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盗君心 作者:火炎酱(上)

字体:[ ]

 
《盗君心》作者:火炎酱
 
文案
仓僮凯哀怨的看着对面的男人,他觉的自己很倒霉,穿越神马的就算了,
穿越成一个小孩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让他爱上一个男人!!更可恶的是,那个男人还不让他靠近,他真的是很!不!满!呀!
君墨脸色发黑,他觉得自己倒霉透了,被一个男人强了就算了,
被比女人还美艳的男人强了一次又一次也算了(唉,腰好痛),但为什么要让我爱上这个魂淡,老天,你耍我呀!
仓僮凯:宝贝,你从了我吧~
君墨:滚!
 
 
  ☆、第一章,穿越
 
  “别让他跑了,快快,你们都给老子快点。”警长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警棍,指挥着,追逐着,以往的风度什么的现在全都没了。
  不过在这个怪盗是主角的故事中,警察永远只能是炮灰。
  一个白色的身影屹立在高楼之上,俯视着一切,像是暗夜里的君王,仿佛在黑夜里的一切都是他的天下。
  自打仓僮凯第一次行动后就没有失过手,这一次对方增加了警力又怎么样,就凭这帮人,他还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
  手中拿着红色的玫瑰,看着楼下忙来忙去的警察们和热情的人们,仓僮凯绅士的向他们鞠了一躬,随后便消失在这茫茫的黑夜中,只剩下一群怒吼的警察和欢呼的人们。
  表演完美落幕。
  “搞什么鬼!到底是哪一步出错了。”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鬼懊恼的坐在草地上,手里拿着木质的玩具,穿着粗布的古装衣服,长长的辫子梳在脑后。柳叶眉,丹凤眼,绯色的唇色,白皙的肌肤,生得美艳,可惜却是个男孩子!
  现在就如此妖孽,不难想象长大以后的样子。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主人公—苍僮凯。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要从那天落幕后说起。
  他没有想到那次竟然是他在那个世界的最后一次表演。
  记得当时苍僮凯很优雅的向观众鞠了一躬,迅速披上了黑色的斗篷,纵身从100层高的楼上跳了下去。
  不过在外人看来他彻底的消失在黑夜里。
  可是绑在身上的绳子不知怎么就断了,从此大众男神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明明记得这条绳子很结实的呀!!可恶。
  算了,一般他的兄弟会来帮他收尸的。
  不知睡了多久,当他再次醒来,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想象中浑身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反而全身软绵绵的。
  尝试着睁开眼睛,一个巨大的女人映入眼帘,即使是看惯了美女的苍僮凯都不由得被眼前的这个“巨人”美人吸引。
  真的好美!只是眼神中却透露着忧伤和倔强。
  不过为什么她那么忧伤。
  她为什么这么悲伤,好想去抚摸她的脸颊,亲吻她的双眼,把她拥入怀抱,但伸出的手臂却让他完全愣住了。
  这白白嫩嫩的小手是我的?不对,这明明就是一个婴儿?!
  仓僮凯四处动了动,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婴儿的襁褓里,过来好久,仓僮凯才适应这个事实,不由得吃惊着,这个是自己?!
  这是什么狗屎运,我变成了一个婴儿?!这是穿越了?!
