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酱门无匹夫 作者:九段锦

字体:[ ]

 
文案
汤城对罗维礼抱一抱拳,说:“维礼,我一直敬你是条汉子!”
罗维礼对汤成撇了撇嘴,说:“其实,我一直怕你是个痞子....”
 
明明是个逐鹿商海的故事,却不得不老是与美食有关!
绝对意义的强强,可是谁说强强的关系,就没有温馨的感情呢?
 
罗维礼年轻尚轻时就不得已撑起了撒手人寰的老爸留给自己的酱料王国.............的............架子............好吧,商海浮沉几许,终于一方江山安泰,结果,被个醉汉在暗夜一脚给踢“进”了一堵墙,去了宋历康定年间....好想高歌一曲《从头再来》,因为真的就是一切都得从头再来....
 
问题是....咱在这儿踏踏实实大搞经济也就完事儿了吧,为什么还要来一出“被个男人给盯上了”的麻烦事....凉风飕飕地刮过罗维礼一直在冒冷汗的后背....
 
文风??虽然一直想保持那种正经八百的风格,可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咸湿手笔可能改不了。明明是个爆笑的剧,却又拼死拼活地给按了个“正剧”的头衔,为什么?因为我说白了,就是个假正经啊!
 
注明:本文涉及5%的伪科学,以及5%的不得已才修改调适的历史。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汤城/罗维礼 ┃ 配角: ┃ 其它:BL/1v1/HE/强强/年下/身穿/角力中产生的征服与被征服关系/古代餐饮业的商战文
 
==================
 
☆、罗维礼其人其事
 
  罗维礼今年25,这年纪算相当轻的。不过,他是罗家现在的“大家长”,他这七、八年走来,是不容易。可能,这种样子的岁月,捱得过来的,都已经不是常人了。
  他往下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二弟维义,三弟维仁,四妹维智。本来应该再来个“维孝”的,这样整个排字辈就排全了,无奈他妈妈当年抱怨生太多了,实在不想再生,而且,儿子不是也算生够了吗?
  浙江、两广地方的人家,有不少户就算是要被罚款也要超生,尤其是在还没有生到儿子的情况下,往第五个,第六个生的都有,反正有些人家也罚得起。不过罗家人丁已经够兴旺了,所以当年的罗妈就是拗着一口气,说什么也不肯再生了。
  所幸,家中四子女虽然能力、作为有参差,但个个都是孝顺的,所以就算不生个“维孝”来完满这个字面上的意义,也是可以的。
  ^^^^^^^^^^^^^^^^^^^^^^^^^^^^^^^^^^^^^^^^^^
  七、八年前,罗前的大家长,想当然耳,会是罗维礼的爸,罗家栋。无奈,罗家爸爸当时一命归西,走得急,还扔了个“烂极”的烂摊子给了家中一众眷属。
  当年的罗维礼才十七多,连十八都还没到,就得把责任扛下来。因为他们罗家是著名品牌“福临记”的创始人和控股人。
  福临记是做什么的?做酱的,全国大大小小的超市的开架货上都找得到,一排一排的,各种品种的酱料,是千家万户煮饭烧菜的必备良品。
  罗家,其实所幸这个大儿子罗维礼不是从小一直被放在学校里“培养”、而不接触家族生意那种。他小时候,他爸罗家栋就发现这个儿子有“皇帝舌”(味觉极其敏锐的人),所以经常带着他在中山、珠海等地的厂子里跑,尤其是在新品开发的线上,就是要让他尝东尝西的。
  。。。
  罗家栋撒手人寰那年,家里这摊生意,像是块肥肉,被里姓、外姓的亲戚盯着觊觎着,好在罗维礼也不是个好惹的....这七、八年,也不是人过的,控制了外销渠道,卡死了控股比例,踢出了不良人等....把当年的小男子汉给硬生生地炼成了个在家里、在公司里说一不二的“纯爷们”....
  ^^^^^^^^^^^^^^^^^^^^^^^^^^^^^^^^^^^^^^^^^
  “江山”稳固,也该喘口气了,罗维礼却被人一脚踢到了“解放前”,一无所有啊....
  真的是被一脚踢的....他公司的部分酱料加工为了靠近原材料获取地,就在河北石家庄新建了个加工厂,他坑爹地,第一次去视察,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被一个在街上晃晃荡荡走着的醉汉,给一脚踢“进”了一堵墙....
 
