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沐玉良缘(GL) 作者:小白NO1(上)

字体:[ ]

 
 
 
 
《沐玉良缘(GL)》作者:小白NO1
 
文案
秦沐十八岁那年遇到魏寒玉,她是黄明山威震四海的大当家,而魏寒玉是位高高在上的魏国第一公主,我是贼,而你是皇室一脉。喜欢你,却不敢让你知道。一次阴错阳差的意外,秦沐夺走了魏寒玉的第一次,秦沐却还茫然不知。一场爱情的游戏就此拉开了。原以为是我在苦苦追寻着你的足迹,却不知你在之前,已对我情根深种了。
 
秦沐,十八岁,个性温和善良,聪明却偏爱低调。武功了得,却不张扬。
 
魏寒玉,二十五岁,过了二十多年心静如水的日子,直到遇到秦沐的那天起,平静的湖面因一颗石子的掉落,而泛起涟漪。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恋爱合约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沐,魏寒玉 ┃ 配角: ┃ 其它:
 
 
     序
 
    “陛下,不好了,长公主被黄明山的山贼劫持了。”
 
    大殿之上,传来慌乱的喊声,魏明然威严矗立在偌大的金銮宝殿之上,深沉的眸子闪过一缕慌乱,向来遇到千兵万马都临危不乱的魏帝,此刻眉头拧成了一团,得知这样的噩耗让他怎么接受的了,长公主魏寒玉是他心头的一块肉,而现在这块肉就像是被人硬生生的给扯走了一般。他握着龙头座椅的手紧紧的拽着把手,声音低沉而沉稳。
 
    “派三万大军,前去营救公主,众爱卿,谁来领命?”
 
    “父皇,我要去救皇姐。”还不待众臣子发话,太子魏颜汉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去。
 
    “太子乃千金之躯,万万不可意气用事啊。”众臣子立即制止,黄明山的山贼绝非是好对付的,黄明山地形易守难攻,且黄明山的土匪头子被众人唤作是诸葛在世,是布阵用兵的好手,正是因为他坐镇山中,方才使得这群山贼横行无忌,肆意妄为。这几年,也陆续派过官军围剿,只可惜每次都是战败而归。黄明山一直是朝廷的心头之患,可也是无法根除的顽疾。只可惜,这一次,他们居然胆大到劫持长公主。魏国谁人不知,长公主集魏帝万般宠爱于一身,黄明山的山贼这一次,只怕这祸闯大了。
 
    “臣愿意领命,带兵出发。”陆旭跪地,双眸透着坚毅的神色。
 
    魏明然点头,目光落在陆旭身上,陆旭不过二十有三,是陆有为老将军之子,深得陆猛真传,文武双全,威猛无比,若是他前去救女,寒玉定有生机。
 
    “陆将军,接旨,朕封你为护国将军,此次务必尽全力搭救长公主。”
 
    “臣接旨。”陆旭双手抱拳,目光透着深深的信念,寒玉,我绝不会让你出事。
 
    “宋丞相,朕派你与陆旭一同前去,若久攻不下,朕派你作说客,朕愿意出十万黄金保得寒玉安全。”魏明然眸子一转,看向宋辽,眼眸中满是深意。
 
    “臣领命。”宋辽点头称是。知这次躲闪不得,也明了魏帝救女之切,之深。偌大的宫殿之外,大军赫然正立,抱着必胜的心情,为夺回魏国第一公主。
 
 
 第一章 初识
 
    今天对于黄明山而言是特别的一天,也是特别有意义的一天,不是大年初一,不是过节欢庆,而是他们的大当家的寿诞。
 
    黄明山位于京城西郊,与皇城对立而处,之所以让朝廷官员听闻丧胆,是因为黄明山处于各处人马进京的必经之路上。坊间有一传言,魏国无需大理寺,是人是鬼都往这黄明山跟前走一遭,能活着进京的便是两袖清风的清廉好官,若是首级被高挂到集市门楼的便是贪官。从无断错过案子,也因此在民众心中赢得了好名声。每年大年初八民众便会集结出现在黄明山脚下,为黄明山的山贼进贡好吃好喝的,让他们来年继续努力为民除害。
 
