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醉梦良宵 作者:虞兮若

字体:[ ]

 
 
书名:醉梦良宵
作者:虞兮若
 
 
文案 
此去今年,只影独醉,唯寄梦境,共度良宵。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醉,温良 ┃ 配角:墨羽,慕枫,张村长 ┃ 其它:温馨,日常,BE
 
==================
 
  ☆、那年今日,月凉如水
 
  秋日的夜似乎满是萧瑟的味道,清冷的月光下,连风都带着彻骨的寒意。随风而落的树叶,层层叠叠,将尘土掩盖。林间簌簌的响声随风而来,似是远方的人在吟唱悲歌。
  一个人自林中缓步走来,他背着长剑,提着酒壶。
  在这青穹之下,瑟瑟的山间,唯有他一人在悠闲地漫步。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哈哈哈,好酒,真是好酒啊!”
  末了,那人提起酒壶,就又喝了一大口。
  “此生能饮到如此佳酿,真是我沈醉之幸啊!”
  “呵呵,今日的月色,瞧起来,远没有那日好了。犹记一年前的今日,惨白惨白的月光下,流成河的血水,堆成山的尸体,在灼灼火光的映衬下,真是人间难得一见美景啊!”
  小小的院落,大大的榕树,树下摆有一桌一椅。
  一壶酒,一只杯,独坐之人,自言自语,自斟自饮。
  独坐之人姓温名良,一年前来此隐居,附近的人无人知其身份背景,只是常见他做书生打扮,故称其为‘温先生’。
  此时的他不复平日儒雅书生的模样,衣不整,发未束,一手托腮,一手执杯。时而低头小口的缀着杯中的酒,时而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时而转头望望远处的山影。
  而桌子一侧的地上,可以看到一大滩被主人洒出的酒,许是在祭奠谁吧。
  心境不平,百转千回,意难自抑。
  “咦?”
  沈醉将手中的酒壶倒过来,一滴酒从酒壶口处滴落,滋润了大地。沈醉死死地盯着地上的那滴酒,心中的悲愤之情,久久难以平复。
  作为一个嗜酒如命的酒痴,身上没酒对他而言,莫过于媳妇儿被人给抢了,真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啊。
  “唉,都怪那个慕枫,偏偏在我喝酒喝得正高兴的时候传信过来,真是扫兴啊!不能就这么算了,到时候一定好好敲诈他一堆美酒。”
  沈醉随手将酒壶扔掉,然后运起轻功,全力朝临安城的方向飞奔而去。
  桌子上又摆上了一壶酒,温良喝完杯中的酒后,抬手又倒了一杯,转着杯子看了一会儿,便随手往身边洒去。
  就在杯中的酒就要洒到地上时,一只手挡住了温良的动作,同时耳边响起了一道略带可惜的声音,
  “诶诶诶,这么好的酒,就这么倒了,不是太可惜了吗?你要是不喝的话,都给我好了。”
  来人说着就反手抢走了温良手中的酒杯,一点也不嫌弃的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啧,哇~真是好酒啊。入口清甜,过喉辛辣,真是爽哉!”
  温良自始至终都一副淡淡神情,不发一言。无论是这个不速之客抢他的酒时,还是他喝完后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时。
  他只是一手撑着腮,静静地看着来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边喝完酒回过神的沈醉,低头看到波澜不惊的温良,以及那双映着月光的水眸时,才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起来。
  赶紧将手中的杯子放到桌子上,不自觉的伸手挠了挠头,然后朝着温良行了一个江湖礼,笑呵呵的解释道:
  “那个,兄弟啊,真是对不住了哈。我呢,就是路过此地,然后一不小心酒瘾犯了;鼻子呢,又一不小心就闻到了酒香,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了。再然后吧,一时没控制住自己,就抢了你的酒。这个,这个,我跟你道歉了啊。对不起啊,兄弟。”
  说着就对着温良拱手作揖,俯身行礼。
  看着沈醉一脸讨好的笑容,豪爽的举止,明明是江湖人士,却向着自己行着文人礼,温良原本阴郁的心情瞬间开朗了不少。
  “无妨,还是兄台说的对,如此好酒洒了的确可惜。如若兄台不弃,不如坐下喝两杯?”
  温良含笑看向沈醉,起身将沈醉扶起,并邀请他入席。
  “哈哈,不弃,当然不弃。”
  沈醉也不矫情,摆摆手就应了温良的邀请,还自食其力的从屋檐下搬了一把椅子过来。
  入座前,朝着温良礼貌抱拳,道:
  “在下沈醉,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温良亦拱手相回,这江湖礼节温良做起来自有一番风流意味。
  “在下温良,沈少侠请。”
  “请。”
  温良素手轻扬,不知从何处又取出一只酒杯,执壶为两人斟满了酒,递给沈醉一杯,沈醉接过却不饮,只是放在鼻下细细品嗅。
  “哎,对了温兄,这是什么酒啊,味道这么独特?”
  “这是梨花酿,是我春天的时候收集屋后的梨花自己酿的。不过时候还未到就取出,味道还是有些欠缺。承蒙沈少侠不弃,赞一声美酒。”
  “哦,原来是温兄自己酿的啊,温兄好手艺!”
  沈醉赞叹的说了一句,举杯一饮而尽,而后也不等温良在给他倒酒,就自顾自的倒满豪饮起来。
  温良也不介意,把玩儿着手中的酒杯,欣赏着对面之人的豪情与恣意。
  ‘本就是自己要留下他的,不是吗?这种时候,果然还是有人陪着好受些,即使那只是个陌生人。’
  温良的目光转向中天的月上,思绪流转。
  温良之后又取出好几壶酒,与沈醉对饮,百无聊赖的听着沈醉天南海北侃侃而谈。
  ‘没想到,第一年,在这样的日子里,就有这么一个有趣的人陪自己度过,还真是幸运呢。’
  温良心中自嘲,面上却认真的听着沈醉的话,时不时的回应上两句,浑然不觉此时的自己已经快醉了。
  温良小口的缀着杯中的酒,渐渐地不再出声。
  沈醉得不到回应,才发现他人已醉的不省人事,安安静静的趴在桌子上睡着。
  无奈的沈醉只好将温良小心扶回屋中,让他在床上休息。
  在屋中转悠了一会儿,喝了杯茶,醒了醒略有醉意的脑袋,沈醉才想起被他抛到脑后的慕枫。
  暗道一声‘糟糕’,沈醉连忙起身离开,当然也顺便捎走了一壶梨花酿。
  