☆、有关乎被人当成“地底泥”的感受
 
  踢“进”一堵墙?真的,就是“进了”....坑爹的,什么都没了,因为他在墙的“彼端”醒来后的一个月,才摸清楚,他现在在宋历康定二年,在真定府(今石家庄往北不出二百里)。不过,也仅是“宋历康定二年”与“真定府”这两条极简的信息,对他现在的处境....说真的,毛用都没有。
  说到他当时是怎么醒来的,他觉得....唉,也是够了!
  他是被一阵味道给熏醒的....因为,当时在真定府北城墙的拐角处昏迷着的他是被一个老爹救回家的。老爹的职业──倒夜香的(倒粪)....老爹五更天收了夜香,倒出了城,回来往北,推着个板车要回家去,看到了一个昏在城墙边、面貌俊朗、头发极短、穿着奇异的男子....推了他五百遍,也不见他人醒过来,只能使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这个高个儿给推搬上了板车....与那些夜香桶放在一起....吃力地推回了家。
  ....再然后,罗维礼就被自己身上的夜香味给赤*裸*裸地熏醒了....
  ....再然后的然后,老爹吴二就变成了罗维礼在这里的家人....
  吴老爹没有孩子,是个哑老爹,一辈子讨不上老婆,也就没有子嗣。拣到了个大活人,白净俊朗,长得一点也不寒酸,还跟自己说他并没有去处,就把人留在家里,心里是想把人当成儿子,但是嘴上不能说,而且就算他说得出话也并不能说出口,因为怕人嫌弃。
  ^^^^^^^^^^^^^^^^^^^^^^^^^^^^^^^^^^^^^
  罗维礼在吴老爹的“贫民窟”里住了两个月左右,头发留长了一点,吴老爹还用自己的积蓄给他买了两套成衣,罗维礼看得出那成衣的料子虽说不是绫罗绸缎,但是比老爹自己身上那两身儿的料子是好上不止十倍....罗维礼收了衣服,谢谢了老爹,但是也没有多言语,亦没有千道谢万道谢那副样子,就是收了,了然于心。
  。。。
  这天,吴老爹在晚饭后要出门去取回他的板车,他入了五更(凌晨3点到5点)就要去挨家挨户的收夜香(拍人家后院门,那些家里的仆人就会出来倒,如果是没什么仆人的门户,那就是家里婆娘早早地起身做这事),可是早前几日,他发现自己的板车的车轱辘有点梗,不太好推,就在今日白日里早早地送了去另一个城区的林家木工铺子,让老林头给看看修修。
  罗维礼要陪老爹去,他觉得自己不事生产了好久,实在不是自己的作风。前几日一直提议要陪老爹去倒夜香,但是被老爹严肃地用手势和脸色驳回了。
  他今天一定要陪老爹去取板车,他想要出去逛逛转转,对周围摸熟一点。开玩笑,他在家里,真的闲不住,不工作的日子比闲着更难熬。
  老爹拗不过他,就让他陪着去了。他头发半长不长的,很是尴尬,所幸这年头,穷户人家的成年男子可以用布巾包头,只要布包前片没有须(流苏)那种,就是平常人家的包法,有了须的那种一般是店小二才会用的包法。他就让老爹给他用布把头发给包住了。
  出了去,老实说,他一个广东男人(虽然不是纯的,但是起码打小在广东长大),本来之前去现代的北方都有点不太适应,现在,还是古代的北方,他是浑身觉得怪异,好在,他心理素质一向好,怪异着怪异着,也就惯了。
  取了板车,罗维礼要帮老爹推着走,老爹不肯,要抢过板车手柄,两人相持间,车子前头晃荡得大了些,一下子碰上了迎面来的人。
  。。。
  ^^^^^^^^^^^^^^^^^^^^^^^^^^^^^^^^^^^^^
  “老匹夫!行路不生眼劲儿!撞着我家少爷了。”
  罗维礼他们是听到了不满的骂声时,方才觉察到自己车子有碰到人了。
  罗维礼抬了头,见板车前方左侧站着四个人,前面的一个高个男子,衣着华贵,手肘里搂着的是一个面貌生嫩、称得上貌美的....男子....两人后面站着的应该是两个仆人....刚刚骂人的是其中一个仆人。
  老爹一见对面的人是贵家公子,给吓得不清,他讲不出话,只能拼了命地躬身赔礼,喉管里发出的都是“啊、啊”的不成调的单音....罗维礼见老爹又急又吓的样子,也是赶忙地躬身赔礼,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是有意的。对不起。”连说了好几声。
  对面那个高个男人,连正眼也没看他,只是,也并不计较了,搂着身边“美人”,带着身后“恶仆”走了。
  ....罗维礼也没再看他们,不过,他心里有一句....:欠抦,我做生意嘅时候,你条友下便啲毛生齐咪噶?(他当时的情绪是等于‘操,老子做生意的时候,你他妈的底下毛还没长齐呢。’就只是当时心中的遣词并没有那么激烈,因为他做哥哥做久了,脾气在携家带口的日子中给消磨掉不少,人也相对稳重很多。)
 
