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魂观者清+番外 作者:万景成空

字体:[ ]

 
书名:魂观者清
作者:万景成空
 
     宁远从一处唯有死人才能知晓的地方归来。
 
他历尽周折终于找到了他生前所牵挂的家,所放不下的人。
 
他辗转几番,却发现......
 
他已经不属于这里了。
 
他的一切,在他身死魂失的那一天就已经被他人完完全全的取代了。
 
主攻 1v1
 
攻受双洁
 
七夕短文www大概就是
 
温润灵魂美人攻X死党哥们忠犬受
 
这是一个萌攻战胜一只死不要脸的掠夺者。无意中还收获到一枚忠犬的故事
 
内容标签:年下 阴差阳错 灵异神怪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远、明泊 ┃ 配角:六夜,苏守 ┃ 其它:主攻、七夕短篇、受宠攻
 
 
  ☆、第一章
 
  被月华笼罩的永夜城寂静无垠,蒙雾缥缈。城池周遭被大片大片铺天盖地的向月草层层迭绕,密匝丛草无风自动,点点幽光远眺偌似逐莹华浮浪。
  而城池上方,在那一片片厚实深沉的阴暗云雾中,透出丝许光亮。仿若破晓的利刃将黑暗割裂开一道小口,曙光渐盛,是与皎月清辉截然不同的灼华。
  距上次破晓之光绽开至今朝,已是过去了整整一个年头。
  此景一出,便也昭示着整座城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日子也即将到来。
  “明天就是乞巧节了呢阿宁!”带着浓浓好奇的声音蓦地冲破结界闯入,少女稚嫩娇俏的嗓音在安静的空间内显得灵动不已。
  耳边不知何时响起了絮絮叨叨的声音,尚还沉浸在朦胧睡意中,宁远迷迷糊糊地听不大清楚来人的声音,只顾得沉沉低应了一声‘嗯’。
  那道声音的主人对宁远明显怠倦懒散的待客之道浑然不在意,自来熟地抽过一把椅子放在床头坐下,双手撑着脑袋左摇右晃,语气中说不出的欢欣雀跃:“听说阳世的人每到这个节日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享受情人之间的浪漫和温馨。”
  “阿宁你会怎么做呢?”
  她眨着大眼睛,琥珀般清透的眼眸中闪着期待,而睡榻上的人却仅是翻了个身。
  这次到是连敷衍的应答都没有了。
  她懊恼地撇撇嘴,轻巧跃下椅子直往床上仰躺着的少年扑过去。“唔!”宁远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伸手推搡开她,极不情愿地睁开了眼。少年生的清秀雅逸,眉眼显得极为温润柔和,黑白分明的杏眼中雾气渐消,似是永夜城穹顶上浩瀚星海中最亮最璀璨的星子穿云而出,动人不已。被推到一旁的少女直直盯着他的脸,憨憨地咧开嘴角,呵呵直笑。
  “小六子你又胡闹了。”宁远无奈叹息一声。
  他醒来后的第一反应便是朝门口看去,果不其然,他三日前特地设立的防护结界已经被打碎得渣都不剩。他悉心研究已久的阵法,加固数次的法术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她破掉了,这怎能让他不暗恼。
  宁远挑眉看着这个胆子被他越养越肥的家伙,杏眼一立,佯怒道:“你说说,这是第几次了。我防得了外人,防得了入侵者,却总是防不住你。”
  “我怎么能算是外人!”
  “好好好,你不是外人,你是我里人。”宁远求饶妥协,眼角弯下,唇边当即绽开一个浅笑,恰若春风拂过,清逸无限。
  “你是我在这里最好的朋友。”他眨了眨眼。
  在这个阴冷森然的,少有光与温暖的世界中,常常会眼花以为自己见到了阳光的,恐怕唯有与宁远交往不错的六夜独一人了。
  六夜苍白的脸上似爬上一抹绯红,她低头忸怩地拨了拨自己的头发,小声说:“阿宁,你想回去看看吗?看看你从前的家,你从前的世界。还有那些跟你阔别已久的家人或是伙伴。”
  “回去......?”宁远一贯带着温润笑意的脸上终于浮现初了些微困惑。
  他从前的家,从前的亲人,从前的.....朋友。
  他的生前。
  回想起他那短暂的过往,宁远的嘴角下意识地上扬几分,看得六夜一阵不着所措,生怕引得好友伤心失落,她急急的想要开口安慰。然而话语还未说出口,便被宁远挥手示意不必动作。他的脸上又挂起了与看上去往日并无二致的,淡淡的笑容。六夜笑不出来了,满腔的安慰被堵在喉中,像是她生前吃鱼时不慎卡住时,喉咙里呛着根鱼刺上也不得,下也不得的滋味。真是难受极了。
  六夜一时无语凝噎,那个笑容,分明是又苦又涩的啊。
  这一片空间中的时间真是飞速如梭。往事犹如昨起,宁远恍然才惊觉,他身消人世的日子竟已几近要满一年。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再11:11:11发布的,却没料到做封超时了QAQ嘤嘤嘤.....嗯我接下来码下文。祝看文的亲们都七夕快乐wwwwwww
文笔渣请不要嫌弃,世界观幼稚请不要嫌弃RVR
 
