指着地上少年,柳眉倒竖,捏着嗓子道:“小鬼,没钱便不要跨进凤忻楼门槛,白吃白喝就算了,居然敢说小爷我是女子,你是活不耐烦了吧。”说完又扭着身姿上去拳打脚踢,俨然一副泼妇样。
  “别打,别打,呜呜呜,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少年痛苦地抱着头在地上打滚着。
  红衣人许是打累了,站起来,挥了挥手,后面几个大汉立马会意走上来,“给我接着打,最好打断他的手脚,”红衣人把散在颊边的鬓发挽到耳朵后面,哼声道:“你以为一句我错了就万事大吉吗,想得到美!”
  “住手!”一道温和圆润的声音传来,接着从人群后走来一位蓝衣人,靛蓝色斜襟锦袍,长袍领口镶绣着银丝流云纹的滚边,衣袖下摆处染上朵朵桃花瓣,一朵朵,簇拥着,浅浅淡淡的颜色。周围顿时一阵吸气声,就连那红衣男子也愣住了。
  乌黑亮丽的发丝被一根素簪随意挽起,俊秀的脸庞,淡淡的眉眼,笔挺的鼻子,五官柔和,唇边那一抹淡笑让人如沐春风,端的是丰神俊朗的模样,手里握着一把剑,温和笑道:“小弟自小顽劣,总爱惹是生非,是叶某管教不周,还望紫瑶掌柜见谅。”
  “哪里,哪里,叶盟主说笑了,小事一桩,不足挂齿。”紫瑶摆摆手,接着冲着那些手下道:“还愣在那干嘛,快向叶盟主赔罪去。”唉,自己怎就这么倒霉,好歹不歹的得罪了盟主的弟弟,到时楼主那怎么交代啊。可是,这也不能怪他呀,叶梓珞是一年前才当上武林盟主,不说他弟弟长啥样,连他有个弟弟也是现在才知道。
  那几个大汉一听更傻眼了,不知如何是好,面面相觑。一旁的紫瑶急了,欲再说,却见叶梓珞轻声道:“不必了,本是家弟之错,受些惩罚也是应该的,好让他长长记性。”
  躺在地上的少年爬起来,揉着手控诉道:“哥,他们欺负我,你居然还帮着他们说话,我还是不是你弟弟啊!”漂亮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泪水,表情甚是委屈。
  叶梓珞皱了皱眉,温声道:“阿莲,别闹了,我们回去!”说着便伸手拉住他的胳膊。
  谁知那少年大力甩开,抽泣着:“我不,我要去找娘亲!”说完就欲撞开人群逃脱,结果不知从哪跃出一位青色身影抓住了那少年,少年手脚并用的撕咬着,却不能移动一分一毫。
  叶梓珞面无表情的看着,梓莲的话无意中触动了内心的痛,娘亲在他五岁的时候就杳无音讯。有人说她跟别的男人跑了,有的人说她回了故乡齐月国,也有的人说她不再人世了。每当他问父亲母亲去了哪里的时候,父亲脸色突变,背过身不再言语。看着父亲佝偻的身影和日渐苍白的容颜,叶梓珞心里也很难受,暗下决心,一定要快快长大,替父亲分担。可惜天不如人意,在他八岁那年,十几个黑衣杀手找上门,武功快如魅影,手段残忍,父亲与之缠斗,杨伯父带着他们两兄弟连夜逃走。一夜间,大火弥漫,整个叶家,里面上上下下两百口人都葬身火海。杨伯父带着他们东躲西藏,过着穷苦潦倒的日子。
  每次弟弟哭着喊饿的时候,他也只能紧紧抱着弟弟,安慰道:“不哭,不哭,乖,睡着就不饿了,我给你唱首歌。”于是喑哑的声音响起来,在黑暗阴冷的洞穴里尤为清晰,少年听着母亲以前经常哼唱的曲子,缩在哥哥温暖的怀抱里,渐渐的沉入梦乡,鼻子红彤彤的,脸上还挂着泪痕。看着弟弟恬静的睡颜,他心里生出些许暖意,父亲死了,杨伯父也遇害了,如今便只剩下他们俩相依为命。他用脸颊贴着弟弟的额头,眼神遂冷了几分,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后来走投无路被迫跳下悬崖,也许命不该绝,被一位绝世高人所救,并传授毕生绝学,才有了今日的地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