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臣有别 作者:苏易尘

字体:[ ]

 
=================
《君臣有别》作者:苏易尘
 
文案:
帝王上前欲扶起赵云戚,只见他微微后退一步,躲过帝王的动作,将头埋得更低,用听不出喜怒的声音道:“君臣有别!”
立后,立后,立你妹的后啊!朕的大将军还在边关吃沙子,你们别唧唧歪歪给朕来这套。
腹黑霸道帝王攻 温润如玉将军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强强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云戚,叶尘逸 ┃ 配角:赵敏轩,张嵘渊,赵小满,段伟宏 ┃ 其它:青梅竹马,两小无猜,he
==================
 
  ☆、第一章
 
  建安三年,帝王叶尘逸再次造访大将军府,只为看一眼那心爱之人。
  “云戚!”赵云戚听到呼唤声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身明黄龙袍的叶尘逸,只见他迈着急切的步伐朝着自己走来。明黄的龙袍趁得他的身姿颀长,白玉冠束着发映得他的五官更加隽秀。
  “微臣参见陛下!”赵云戚折腰对着来人行礼,峰眉微蹙,嘴角露出一丝苦笑,“陛下您这是……?”
  因为今日休沐在家,便穿了身赭色长衫,交领处精绣着银白云纹,趁着他脖颈的肌肤,分外令人想入非非,叶尘逸见惯了他戎装甲胄,少见他这般青袍缓带,一时只觉得他那刚硬的眉目间都多了几分柔软清致,不由得心中一荡,星目露出点点笑意,轻声开口:“云戚,我来看你!”年轻的帝王眉目含笑的模样,好似看到了他就像是做了件最幸福的事。
  “臣惶恐!”赵云戚保持行礼的姿势,说什么也不肯起身,“谢陛下厚爱!”
  帝王上前欲扶起赵云戚,只见他微微后退一步,躲过帝王的动作,将头埋得更低,用听不出喜怒的声音道:“君臣有别!”
  然后,赵云戚便听到了甩袖离去的声音,再然后便听到了帝王带来的随从叩拜的声音,他才直起身子。双瞳映出一种可称之为思念与纠结的神色,单薄的唇角露出若有若无的苦笑。年轻帝王的心思其实他一直都知道,他又何尝不是,只是他们的这种感情不被世人所接受,再者君臣亦有别!
  赵云戚环顾四周只看到一派绿意盎然,姹紫嫣红,远处亭台林立,小桥流水,却并未看到一人,想来是帝王让人清过场后才走进了花园之中。想必他也是为了顾及自己才会如此,思到此处,赵云戚略感欣慰,一向强势霸道我行我素的帝王竟然学会了在乎别人的感受。
  叶尘逸跨步离开,心中微微后悔,好不容易出宫一趟却没有好好与他相处就这么负气离开,不知何时才会再有两人独处的机会?可是脚步已经迈开,只能继续离开。作为一名合格的帝王,一定要果断利落,坚决不能优柔寡断。叶尘逸行至花园门外,一众随从齐齐跪拜:“奴才(奴婢)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平身!”叶尘逸明黄衣袖轻挥,语气颇为严厉的道:“摆驾回宫!”
  “诺!”皇帝的贴身内侍李安弯腰行礼,而后道:“回宫!”
  将军府中所有人全都在大将军赵敏轩与韵宁长公主叶青君的带领下齐齐出来送驾,除了赵云戚,“恭送吾皇圣安!”
  “赵将军,皇姑姑无需多礼!”帝王俯下身子将二人扶起,然后向后看了一眼,终究没有等到那人,而后上了御驾,头也不抬的直接回宫。御驾内的帝王邪魅一笑,云戚,你当真对我没有感觉吗?
  御驾内伺候的李安看着帝王的笑,顿时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个帝王,虽然他从小伺候,但却不是很了解他。自己是先帝赐给今上的,那时他就觉得还是皇子的帝王就很不简单。【今上为先帝长子,生母闵贵妃,先皇最宠爱的妃子】小小年纪却手段狠戾,当着自己的面直接刺死了当时的皇后安排陷害闵贵妃的侍卫,不知他是从何种渠道知道的消息,早皇后一步将掌握的证据直接呈现给了帝王,只是将私通之人换成了皇后自己。皇后有口难言,帝王本身就偏信闵贵妃与大皇子,要不是自己娘家实力够雄厚,这个皇后的宝座也是轮不到自己的,看到摆在御案之上的证据,多疑的帝王没有给皇后辩解的机会,也因那名侍卫与皇后一起长大的身份,他们有着青梅竹马的情分。帝王直接招了三皇子叶尘钰过来滴血认亲。
  当时在场的只有帝王,大皇子与自己,皇后母子,看着帝王大怒着将案几上的瓷碗摔到地上模样,李安将自己的头埋得很低很低,就怕帝王看到自己。但事与愿违,帝王偏偏点了自己的名字,自己匍匐在地,然后听到帝王吩咐,重新取了一碗清水,这下不待帝王开口,大皇子使了个颜色给自己,于是二人双双告退。
  翌日,“凤栖宫”内传来皇后病逝的消息,谥号“孝烈皇后”。皇后被葬在了皇陵旁边的青叶山内,三皇子因失母痛哭,自此一病不起,自请入了青叶山守陵。
