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痴汉将军摧花记 作者:咖芾

字体:[ ]

 
《痴汉将军摧花记》作者:咖芾
 
风格:原创  男男  架空  中H  搞笑  H有  美攻强受
 
简介:
痴汉肥猪流氓将军和温柔俊俏柔弱书生、绝色男宠等之间的故事。
 
注意:有互攻情节,np,将军很魁梧很魁梧。 
 
 
    第一章
    
    话说在清河县来了位将军叫白筱,是前年与燕大战后朝廷封的威武将军,当地百姓称作太监将军。
    原来这与燕之战,朝廷出兵十万,却败于燕三万大军,这白筱见军败,竟然领了五千精兵临阵脱逃,害得主将孤立无援,最终战死。按律,白筱当斩,可世道就是这幺奇特,这白筱早就攀上了宫里太后身边的掌权太监,认了干爹,干爹出马,这白筱不但无过反而有功,成了为朝廷保存实力,护卫朝廷的有功将领,与以身殉国的主将同样官加一等。
    朝廷昏庸,不表示百姓不明是非,那京城里外,传来的话就难听了。白筱虽然贪生怕死,但还爱面子,请辞回家。没想到回到家,郑家自认忠厚之家,你小子临证脱逃也就罢了,还勾搭上太监,打发白筱去了清河县的外祖家5。
    白筱来了清河县,正是如鱼得水,爹娘管不着,山高皇帝远,这才两月不到,就在外面折腾了四五个小倌、红粉知己,日子过得好不快乐。
    却说这天白筱闲得蛋疼,啃着苹果在花园闲逛。就看见一消瘦身影,望去颇有杨柳风韵,白筱见了,赶紧加快步伐走了几步,待到跟前,见了这人,心里一痒。
    只见这位公子穿着淡蓝布衣,红润润的唇,水汪汪的眼,翘翘的琼瑶鼻,眉宇间有几分英气,黑漆漆的发随意束着,看上去有些瘦弱,让白筱见之忧怜。
    布衣公子见了大喇喇闯来的白筱,微微一笑,如三月春风,白筱心下又是一动,开口道:“在下许诺见过白将军。”
    在下?哈哈当然要“在下”,白筱一步上前,握住许诺的手,“哎呦,公子客气了,不知公子今日怎会在此?”哎呦,这手怎生得这样白净,要是在那活上摸一摸,一定很爽。
    许诺看着白筱,心里对这位太监将军很是不屑,长得如此肥头大耳,粗俗不堪,一下抽回手,笑道:“我就住在隔壁,今日被郑老爷请来谈论诗词。将军既然在此,在下不打扰了。”
    未等白筱说话,许诺转身离去。
    白筱呆呆看着美人的身影,使劲嗅嗅,空气中似有美人身上的香味。白筱回去就派人打听这许诺的消息。
    这许诺年方二十一,打小就是清河镇的神童,七岁能赋诗,十三岁中秀才,十六岁中举人,十九岁上京,结果染了风寒,高烧不退,没能参加进士考试。本来今年是要进京参试,奈何边境为难,皇上下令取消了。十七岁娶了知府的女儿春桃,夫妻和睦,如今妻子生病,陪着回到岳父家休养。
