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风华军师 作者:土豆炒蛋

字体:[ ]

 
【文案】
 
贤朝的大将军战不败,执掌三军,又有监督教导帝王之权,权倾朝野,战家世代忠心朝廷,辅佐君王治安天下。
 
京商陆家之子陆清秋,常年缠绵病榻,重病在身,加上继母夙媪凤的刁难,在陆家可谓是如履薄冰。
 
一封书信,一纸婚约,一道圣旨。
 
陆清秋便成了战不败的将军夫人。
 
随着两国大战触发,兵戎相见,众人才知陆清秋暗藏惊天才智,上知天文地理,下知奇门遁甲、破阵、计策、谋略无一不精,贤朝将士们称之为第一军师。
 
当所有的真相浮出水面,所有的阴谋见天明日之时,两颗心依然紧紧连在一起,只不过是谁比谁更爱对方罢了......
 
ps:此文是强强文,绝对的强强!强强!强强!重要的话要说三遍^o^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清秋、战不败 ┃ 配角: ┃ 其它:宫廷、战争、计谋
 
 
☆、第一章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约莫十三四岁的小童望着破败墙头露出的朵朵梅花叹了口气,什么时候竹院也能种上一棵梅树,这样少爷就可以隔窗观赏,再不会抵着寒风坐在院内看着那几株梅花出神,低头撇了眼手里端着的药碗,小童赶忙加快了脚步,自己再慢点药就要凉了。
  打开房门,小童踮着脚轻声走了进去,来到内室看到房中快要灭掉的火炉时,心下不免有些委屈,这个月的炭已经用完了,想要领新炭只能等到下个月。
  小童将药碗放到窗边有些掉漆的红木小几上,随后走到床榻边隔着床纱小声道:“少爷,该起来喝药了。”
  半晌从榻间伸出一只手,这只手苍白修长骨骼分明,可也就是皮包骨头没有一丝赘肉,瘦的吓人。
  “扶我起来。”嘶哑低沉的声音好似用尽了力气般,虚弱而无力。
  小童听后,上前两步系上纱帘,小心翼翼的将床榻上的男子扶坐起来。
  也就是那一刹,房间好似明亮了起来,苍白毫无血色的脸无疑是精致的,两道剑眉密而不粗,衬着他的脸庞格外适合,紧抿的薄唇无端生出一股脆弱感,但漠然毫无一丝情绪的黑眸又让人觉得他是孤独的带有傲气的。
  “少爷,您这次病发定是因为三小姐将您推下鲤鱼池时身体入了寒气,再加上您身子本来就不好,这下更是病上加病。”
  “无碍,她不是故意的。”男子神情淡漠,眉毛都没有皱一下,好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反倒平白添了几分贵气。
  小童听后有些愤怒,声音不自觉的高了许多,“她就是故意的!一定是大夫人挑唆让她欺负少爷,三小姐都已经十五了,怎还会如此不懂事的将您往冰水池里推?”
  男子轻咳一声,精致的眉眼并没有因此布上寒霜,语气平淡,“好了,毕竟是个小孩子,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再提。”
  小童还是十分气愤,咬了咬牙,忍不住又说句,“如果老爷还在的话,她们定不敢这么放肆!”
  “端药。”听到这,男子斜眉撇了小童一眼,声音有些低沉。
  小童见男子冷下脸,这才赶紧闭上了嘴,每次少爷这样看着他的时候,他就知道少爷生气了,但是少爷...依然那么好看。
  老老实实把小几上微热的药碗递到男子的手中后,小童站立一旁不敢再说什么。
  男子接过药碗后并没有立即喝下去,而是看了会才抬手一口饮下,喝了口小童递上来的热茶,嘴里的苦涩淡了不少,男子无意皱起的眉也松了下来。
  斜靠着高枕,瞅了眼房中快要熄灭的火炉,男子轻叹,“这炭怕是快用完了吧。”
