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世忘川+番外 作者:藿白

字体:[ ]

 
文案:
     竹林婵娟,萃雪纱衣。你风华绝代,我初识忘川。 
 
他是我这一生一世最爱的人,亦是我此生最为亏欠的人。可我在刀光剑影,尔虞我诈数年后才明白过来这两句话,但为时已晚。 
 
他说,他叫忘川。既然你这么想重来一遭,那我现在付出一切代价,还能不能换你一生平安喜乐,圆满无缺?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华忘川,华翊,顾文轩 ┃ 配角:秦艽,霍白,绿珠,余百家,邪桑 ┃ 其它:琉阿殿,明月山庄,阳厦神功,幽兰花案
 
    
    ☆、《第一章:初识忘川》
 
      我睁开眼时,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他。
  在翠云竹林中有一片空地,有琴,有酒,有他。他穿着的雪白纱衣似影纷飞,仿如嫡仙。一双凤眼含千般妩媚,黑眸如两丸水银,一转一动皆是风情。他鼻子很挺,也很瘦,就像精雕细琢的白玉一般。一头黑发如悬瀑倾垂,衬得皮肤白若骨瓷,一点血色也没有。
  直到我遇到过很多人之后,才知道就算是江湖上名动天下的美女都没有一个能比忘川漂亮的,更何况是男人?
  他走到我面前,笑得很浅,但是十分好看。他说:“我是你哥哥,忘川。”
  忘川的声音很好听。如春风般和煦,湖水般温柔,又带着一点点的磁性。
  清风袭来,携着阵阵竹香,他的发尾也扫过我的脸庞,我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忘了说。
  他笑容更深,美得令人窒息:“小翊又在想什么呢?”
  “没……”说完话我几乎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我的声音沙哑,刺耳,就像金属之间的摩擦一样。我低下头,不知所措,一张脸更是憋得通红。但是也就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不仅全身都动不了,而且我还不知道这是哪里,连我是谁都不知道。难道他说的小翊就是我的名字吗?
  他叹了口气,道:“小翊每天就知道睡,好不容易睡醒了,却还是傻呆呆的,一句话都不跟我说了……”
  我更不好意思了:“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忘川好像什么都料到了的样子,点点头,道:“我知道。所以你听好,我叫华忘川,你叫华翊,你今年十八岁。我长你七年,是你哥哥。”
  我点点头,看着躺在椅子上,软弱无力的身子,问他:“那我这是怎么了?”
  他眨眨眼睛,道:“你半年来一直睡着,当然会浑身无力了。”
  “半年?!”我睁大了眼睛:“为什么?!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伸过一只手,在我眼睛上拂了一下:“眼睛瞪得那么大,小心瞪出来。”他的手冰凉,凉到让我打了个寒颤。
  “可是你得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你调皮,不小心磕了脑袋。所以我们为了给你医治,不留后遗症,房子都卖了。”然后他摇摇头:“没想到效果还是不尽人意,还是那么傻。”
  我:“……”
  他扶着我慢慢起身,我顿时感到一阵眩晕,躺太久再站起来还是很不适应的。
  “小翊,你这么久都没有运动过,我再让你走路我知道会很难受……但是你也忍着点,好么?”忘川一手夹着我腋下,一手揽着我的腰,让我慢慢站起来。我只觉得脚步虚浮,腿软的像面条。想抓扶着他的腰,却发现胳膊也一点力气都没有。这让我感到一阵恐慌,我到底是怎么了?
  与其说是我走,不如说是他拖着我。走了十余步,我早已大汗淋漓,他除了脸色阴沉,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今天先到这里吧……”他把我扶到椅子上,又道:“如果有需要,就叫我。”然后他便走了。
  我仰头向上看,透过深绿的竹叶看到天空如洗,澄明澄碧。而我应该有多久没看到这天空了呢?半年了吗?我偏头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胳膊,皮肤呈现一种苍白的状态,手勾的像个鸡爪。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过去的一切我都没有印象。然而忘川说的什么为我治病倾家荡产我是不信的,他身上的那种油然而生的贵气,怎么看都不是经历过倾家荡产的人!
  过了会,忘川来了。他手里还拿着一颗深棕色的药丸,一股药味隔着远远地我都能闻到。他说:“张嘴,吃掉它。”我厌恶的摇摇头:“我不喜欢吃药。”
  忘川轻轻地叹了口气:“你从前可不是这样的,你都很听我的话。乖,吃掉它,你会好的快一点。”
  我皱着眉,恐惧的摇摇头,把脸撇到一边,斜着眼睛看着他。
  他白豆腐似的手掌心乘着那颗药丸,修长的手指如同春笋,我盯着发了一下呆,感觉可能被这只手拿过的药丸也不会很难吃了。
  忘川好像看明白了我想什么,于是趁热打铁,把长发向身后甩了一下,然后弯下腰,对着我盈盈的笑,哄到:“是呢,其实只是样子不好看,真的没那么难吃呢。”
  那张脸真是好看。展颜一笑如出水芙蓉般清丽,分明的棱角又显得他十分俊逸。我被诱惑的晕晕乎乎的就张嘴含住了那枚药丸,进口的一瞬间我才反应过来,那药丸不光其臭,而且苦的不得了!我刚反射条件的要吐出去,忘川就手疾眼快的捂住我的嘴,把我的头仰起来,我才咽下去。
  我苦的满眼都是眼泪,那药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一到我胃里就翻江倒海的恶心,苦到了心里。我向忘川要水,忘川不给,说是一定要这么吞下去才有效果。我心里暗骂,谁配的药,这么刁钻!我以为忘川会像给我喂药时那么温柔的安慰一下我,谁知道忘川颇为嫌弃的看了我一眼:“啧啧,看你那丑样~”然后便走了。
  我:“……”    
    ☆、《第二章:入骨之伤》
 