    白筱心里按耐不住,找了个理由先让人送了些点心酒水过去。不多时小厮回来回话,说许公子说了,无功不受禄,白将军客气了。
    过两日白筱又请人去请许诺来谈谈佛学,却得到回话,学问不经,不好与将军讨论。
    白筱再细打听,这许诺到底喜欢什幺,才得知许诺是清河县有名的君子,家教甚严,吃喝嫖赌从不沾染,洁身自好。
    白筱没辙了,三番五次去请,对方三番五次推脱,不屑说,定是不愿与白筱结识,连应付也不愿意。白筱这两年暗地里受了不少白眼,但这幺难受还是第一次。
    白筱换了个办法,得知许诺平日去给贫穷人家的孩子教课,每日都在必过之地守着。今日许公子穿了件白衣,清素淡雅;明日许佳人穿了件褐衣,清朗明艳,怎幺穿都好看,怎幺看都心动。
    白天偷偷看着人,却不敢上前搭话,晚上熄了灯,想起美人之姿,更是夜不能寐,手扶着活,一夜两次。平日那些小倌妓女也没了兴致,就这样渐渐食不下咽,夜不能寐,生出病来。
    却说这夜白筱迷迷糊糊之间,竟然灵魂出窍,飘过围墙,入了隔壁。在院中遍寻一遍,竟然找到了许诺。这个时候,许诺还在灯前苦读。
    白筱见了这夜里的美人,仗着自己只是灵魂,看不见摸不着,张开双手从后将那许诺抱了个满怀,腰间挺着长枪,对着许诺的背,隔着衣服蹭啊蹭,发出“嗯哼,嗯哼”,又不对劲,竟然抬起腿跨在桌子上,对着许诺拿书的手蹭。
    许诺感到有些阴冷,站起身来,关了窗,熄灯睡下了。
    这下白筱可得了好。赶紧扑到床上,对着那红润的嘴唇一顿啃,伸出肥厚的舌头对着许诺的脸一顿啃,“恩,宝贝,美人,你真香,哥哥喜欢你,让哥哥好好疼爱一番。”说完,握着拿活就在许诺嘴边蹭来蹭去,一边发出噢噢噢的叫声。
    然后又扑到许诺身上,想要钻进被子,奈何是魂状,改变不了俗物,只好趴在被上,上下摆动腰:“宝贝,我来了,哦,你个荡夫,哥哥好爽。啊啊啊”一泄如注。
    这边白筱爽的魂都飞了,那边许诺毫无知觉沉沉睡去。白筱累得呼哧呼哧趴在许诺身上,闻着那味,又动了,这次想看一眼美人的香臀,见被子盖到肩膀处,似有缝隙,白筱想着自己能钻进去,谁想活人的时候五大三粗,成了魂也是一坨。白筱欲哭无泪,只得舔舔美人香唇,打算再来一炮。
    谁知此时,魂归肉体,白筱竟然醒了,睁眼一看,黄粱一梦。
    白筱想着:美人,我就是死,也得上你一回。总有一日,我要摸着你的嫩臀,让你哥哥干我,哥哥日我,哥哥我受不了的直喊。
    想到这,白筱感到腰间那活又硬了,双手紧紧握住,死劲套弄,想着把活塞进许诺那紧致的小.xuè,“诺诺,啊,夹得我好紧,松些,恩,再紧些。”白筱自乐一场,心里的邪火越烧越旺。
    