  ☆、第二章
 
  人常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这句话在现在看来,果真是不假的。他长久以来所历经的一切就好像一场梦,亦是一幕戏。当他好梦酣睡时,他的人生便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挣脱也无法清醒的噩梦。
  他对生前的事情已经没有多大印象了。
  或许是因为永夜城的时光太过漫长,或许是他历经的人生太过于短暂且单调,当他失去一切时,竟再难以找寻回往昔所经历过的事情。
  他走的时候天空飘着绵绵细雨,纷纷扬扬,他疾奔行走在迷蒙雨雾间,一心往家的方向奔去。他没有注意到,他踩过的雨水溅不起涟漪,满面的清凉却是滴水未沾,本应走的轻车熟路的巷子显得格外长,曲曲折折向远处深不见底的漆黑蜿蜒延伸。
  长巷内空灵幽寂。巨大阴暝将他形单影只的身影悄然吞噬,他只是一味疾奔,浑然不觉。
  当他走了相对足够漫长的一段时间后,周围的光源已随着他渐渐的深入而消散,铺天盖地的黑暗如潮水般蔓延。
  “你回不去了。”
  “你已经死了。”
  两道阴森森的声音倏然在耳旁炸开。
  风格诡谲迥异的语调拖曳着悠悠忽忽的长音,却又同样令人毛骨悚然。
  疾奔的少年终于停下了脚步,茫然而无措地呆立在原地。
  前方忽然飘过来微弱的光点,幽然的光芒愈来愈多,他周围被映照得愈来愈亮,飘忽的光像是在为他引路,汇成了一道光标。
  宁远觉得自己心跳似乎在激烈地跳动,浑身的血液也几乎要涌上头顶。他的大脑还在踌躇踯躅,双腿却已经违背了主人的意志无知觉地迈开了脚步。那些光太亮了,他太需要它们了。
  他已经死了。
  他一步一步地走着,奋不顾身投向了精心装缀着诱惑皮囊的地狱的方向——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他回不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QAQ没写完赶时间放上来了。明天在写接下来的
 