  不过马上就释然了,虽然这里对自己是完全陌生的存在,但怎么说也是活着,而且还可以重新感受一下童年,何乐而不为?
  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那就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了!
  “凯儿,你是饿了么?你等一下,母亲马上给你吃的。”看到仓僮凯空中挥舞的小手,眼前的漂亮女人竟有几分不知所措,明显是第一次当母亲,不过还是很温柔的哄着怀里的婴儿。
  看着仓僮凯白皙细嫩的脸蛋,兴奋的狠狠的亲了一口,眼底一片宠溺。
  仓僮凯满脸黑线,不过听她一说,感觉肚子也确实饿了。
  等等,吃东西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仓僮凯头皮发麻的看着眼前的“母亲”,只见她慈蔼的解开衣服。
  不要呀,母乳!!仓僮凯有些头疼,但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出身不久的婴儿,他也知道现在的他应该吃女乳,但长这么大连和女人做、爱都没这么干过这种事,如今、、、
  没想到25岁了还要吃奶?还好没有以前的手下,要不非得被他们笑死。
  不过最终还是抵不过饥饿,便张开小嘴吃起了母乳。
  咦,味道还蛮香的。
  既来之则安之,仓僮凯倒也想得开,上辈子没享受过童年,那这辈子补回来好了。
  上一世他是一个孤儿,在一所孤儿院里长大,不过这个孤儿院不是普通的孤儿院,它是暗中培养杀手的组织,里面教育设备齐全,仓僮凯没什么兴趣,但还是被强迫学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不过他天资聪慧,不过他真的不喜欢杀人,最后凭本事逃了出去。
  他是暗夜里的传奇,只要有足够的钱,不管你想要什么,他都能帮你搞到。他大胆狡猾张扬,偷东西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反而大张旗鼓的告诉对方,让对方做好充足的准备,然后轻易的盗取。
  他的易容术也出神入化,没有人看见过他的真容,不,也许看见过也不会认出来。
  没想到最后却因为绳子的质量原因丧命,这真是。。。
  “凯儿,该回家了,申时要开始练功了。”一个美妇温柔带着一丝严厉的呼唤着,打断了仓僮凯的回忆。
  “好的。”苍僮凯甜甜的回应着,收起了手中的玩具,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向不远处的草房子走去。
  还好名字还是原来的那个,要不然还真是会不习惯吧。
  不过这个世界竟然还有武功,作为一个男人,对武功什么的还是相当感兴趣的。而且这句身体的母亲好像以前还是一个武功很厉害的人,不过现在却不半点功夫,不至于为什么会隐居在这里,虽然母亲却从来没有告诉他,但他大体可以猜到,应该是和他父亲有关,不过他父亲是谁母亲也从来没提起过。
  经过了8年,这个世界的一些大体情况仓僮凯算是搞清楚了,他所在的位置应该不属于地球了,现在的格局有些像古时候的三国,不过又稍稍有些不同。
  他所在的国家是一个叫鸠国的大国,位于大陆的东北面。今年年仅34岁的皇帝君傲驾崩,让13岁的太子君墨继承王位,贤王慕容易为摄政王,来辅佐新王。
  还有偃国,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可以和鸠国抗衡,位于大陆南面。不过目前来看,两国都保持着友好相处,互不侵犯。
  还有一个国家,不过,比起国家他更像是一个联盟,和欧盟挺像的,小国之间一起合作发展。大部分位于大陆西部,叫景国。虽然没有那两个国家强大,但可以保证不被侵害,共同御敌。这种关系也很脆弱,如果一个国家稍微有些歪心,这联盟也就不存在了。
  这三股力量相互制约,竟产生异样的平衡。
 