☆、不得已才闷的韩式大酱
 
  罗维礼是个闲不住的人,都两个月没做事、没工作了,他在家里闲得快发霉了,他是说什么都要往外走走逛逛的。而且....家里和老爹两人的生活....也太困顿了,以罗维礼这个人,是没可能就这么一直过下去,而什么改变都不做的。
  所以,这日白日里,老爹在家里做着些日常的家务事,罗维礼就跟老爹说他要出门走走,老爹也就示意他要注意安全,就让他走了。
  罗维礼,说实话,吃了两个月的稀饭、馒头还有青菜叶子汤....再不,最多就是青菜叶子蛋花汤....他都快吐苦水了....他知道老爹家条件不好....可是,这两个月,让他一个大男人连颗油花子都见不着....真是快扁了。
  。。。
  罗维礼转了一圈,有心留意酒肆一楼或是一些街边档口,发现,或许,根本不是只有老爹家一天到晚做汤羹,因为,他转了一整圈,就没见过“炒菜”这回事。
  这什么地儿啊?没有油的啊?
  其实....还真的....这个时候,菜品的做法绝大多数只有“羹汤”一种,做什么菜做到最后做出来都是“一碗羹”。里面有肉的话,那动物油脂你就能吃得到、给自己补补油水,如果没有肉的话,就比方说像罗维礼这两个月吃的羹汤那般,就是个滴油不进的状态....唉....
  这个问题是个大问题,已不单单只是罗维礼他本人以及他家老爹的个人营养状况的问题了,而,有点打击到他的生意构想。
  他本来在出来逛一转之前,还想说看看这里的人是不是有用上北方的大酱了,如果没有,那就是一个他制酱起步的契机。可是,这么说吧,做大酱,就罗维礼之前呆的那个现代来说,最出名的,一个是韩国大酱,一个是东北大酱。
  两种酱都是可以生着用来点生的蔬菜吃的,而如要用去做菜的话,东北大酱还是比较适合用于炒菜的,而用于汤菜的则是韩式大酱比较适合一点。那这个地方,这个时代,连个所谓“炒菜”的概念都没有,罗维礼不得已,之前那个“先闷上他个一坛子北方大酱”的想法就打了水漂....
  退而求其次,要么就先试着先闷一坛韩式大酱吧。其实他之前想选择闷北方大酱而不闷韩式大酱的原因是,因为韩式大酱制起来要相对麻烦一点....而现在,他没得选择,因为得配合这个地方的人的饮食烹调方式。
  ^^^^^^^^^^^^^^^^^^^^^^^^^^^^^^^^^^^^
  罗维礼回了家,老爹在做午饭,罗维礼看着那个青菜叶子汤,心里再一次地叫了苦。不过,老爹做了什么,他就吃了什么。吃饭时,他跟老爹讲:“吴老爹,我们家里空着的房间就别再租给别人了。我....我有用处。”
  真定府这座城就像这个朝代北方大部分城一样,采方形结构建城。真定府大致分了四个区,南区和东区是富区,而老爹住的这个区是北区,还是北区中偏西的地方,是最穷最穷的地方。老爹家租的这个宅子破落得很,宅子里连厢房都不齐全。一般一个正规宅子里,是有北房(主房)、西厢、和东厢的,而老爹家的宅子,没有东厢,东厢原本的那间厢房破得连门窗都没有,所以它连做柴房的资格都没有,老爹就用那个破屋子来放板车和夜香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