  小童将药碗和茶盏放到小几上,眼中尽是愤愤不平,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可下一刻又咽了下去,他家少爷不喜欢听这些,他又何必惹少爷生气,只好强压着怒火道:“大夫人每月只许我们领十斤炭,现下黑炭已经所剩不多,只够我们再撑一天。”
  “嗯,还有几天便是月末,加床被子忍忍也就过去了。”男子拿起床头摆放的书籍满脸无所谓道。
  小童见状急忙上前替男子掖了掖被子,嘴里提醒着,“少爷,不要看太长时间,大夫说您这几日最好什么都不要做,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养养精神,这样才能好的更快一些。”
  男子抬手将书页翻到昨天看的地方,低声道:“阿林也是,喝了这药,中午我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你就不要回房了,待在厨房里靠着锅炉暖暖身子吧。”
  阿林瞬间酸了眼睛,抬手揉了揉眼眶,微微躬身语气坚定,“不,等会阿林将碗送回厨房便过来陪少爷。”
  男子望着阿林离去的单薄背影抿了抿唇,这些年倒是委屈他这么尽心的侍候自己这个没权没势的大少爷......
  阿林端着空碗走出了房间,呼啸的寒风迎面而来,阿林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急忙转身将房门带上,用力跺了跺冰凉的脚,这天是越来越冷了。
  感受着怀中微硬的书信,阿林深吸了气下定了决心,如今少爷的病越来越重,普通的药材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可是贵的药材,他们又吃不起,所以为了少爷能好好的活着,他只能把这封信送出去,不然有大夫人的刁难和重病缠身,少爷定然活不过这个冬天。不管成不成,他决定赌一把。
  可是接下来一个问题难住了他,办那件事情少说也要四五两,可是...他和少爷每月领的月奉全都买药材治病了,根本拿不出来啊。
  正在阿林纠结之际,一抬眼便看到了进出库房搬送东西的下人,心中顿时来了主意,如今也只有如此了。
  冬天的夜冰寒刺骨,呼啸的寒风更是雪上加霜,亥时的长街上已无人走动更别说那些小街小巷,大家早已纷纷躲进棉被之中摄取温暖,抵御那让人胆寒的冰冷。
  “砰砰砰!”响亮的敲门声在这寂静的小巷内尤为刺耳,但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声音也越来越响。
  “哎呦喂,大半夜的谁那么不讨喜还来买猪肉?饿死鬼投胎啊!不知道老子在睡觉吗!”屠夫一脸被吵醒的不耐烦。
  “也不一定是买肉的,说不定是认识你的人找你有急事。”睡在屠夫身旁身材纤瘦的女人睡眼蒙松打了一个哈欠。
  屠夫见状急忙心疼道:“好好,知道了,你继续睡我出去看看。”
  女子温婉一笑,随后躺下身子合上了眼睛。
  ‘吱呀——’门打开了,满脸不悦的屠夫正想发火,就见一个小童跪在了他的脚下,仰头望着他,语气里无尽的恳求,“求窦大哥帮帮我,救救我家少爷!”
  屠夫登时吓了一跳,连忙扶起小童定睛一看,惊愕道:“咦?你不是大少爷身边的侍童阿林吗?”
  阿林连连点头,“我是阿林!窦大哥我求求你救救我家少爷吧。”
  屠夫听着阿林透着哭腔的声音,拧了拧浓眉,扶着阿林道:“外面冷先进屋再说。”
  阿林急忙摇了摇头,满脸感激,“谢谢窦大哥好意,但我家少爷还等着我去照顾,不能在此久留,我只希望窦大哥能帮我一件事情。”
  屠夫紧了紧衣服,哈了口寒气,粗声粗气道:“你说,如果可以办到我一定帮你的忙,到底怎么了?”
  小童从怀里拿出六两银子和一封无名书信递给了屠夫,“我听说窦大哥曾经在边关军营当过差,所以阿林求你将这封书信送到边疆,交给不败将军!”
 