      春雨滋养万物,或许是上天怜爱这片土地,所以我在这躺了一盏茶的功夫就下起了蒙蒙细雨。
  忘川持着一把油纸伞从屋里出来,一个横抱将我抱起来,穿过竹林像竹屋走去。他动作很熟练,可能是这半年他早已习惯吧……想到这我心里突然觉得很对不起,他一个人照顾我一定很累。我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我们之间只隔了一层薄薄得衣料,我听着他心脏跳动的声音,平和,却有点虚弱。
  虽然没有记忆,而且睡了半年,但是能有这么一个大美人一直陪着我,我应该很幸福吧……没事……揩揩油?我想着,居然羞得脸发烧。
  “你怎么脸又红了?”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已抱着我来到屋前。
  “嗯……我是在想,你会武功吗?”我随便扯来一个话题问道。
  他将我放在左边的一张美人榻上,说:“会。”然后便进了卧室。
  “那个,你会武功的话,为什么不用轻功带我来这里?这样多帅啊~”我装模作样的打量着榻旁的案几上的青白釉雕花香炉等他下文。但这时一块方巾准确无误的打在我脸上,然后便听见忘川在离我不远处轻轻地说了句:“你那么重,带上了你,任何一个武林高手都飞不动吧。”
  “难道容珣也飞不动吗?!”我气呼呼的拿开方巾看着他,忘川正倚在卧室门框上,好不悠闲自得,但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他脸色变了一下。
  “你说什么?”他皱皱眉,眼神突然变得很清冷。
  “容珣啊……”我被他这么看着,不免有点发毛。
  “你认识他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随口就说出来了……”我的确想不起这个人了,但是我不记得忘川,我却记得容珣,他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我问忘川:“你认识他吗?”
  忘川眨了眨眼睛,道:“把头发擦干吧。”然后转身回了房间。
  我奇怪的看着忘川修长的背影,觉得他真是莫名其妙。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再想也是徒劳,不如不想。
  说来也奇怪,那药还真有用。吃下去才不久我就有些力气了。我一边用方巾慢慢的擦头发,一边真正打量这间竹屋。屋子不是很大,摆设却十分雅致。这个竹屋有一室一厅,一个小厨房。厅内是美人榻对面是一张玉桌,桌子两侧各摆一把玉椅。我仔细看,不仅咋舌!这玉质细而白润,纯而无杂。温润匀腻,如膏似脂。如此看来这便是羊脂白玉了。这等好玉已是可遇而不可求,更何况这桌椅看起来没有接缝,这说明是用整块白玉雕出来的。两张椅子的椅背上均雕着灵芝云图案,不过左边的雕凤,右边的雕凰。雕刻刀锋华丽却不俗,细腻不失大气。有如此稀世珍品还在这竹林里,这下我更猜不透忘川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桌椅后的墙上挂了一幅画,是大雪纷飞之时,一个少年身穿银色劲装,披着红袍,盘起长发舞剑的背影。我虽然不懂武功,但是也知道这少年的剑法很厉害,只看着一个动作我心里就冒出一句话:“舞得流风之回雪。”
  想到这,我不仅傻笑下,可能我曾经还是一个蛮有文采的人吧~
  “小翊又犯傻了是么?”忘川端着一只骨瓷小碗来到我身边坐下。我往里瞟了一眼,是细腻洁白的香膏,我吸吸鼻子还闻到一股似兰似麝的香味。
  “你又来干什么。”我噘着嘴看忘川,看他笑的像只狐狸一样就没什么好事。
  “当然是让你好的快一点。”他笑容更深,美得让人窒息,我把头偏向一边,心砰砰跳的不行。他挽起我的左衣袖,小指舀了些香膏,涂抹在我的手臂上,慢悠悠的说:“你紧张什么,我又不是没看过你身子什么样。”
  我脸红的不行,道:“你在说什么啊……”
  他一脸不可置否:“就当是你想的那样咯~”
  “我想什么了!”
  “自从你醒来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他顿了顿,道:“居然脸皮着么薄了,还知道害羞是什么了。”
  我把头转向他,刚想和他理论一番,却看见我的胳膊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疤,特别是手腕,伤痕入骨。我一惊,忙看另一只胳膊,虽然早已料到是这种结果,但是密密麻麻的大伤小伤还是让我讶异,而且同样的,我的右腕处也有一道很长、很深,很狰狞的疤。
  怎么会这样……我的筋脉是被人挑断了对吗?
  突然觉得心里很堵,好像有什么回忆要涌上来,但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很痛苦,痛不欲生!
  “小翊……”忘川静静地看着我,双眼如同湖水般平静。他轻柔的将香膏推开,按摩至皮肤吸收,然后准备解开我的衣衫扣子。我推了他一把,他也没什么反应。
  “你干什么!”我叫道。他好像都没有矜持一般。
  “上药。你躺了这么久,这药有助于你经络舒活。”他只说完这句话,就扒开了我的衣服,相比之下,我的防卫太过于微弱。我看到了自己身上的旧伤已经发黑,有些地方的骨头已经变形。这应该是一刀没有砍碎,只是把骨头弄断了。心口上还有一道疤,那应该是被剑所伤,一剑穿心。刀伤,剑伤,钩,戟,长铩……好像所有武器都在我身上演示过一番。我大口的喘气,如果我没猜错,我手脚筋应该一并被砍断过,浑身上下也应该没有一块好肉了。
  我到底是做过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会这么惨!
  忘川好像看透我心中所想一般,他淡淡的说道:“很多事情都不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伤,不是因为你的错。”
  我苦笑一下,道:“你总是能看透我想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