  ☆、第三章
 
  一切重归于黑暗。
  顺着幽寂的小径一路向前,静谧中只听得细碎的悉索脚步声。
  ‘咯哒’忽的传来坚硬物体被敲打的声音。随着这奇诡短促的声响余音消散,一阵轻微的震荡从地面传来。
  微小的声音在黑暗中被无限放大,每随着脚步落下又抬起,这地面就会颤动几分。
  并不开阔的视野逐渐摆脱了黑暗的束缚,骤起的光点燃了前方的路。
  “从这儿就能走出去吗?”宁远轻轻地握着六夜的左手,将她小心地护在自己身后,熟悉的小径上又飘满了绮丽的荧光,他随手抓了一把,认得这是永夜城特有的向月草的伴生物——蒲月伞。
  永夜城盛产寒凉幽冷之物,其中当属向月草绽得最盛。特别是在城池的周边,一望无垠的深幽之海绵延至视线所不能触及的远方,举目望去尽是寒光,唯有中央处被辟出一条小径,向月草悠然而立于两侧。
  而与向月草相伴相生的蒲月伞,只在每年将近天隙开启时才会从草叶上长出,呈絮团状,泛着荧光,随着蒲月草的生长,絮团的体积会越来越大,也愈加得亮。在‘往魂日’那天它们就会生长成熟脱离母体,漫天浮光灿若星辰,替往来的灵魂指引方向。
  每年的这个时候总会陆陆续续加入不少新成员,也有放不下过往想要再回到尘世圆满遗憾的灵魂。离开或进入此地,无一例外都要走过这条必经之路。
  现在时候还早,路上仅有他们二人。此刻,宁远与六夜又重新回到了这条光怪陆离的路。周围的景致一如初来。
  六夜由着他凉凉的手牵着她同样没有温度的手,凉意相抵却是没来由得生出一阵了暖意。
  她伸手指向远处,说:“嗯。从这里就可以回去了。”
  宁远顺着她的手将目光送向远处,泛起的光将他的脸映得迷离梦幻,神色恍惚:“你回去之后要去哪?”
  她不假思索便回答:“跟着你。”怕宁远不同意,她连忙补上一句:“我的家人已经死了。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让我跟着你吧!”
  宁远讶然,并未多言,手上的力道却兀自紧了几分。她弯眸,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六夜跟着他的脚步,不紧不慢地走着。一路上安静而祥和,二人的背影渐行渐远渐模糊,终是隐没不见了。
  “小远!”
  夜色正浓,原本睡得浮沉的明泊却忽得睁开了眼,他额上沁着细密的汗珠,眼中显露出从噩梦挣扎出后不可置信的惊惧。
  他感到脸上莫名的黏腻得紧,眼睛酸涩不已。他颤抖地抬起手,触及时猛地发现面上竟已湿润一片。
  明泊苦涩一笑,低声地念着:“小远......”
  思念未能被带向应去的地方,轻声低喃渐渐消散在夜风中,无迹可寻。
  我想你啊......
作者有话要说:  TVT我感觉我是拖剧情小能手按照我这么拖下去啥时候是个头
 
  ☆、第四章
 
  宁远忽地感到面上扑来的清风倏然增势,满头发丝被吹得纷乱飞扬,有几缕发丝粘上面颊,他舒展开眉眼,惬意地感受着自然的回馈。
  眼前的景物渐渐变换,繁光丛路与当年那条曲深小路相叠,周遭的景致呈螺旋式旋转骤然扭曲,几番波折后风景已移转成巷。
  “这儿是哪?”六夜拉了拉他的手,好奇的看着周围低矮砖墙,脚尖不自觉地点着地板,脚下尘土扬起。
  她又抬起头看着宁远,宁远没有说话,只是一味地放空视线,光线昏暗的小巷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唯有眼神中不断变换的情绪可以看出他此刻的复杂心情,被隐没在暗光中的脸显得格外冷清。
  他用力的闭上了眼,复又睁开,眼中的颓然散去了几分,挂上一如往前的清浅笑容。若不是六夜看得真切,还以为是自己花了眼,见着了假象呢。
  “这里是......故乡。”宁远沉吟半刻,低声复述:“我的故乡。”
  说罢,他大步迈开,身后的长巷如同被他丢落的束缚,不断推移后退,终点处距他渐短渐近。
  六夜紧紧抓着他的手,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试图传递自己的温度予他。尽管她知道这番举动不过是徒劳,两只萧索寒凉的手就算握得再紧,也捂不回原本应有的温暖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