☆、第二章
 
  战不败乃是贤朝的大将军,统帅三军,手中掌管伏波、抚军、镇军、四征等武官,他如今的权利与掌管三省六部的宰相李德南不相上下,真要计较起来,宰相李德南见到战不败时也要礼让三分。
  顾名思义,战不败,战而不败,然而并非是战不败从未打过败仗,而是他的父亲战忠国希望他忠心为国战而不败。
  而此时战不败正站在军中高台迎着风雪监督脚下布阵练操的士兵。
  “报!将军,这有一封来自京城的书信!”一名士兵突然出现在战不败的视线之中,跪地高声通报,期间还小心翼翼的护着袖口的书信,免得它被落雪打湿。
  战不败闻言微微皱了皱眉,脸上渐厚的冰雪也随之落下了少许,但还是满脸雪霜,看不清容貌,由此便知他在这已经站了许久。
  “送到我营里。”
  “是!”
  随后战不败跃下高台,示意士兵休息片刻,转身朝着自己的帐篷营地走去。
  士兵们揉着酸痛的手臂,一个个就地席卧,也不管冰雪是否沾湿了他们的衣服。
  士兵二狗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望着头顶簌簌而下雪花,突然笑了,一口大黄牙让人看着格外亲切,只听他对着旁边的士兵老三道:“还有两日我便可回鑫县与我家娘子团聚了。”
  老三看着他眼中的迫不及待,拿出怀中的粗布擦试着手上的长矛,轻笑,“是啊,在这充满汗臭全是男人的军营里,女人的温柔乡自然更使人沉醉其中。”
  “说的好像你特别沉醉军营一样,你说你都当了六年的兵了,还是一个小小的士兵,你就不想出去?过着没有约束娶妻生子的日子?”二狗觉得有些惋惜。
  老三扬了扬浓密的眉只笑不语,他自然有他自己的打算。
  战不败走进自己的帐篷后,便向着盆水走去,他身后则是落了一地的雪。
  报信的士兵已经静静的守在檀木桌旁,等待战不败的拆看。
  战不败擦干脸上的水珠,容貌也随之显露了出来,并不是说多么精致的一张脸,但却胜在俊逸。
  刀削般的轮廓、浓眉、鹰鼻、薄唇,加上那如潭水般深沉的黑眸,无不昭示着相貌的英俊,只是那一身肃杀之气让人心生畏惧,不敢直视,这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冷漠,而是经历了万千战事的煞气......
  “这封信谁送来的?”战不败走上前看着桌上没有名字的书信问道,饶是他语气平缓,但也让旁边的士兵冒出一头冷汗,实在是战不败的那一身霸气压人,浑身冰冷的气息仿如来自修罗。
  半晌不见眼前的士兵回答,抬眸察觉到他额头上细密的汗水与微张的双唇时,战不败的脸上并无责怪之意,“新来的?出去吧。”
  不等士兵找回自己的声音,他便挥手让这名士兵退下了,既然是新来的也不怪他乱了手脚,只要不一直这样就行,军营就是一个学习锻炼的地方。
  士兵行礼躬身退了出去,身上的压抑自离开帐篷后骤然减轻,拍了拍胸口,士兵懊悔不已,下一次在将军面前他可不能再失了礼数,实在是没想到一直听闻的不败将军竟会让人如此压抑,这也更加巩固了他一直留在军队的念头。
  战不败扬手撕开书信,拢起剑眉查看信上的内容,可是越看下去他的双眸就越发深沉,脸上似乎有些惊讶,但不尽然,又好像意料之中的沉静。
  看完后,战不败将书信揉与掌间,刚刚还完好无损的纸张便已涣散为粉末飘散一地,那双染起几丝波澜的黑眸已然恢复了平淡无波,表情似乎从未看到书信一般。
  “属下战忠心求见将军。”浑润忠厚的声音在帐篷外突然响起。
  战不败低眉,摆弄着桌上的地图,沉声道:“进来。”
  战忠心走入帐篷后,对着战不败行了一礼,随后恭声道:“属下今日来,是想与将军商讨关于征兵离营的事情。”
  “坐。”
  战忠心听后便坐在了檀木桌边的太师椅上。
  “嗯,与往年一样,每人分发二十两银子,两日后离营。”战不败端起桌上早已凉掉的茶水,低声回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