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武林盟今天不上班+番外 作者:听镜/香菜丸子

字体:[ ]

 
书名:武林盟今天不上班
作者:听镜
 
文案
武林盟主就一定要和魔教教主在一起?
作为新上任的武林盟主,阎鸿羽表示——你想得太简单了!他偏偏就不走寻常路!
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阎鸿羽大手一挥,将每月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改为休假!
 
知音版文案:
痴心的盟主啊,你独闯魔教为那般?
百折不挠,武林盟主勇求爱;为情所动,魔教护法终沦陷
霸道盟主俏护法——一段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的惊世恋情
我那迟钝的护法爱人啊,你可知痴情盟主已对你追求多年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阎鸿羽,沈秋 ┃ 配角:小教主,燕朗,阎兴德 ┃ 其它:魔教,武林盟
 
==================
 
  ☆、楔子
 
  作为前任盟主,阎兴德为武林事业兢兢业业了半生,可谓是耗尽无数的精力与心血。而在今年举行的武林大会上,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夺,新任盟主之位最终不负众望地落在了阎兴德的大儿子阎鸿羽身上。
  阎兴德一向对这个大儿子很满意。从三岁开始传授武功,阎鸿羽就表现出远超常人的武学天赋,不仅如此,他在为人处世方面更是成熟稳重,无论处于何种境地,均不曾落下从容风范。纵观武林上下,阎鸿羽可以说是盟主之位的不二人选。
  因而,在将盟主之位成功交接后,阎兴德终于能够如释重负地卸下责任,去实现自己游遍名山大川的夙愿。
  阎兴德望着远处看不清面容的大儿子,心中难抑激动:这下总算能轻松一把了!
  几日后,与夫人同游归来的阎兴德,带着满面红光,心情愉悦地下了轿。
  出乎意料的是,不复以往的热闹喧嚷,今天的武林盟门口一派寂静冷清。
  阎兴德大感疑惑,还不待身后的夫人反应,已是足尖轻点,闪至门前。
  只见武林盟总部大门紧闭,一道黄澄澄的大锁悬挂其上,没有一道人影。
  阎兴德又把耳朵贴在门上,凝神细听里面的动静。
  全无声响。
  见此情景,阎兴德皱起眉头——难不成他不在的时候魔教又来进犯?
  一想到这种可能,阎兴德登时绷紧了神经,手中暗暗运功,如鹰隼般谨慎地巡视起四方。
  秋风悄声卷起脚边的落叶。周围不见异常。
  那又如何解释眼前这种景象?
  阎兴德不解地来回踱步,从墙东头一路踱到墙西角,恰一抬头,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烧饼老王。
  阎兴德惊喜上前,朗声招呼道:“老王,别来无恙!”
  “阎老盟主,是您!”见到熟人,老王也是开心不已,“旅行得怎么样?”
  “先不提这个,”阎兴德急切地摆手,指指身后,将话题引回自己想问的事情上来,“你知道武林盟最近发生了什么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老王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登时恍然大悟:“哦,您说这个啊!”
  阎兴德趋趋身子,目不转睛地盯住老王。
  “这不您走了之后,阎小盟主继位,第一件事就是整顿武林盟。阎小盟主说了,如今的武林一切太平,也不必再担心魔教进犯,所以首先要做的就是改掉以往的超负荷状态,合理调整工作时间,把一个月内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改为休假。”对着一脸困惑的阎兴德,老王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阎兴德一听,当即翘起胡子:“胡闹!这根本就是胡闹!他把武林盟当成什么了?!”
  说着,还不解恨,阎兴德又怒气冲天地跺脚,把脚下的土地当成儿子般用力。
  他一边跺一边咬牙问道:“你可知阎鸿羽现在在哪儿?”
  老王觑着阎兴德狰狞的表情,有些害怕地抖了抖:“在、在落梅山上……”
  什么?落梅山?那不是魔教所在吗?阎兴德脸上露出惊诧的神色。
  “他怎么会去落梅山?”阎兴德奇怪地问道。
  “这、这……”老王视线游移,不知该不该说。
  阎兴德跺脚,怒吼一声:“快说!”
  “我说!我说!”老王惊恐地抱头,“阎小盟主说跟终身大事有关,而且只能在落梅山解决!”
  对方这一番话,无异于从天而降一块巨石,一下子便将阎兴德砸晕了。
  满头雾水的阎兴德:谁能告诉他,自己不在的这几个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阎老盟主:excuse me?哪位好心人来给我解释一下?
 
