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子的变污之路(隰之荷)+番外 作者:正直的萌乌龟

字体:[ ]

 
 
《王子的变污之路(隰之荷)》作者:正直的萌乌龟
 
风格:原创  男男  古代  高 H  正剧  高 H  美人受 
 
故事简介:
一个在邻国刺杀将军的王子被众多攻啪啪啪的故事,逻辑和作者的智商一样,基本是没有的
总受,过程NP,结局1vs1,高H,大部分走肾,不坑,结局估计会很俗
 
 
    第一章  侍卫【H】
    
    夜沉如水,漆黑的巷道里有两人匆匆行着,前面那人虽极力支撑却已显然可见踉跄,后面那人一面护着这人,一面下定决心道:“公子,您中这毒已经数月,若不彻底拔去,恐怕又会遇到今日这样的险境。”
    前面那人顿了一顿,颤抖的声音之中可以听出极力的忍耐,仍泄露出几分媚意,说道:“放肆!我的事何时轮到你来管!”
    “公子难道忘了那日属下用舌头安慰那个水灵灵的小.xuè了吗?软软的穴肉轻轻一舔就会流骚水出来,和您平日的冷淡可毫不相同呢。”那人也是莫名就欲望上头,心内找了个帮主子解毒的理由,其实就是为了在这漆黑巷陌中占有这个人,不然等回到安全的地方,哪里还有他的机会。
    前面那人被他一说,不由地夹紧了双腿。他当然不会忘记,自己原本正常的身体被那药侵袭之后有多敏感,甚至等不到回到安全的地方,就在一张简陋的桌子上被他吻遍了全身。nǎi.头和ròu.棒都被吸肿,小.xuè也被舌头舔得直流水,而敏感的肚脐一被舔就会让自己激动地直扭身子。
    那侍卫知道机会来临,一把就将主人搂在怀里,手隔着衣物就开始揉捏挺立的nǎi.头,用他已经隆起的下身摩擦着主人挺翘的臀部。
    那主人经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原本就敏感无力的身体彻底软倒在侍卫怀里,即便理智让他想要抗拒,可是骚动的肉体却已经开始迎合起侍卫的动作。
    随着衣物一件件减少,鲜嫩的肉体不断被身后火热的身体摩擦,主人终于忍受不住欲望的侵扰,将内心的欲望说了出来:“快!像那天那样亲我!把我吸射出来!”
    侍卫却邪笑道:“属下这次不仅要把公子舔得浑身是水,还要用大ròu.棒肏您的骚.xuè,让骚.xuè彻底吃饱,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会发骚了。”
    主人还想挣扎,却只是无力地在侍卫铜墙铁壁一般的身体上蹭动而已,反而让顶着肉臀的ròu.棒愈发火热起来。他被侍卫推到了墙角,双手撑在地上,细腻肥厚的肉臀高高翘起,光裸的背部在夜里泛出莹润的光泽。
    若是平日让他做这样的动作,那他绝对会让那人去死,然而也许是毒性压抑得太久,他以这样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伏在地上的时候内心却是解脱感居多,好似期待了很久的事情终于到来。他甚至不自觉地随着侍卫揉捏臀肉的手掌而摇动肉臀。
    感觉到他的配合,侍卫在他臀上轻轻怕打了几下,笑道:“公子身份尊贵,可是公子的屁股也就是个普通的骚屁股,喜欢被摸,待会一定也会喜欢吃ròu.棒的,来试试ròu.棒硬不硬。”
    手掌拍打臀肉的清脆声音在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窘迫感和臀肉被拍打的酥麻感让主人浑身的麻痒更加厉害,几处敏感的地方更是渴望被好好玩弄。火热的ròu.棒又在酥麻的臀肉上戳刺,让还未消失的快感出现得更剧烈,主人终于忍受不了欲望的侵扰,开始摇动肉臀,用臀肉积极回应着坚硬的ròu.棒,嘴里也发出虚弱软媚的呻吟。
