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必讨报偿 作者:瞳浩

字体:[ ]

 
必讨报偿
作者:瞳浩
【文案】
十七接了一个任务,让他杀掉剑狂林渊,命令如山,他不惜用自己作诱饵,引诱他付出真心,给了他当心一箭。
可惜林渊还是活下来了,而十七被宫主当做礼物送了回去。
最后林渊说:骗我真心,必讨报偿。
十七心想:如果我不爱你,就不会怕杀你了。
 
狂傲大侠攻X毒辣美人受,相爱相杀,HE
 
 
楔子:江湖往往多仇怨
1、
静谧的大殿上,十七低头跪在殿前,甚至不敢抬头。他不知道在这跪了有多久,但只要宫主不开口他就不能起来。
他不由想起一个月前,十四就是生生跪死在殿前的,不由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是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十七。”
宫中终于开口了,视线还是没从手里的书上挪开,只懒懒地唤了他一声。
十七赶紧回神,“属下在。”
“人说剑狂林渊,剑狂人也狂,果然不假。”宫主勾了勾唇角,缓缓道,“十七,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不及多想,叩头答道:“十七今年刚够十七。”
“有趣有趣!”宫主眼里兴趣更浓,“本座让你去杀个人。”
“是。”
“这次你要光明正大的杀,必须让他心甘情愿地死在你手里。”
“是。”
宫主抿唇笑笑,“剑狂,林渊。”
2、
一个月前。
赤霞宫宫主因为看上了一株晚莲,挥挥手灭了岁晚山庄。虽然赤霞宫平时也横行霸道,但这样的罪行已经令人发指了。
半个月前。
剑狂林渊,剑狂人也狂,执剑一人杀入赤霞宫,适逢宫主练功紧要时期,林渊来的时候宫主一口血喷了出来,被他以剑指着喉咙。
宫主不在乎地擦了擦嘴角的血,嘲讽地笑道:“什么剑狂,不过只是趁人之危!”
“什么?”
“趁我练功走火入魔的时候杀我,算什么英雄?”
林渊淡淡道:“你要多久才能好?”
“半年。”
林渊面无表情地收剑,“半年后,林某来取你性命。”
“哈哈哈哈哈……”宫主大笑,这人当真有趣,“好,这半年,赤霞宫也必杀你!”
林渊转身就走。
 