    再说这黄明山如今确实一片祥和之气,整个山寨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大堂正中放着一张藤木制成的宽椅,椅上沉木制成的牌匾上写着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仁义忠肝。
 
    大堂之上众人都拧着包装考究的礼盒,似乎在等待着贵客到来。只见一少年从庭院之中款款而至,如一树清风。
 
    众人立刻整理的分成两拨站立,为少年让开一条道路,待少年落座在藤椅之上,众人齐抱拳毕恭毕敬的称呼他为大当家,少年一身青色长衫,乌黑的长发梳成一束搭在长衫上,翩翩风度,面相不似男生那般刚强,眉清目秀,肌肤白净,那双黑亮的眸子透着不似他年龄般的深沉。
 
    “大当家,今日是你十八岁生辰,小的祝你寿与天齐。”
 
    “大当家,小的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大当家,这是小的特意为你准备的礼物。”
 
    宽木藤椅上,少年正坐在大堂之上,唇角勾笑,眼眸中尽是淡然,抿了一口茶,目光温和的看向堂下众人。举止投足间尽显一家之主的霸气,丝毫不像是十几岁的少年。
 
    “大当家,博叔曾帮大当家算过一卦,说大当家十八岁生辰这天会遇到命中注定的姻缘,而若是大当家把握住这段姻缘,他日并如出水蛟龙,前程不可限量。”二当家秦老二站了出来,眸子中尽显笑意的说道。
 
    秦沐笑笑,并不言语。虽说内心里还是有点期待,但这等山间粗野怎会有她的意中之人。且她当下尴尬的身份,也让她有苦难言。说起为什么会成为黄明山的大当家,秦沐只怕是要说上三天三夜,这段坎坷的历程,就留在以后慢慢揭晓。先说说,这博叔,是秦沐的军师,也是恩师,也是一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而他向来喜好算卦占补,且极准,这是他临下山前为秦沐算的一卦,这让众兄弟都帮秦沐这大当家惦记着这事儿。
 
    “秦老三特来贺寿,祝大当家福如东海,寿与天齐。”众人正为秦沐的喜事议论纷纷的时刻,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秦老三抱拳,大跨步走了进来。
 
    秦沐见到秦老三,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颜,她站起身子,迎上秦老三,问道。
 
    “老三,可是为我送来了一份大礼。”
 
    “正是。”秦老三点点头,笑着叉腰说道。“大礼已经运到了寨子门口,等着大当家去验收了。”
 
    秦沐笑着拍了拍秦老三的肩膀,看着他身上还卷着黄土,唇干燥苍白,想到他为了这份大礼在山下埋伏了一个月之久,不禁由衷的说道。
 
    “老三辛苦你了。”却见秦老三一摆手,得意的说道。
 
    “这次不单单是抓到了周航凯这个贪官,还连带着他准备进贡给那狗皇帝十万两黄金全给带回来了。”说起这份大礼,其实就是这周航凯本人,这周航凯为何人,杭州府知府,彻头彻脑的贪官一枚,专门收刮民脂民膏,昏庸无度,这次知道他奉命上京,途经黄明山,既然昏官过路,秦沐自然是不会放过。
 
    听到如此振奋人心的消息,大厅内的人都兴奋的喊了起来。
 
    “走,大伙们随你去看看。”秦沐自然也是高兴,一路明追暗跟了一个月,总算是抓到了昏官,于是挥挥手,说道。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跟着秦沐往寨子口走去。可脚刚踏出大厅。一把锋利的白刃直冲着秦沐飞来,插/在了门框上。秦沐顺着这把剑看去,只见一白衣男子站在大院中央,目光如炬的看向她,道了句。
 