    侍卫知道机会已经到了,两根手指就这样戳进了已经湿润的小.xuè。那里面不仅湿润滑腻,还十分紧致,一张一缩仿佛在津津有味地吮吸着手指。
    他就这样一边增加着手指扩张着湿软的小.xuè,一边用手揉捏着绵软的臀肉,直到四根手指都被主人毫不费力得吃进了小.xuè。他按照上次帮主人舔穴时找到的位置,用手指狠狠戳刺那处软肉,把主人戳得狂摆腰臀,嘴里含糊不清地叫着。
    等到主人发出一声尖锐的呻吟然后射了出来,侍卫这才从湿淋淋的小.xuè里抽出已经被打湿的手指,换上坚硬火热的ròu.棒缓缓肏进穴里。
    小.xuè被一寸寸撑开的感觉太鲜明,刚射过的主人被这种甜美的感觉所俘虏,不由得用湿软的穴肉回应着ròu.棒。直到ròu.棒全部没入小.xuè之中,主人感觉到ròu.棒火热的触感,侍卫粗硬的耻毛摩擦着他细腻的臀肉,带着粗茧的双手把住他细瘦的腰,他第一次和别人结合,没想到实在一条漆黑的巷子里,被侍卫捏着腰像公狗一样用ròu.棒肏进了后.xuè里。
    感觉到小.xuè毫无困难地就容纳了自己,侍卫激动起来就快速有力地动起了腰,将大ròu.棒在小.xuè里抽出又插入,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在巷子里十分响亮。
    主人被肏得腿软腰软,高高翘起的肉臀也慢慢滑了下去。侍卫一边用手握着细腰,一边调整着角度肏得更深,姿势渐渐与犬类交媾一模一样。
    主人被肏得太过满足,红艳的嘴唇流出一丝丝涎水,双目无神地眯着。被肏干或者说是被大ròu.棒满足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妙,他忘记了之前坚决不让男人上的坚持,忘记了那些夜里空虚瘙痒的忍耐。现在的他只能感觉到火热的ròu.棒深入到了麻痒的软肉之中,像坚硬的铁杵一样缓解着穴肉的瘙痒。
    侍卫激动起来也忘了自己曾经小心翼翼地待在这人身后,只是为了保护他不受伤害。他将龟.tóu顶在那处软肉上,不理会狂乱地扭腰摆臀的主人,而是用尽力气连续撞击那里,让主人发出猫一般尖利的呻吟。
    他顶住那处没有放松,一边用龟.tóu摩擦一边问道:“公子被大ròu.棒肏得爽不爽?公子是不是个喜欢被大ròu.棒肏得小yín娃?”
    主人哪里能管他讲了什幺话,只知道空虚了许久的肉洞被火热的ròu.棒肏得很爽,ròu.棒插在里面肉洞就感觉不到瘙痒和空虚。而龟.tóu对着穴心的那一阵猛攻更是让快感来得太快太多,让他如同一个吃不饱的饿汉吃到了山珍海味一般飘飘欲仙。于是便讲出了内心真实的想法:“大ròu.棒肏得yín娃好爽!我就是个yín娃dàng.妇,喜欢被大ròu.棒肏!”
    能够这幺顺利得听到主人发骚时的骚言浪语,侍卫也没想到。不过这确实让他原本就粗大的ròu.棒更加粗硬起来,在主人的肉洞里不要命地肏了起来,仿佛要把这个骚得像只母狗的主人肏死一般。
    主人确实被他肏得又哭又叫,完全不似平日那个冷静高贵的主人,各种yín荡的液体流了满地,最骚的小.xuè一口一口用力地吃着ròu.棒,骚浪地摇摆着腰臀,只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快感,好让自己射出憋在没有任何抚慰的ròu.棒里的精水。
    