 
第一章:将自己当做诱饵
3、
十七是宫主的影卫,从小在赤霞宫长大。排的上前二十的,必然都是从尸骨堆里踩着自己同伴的尸体爬出来的,刀枪毒刃样样皆通,可他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心甘情愿被杀。
他还在收拾东西,正在看话本小说的十五就说话了,“笨呐,让一个人心甘情愿地为你而死,不就是爱嘛。”
十七连忙捂住他的嘴,严肃地说:“在赤霞宫不要随便提这个字。”
十五不悦地甩开,十七认真地说:“之前十四就是因为那个什么了十六,所以跪死在殿前,十六直接自尽了。再往后数,二十二也是因为那个什么了外面的姑娘,逃出宫被正道砍死了,还有……”
“你不懂。”十五深情地捂着胸口喃喃道,“多么缠绵悱恻的爱情。”
“……缠绵?悱恻?”
十五说:“是啊,他们虽然死了,但他们彼此相爱,爱就是愿意为他而死。”
十七不知不觉地想起了宫主,说:“我愿意为宫主而死。”
十五说:“我也愿意。”
十七恍然大悟,原来我和十五都爱着宫主。
4、
“你没救了,知道宫主为什么让你去吗?”
“为什么?”
“因为……”十五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因为你这张脸啊,论毒你比得过我吗?论剑法你赢得了小六吗?论头脑你就更不用说了,宫主分明就是要你去勾引他,不同阵营相爱相杀,互相爱着却要兵刃相见,天啊,好特么虐……”
十七觉得十五的癫狂症可能又犯了,拿起行李就要走,被十五再次拉住语重心长地说:“傻孩子,哥哥来帮你一把吧,等你试过了有人爱的感觉,你就知道活着的意义了。”
“十五。”十七问,“你真的不是武林盟派来的卧底?”
十五生气了,“你到底要不要追他?”
十七淡淡地问道:“不是杀他吗?”
“……十七,你这种人活该被月老抛弃。”
5、
十七最后是被十五拽走的,两人并排坐在树上,看着远处走来的白衣剑客。
“小说里都是这么说的,一会我扮成坏人袭击他,然后你出现英雄救美,男男互救什么的很容易产生爱情的。”
没等十七说什么,十五已经去了。
“可是……”十七想拦他的手还停在半空,默默地看着连一秒都撑不过的十五,叹气,“可是他根本不需要救啊。”
十五:“救……救命啊……”
为了避免十五死在“正道妖人”的手上,十七只好硬着头皮提剑上去救人,一剑挑开了林渊的剑尖,好一个英雄救美!
“不要伤害他。”
美人长发如浓墨,剑若惊鸿,神色冷清,仿佛能看到蝴蝶翩翩于剑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多侠义的人啊,人美心也美。这一刻映入林渊心里,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6、
见到他眼里的敌意,林渊又清醒了过来,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让开,你身后是赤霞宫的人。”
“赤霞宫……”
十七才要张口,十五往他身上撒了一把迷药,十七当即软软地倒了下去,林渊把人接住,十五趁机跑了。
十七牙关紧咬,没说完那句话。
……赤霞宫怎么了!
远远看着这两个人,一个白衣御剑,一个面如桃花,深藏功与名。
“任务完成。”
7、
于是十七被擒了……不,是被救了。等他醒来后发现自己正在林渊住的剑庐,已经是晚上了,窗外白衣剑客正在月下舞剑。
如行云流水,剑气惊动天地。
……好厉害!
十七坐在床上十指紧握思考对策,因为事出紧急,他现在什么都没带。硬碰硬必死无疑,何不将计就计,接近他再想法取他性命?既然情这一字能要了这么多人的命,林渊不是圣贤,也一定难以逃过。
打定主意只有片刻,窗外练剑的人已经察觉到他醒来,回了屋子,两人四目相对。
林渊淡淡道:“这里是剑庐,在下林渊。”
十七没有开口,林渊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林渊见他不说话,又问:“敢问阁下贵姓?家住哪里?”
“没有名字,没有家。”
林渊拧眉不语。
十七突然屈膝跪下,“赤霞宫毁了我的一切,我已无家可归,求林大侠收留我。”
8、
林渊性格狂妄,虽然不解,却也受之泰然,听他继续说下去,“林大侠,我无父无母,是岁晚山庄的一名仆役,就在一个月前,他们……我……”
十七低头,泪水落在青石砖上,林渊皱眉不语,十七继续描述当时的画面,“他们来势汹汹,挥刀杀人像是切菜一样毫不在乎,庄主当场就被砍下了头颅,而夫人……当着众人的面被强暴……老爷夫人待我恩重如山,我不能坐视不理,我想杀了他,可他太厉害,我连他的衣服都没能碰到就被制服,接下来……”
林渊面无表情地问:“为何你还活着?”
十七含泪接着解释道:“我也不知,他看我的神情像是看一只蝼蚁,我被按跪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少爷被刺死,少奶奶还怀着身孕,连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被杀死……”
“……”
林渊虽然没有说话,但已经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杀意了。
十七泪如雨下,断断续续道:“最后赤霞宫的宫主看了我一眼说……”
“说什么?”
“留你贱命,又能如何?”
“哗啦——”
林渊手下的桌子成了粉末。
十七眼睛闪了一下,重重地叩了三下头,坚决道:“我知道您剑法高超,我现在活着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手刃仇人,我自知不配拜入林大侠门下,只求您收留我,指点一二,我愿当牛做马,为奴为仆,报林大侠大恩大德!”
他的头还低着,看不到头顶人的表情。
只听到过了很久林渊问道:“你之前说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人们都唤我十七。”
“好。”林渊淡淡道,“那我就给你个名字吧,影。”
“是,林影谢过主人。”
9、
赤霞宫。
“怎么样了?”
宫主斜卧在软榻上,声音还是懒洋洋的,一点都不像是顶尖高手的样子。
十五跪在脚下恭声道:“已经将人送到。”
“哈哈,这么有趣的事我岂能错过?”宫主莞尔一笑,又抬了抬下巴命令道,“十五,你上榻来。”
那神态像是看一只蝼蚁。
死yín魔,强jiān犯,流氓,下作!十五心里在骂,脸上还是谦卑,被进入的一刻听到一句轻笑。
“游戏开始了。”
 
 
第二章:诱骗你付出真心
10、
影。
这是十七给林渊的感觉。
十七不喜欢这个名字,他是影卫,被宫主派去出任务的时候也常有,然而他总是在暗处,几乎没有机会见到太阳,他的皮肤白的不像常人。
他不能多话,有时几天都不能说话,所以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安安静静的恬淡气质……
你见过影子说话吗?影子不就应该躲在暗处膜拜最后一点光吗?不就应该无血无泪吗?
十七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只是有点不想被提起来而已。
11、
那天后十七就留在了剑庐,恪尽职守地洗衣做饭。
寒冬的剑庐很冷的,十七洗完了碗后就站在一边看林渊练剑,一面记住他的招式,一面思忖如何才能让他动情。
要说对他好,十七觉得已经对他很好了,那么冷的天给他洗衣洗碗,林渊毛病很多,比如衣服晾干后一定要用花瓣熏香,比如练剑的院落肯定要打扫,比如剑庐的剑每天都要擦一遍,唯独他的剑不准任何人碰。
十七问过为什么,林渊说:“碰了你就死了。”
十七有点好奇自己来之前他是怎么过的。
他还在想着,风声就暂止,林渊不知何时站在他面前,淡淡道:“让我看看你的剑。”
十七:“什么?”
林渊没再说话,十七默默地拾起自己的短剑,低声道:“我剑艺不精。”
林渊道:“我知道。”
十七:“……”
林渊补充道:“我见过。”
……好了,你是剑狂,我知道了。
12、
十七剑法的确不好,这是在林渊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