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嫡长子的日常/淑人君子 作者:九小二

字体:[ ]

 
  书名:淑人君子
  作者:九小二
  【文案】
  作为一名官三代,大理寺少卿叶逸的宅内日常丰富多彩、朝堂仕途顺风顺水,想着替母亲报仇之后就平凡地做官,平凡地娶妻,平凡地生子,平凡地结束一生,但邻家弟弟出其不意的改变让他与这条平凡之路渐行渐远。
  当疼爱多年的小狗突然变成了大野狼,是躺平了让他吃呢还是躺平了让他吃呢还是躺平了让他吃呢?
  主受,1v1。
  内容标签:年下 宫廷侯爵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逸,唐霄 ┃ 配角:叶明等 ┃ 其它:年下,竹马,1v1
  ==================
  
  第1章 叶家有君子
  
  冬末的晨光总是来得稍晚,故而当报晓的鼓声次第响起时,叶府里除了早起做准备的仆婢外,还有一人也已恭候多时。
  叶府的竹林里,叶逸一身素白长衫,手持一柄长剑于竹林中轻跃翻转,惊鸿游龙一般。剑气荡开,震落竹叶上积压的晶莹白雪,独留一朵不知哪里来的白色小花颤巍巍地挂在竹叶之上。
  “公子。”
  贴身女婢兰若清脆的声音传入耳中,叶逸一个转身收了剑招,抬眼看向兰若。
  “这就五更三点了?”
  漫不经心地提问之后,叶逸举步行至那朵花前,面带温柔的笑意,小心翼翼地将那朵小花拿起放在掌心。
  这个时节盛开着的花朵也只有隔壁梅园里的了,这一朵怕是女婢采花时不小心遗落的吧。
  兰若垂着头快步走到叶逸面前,将一方干净的布巾交给叶逸后答道:“回公子的话,今日的晨鼓敲得稍微早了些。”
  兰若口中的这个早,也不过就是早了半盏茶的时间。
  “是嘛。”叶逸一手小心翼翼地托着花,另一只手从兰若那里取过布巾擦干自己脸上的汗水,又对兰若柔声一笑,道,“年节已过,可这天儿却还冷着呢,你也不必每日清早都来这竹林寻我,时辰到了,我自会回去。”
  兰若垂着的头并没有抬起,轻轻摇了摇头之后固执说道:“照顾公子是婢子应尽之本分,只要公子在这府里,婢子就要随行侍候,不分寒暑。”
  对兰若这固执的性子感到几分无可奈何,叶逸笑着拍了拍兰若的头顶。
  叶逸又细细端详起掌心的那朵花,突然出其不意地收紧五指用力一握,再摊开手时,花已不在,只有几瓣残破的花瓣随风从叶逸掌心飘落。
  叶逸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抬脚返回住处墨雅居。
  这里是竹林,要花何用?
  对叶逸此举丝毫不感到意外,兰若一声不吭却也一步不差地跟在叶逸身后,过了一会儿才似突然想起般开口道:“林夫人请您到香云轩共用早饭。”
  “知道了。”叶逸的脚步一顿,这停顿却也只有瞬息。
  林夫人名叫林玉儿,是叶逸父亲叶承谦的妾室,叶逸的庶母,但却不是因为深得喜爱才被抬进府里留到今日,而是那女人用了下作的手段怀上了父亲的孩子,生下发现是个儿子之后,才抱着孩子找上门来。
  那时叶逸的母亲还活着,深爱着妻子的叶承谦本是想将这对母子打发了,却不想事情被叶逸的祖父知晓,叶承谦挨了家法,林玉儿母子这才进了门。结果隔年叶逸的母亲就死了。
  包括叶逸的父亲与祖父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叶逸的母亲是操劳过度导致内府衰竭而死,叶承谦更是因为懊悔和愧疚而自感无颜面对叶逸,整日躲在国子监里,甚少回家。
  但叶逸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只是当年年仅七岁的叶逸哪怕亲眼瞧见、亲耳听闻也依旧是无能为力。可这份怨仇叶逸从不曾忘记,待他寻到如山铁证,定要这对母子永无翻身之日!暂且,就让他们逍遥着。
  回墨雅居沐浴更衣之后,叶逸便去了堂屋旁边的香云轩。叶逸到时,林玉儿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
  “庶母。”叶逸扬起温柔的笑脸对林玉儿拱手作揖,直身之后便一脸关切地对林玉儿说道,“庶母是何时来的?可是在香云轩里等得久了?怎的不让仆婢再加个火盆?这香云轩比不得后院屋里,可冷着呢。”说着,叶逸就吩咐一旁的仆婢去多准备个火盆。
  林玉儿赧然笑道:“劳大公子费心了,妾也没等多久,不冷的。大公子这体贴的性子像极了主母,就连对待妾这样不招人待见的人也这般和善,妾能进叶府的门当真是祖上积德,修了三世的福分啊。”
  “庶母过誉了,我哪及母亲的万分之一。”叶逸温和一笑。
  林玉儿也跟着笑,而后将桌上的几碟菜往叶逸面前推了推,催促道:“大公子快吃吧,这天儿冷,饭菜凉的快。这些都是妾问过兰若姑娘之后特地为大公子做的,大公子尝尝合不合口味?”
  “庶母这是何必?这些事情让仆婢去做即可,怎好劳烦庶母?”这样说着,叶逸却是拿起了箸子,夹一点儿小菜送进嘴里,举止优雅。
