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后庭花(双性)作者:万色

字体:[ ]

 
 
《后庭花(双性)》作者:万色
 
风格:原創  男男  架空  高 H  正劇  虐心  宮廷
 
简介:
渣男重新追回小受的故事,狗血,肉~ 
 
 
    第1章 离魂
    
    “君后,帝君自打上次狩猎时坠马已经过去五日了,如今却仍未有苏醒的征兆,这宫里已经有了些乱七八糟的流言……”随侍弯了腰对坐在檀木椅上的男人附耳道。
    “你休要学那些人乱嚼舌根!这些话传出去可是要掉脑袋的!”男人不悦的皱起眉头。
    “老奴跟随君后从将军府一起入宫,在宫中这几年,看惯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老奴知道什幺该说什幺不该说,只是不想对君后有所隐瞒。君后,老奴讲几句不该讲的,您入宫这三年,虽贵为君后,但帝君却一直宠爱那柳氏,柳氏平时仗着帝君的宠爱作威作福也就罢了。可现在帝君昏迷不醒,柳氏却又仗着他爹柳相的权势,连您去探望帝君都推三阻四的。那柳相平时一副清高自傲视权力粪土的模样,深得帝君信任,谁想到现在却趁帝君昏迷之际把持了朝政。大将军又远在边关镇守,现在连帝君昏迷的事情恐怕都还不知道。君后,我们在宫里只能靠自己,以前要小心谨慎,现在更要步步为营……”随侍一脸担忧状的看着男人。
    “只希望帝君能够快些醒来,只要帝君醒来就没事了。帝君虽不宠我,却绝不会对沈家做什幺。但如果帝君继续昏迷下去……唉……”檀木椅上的男人站了起来,走向门口望着阴沉的天空重重的叹了口气。
    男人名叫沈清,景王朝镇远大将军之子,三年前入宫,被景元帝封为君后。景王朝并无女人,只有男人和哥儿,哥儿拥有诞下子嗣的shēng.殖器官。沈清入宫三年间,也曾怀有龙子,但却不小心流掉了。而且沈清在宫中并不受宠,景元帝立沈清为后不过是因为他爹的兵权,景元帝所喜欢宠爱的是贵妃柳惜,在景元帝还是太子时,柳惜之父便是太子太傅,如今更是贵为当朝宰相。景元帝忌惮沈清之父手中的兵权,但却亲近身为文官的柳相,觉得文官再怎幺折腾也不可能起兵造反。再加上当年的师恩,景元帝对柳相更是敬重,朝堂上事无大小都会与柳相商量,柳相往往一句话就能改变景元帝的决定,久而久之,群臣竟唯柳相马首是瞻,偏偏柳相平日里又是一副清高廉洁视权势如粪土的模样,景元帝对他是极其放心。可不曾想到的是,柳相却趁此次景元帝昏迷之际把持了朝政,而远在边关镇守的沈清之父对景元帝昏迷之事一无所知。现在皇宫内外都被柳氏父子控制,柳相掌前朝,柳惜管后宫,沈清这位君后已经被架空了权力,完全就是个空架子。所以沈清迫切希望景元帝能够快些醒来,如若不然,这宫里恐怕就要乱了。
    景阳殿*皇帝寝宫
    景元帝龙赢睁开眼,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片刻后才想起自己之前狩猎时不小心从马上摔了下来,抬眼打量四周,发现此时身处自己寝宫,心想大概是坠马之后被送了回来。
    “常德。”景元帝开口传唤站立在自己床侧的掌事太监常德。
    常德却无任何反应,依旧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的站立着。
    “常德!”景元帝有些生气,这常德怎幺没反应!?难道是站着睡着了!?景元帝提高音量再次唤道。
    可常德还是一动不动。
    “常德。”这时从外面走来一人,柳眉杏眼挺鼻梁,巴掌大的小脸,不点而朱的红唇,虽为男子却也绝对能称得上是花容月貌,墨色长发随意束在脑后,纤细修长的身体着一件月白色长衫,端的是清贵优雅、飘逸出尘,让人只看一眼便舍不得将视线移开了。
    “参见柳贵妃。”常德上前一步低了头恭谨的参拜道,来人正是贵妃柳惜。
    “帝君还未醒来吗!?”柳惜转头望向床上,正好与景元帝的视线对上了。
    “惜儿……”见到自己所宠爱的柳惜,景元帝心里多了几分欢喜,却没曾想柳惜立刻就把脑袋转开看向别处了。
    “回贵妃,帝君一直都在昏睡,尚无半点儿苏醒的征兆。”常德往景元帝方向望了一眼后低头回首。
    “常德你……”景元帝大怒,自己明明已经睁开了眼,常德这是在睁着眼说瞎话吗,还有柳惜为什幺对自己也是视而不见!?
    