  ☆、第一章
 
  落梅山上,阎鸿羽藏身葱郁的灌木丛后。
  远处的小径上缓缓行来两道人影,他眼睛一亮,目不转睛地盯住其中一人。
  等到那人影行至身前,阎鸿羽瞅准机会,一把跃了出去。
  他站定,拍拍有些凌乱的衣角,正要开口打声招呼,就见其中的高个男子紧闭双眼冲了上来。
  对方一边软绵绵地挥舞手里的长剑,一边对着身后的少年大喊:“教主别怕!属下保护您!”
  长剑在空中肆意乱舞,划出道道不绝于耳的风声。
  “……”阎鸿羽轻轻弹开近到眼前的剑尖。
  男子身后的小教主面无表情。
  感觉攻击无效,男子果断扔掉手里的长剑,手忙脚乱地摸索起身上。
  “药呢?我的迷魂药呢?”男子口中不时发出急切的低语。
  小教主看看对面的阎鸿羽,再看看身前的男子,从袖中掏出一个瓶子,递过去后默默退到一旁。
  “在这儿!”男子接过瓶子,大喜,迫不及待地倾洒起来,“教主快撤!属下掩护您!”
  阎鸿羽顶着满脸的白色粉末:“……”
  小教主依旧面无表情。
  阎鸿羽瞪了小教主一眼,抹净脸,出声道:“小秋,是我!”
  他嘴里的小秋,也就是沈秋一听,迅速睁开眼睛。
  见是久违的熟人,沈秋大松口气:“是你啊!”
  对方这个近似于亲昵的态度,让阎鸿羽大为受用。阎鸿羽点头:“是我!”
  “好久不见了……”沈秋正要亲切地问候一番,转念想到什么,猛地话题一转,“不对!你一个正道人士来我们魔教干什么?!”
  阎鸿羽张嘴欲答,就被沈秋狐疑地打断:“你该不会……还对我们教主抱有非分之想?!”
  还没得及说话的阎鸿羽:“……”
  “你这个色心不死的yín贼!”沈秋大怒,快速闪到小教主之前,用身形遮住对方,“教主你快跑!我来对付他”
  小教主抱臂看了他们一会儿,木着脸道:“你们俩玩儿,我先走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留下呆若木鸡的沈秋和一脸无奈的阎鸿羽在那里面面相觑。
  沈秋嫌恶地瞥了阎鸿羽一眼:“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我们教主岂是你这种凡夫俗子能高攀得上的!”
  阎鸿羽点头:“是是!我这不是……”
  沈秋打断,苦口婆心地劝道:“再说你一个四肢健全的大男人,放着好好的武林事业不管,成天缠着我们教主像什么样子!”
  阎鸿羽颇为认同:“你说得对,我这不是……”
  沈秋瞪大眼睛,再次出声打断:“知道你还来!你对我们教主就这么痴心?!”
  阎鸿羽:“不是,我……”
  那个“我”字还没说出口,远处就传来悠悠的撞钟声。
  沈秋神色一凛:“糟了!用餐的时间到了!我得赶快去服侍教主用餐!”
  说完,也不理会眼前的阎鸿羽,抬步就走。
  阎鸿羽:“……”
  教主!又是教主!阎鸿羽发泄地踢踢脚边的杂草,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要让沈秋嘴里只有自己!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跟上对方,想着,他跑向那个已经走远的身影:“小秋,等等我!”
  餐桌旁。
  沈秋殷勤地把菜夹到小教主碗里:“教主,尝一下这个。”
  小教主动筷。
  沈秋又盛来一勺汤:“教主,喝口汤。”
  小教主张嘴。
  一旁的阎鸿羽难掩酸意地讽道:“这么大个人了,还得别人喂!”
  闻言,小教主轻巧地看他一眼,又扫扫摆在阎鸿羽面前的菜,指着其中一道慢悠悠地说道:“沈护法,我要吃这个。”
  沈秋忙不迭地伸手去夹,筷子从阎鸿羽眼前快速滑过:“教主您还想吃什么?”
  小教主吃着碗里的菜,挑衅地看向对面。
  备受冷落的阎鸿羽:“……”
  饭后,沈秋每日都要经过的石径上,阎鸿羽毫无姿态可言地横躺着。
  沈秋抱着一团医书走来,低头看书的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阎鸿羽一见,立即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吟,一边扭动起身子。
  沈秋避无可避地走到他跟前,停下脚步。
  “小秋!”阎鸿羽对着俯视他的沈秋招手。
  沈秋目不斜视地抬脚。
  阎鸿羽长臂一伸,勾住对方小腿:“哎,小秋,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沈秋低头:“长话短说。”
  阎鸿羽手下一撑,轻松跃起,凑到沈秋耳边神神秘秘地说道:“我得了一种病,无药可解。”
  沈秋大惊:“我不信!这个世上还没有我不能解的病!”
  阎鸿羽一脸严肃:“真的!我怎么可能骗你?”说着,眨眨眼睛。
  他说得煞有其事,饶是一向单纯的沈秋也不得不相信,对方可能真得了什么重病。
  这般想着,沈秋的心肠在一瞬间软了下来。
  他语气怜悯地安慰道:“你不要担心,毕竟萍水相识一场,我不会袖手旁观的。你伸出手臂来,我给你把把脉。”
  阎鸿羽忙伸出手臂,沈秋轻轻把手指搭于其上。
  沈秋微闭双目:“说说你的症状。”
  阎鸿羽趁机摸上对方的手指,抚着掌下细腻的皮肤说道:“食不咽,寝难安,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唔……”沈秋沉吟。
  阎鸿羽趋近:“怎么样?”
  沈秋睁开眼睛,皱紧眉头大为不解道:“一切正常,按理说不该得病……可你这些症状又是怎么回事儿?”
  他那副苦苦思索的模样惹得阎鸿羽嗤笑出声:“小秋,这你就不懂了!”
  沈秋疑惑地转头,眼里盛满好奇。
  见心上人专注地望着自己,阎鸿羽不由得脸上发热。他轻咳一声,缓缓道:“我这是相思病!”
  “自那日泗水亭初遇,我就对一个人念念不忘!”阎鸿羽捂住心口,做西子捧心状,“你说这种种症状,可不就是患了相思病!”
  他凑到沈秋跟前:“小秋,你快给我治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