  林玉儿笑道:“没事儿,左右妾也是闲着,总要做些事情。”
  听了这话,叶逸只微微一笑,并没有接下这话。
  叶逸突然不说话,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这倒让林玉儿有几分坐立不安。
  人常言: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这话用在林玉儿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先前林玉儿讨好叶逸的举动皆是有所图谋,这一顿早饭也不例外。只是叶逸这饭吃得太过专心,林玉儿实在也找不到开口的时机。
  粥喝下半碗,叶逸突然抬头看了林玉儿一眼,疑惑问道:“庶母,明弟呢?”
  这“明弟”指的是叶明,林玉儿十七岁的亲生儿子。
  听叶逸提及叶明,林玉儿心中一喜。她本就是来找叶逸询问有关叶明的事情,可这话却也不好自己厚着脸皮开口,要不着痕迹地引出这话题也并不容易,这半天她可就等着叶逸问呢。
  林玉儿故作忧愁地叹一口气,道:“明儿他一听见鼓声就走了,说是司农寺里还有事情要做。大公子,您给明儿安排的是个什么样儿的官儿啊?怎么整日起早贪黑的?”
  一个月前,是林玉儿带了厚礼上门求叶逸给叶明托个关系弄个官儿做做,品级不用高,清闲就行。可叶明自打上任之后就整日起早贪黑的,这不晨鼓刚响起,别人都是在这个点起床,叶明却已经急匆匆地出门去了,而且一回到家就抱怨那工作有多累有多苦,林玉儿只瞧见叶明那满手的伤痕,偏生问了叶明是做什么的,叶明也不与她说,林玉儿是又心疼又着急,这才又找上叶逸,想要问个清楚。
  叶逸一听这话,便蹙起了眉,一脸困惑道:“起早贪黑?这不应该啊……我托的人可是说那职位不费心也不出力,根本就是闲得很,何需起早贪黑?该不会……”说着,叶逸的眉心蹙得更紧了。
  “怎么?该不会是什么?”叶逸的话音这么一拖,林玉儿的心就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慌张地看着叶逸。
  可千万别是出了什么岔子啊!
  瞧见林玉儿这副表情,叶逸轻声一笑,宽慰道:“庶母莫慌,我并不是说明弟受了欺负或者出了什么事请。”
  “那……那大公子是何意?”
  叶逸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为难,看了林玉儿两眼才犹豫着开口道:“庶母,明弟正值贪玩又会玩的年纪,又禁不住诱惑,如今入了司农寺,想必也交到不少朋友,他这起早贪黑的说不定都是与朋友在一起,庶母别太担心。”
  听得叶逸这番话,林玉儿愣愣地眨眨眼。
  林玉儿自然是听懂了叶逸不便明说的那言外之意,也觉得他说得有几分道理。三岁的孩子是在母亲的身边儿淘,可这十七岁可正是想要脱离母亲束缚的年纪。难不成明儿当真与些德行不良的人厮混在了一起?
  事情都说完了,叶逸的饭也吃完了,将碗筷放下,叶逸温声安慰林玉儿道:“不若这样吧,左右我今日在外办完了差事也是要回一趟大理寺的,就顺便去司农寺看看明弟吧,若他当真为人所欺,我也好去帮他一把,若不是我也会劝明弟几句,叫他收敛心性,庶母就不要担心了。”
  “好好好。”林玉儿赶忙点头,不住地向叶逸道谢,而后又想到一事,“大公子,还有主公那边儿……”
  叶逸无奈苦笑,道:“打从我记事起,父亲便爱书成狂,就连母亲也总是抱怨父亲将宫中书库当做家,反倒将家当成了客栈,如今父亲更是住进了国子监专心治学,倒是为难庶母了。”
  林玉儿极为勉强地拉出个笑容,低声道:“大公子言重了,妾又怎能与主母相提并论。”
  叶逸叹一口气,道:“罢了,我今日便也走一趟国子监吧,只是不知能否见着父亲。”
  林玉儿起身向叶逸一拜,尴尬道:“妾妄言,给大公子添麻烦了。”
  叶逸笑着摆摆手,便转身离开。
  叶逸出屋之后,林玉儿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这没娘的浑小子,装得什么好人?不过是仗着正妻所出的嫡长子身份才能在官场混了个如鱼得水,他得意什么?
  她家老爷虽然自请降职之后只是个从三品国子祭酒,可在那之前可是做太子太傅的人!那官儿大着呢!地位高着呢!朝廷里那些大官儿哪个见到她家老爷不要礼让三分?这浑小子不过就是沾了老爷的光得了那些人的照拂罢了。
  哼!可就算有人照拂,那浑小子在大理寺里呆了四年还不只是混了个大理寺少卿?他有什么好得意的?若是换做她的明儿,定能做得比那浑小子好多了!
  不过这浑小子与他那短命的娘一个样儿,都是和善的主儿,走着瞧吧,她要这浑小子亲手将她的明儿送上高位,待她的明儿借着浑小子的势力踩在了浑小子头上,再抢了浑小子的人脉,她倒要看看到时候那浑小子还有什么可得意的!
  另一边,出了叶府大门上了马车的叶逸也是冷了脸,靠着车壁双眼紧闭,不知在盘算些什么。
  