 
  ☆、冰天雪地 救命之恩
 
  当连下三天的大雪终于停下时,温良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的疏忽,梨苑的存粮已经不多,最多只够他食用两天。如果再不停雪,他就只能饿肚子了。
  温良知道饥饿是非常难以忍受的,他曾经就经历过,并且那种感觉他此生都不愿再经受。
  温良利落的将自己收拾好,看看时辰,就带着银两下山去了。
  三天的大雪已将山间的道路彻底掩埋,温良只能依靠着记忆中的路线,小心翼翼的朝山下走去。
  雪后的山间还不曾有一人来过,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雪地上连一点点痕迹都没有,好像世间万物都被掩埋其下。只有一道从山上蜿蜒而下的脚印,突兀的出现在雪地上。
  再一次差点滑倒的温良靠着树,微微喘息着。
  此时他无奈的想着,要是自己的武功还能用就好了,不然也不需如此狼狈。
  温良自嘲的笑了笑,撇掉无端生出的怨怼,平复了下心情,抬脚向前走去。
  不过,就在温良刚刚落脚的瞬间,他终于还是滑到了。
  温良回过头看看是什么东西把自己绊倒了,却发现雪下露出了人的衣饰。温良愣了愣,继而自顾自的起身,拍落身上的雪,继续朝山下走去。
  ‘不过一个死人而已,荒凉的地方很常见的吧。’
  温良不一会儿就到了山脚处的小村落,一边微笑着和村民们打招呼,一边径直朝村长家走去。
  ‘扣扣扣’,“村长,在吗?”
  温良见村长家房门紧闭,有些疑惑,只好敲门示意。
  “哎,原来是温先生啊,这就来。”
  ‘吱呀’房门打开,张村长连忙将温良迎了进去。
  温良环顾房间,发现房里聚集了小村子里比较勇武的青年,看来刚才是在商量什么事情。
  “张村长,打扰了。我家中粮食快用完了,特来买些,不知现下是否方便。”
  “哦,方便方便。”
  说着,便招呼他妻子去厨房取些来。
  “多谢。”语罢便坐在了一边搬过来的凳子上等候着。
  “你们刚才所说的可是真的?”
  张村长面色凝重的问着靠着窗户一侧的两个青年。
  “是的,村长。昨晚虽然风声很大,但我与弟弟常年狩猎,对声音有很高的辨识能力,可以确定那是打斗的声音。而且,早起出去查探过。虽然周围的痕迹已经被大雪掩盖,但树上还是可以看到一些痕迹的。”
  “这样啊。你们再去周边探查一下,具体等探查完再安排。”
  张村长考虑了一番,开口安排。
  “好,那我们就先去查看查看。”
  众青年自觉分组,出门探查去了。
  温良静静的站在一旁听他们谈话,直到粮食取来,才付钱,拜谢离开。
  温良回山时,已近中午。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温柔的让人昏昏欲睡。
  厚厚的雪层融开,露出斑斑的泥面。脚步落下,鞋边沾满了污泥。这样的路,比起雪层似乎更难走了些。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早上被绊倒的的地方,随着覆雪的融化,被温良认为的‘死尸’也露出了原本模样。
  但是,仔细看看,那‘死尸’的胸口好像在缓缓的起伏,而且那人身上的衣服看起来竟有些熟悉。
  温良站在那里回想了一下,才放下背上的粮食,蹲下身动手除去那人身上面的雪。
  随着周围的落雪被清除,雪下之人的样貌也渐渐清楚,定睛一看,果然是他。
  “沈醉?沈醉!沈醉你醒醒啊!”
  温良晃了晃沈醉,见他没反应,想来已经深度昏迷了。立马拿出沈醉的手腕号脉,越号温良的眉头皱的越深,
  “怎么伤的这么重?”
  温良坐在雪地里,盯着沈醉惨白的面容,咬唇思索着。
  他与沈醉只见过一面,二人之间可以说并无交情,顶多是见过一面的陌生人。自己本身也不是多管闲事之人,而且,他伤的这么重,惹上的肯定是不好相与之人,再加上自己曾经的身份……
  这人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但是……
  温良起身,拿起顺手放在一边的背篓。忍不住低头看了看在雪地中越发惨白的面容,不久前二人月下对饮的画面又闪现在眼前。
  轻叹一声,将背篓放到了相对干爽通风的地方。
  温良跪在沈醉身边,然后一只手将沈醉的手臂横在肩上,另一只手揽住沈醉的腰,艰难的直起身子,带着沈醉缓慢的朝山上移动。
  温良没有注意到的是,沈醉被扶起时,从他的后背上掉落了一片白羽。
  都说久病成良医,温良自己身体不好,又自己一个人住在山上,所以为了照顾好自己,自是被迫习得了一身不俗的医术。再加上闲来无聊时,总喜欢去山间采些药材,这疗伤的药物还是不缺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