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兄有过+番外 作者:乐如leru

字体:[ ]

 
 
文案
死去的孩子裹在小小的被子里,神态安详。
 
元溪似着魔一般,不知不觉就将孩子抱入怀中。
 
清晨的曙光穿透云雾,映入宫殿内,虽是才出世的婴儿,但他面目清晰,元溪仅看一眼,就觉似曾相识。
 
自己的孩子必定要像自己,但他最像的不是自己。
 
浣盈的孩子必定要像浣盈,但他一点也不像浣盈。
 
时间凝止,而元溪是遭受天谴之人,整个人震动得无以复加。
 
浣盈的孩子居然像极杜若!
 
纵然鬼魂附体,浣盈的孩子也不该像杜若。
 
除非……除非……浣盈即是杜若……
 
答案是一柄利刃,割裂他的胸膛,刺透他的心脏。
 
他苦苦寻觅之人近在眼前,而他竟一无所知。
 
她恨他恨得一点也不许他知。
 
有泪珠从孩子的眼角滑落,仿佛是孩子在落泪,但死去的孩子怎可能落泪?
 
仿佛有人在旁劝慰他,又伸手来接孩子。这柔软的身体,小小的一团,他一旦抱起,如何还放得下?
 
他知道他永远也放不下了。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浣盈,元溪 ┃ 配角:朱衡,杜若 ┃ 其它:
 
