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盗君心 作者:火炎酱(下)

字体:[ ]

 
  “咳咳.”君墨耳尖瞬间变得通红.一不小心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他竟然说出了.自己都觉的丢脸.
  “内个.阿墨.你为什么说我是‘花孔雀’呀.我对你可是很专一的~”说完.仓僮凯还顺势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不过君墨明显很.不.屑.
  “我说你是你就是.沒有为什么.”君墨傲气的说道.看君墨的眼神也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他怎么可能告诉仓僮凯他这是吃醋了..虽然仓僮凯也许会觉得很开心.但他会觉的很丢脸的呀..
  “哦~我知道了~看來太多的人都被我着如花似玉的容貌和超凡脱俗的气质吸引~阿墨你是不是因为这个不好受了~”仓僮凯并沒有打算放过他.对着君墨用力的眨巴了几下眼.
  君墨怎么看都不会说的.木这一张脸.嘲讽的勾了勾嘴里.高冷的别过了头、、、
  仓僮凯毫不在意.开心的抱住了他的腰.说道:“安心好了.我是绝对不会变.心.的.”
  君墨别扭的沒有看他.虽然这样的类似的话他说过不少.但他听着还是觉的别扭呀.
 
  ☆、第五十九章,意料之外
 
  “靖王.不知您、、、觉不觉得这李墨声音听起來有些耳熟.”魏珂不确定的问道.眼神也有些扑朔.
  “耳熟.像谁.”林敬有些脸红.要知道他一晚上的注意力大部分全被那个叫“李凯”的人吸引去了.其他人.他真的沒太去注意.
  “君墨.”魏珂艰难的动了动嘴唇.吐出了他最不想说出口的两个字.
  “君墨.”对于这个名字.林敬明显吓了一跳.一些奇怪的念想从脑海中闪过.
  李墨和李凯其实是皇上和赤妃.
  不对.赤妃娘娘不是已经死了么.虽然当时的情形有些诡异、、、不对.“她”不是个女的么..
  赤妃娘娘一定是女的么.是我们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她”是女的.但实际上“她”是个男的..
  怎么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美艳的男人.
  李墨那张和赤妃四五分像的脸出现在了林敬的脑海中.他不由得相信.也许这样的男人真的存在.
  而且君墨的消失和李墨的出现时机太巧合了.
  也就是说.李墨和李凯就是君墨和赤妃.
  越是这么想.林敬越觉得可能.仔细想想.李墨今晚的种种表现很多地方都有和君墨相似的.
  他真的是太忽略了.
  “靖王.”看着神识又不知道去那里神游了的林敬.魏珂忍不住出口提醒道.
  “咳咳.”在属下面前第二次走神.林敬也有些尴尬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和仓僮凯一样沒脸沒皮.
  “也许你是想多了.时间不早了.你也下去吧.”林敬温和的对他笑笑.
  “我、、、是.”魏珂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有些失望的离开了、、、
  有了助力.鸠国的优势也逐渐显露.鸠国本來就是一个兵力强盛的大国.而且“庸君”只是把人才都分给了林敬.所以在使用人才方面.鸠国并不欠缺.
  而景国就不同了.虽然胡天明在短时间内统一了国家.但用的多是自己的原班人马.多的是土匪莽夫.他们打劫还可以.但打仗就差远了.虽然新加入的将领也许不在少数.但内部不统一.表面上看起來很和谐.但私下却存在很大的纠纷.问題也很多.
  只要对这点稍加利用.对付景国根本就不是难事.
  而且听说他们的领导者胡天明好像沒有以往有斗志了.领兵带仗的时候也变少了.多数时间是待在自己的营帐中.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只知道每当他从营帐里出來时表情异常的幸福.完全不顾士兵的气氛.他的做法在军营中已经产生很大的意见了.
  至于洪培明.好像在看到胡天明这样不久就离开了.至于他什么时候离开的.为什么要离开.这个就沒有人知道了、、、
  现在的景军也就是强弓之末.对于他们已经沒有任何威胁了.
  原本以为战场上的形式已定.景国投降也就只是时间问題了.但凡事都有例外.南方不知从哪里冒出一支强大的队伍.现在的局势开始逆转了、、、
  先出现的队伍人数不是很多.但机械甚多.实力强悍.杀的君墨他们是一个措手不及.伤亡了不少.
  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个国家..偃国.
  敌方好像也知道了这边的想法.行事不再低调.高傲的挂起了偃国的旗帜.好像在向鸠国示威.好不嚣张.
  “该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偃国为什么也來参一脚.”饶的是以往淡定的君墨竟也忍不住要爆粗口了.脸色发黑.脑袋里转的飞快.
  如今的形式对鸠国很不利.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道理他们是知道的.偃国就像“渔翁”.而鸠国和景国就像是“鹬蚌”.不管最后他们怎么拼个你死我活.到最后的赢家就会是偃国.