    “小贼。”
 
    秦沐一听,乐了,这诺大的山寨还没有人敢这般与她对话,刚准备与她唇枪舌战一番,只可惜这白衣男子已被数十个赶上前的弟兄给团团围住了。一弟兄率先上前,刀还未落下,手腕就被这白衣男子抓住,只见他眸子里透着刺骨的寒意,用力一扭,便递到弟兄手腕咔嚓一响的声音,刀应声落地,男子脚尖一点,刀被挑起,他稳稳握住,银色的刀具在阳光下闪着寒光,一会儿工夫,数十个弟兄皆被放倒。
 
    秦沐摸着下巴很认真的看了这白衣男子半晌,见他的五官精致,如玉般雕琢,俊朗不凡,在这般粗野之地,鲜少能见到如此漂亮的人儿。于是笑着问他身边的秦老三。
 
    “传言这周航凯肥头大耳,身材矮短,不然相貌,单单身型与这位相差甚远,看来你们是抓错了人了?”
 
    见这白衣男子武艺高强,原本对他所用的迷香居然毫无效用,把这秦老三急的也是满头大汗,秦沐这一问,秦老三赶忙答道。
 
    “此人乃周航凯的同伙,我们一路跟踪过来,见周航凯对此人尊敬有佳,定是在京城身居要职,必是与他有过勾结的乌合之众,思来想去,于是也一并带回山上了。”
 
    秦沐听完,眉头微微皱起,目光落在白衣男子身上,京城上下的官员目录她全有,大到宰相,小到七品芝麻官,可把此人的模样在脑子里转了一遍,却发现没有与此人吻合之人,据秦老三所说周航凯对他尊敬有加,可想此人的身份之尊贵,莫非此人并不是官,而是,秦沐这么一想,目光再次落在白衣男子身上,心便如打鼓般开始扑通折腾起来。
 
    见几个弟兄再次败下阵来站在秦沐身边的秦老三等不住了,用力拔/出那把被插到门框上的刀,提着刀就往前冲,可还未走半步远,手中的刀却被身边的秦沐给夺了下来。见秦沐笑嘻嘻的看着他,说道。
 
    “老弟这刀刃太利,可别误伤了她。”
 
    秦老三看着秦沐,脸上露出疑惑之色,这还是头一回见到秦沐如此紧张一个为官之人。可眼见着弟兄们招架,秦老三也没多想,从身后练武架子上取了一根长两米的木棍飞身而出。木棍顺风而落,利落干脆,直冲着白衣男子的脑袋敲了过去,若是被这一棍敲中,即便是身强力壮之人也得在地上躺上几个时辰才爬的起来。可白衣男子不急不缓,身子轻巧的往后一退,躲开了秦老三的棍棒,只是木棍扫过白衣男子的发冠,一头盘起的长发被这么一挑,如瀑布般散开,随着她白衣飘扬。
 
    “原来是个女子。”在场的弟兄看到这一幕,不禁纷纷感叹。看到这女子的容貌,连气势汹汹的秦老三此刻也拿着木棍,愣住了。不说女子貌若天仙的长相,能有这等武功和大敌当前的临危不乱的气魄,都让人不禁敬佩。再者,是女子便自然不是贪官,寨子里的人痛恨的是贪官污吏,从不会对女流之辈动手。
 
    “姑娘,你放下刀,我们定不会伤你分毫。”秦老三眉毛一横,把木棍往旁边的土地里一竖,木棍直直的插/进土中,可见秦老三这臂力惊人。魏寒玉深知若是与他硬碰硬只能两败俱伤,可她又怎甘心落到这等山贼的手上。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魏寒玉的目光不由的顺着声响望去,见一文弱的男子半眯着眸子,乌黑的眼珠子精明的上下转悠着,如同看物品一般,对她上下打量着,还不时对着身边的白发老人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