 
  国君流亡1
 
  烈日炙黄沙,茫茫天地间,唯有元溪一人在孤独的前行。
  寻不到水源,寻不到任何一样足以遮挡日光的事物,无垠的沙漠之间,除了风与沙,就唯有他这个将死之人。
  等到沙漠中的圆月升起时,他已经走了两天一夜。
  夜晚的冷风猛烈地鼓吹着他的身体,他被风吹弯腰,被风吹得摔倒在地。
  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力气重新站起。
  他仰天而躺,风卷起黄沙,黄沙一层层遮在他的身体之上,像是离开人世的人最后的入土为安。
  他虽然不是死人,但死神确实已经向他逼近。
  数月之前,郑京被破之时,他就该是个死人。
  他忍辱偷生数月,却没想到时至今日,依旧难逃厄运。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意难违吗?
  因为极度的缺水,他的身体开始剧烈的发抖。
  空气里飘荡着清脆的铃铛声,仿佛有白色的驼群从远处缓缓行来,又仿佛空气里飘起迷蒙细雨,雨丝冰冰凉凉的抚在他的脸上……
  他在在幻想的喜悦中竭力张开皴裂的唇,然而渴望的舌尖只感触到风。
  难以言喻的痛苦令他感到绝望。
  天一层层黑沉下来,像是天神在上空泼足了浓墨。
  他躺在半天前摔倒的地方,一动未动。
  渐渐地,他不再感到饥渴、寒冷、痛楚,世间的一切都变得安静而祥和。
  他想到他的亲人,想到与亲人在一起的那些快乐时光。
  事到如今他才恍然,原来在人世间,除了小若,他再没有任何亲人;除了与小若在一起的时光,他再没有过任何真正的快乐。
  是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快乐。
  除了小若,他还想到浣盈,自郑京被破,他落入北国人手中后,浣盈一直追随他左右,不离不弃。
  那日他带她一同逃脱,可惜后来彼此分散,他便再也没有她的下落。
  没有下落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好在北国人并不残杀妇孺,纵然她再度落入北国人手中,性命总可以保得住。
  小若永远也不可能原谅他,待他命丧黄沙,化作一堆白骨时,大概唯有浣盈还肯为他哭一场。
  “大王……大王……”
  耳畔萦绕着轻柔的呼唤声,唇齿间有血腥的味道弥漫,元溪从极度深沉的昏睡中睁开双眼,灰白的东方已透出一线曙光。
  疼痛的感觉苏醒,熊熊烈火一般,从四肢卷土重来,这一次不再是幻觉。
  他与浣盈重逢,也再度陷入北国人手中。
  北国人雇当地人带路,寻到元溪之后,直至次日午后才走出素有魔域之称的尼尔沙漠。
  午后闷热,酒家的旗子挑在竿头,纹丝不动。
  逃跑失败的元溪继续重复从前的生活。
  押解元溪的一队高手在沙漠里折腾得疲惫,便在酒肆外的凉棚下歇脚休息,补充清水干粮。
  浣盈也随他们进入凉棚,她没来得及饮水吃饭,而是趁着空闲编织手中的草鞋。
  昨夜下过一场暴雨,行进的道路更为艰难,而元溪已经穿烂了足上的鞋子。
  人生真是不可预测,当日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今日竟然沦为阶下囚,忍受敌国官兵的皮鞭鞭笞,过着如猪似狗般的日子。
  谁也不会想到今日吧?
  元溪不曾想到,浣盈更不曾想到。
  浣盈打完手中最后一个结,两只草鞋便大功告成。
  她将草鞋递给元溪时,元溪没有一点欢颜,反而起身将其掷入凉棚后的溪流之中。
  昨夜暴雨之后,溪流湍急,手编的草鞋又轻又巧,跌入水中后,在水面上打个转,就双双不见踪影。
  元溪回身,注视着浣盈。
  “也许今晚太阳落山的时候,也许明晨鸡鸣的时候,一旦离开伏虎城,后面的每一寸土地就都不再属于郑国,你……还打算继续走下去吗?”
  浣盈既不生气,也不着急,只是默默整理剩下的蒲草,预备重新为他编织一双。
  “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除非我死,否则寸步都不会离开。”
  她的语气一如往昔的坚定。
  元溪第一次听这些话,还是最初落入敌军之手的时候。
  浣盈仅是他的妾室,敌军破国,军中严令不得残杀妇孺,她原本可以逃得一命,可她毅然决然要与自己共赴危难。
  他一开始以为她不知天高地厚,到后面路途坎坷,遍布荆棘,她自会知难而退。
  可是他想错了。
  一次又一次,他赶不走她也骗不走她,后来在北国人举起皮鞭鞭笞她的时候,他唯有以身相代。
  一次又一次的百折不挠,最后连押解元溪的北国官兵都心软默认,不再为难一个甘冒大险、追随夫君千里的弱女子。
  元溪如若是个铁石心肠之人,他也可以默认她的追随。
  然而连敌国官兵都为浣盈动容,他又如何能够铁石心肠。
  世上有无数无数的人,他的身边也曾环绕着无数无数的人,可是在他人生最艰难的时刻,那无数无数的人皆不见踪迹,唯独剩下浣盈默默陪在他身边。
  蒲草重新在她手中跳动,干燥的草尖不时戳到她手腕处的伤口,伤口因天气炎热而化脓溃烂,她再疼也不吭一声……元溪看着看着,忽而从内心生出无限的愧疚。
  他曾经因她装神弄鬼,将她打入冷宫,害她险些丧命。可如今想来,装神弄鬼的把戏得以成功,并不全怪浣盈。他轻易相信她,实在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他突然问:“为什么?”
  浣盈明白他问的是什么。
  她的目光随着蒲草跳跃,并没有抬头看元溪。
  “总有一*你会明白为什么。"
  元溪自认已经知晓答案。
  他伸手攥住她手中的蒲草,茫茫前路,遍布着生不如死的深潭,蒲草再坚韧,身处地狱的火焰,也必将化为灰烬。
  她待他越真心,他越发不能心软。
  “你已经跟随我数月,从此刻开始,你离开吧,花样的年华,不该浪费在我一个废人身上。”
  浣盈停手不语。
  元溪坦诚道:“若你愿意,你可以在郑京等我归国。有朝一日若我能够重回郑京,我一定去找你。即使我对你无法产生像对杜若那样的感情,我也会对你负责,永远对你好。若你不愿意等,就回南夷故土,找一个能够保护你的男子嫁掉,从此相夫教子,平安度日,不要再过孤苦漂泊的日子。”
  浣盈注视着他,莫名激动,连手指也在发抖。
  “你已经毁掉我,你认为我还能过平常人的生活么?”
  她将柔软的手指从他手心挣出,元溪呆立着,竟无言以对。
  一年多前的战火将南夷的平静打碎,她因为容貌太盛,不得不以一己之身,肩负起万万人的重任,不远千里求和而来。
  她才入郑王宫时,宫人私下里纷纷为她叹息。
  倾国倾城的容貌遭遇不近女色的男子,无异于以美玉触到顽石。
  然则结果出人意料,真正粉身碎骨的人不是浣盈,而是孤苦良久的郑襄王。
  她拿几句灵魂附体的鬼话就将他骗得团团转,自欺欺人地相信她是小若的重生……
  念及小若,元溪的心脏阵阵绞痛。
  自那年她负气离宫,他已许久不曾有过她的音讯。众人传言她已遭逢不测,可他坚信小若尚在人世。
  他从前日夜期盼小若能够宽恕他的过错,重回自己身边。时至今日,他则不许自己有任何期盼。
  小若能够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度过一生的静好岁月,就是对一个忍辱偷生者最大的安慰。
  他凝视着酷日下的浣盈,晶莹的汗水濡湿她耳边的面纱,她依然固执地编织着手中的草鞋……
  说起来浣盈不过是同小若一般年纪的女孩罢了,国破家亡的痛苦属于郑国,属于自己,无论如何不该由她承受。
  他注视她半晌,突然道:“过了伏虎城的边界即是北国,你难道又想陪我一死吗?我不愿再有任何人因我而死,你快些走吧!”
  元溪没有想到自己的语气哀是求,浣盈更不曾想到。
  普天之下,他不会哀求自己的敌人,不会哀求自己的对手,然而浣盈待落难之际的自己情深义重,莫说哀求,即便拿自己的性命换她的性命,他也绝对不犹豫。
  浣盈吃惊地望着元溪,元溪继续道:“你难道一定要亲眼看到我的头颅被敌人的利器砍下,看到我的鲜血流淌在敌人的土地之上吗?”
  浣盈的身子一颤,手中的草鞋便脱手跌落。
  因为面纱遮挡的缘故,元溪并不能看清她脸上的表情。他试图去寻她的眼睛,只见双眸之中,一片痛苦茫然。
  最后浣盈终于下定决心。
  “等抵达伏虎城的边界我就会离开,从此是生是死,我与你再不相见。”
  元溪以为她眼中蒙了一层水雾,待仔细看时,却又没有。
  一路以来,他时时期盼浣盈离去,如今期盼成真,他内心反而空荡虚无。
  从此以后他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浣盈又道:“等抵达伏虎城的边界,我还将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尽管是我伤害到你,但我并不需要你的原谅。”
  元溪道:“是你伪装小若一事吗?”
  “是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告诉你,但并非此刻。”
 
  国君流亡2
 
  残阳如血,再行半日,脚下是一片平静的戈壁。
  押解元溪的一行人听了他们正午的对话,刻意在日落黄昏时落后数步,使他们得以告别。
  元溪此后的人生,就将像眼前这片一望无际的戈壁荒滩,茫茫而不可预测。
  他停下脚步,被绑缚的双手主动握住她的手腕。
  伏虎城昼夜温差极大,日间分明还烈日炎炎,转瞬到了夜间,是凄寒入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