  胡天明也许知道.但却不阻止战场形式的发展.难不成景国和偃国合作了.这个想法让君墨又是一阵头疼.真是不好办了.
  仓僮凯看着一天天为了战略想的逐渐显瘦的君墨.他很是心痛.他知道.男人要的可不是国家的灭亡.但敌人的兵力是鸠国的两倍之多.还有各种这样的机关.想要胜利.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偃国可以退兵..偃国.苍炎威.一个想法在仓僮凯脑海中闪过.让他眼前不由的一亮.这个办法或许可行.
  仓僮凯决定了.他要去偃国的军队里一趟.
  沒有告诉君墨.这个计划是仓僮凯要秘密进行的.他知道.如果男人知道了.他一定不会同意的.
  就在仓僮凯计划完成.定好行动的日子后.这一天晚上.他待在自己的营帐里.正就着油灯记忆敌营地图时.营帐外传來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
  仓僮凯不由的提高了警惕.很快就发觉了不对劲.
  这声音离他们的营帐太近. 显然就是在外面不远处.他记得他们的营帐所处的位置周围并沒有大树.如何來的这么奇怪的声音. 他肯定.那声音肯定不是君墨发出來的.
  他心下一凛.估摸着君墨应该不会这么快回來.将油灯吹熄了.就见帐外人影晃动.他悄悄的靠近门口.想了想.拍了拍手.随后一小会儿.果然有人靠近门边.
  “公子.小的宁助.”那人压低音量说道.仓僮凯有些蒙.宁助.谁呀.
  但随即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挂起一丝邪笑.莫非是偃国的人..这是主动送上门來了么.來的还真是时候.现在就省事了许多.
  “恩.”仓僮凯定了定心神.淡淡的应了一声.
  “公子.我们找您找得好辛苦啊.您怎么去鸠国的军营來了.多危险呀.王上可是很担心您呀.”宁助开口便是劈哩啪啦一长串.显然已经忘了自己所处的位置了.
  仓僮凯在门的另一边冷眼旁听.看來这个宁助是彻底误认了他.可以利用.
  “这里说话不是位置.我们改地再议.”他说的沒错.这个宁助还有很大的用处.
  弟弟.看來又要借用一下你的身份了.
  宁助想想也是.暗骂自己愚蠢.碰到公子连现在的处境都忘了.
  不过他为什么不想想他家“公子”为什么在敌人的军营里.还是在一个职位不低的军官的军营里、、、
  “把人集合起來.带到军营外三里处的那个土丘上.等着我去和你们会合.”仓僮凯吩咐道.他知道.这个宁助肯定不是一个人來的.
  宁助低声应下.赶紧离开去召集伙伴了.
  在宁助离开沒多久.仓僮凯犹豫了一下.还是提笔写了封信放在了桌子上.果然还是和君墨说一声为妙.
  信写的很快.仓僮凯快速的施展轻功向那个土丘方向飞去.
  “参见太子.”四下无人.宁助还是其他的两个人恭敬的跪下请安.
  “恩.”仓僮凯应了一声.表情很高冷.他不敢多说话.毕竟他对这个“弟弟”很不熟.唯一的两次见面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因为缺爱而变得有些病态的孩子”.但他也知道.那是因为在他面前才变成这样的.真正的他.他真的很不了解.他害怕一不小心就暴露了、、、
  “太子.您为什么一个人在敌营里.”宁助明显不是个省油的灯.
  仓僮凯心里有些打鼓了.千万不要在这里身份就被揭穿啦.现在还沒出发呀.
  “我、、、”
  “我.”仓僮凯刚一张口.宁助就发现问題了.看仓僮凯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戒备.
  “本宫做事还轮得到你來插口.恩.”仓僮凯用余光看着宁助.语气中带着几分薄怒.一身的“王八之气”还真硬生生的喝住了那几个人.
  特别是最后的那个“恩”.让宁助差点就又跪下了.
  不敢再继续多言.一行人在宁助的带领下朝敌营的方向飞去.看着越來越近的敌营.仓僮凯莫名的有些紧张了.一种不要的预感越來越强烈了、、、
  仓僮凯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千万不要让他和正主碰上.千万不要让他和正主碰上.千万不要让他和正主碰上、、、
  但有时候越是不想碰上就越容易碰上、、、
  不远处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仓僮凯有些想要吐血.
  不会真的就这么巧吧..
  但事实告诉他.还真的就是这么巧了.
  趁现在还沒但.仓僮凯努力的向四周望了望.
  可惜.现在看來.已经完全沒有退路了、、、
  仓僮凯悲哀的想:我的一世英名不会就毁在这个“弟弟”的手里了吧.
  现在他只能希望可以有奇迹了.
  不过也就是这么想想.仓僮凯以前是干什么的.那可是“神偷”呀.一次被抓了又怎么样.逃跑他可是一等一的好手.
  不对呀.他这次來的目的可是來劝偃国退兵的.怎么扯上逃跑了.仓僮凯自己都被自己搞得满头黑线.
  不过.万一他一不小心干了点不好的事情.弟弟也会原谅他的吧.仓僮凯脸上挤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不急不慢的继续前行着.
 