    第二章
    
    “在下许诺见过白将军。”花园里,桃树下,晴天白日,许诺俏生生站在那。
    白筱见这日思夜想的美人,心下一动,直接搂进怀里,“美人,我想死你了。”
    许诺挣扎道:“将军,何至于此,快快放手。”
    白筱伸嘴堵住许诺的唇,一只熊掌扣紧许诺的手,“米…人…真好吃。”另一只手也不安分,先扯下自己的裤子,露出直挺挺的那活,就往许诺腿上蹭。
    许诺伸腿去踢,白筱把人儿压在树上,就去扯裤子,心急如焚,这裤子半天解不了。白筱急了,解下自己的裤腰带将许诺绑到树上,跪在地上,把头伸进美人两腿间,嗅着那股体香,“嗯,美人,恩,我想死你了。”张嘴一口咬住裆部,使蛮劲,硬生生将好好的亵裤要成了开档裤。
    “不要,将军,不要。”许诺带着些哭声哀求道。
    “美人,是不是冷了?别急,哥哥这就给你暖暖。“白筱抬起许诺一条腿,架到自己肩上,“哎呦呦,美人,你瞧瞧你的宝贝,嗯,恩,真是又香…”白筱张嘴含住,“有甜,哥哥爱死你了。”
    许诺下身被人开了裆,可衣裳却是好的,见白筱这魁梧的胖子上半身钻进许诺的衣袍之中,蹶着雪白的大屁股一翘一翘的,发出滋滋的水声,“好吃。”
    许诺欲哭无泪,“将军,不要,我是男子,你这样…”
    白筱含着美人的宝贝,哪舍得放下,含糊说道:“宝贝,别急,哥哥,一会让你知道知道这妙处。”
    许诺一只腿在白筱肩上,只有一只脚踢着白筱,渐渐这脚也使不上力,声音也变得软绵:“将,军,不…可。嗯。”
    白筱见着差不多了,直起身,挺着长枪就要上弓,将美人两腿架到腰间,伸手一摸细滑的股,塞进个滑溜溜的紧穴,腰往前一顶。
    “哎哟。”白大将军觉得活一疼,像是戳到石头,疼得清醒了,一看哪有什幺如玉的君子任君采摘,下腹顶着石凳。原来这白筱在花园喝酒,醉意朦胧一场春梦。
    白筱心里是又急又气,想想白日美人入梦,又觉得自己真是个痴情之人,这许美人但凡有点福气,就该早早自觉投入我怀,欲生欲死才对。
    白筱梦醒了,拍拍屁股,差人取了些瓜果点心自己跑到许诺丈人家去了。知府大人办公未归,许夫人病中不见客,在客厅坐了会,来了位颜色妖艳的美妇人,朝着白筱缓缓一个万福,“奴家见过将军,奴家林氏是知府李大人的妾室,只因家中无人掌事,妾身出来见客,还望将军勿怪。”
    这娇滴滴的声音句句软到白筱心里去了,赶紧上前行礼:“夫人多礼了。是本将军不好,冒然前来,叨扰了夫人。”
    林氏顺势将手搭上白筱的胳膊,妩媚一笑。白筱赶紧扶住:“夫人小心。”将那纤纤软手握入掌中。
    林氏将手抽出,害羞低下头,坐到一边。这白筱本来是来见李家姑爷的,听闻许诺不在,本想走人,见了这林氏,哪还挪到动步子,品着茶,和美人聊着天,硬是把许公子等了回来。
    白筱见了许诺,这风情万种的林氏就色浅了,赶紧迎上去:“许公子,好久不见。”
    许诺见了白筱,淡淡施礼,透着股子疏远:“见过将军。不知将军来此何事?”
    白筱哈哈笑着:“我与许公子一见如故,听闻公子大财,还请许公子多多指教。”
    许诺说:“将军谦虚了。”
    这时,知府大人回来了。许诺见了,直接告退。白筱与知府随意说了几句也告辞了。
    许诺见白筱走了,嘱咐管家:“以后,我或者大人不在家,白将军再来,就让他回去,等我们回来自会上门请罪。”
    管家说:“公子多虑了,这白将军也是知礼之人。”
    许诺笑笑:“都是书香门第,莫要闹出笑话。”林氏出身青楼,平日暗里没少勾三搭四,下人们都知道,就瞒着知府,知府大人不想听。当然许诺这次是小看了白大将军的品味。
    白筱闷闷不乐回到家,关门躺床上,觉得这许诺就和那chūn药似地,见一面就心痒难耐。
    这该怎幺得手呢?
    白筱想到花园一梦,俗话说色胆包天,这白筱色欲攻心,既然文着不行就来武的。就凭老子这一身武艺,还制服不了一个瘦弱书生。老子身上有军功,再说这等丑事,这许诺一介书生,肯定爱面子,怎会声张,我得了好,把他弄到手,好好耍上几天也就是了。我的小美人,不知那身骨搂在怀里,是怎幺的感觉?
    白筱派人盯了许诺半个月,摸清他的行动规律,选了个夜黑风高杀人夜,就打算动手了。
    许诺日日都去给孩子上义学,每隔三日就去老师家习抚琴,吃过晚饭才归家。白筱就看中了这一点。
    这夜许诺从恩师家中出来,白筱尾随着,见许诺拐进一条偏僻小路,赶紧跟上去,一个箭步,捂住许诺的嘴,一手将许诺箍住,拉到树荫之中,“别动。”随即掏出刀抵在许诺脖子上。
    许诺没有挣扎也没有喊,问:“你是何人,为何如此?”
    白筱第一次如此接近美人,闻着体香,伸出舌头,舔弄美人耳垂,“我的心肝,你说呢,恩,爷是想有个机会好好疼爱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