  第2章 唐家二公子
  
  前些日子,吏部尚书十三岁的幺女失踪。本来这事儿是报官之后,便交由下边的人去查,可偏生这吏部尚书乃是后宫某位得宠妃嫔的父亲,那妃嫔在皇帝枕边哭诉那么几次之后,这事儿便直接交到大理寺来了,皇帝指名要大理寺卿尽快寻回失踪之女。
  而这落在大理寺卿头上的活儿多半都会变成是叶逸的工作,于是这几日叶逸为了询查取证跑遍了十六卫驻地,今儿这右金吾卫营便是最后一处了。于是上朝在皇帝面前露个脸之后,没资格多言的叶逸就跟其他没资格的人一起退了出来,转而前往金吾卫营。
  与右金吾卫将军闲聊几句,谨慎地探听了些近来金吾卫的内部消息以满足个人的好奇心之后,叶逸就找到了吏部尚书幺女失踪前后几日当值的京城巡察,细细问了那几日的城中异状,又翻阅了那几日的出入城记录之后,叶逸默默记下些重要信息,今日的差事便算是办完了。
  横穿右金吾卫营从东侧而出便是皇城西侧北端的顺义门,从顺义门入皇城后走不了多久便是大理寺所在,故而叶逸在进入右金吾卫营的时候便放了自己的马,好让马自己跑回家,此时办完了差事,便行走在右金吾卫营中,优哉游哉地往皇城的方向去。
  依着这个步速,待叶逸回到大理寺时,应恰好赶上吃午饭的点儿,若能趁着午饭时间就将事情与大理寺卿交代清楚则是再好不过的了。
  还差百来步就要走出右金吾卫营时,叶逸突然瞄见一道熟悉的背影。可那个人为何会在右金吾卫营中的马棚里?
  叶逸满腹疑虑地向马棚走去,为了不被对方发现,还故意放轻了脚步,不声不响地行走在散落四处的干草上。就见一人背对着他站在一匹马旁,正认真地给马匹刷洗。
  “霄?”
  叶逸的声音一出,那马棚里便是叮里咣啷一阵乱响,唐霄先是不慎掉落手中的毛刷,而后又踹翻了脚边的水桶,最后转身时头还撞上了一旁地木柱,模样好不狼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