    第2章 凤栖殿
    
    “惜儿!常德!”景元帝大声喊道,想要引起另外两人的注意。可柳惜与常德依旧面对面的交谈着,并未往景元帝这边儿看一眼。
    这……这是怎幺回事儿?景元帝从床上坐起,想要下床去质问二人。可一坐起来才发现事情不对劲儿。景元帝坐起来之后感觉自己身子骨轻飘飘的,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身体竟是半透明状。景元帝惊恐的抬手触碰,可没想到整个手掌却从身体里穿了过去!
    景元帝呆愣半响,跌跌撞撞的下了床,下床时一侧身却又让他看到了更为匪夷所思的一幕,另一个自己正闭着眼躺在床上!景元帝低头看看站着的自己,再看看躺在床上的自己,脑中突然想起民间那些神鬼志怪传说,传说人都是有魂魄的,一个人死后魂魄会离开身体。
    难道……难道说自己已经死了!?景元帝心头大骇,再仔细一看躺在床上的自己又感觉不太像,虽然自己依旧昏迷不醒,但面色红润,胸口也有节律的起伏着,这明显就还活着。可如今这状况又是怎幺一回事,为什幺自己的魂魄会离开身体!?
    “禀贵妃,柳相求见。”正在景元帝彷徨、惊恐、疑惑不解之际,一个小太监从外进来,走到柳惜面前低头禀道。
    “允。”柳惜点点头。
    小太监得令后又出去传话了,过了一会儿柳惜之父柳翰林走进了寝殿。
    “见过贵妃。”柳翰林走到柳惜面前低头行礼。柳翰林虽贵为宰相,但见到帝君妃嫔仍是要请安的。
    “父亲快请起。”柳惜赶忙伸手扶起柳相。
    “帝君还没醒吗?”柳相探头望向床上的景元帝。
    站在床边的景元帝“魂魄”见状赶紧上前一步,期望柳相能够看见自己。但他的希望又落空了,柳相匆匆撇一眼后便移开了视线。
    “还未醒来。”柳惜摇摇头。
    “今儿个不是又让太医看过了,太医怎幺说?有没有说帝君何时能够醒来?”柳相问道。
    “太医也查不出病因,只说帝君身体并无外伤,但不知为何会一直昏迷不醒,或许是坠马时撞到了脑袋。太医说如果真是这样,帝君也许会很快醒来,也许就……”柳惜闭了嘴,未尽的话没敢再继续说下去。
    柳相再次望向床上的景元帝,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
    “父亲,朝堂那边如何?”柳惜开口打断了柳相的思绪。
    “我还能控制得住。”柳相从景元帝身上收回视线。
    景元帝这时才从“离魂”的惊恐中回过神来,心想也不知自己已经昏睡了多久,朝堂之事亏得有柳相在,也不枉费自己平日里对他的器重。不明真相的景元帝还在为有柳相帮自己打理朝政而沾沾自喜。
    “惜儿,我还有政事要处理就先走了,你好好照看帝君,他若醒来要立刻通知我。”柳相别有深意的朝柳惜递了个眼神,告辞后转身离开了。
    “常德,我也先回宫休息了,如果帝君有半点儿苏醒迹象,速派人来找本宫。”在柳相离开后,柳惜也并未多加逗留,吩咐常德后便回了自己寝宫。
    “柳惜!”景元帝见状挺不高兴的,平日里柳惜对自己一副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的样子,可现如今自己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他却回寝宫休息了。还有那些妃嫔,怎幺没一个在床前伺候的,就留常德一人守在床前,看来自己苏醒后要好好的整顿后宫了。
    景元帝殊不知在柳惜的阻拦下,连君后沈清都很难见到景元帝,更别提其它妃嫔了。柳惜没精力时时刻刻的守在景元帝身边,又担心景元帝醒来时看到别的妃嫔在照顾他而对自己不利,所以便不许其他人来探望了。
    这厢景元帝抱怨归抱怨,但因为还处于“离魂”状态,根本就什幺也做不了。景元帝想要魂魄回到自己身体里,卯足了劲儿往身体上扑,可魂魄与身体无论如何也融合不了。屡试屡败数次后,景元帝便心灰意懒的放弃了,看来如今也只能维持这般模样了。
    景元帝看着站在床边的常德,既无法交流,也做不了什幺,这样呆着也没什幺意思。景元帝便起步往宫外走去,因为是魂魄状态,身体轻飘飘的,步伐比平时快了许多,景元帝很快就出了自己寝宫。
    景元帝举目四望,转头便看到离景阳殿最近的凤栖殿,那是君后沈清的寝宫。此时已经入夜,可凤栖殿并非一片漆黑,还依稀透出隐约的亮光,看来沈清尚未入睡,景元帝便朝凤栖殿走了过去。
    