  ☆、第二章,神偷琰
 
  太子君墨继位,称呼炎帝。
  十年间,这小皇帝成功进化为一个暴君。传言他面孔狰狞,厉似恶鬼。为博美人一笑,不惜花重金建造宫殿。常年沉迷美色,荒废朝政。而且还杀害朝廷重臣,连贤王都不放过,性情残暴,民众叫苦不堪,战争一触即发。
  “你们是白痴么!!连个人都抓不住,都是吃干饭的么!!我养你们这群猪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废物,一群废物!!”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没人知道,这两年来这句话在官府也很常见,路过的百姓也有些习以为常。
  “哎,青天大老爷又开始训人了。”百姓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见官府一群铺快老老实实的低着头,听着这位“青天大老爷”的怒吼。
  一个人坐在屋顶上,一袭红色华袍,手中抚摸着一块晶莹剔透宝玉。
  听说这块玉是边疆的蛮夷上供的,还是先王的赏赐,价值不菲。
  屋顶上的人一边把玩着玉一边得意的微笑着,古人真是太好骗了。
  短短2年,他的名号在江湖中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亦正亦邪,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每次出现必定带一个白色的半月形面具,不过他身上的妖孽气质是挡也挡不住的。
  他出场时也必定穿着一袭红衣,他能变化千面,以至于现在江湖人也不知晓他的性别,比起人,他像是一个传说。
  他不止去过各大门派和门府,甚至还去过武林盟主的地盘和邪教的地方。
  江湖中甚至还有出现谣传,说神偷是女的,她还扬言谁能抓到“她”,“她”就以身相许,退出江湖!
  不过听到这些传言,苍僮凯也只是笑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因为这样游戏才会更有意思不是么。
  因为没人知道他的真名,红色是他的标记,大家给他起的名号——神偷琰。
  琰是一种玉名,光泽貌,就和他的人一样,是一块美玉。
  没错,这个神偷琰就是他——苍僮凯。
  和想象中的一样,十年的时间使原本就优质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妖孽,虽然他现在只有18岁。
  因师承家母,武功也突飞猛进,不过在武林中却也只是中高手。
  这几年之所有没被江湖人抓住,不仅仅是因为头脑,但他轻功倒是很厉害,能超过他的人似乎已经寥寥无几了。
  由于长相妖孽已到了分不出性别的地步,红色更能凸显他妖孽的气质,他果断的把他的衣服选择成了红色,也成了他的标志之一。
  母亲是两年前去世的,其实她的身体根本就不适合生育,但她还是奋力把仓僮凯生了下来,还好她早年是神医谷的人,这些年的调理也好像让病情有些回转,才导致仓僮凯一直以为母亲的病已好的差不多了,但后来才知道她是在骗他的。
  她体内的毒根本就排不出来,而且当时为了阻止毒侵害体内的婴儿,除了腹部和一些重要的内脏,其他的地方已经完全被侵占了。
  仓僮凯至今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何中毒,还身受重毒,是为了我的父亲??不过到母亲离世也没有告诉他是谁,也许不想让他去找他吧——那所谓的父亲。
  上一世的他是孤儿,没有享受道父母给予的爱;这一世,也许是上天的好生之德,让他感受到母爱。
  不过母亲只希望他安享一世,不希望他去报仇,不想让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临死前母亲只是柔柔的微笑道:“凯儿,要好好活下去。”
  眼中的不舍与慈祥仓僮凯一辈子也忘不掉。
  如果您不希望我报仇,那我就不报好了。
  子夜,一轮冰月悬作高空,加上漫天的繁星,点缀着漆黑的星空。仓僮凯抿了一口小酒,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躺在房檐上,悠然自得,好不自在。
  “明天去皇宫逛逛好了,也许会很有趣吧。”仓僮凯低语喃喃道,他悠哉的看着月亮,脸上挂着坏坏的微笑,但配上那绝世的面容,也只会让人心醉罢了。
  但仓僮凯却不知道,他此次的一去,不但没偷到东西,反而是他连人带心全被偷掉了,这一被偷就是一生…
  ——皇宫——
  “皇上,这是在院子中发现的…”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御书房中,跪在地上,毕恭毕敬的把手中的东西程给一个刚硬的青年。
  一个指节分明,透露着力量的手伸了过来,接过来物。
  那是一个青年,那一身的黄袍无一不表明着这个人的身份——当今圣上。
  刚硬的五官,纪要的长发,结实的身体,英俊挺拔,这皇帝就是一个型男呀,即使不当皇帝也会有不少人追捧吧,看外表更偏向于君子,完全不像所谓的“暴君”。
  反正百姓只要提到当今圣上,可谓是没人不骂他的,当然也只有在背面说。
  不过即使是暴君,他也是个皇上,他仍拥有一身的霸气,那是无人能忽视的——王的象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