  ☆、第六十章,撞脸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有两两两两个太子..”宁助惊呼道.
  只见宁助话音刚落.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已经把这两个“太子”团团围住.手中的连弩也蓄势待发了.动作娴熟.伊然好像演练了很多次.
  眼看逃跑无望.仓僮凯额头不由的冒出了冷汗.看來自己这是自投罗网了.苍炎威已经知道了自己会來.
  仓僮凯真的是.轻敌了.
  沒错.苍炎威确实是预料到他会來.所以提前做了些准备.
  而且.今天他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仓僮凯会來.
  这种感觉并不是第一次出现.第一次见到他时他们对彼此就有一种很强烈的熟悉感.无关相貌.无关性格、、、
  那一次“机关楼事件”.苍炎威坚持肯定仓僮凯还沒走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他的感觉..他能感觉到仓僮凯的存在.但却无论如何就是找不到、、、
  谁也说不清为什么.也许这是双生子特有的感应.
  “内个...我可不可以说‘好巧呀.我们撞脸了~’么.”仓僮凯有些自娱自乐的说道.
  但如今看來.只有那个“撞脸”的家伙一脸愉悦的看着他.其他人都是一副木头表情.沒有人搭理他.
  仓僮凯有些落寞的低下了头.心情万分低落.侍卫果然都是一群无趣的东西.
  “哥哥.沒想到我的的第三次见面会是这样的.不过哥哥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沒想到哥哥竟然会这么拼命的保护鸠国.虽然哥哥从未在偃国呆过.但怎么说哥哥的身上也流着偃国的血液呀.”不知苍炎威给对面的队长看了什么.他们已经放下了武器.专一的开始对付仓僮凯.
  不过“哥哥”这两个字倒是给他们很大的震撼.他们原以为面前的家伙应该是一场阴谋的产物.但从來沒有想过原來这个人是太子胞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