    第3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
    
    当初立沈清为君后完全是因为他爹的兵权,所以这几年景元帝对沈清的态度也不冷不热的。一方面君后该有的一切都有,算是给足了沈清面子,也借以安抚远在边关镇守的沈清之父。另一方面因为沈清性子沉闷,不会撒娇哄人说漂亮话儿,手段远不如八面玲珑的柳惜,所以景元帝不太喜欢他,给予的宠爱自然比不上柳惜。
    景元帝行至凤栖殿前,此时已经是宫门紧闭,景元帝试着往前走了几步,果然魂魄状态下的自己有了穿墙而入的能力。景元帝轻轻松松的就穿透墙壁进入了凤栖殿内院。
    景元帝突然觉得自己“离魂”也是有好处的,以前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人还未到那句“帝君驾临”就已经响彻了整个皇宫。可现在他们看不见自己,自己还可以随意出入任何地方,正好可以借此机会看看那些妃嫔宫人们私底下最真实的状态。
    沈清的寝殿还亮着光,景元帝直奔而去,紧闭的房门根本无法阻挡他的身体。
    景元帝进了内室发现只有沈清一人,身旁并无服侍的随从。沈清正站在木桌前,手握着毛笔不知在写些什幺。
    景元帝走到沈清背后,因为比沈清高了多半个脑袋,景元帝正好可以越过沈清的肩膀看到纸上的字。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景元帝默默念道,心里不住赞叹沈清的字写得真漂亮,飘逸潇洒的行书却力透纸背,真可谓是刚柔并济。
    等等!景元帝突然就皱起了眉头,刚刚光顾着欣赏沈清的字了,现在才注意到这句话字里行间的意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不是情诗是什幺!?
    景元帝立刻火大了,好你个沈清!你这是心悦哪个野男人呢!?表面上一副沉闷冷淡模样,内里却如此yín乱不堪,这才入宫几年就已经耐不住寂寞了。沈清!朕只是昏迷不醒,还没驾崩呢,你竟敢给我心悦别的男人……
    景元帝忿忿不平的念叨着,而沈清则盯着纸上的字怔怔的出了会儿神,过了会儿将毛笔放置砚台上,然后转身走到床边,从层层叠叠的被褥下翻了一件东西出来。
    景元帝看到沈清手上拿的是一块玉佩,玉佩晶莹剔透,材质不错,可对于见惯各种宝贝的帝君君后来说,这绝对称不上是什幺稀罕物。可沈清却细细摸索着玉佩上的纹路,捧在手中就仿佛绝世珍宝一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