    第二章  将军【H】
    
    侍卫得到主人之后理智渐渐恢复,虽然两人都正是欲望勃发的时候,可是在一条黑漆漆的巷子里像狗一样肏干主人的行为却还是应该尽快停止。然而当他抱起被肏得浑身无力的主人就要离开时,突然墙上传来一阵大笑。
    “小公狗这就不行啦,我看那小母狗可是还没有被肏爽的啊。你既然不行,我也不忍心看着小母狗发骚,就好心帮你肏一肏吧,不用感谢我哦。”
    侍卫立刻便反应了过来,这人竟然是今晚他与公子去刺杀的那人,年轻的周国将军周季。他知道这人的厉害,一颗心顿时就提了起来,正准备放下主人拼死一战时,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力气了。
    周季迅速接过从侍卫手里滑落的人,那人还沉溺在欲望之中,一到周季怀里便开始用光裸的身体在他身上摩擦,嘴里还发出撩人的呻吟。
    周季毫不客气地捏住红红的rǔ头,对着一旁面目狰狞的侍卫说道:“你可看到了,是小母狗先勾引我的,我要是不把他肏服了,岂不是堕了我的威名。”
    说完也再无其他挑逗动作,脱下裤子就将他在看着两人交媾时就已经硬起来的ròu.棒肏进了水嫩多汁的肉.xuè。
    他一进去就深吸了一口气,叹道:“不愧是李国的王子,穴真是嫩啊,本将军可不能输给这个骚.xuè,让我们周国蒙羞。否则等李溪回国之后到处跟人说周国将军是个样子货,被骚.xuè一夹就泄了,那我岂不是丢人丢到李国去了。你说是不是啊,小公狗。”
    其实李溪一直没有恢复神智,周季这些话全部都是说给侍卫李雄听的。他一边看着小侍卫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表情,一边把身下这个骚货肏得如痴如醉,狂流骚水,这可比在无人角落默默肏人爽得多。
    周季外面看着儒雅,实际上作为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脱下衣服以后一身肌肉十分结实,筋肉均匀。
    李溪两条修长的腿圈在他的腰侧,跟随着他的节奏不断把肉.xuè往ròu.棒上凑。刚才没有被肏烂的穴心又重新被大龟.tóu顶撞,李溪整个小腹都又热又酸,秀气的ròu.棒涌出一股股浊液,全流在周季精瘦的小腹上。
    感觉到腹上断断续续的暖流,周季将ròu.棒狠狠向里送去,龟.tóu压住穴心使劲碾压,笑道:“怎幺小王子前面不怎幺中用啊,跟骚.xuè似的,骚水一点一点的流不干净,不像是射了精,倒像是被我给肏尿了。”
    李溪正被龟.tóu碾得整个腹部都像是要坏了一般,哪听到他说什幺,小.xuè狂乱地收缩着,像是推拒着ròu.棒,又像是可怜兮兮地讨好着它。
    倒是瘫软在一边的李雄气得不行,光线不足他虽然看不清主人被周季肏干的细节,可是肉体碰撞的清脆声、ròu.棒chōu.插的绵绵水声还有李溪又爽又难耐的呻吟声都萦绕在他耳边,比看得清清楚楚更让他抓心挠肝。偏偏周季就爱说那些话刺激他,现在正被周季肏干的人,不仅是他心里一直仰慕的人,更是李国的王子,而他现在就这样被周国的将军毫无顾忌地肏干着。更痛苦的是,他就在边上眼睁睁地看着,连抬一下手的力气也没有。
    听到李雄痛苦的喘息声,周季哈哈大笑起来,胯下更加用力,一根ròu.棒快要在肉.xuè里搅出浪来。
    李溪这才是第二次挨肏,又是忍了数月的药性突然爆发出来,当然无力抵抗他的动作,任坚硬火热的ròu.棒在穴里四处戳刺,一块块软肉尽数被攻陷。忽得一股软劲传遍了全身,他就这幺抽搐了几下,穴里喷出一大股温热的液体。
    咕噜的水声李雄其实已经听见了,他还没有想明白发生了什幺的时候,周季又开始说话了:“真是极品骚货啊,小.xuè还会潮吹!好暖!这可别说男人了,就算是女人也未必比得上啊!”
    李雄心中愤恨,可是从那两人身上传来的情欲味道已经让他的心思发生了变化,他愤恨自己还没有将主人肏到潮吹,那个人就这幺把主人的小.xuè肏到喷水。在这样的情境之下,他竟然硬了起来,一面自责于主人就在自己眼前被人肏干自己却无能为力,一面又想象着主人挨肏的样子有多美,被那人肏得是不是流了一脸的口水。
    像是知道李雄的想法,周季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颗夜明珠出来。两人周围顿时明亮起来,对于方才习惯了幽微光线的李雄来说,足以让他将主人的浪态看得清清楚楚。
    李溪仰躺在巷子里的石台上,两只白嫩的腿紧紧缠在周季的腰上,被他肏得起起伏伏。他的口水糊了一脸,也许是刚刚潮吹过的原因,眼角的泪还没有干,可是红艳的嘴唇却还是微微张开,被肏得口水和吟哦声没有一样止得住。粉嫩的yáng物被肏得又挺了起来,还挂着稀薄的精水,在他扭腰迎合肏干的时候一甩一甩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