  李安不知这一切都是谁搞的鬼,但自己端进去的那碗清水,绝对没有做任何手脚,难道三皇子真的不是陛下的孩子?李安在惴惴不安的情况下,被年仅十一岁的大皇子已“保命”的条件收买了,当时的自己还是很不相信大皇子会保下自己的命,直到几次帝王想召回自己,都被大皇子以各种借口推脱,自己才渐渐的将心都交给了大皇子,最终大皇子登基为帝,改年号“建安”,自己顺理成章的成了新帝的心腹。
  年轻帝王的心思,李安不是很了解,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帝王是喜欢赵小将军的。当然,这一切都是帝王愿意让大家看到的结果,不然休想从帝王的脸上看出他的半分心思。
  直到御驾停在陛下居住的“甘雲宫”外,帝王才恢复了一贯云淡风轻的模样,在穿着浅褐色的宫中发放的内侍服的李安的服侍下换乘御撵入了寝宫。
  换了浅紫常服的叶尘逸在李安的服侍下进了御书房批阅奏章,待到夕阳西下才放下手中朱笔,李安立刻上前帮他舒筋活络,捏捏僵硬的肩膀,这才道:“陛下摆驾慈安宫?”
  帝王点了点头,露出了头上金冠上簪着的檀木簪,自登基后,每日处理完政务都回去太后那里坐一会,直到用过午膳后才会回到自己的寝宫。但今日情况特殊,因为午间出宫的原因,将今日陪伴太后的时候放到了傍晚时分。
  这才深秋太后的“慈安宫”就烧上了地龙,刚进入里间,叶尘逸就出了一身汗,脱掉外面的披风这才好受一点。询问宫人原因,才知太后昨个半夜腿疼,所以就让宫人们烧起了地龙。
  曾经的闵贵妃,现在是大铭国最尊贵的女人,赤金色凤袍,倾髻上的金步摇随着她喝茶的动作一动一动,直到帝王对着她行礼:
  “儿臣给母后请安,母后万福!”
  “我儿快起!”太后从榻上起身,保养得当的玉手扶起行礼的帝王,眉梢眼角都露出浓浓的笑意。在这宫闱之中,多少母子反目成仇,可自己的孩子还是一如当初,唯一不好的一点便是,十九岁登基,如今已经三年了还未立后,甚至一位嫔妃也没有。但是每次提到这个话题他就会笑着岔过去,所以自己再也不曾催促过了。
  叶尘逸看着满桌的吃食,绝大多数都是自己喜欢的,于是屏退下人自己用膳,他很不习惯用膳时旁边还有人伺候,就连李安也自觉的走了出去。只留下太后身边的管事嬷嬷舒雅伺候太后用膳。
  母子二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间太后打了个哈欠,叶尘逸看了看时辰御书房还有一堆公事需要处理,便起身向太后告退。待帝王离去,太后收起脸上的笑容,略带愁眉的对着身边贴身伺候的嬷嬷舒雅道:“皇上若是立个后,生个皇儿,我就可以去见先帝了!”
  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舒嬷嬷取出一方锦帕帮她擦了擦眼泪,略显严肃的口气:“太后莫要胡说,您还得帮陛下多带几位皇子呢!”
  太后拍了拍舒嬷嬷的略显粗糙的手背,比起外面劳作的妇人,舒嬷嬷自然算得上锦衣玉食,就是达官贵人家的夫人都不如舒嬷嬷保养得好!但跟太后相比就略显老态。
  夜凉如水,叶尘逸再一次感受到了床空被子冷,看着偌大的龙床,要是那人肯和自己躺在一起就不会感受到冷了。身体的冷,燃个地龙便好,可是心里空荡荡的,又没有那人的陪伴,真的是寂寂长夜,凄凄惨惨戚戚!
  想到小时候自己将云戚的头碰伤,那时自己就求了父皇让他在自己宫殿养伤,两人同榻而眠,云戚的身子暖暖的,自己只要紧紧的抱着他便不会感受到冷了。他能告诉云戚是因为自己想要他陪伴才会如此的吗?叶尘逸笑了,俊美的五官如花一般绽放,在夜明珠的映衬下像是误入尘世的谪仙一般。
  朝堂之上,又是一群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老臣向叶尘逸递上立后的奏折。御座之上的叶尘逸一身明黄朝服,骨节分明的手指翻阅着奏折,双瞳在五爪金龙的映衬下更显冷冽,抬首看了带头的李阁老一眼,叶尘逸嘴角微微上翘,但清瞳明亮无一丝笑意,“朕记得阁老家的孙女年方二八,正是如花似玉的好年纪!”
  被点到名的李阁老瞬间跪倒在地,“臣惶恐!”
  “李安,拟纸!”叶尘逸边敲击着龙案便漫不经心的道,“李阁老家嫡孙女貌美如花,温良贤淑今特赐婚于张太守之二子,择日完婚!”
  被点到名的张太守即刻匍匐在地,“谢陛下隆恩!”
  李阁老拍拍自己被吓得险些停止工作的小心脏,还好,先皇时期自己虽与张太守政见不合,但好在都是今上的忠臣,再说张太守与自家也算门当户对,他家二子张嵘渊也算一表人才,与自己孙女也算郎才女貌!陛下不喜别人提起立后一事,犹记上次提起这件事情的张将军,陛下直接以“三年孝期未满,将军此举何意?”然后直接削了张将军的兵权,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张将军是孝烈皇后一党,今上只是借题发挥而已,但所有人都不确定今上对于立后一事的态度,所以等到“建安”三年大家才旧事重提,然后很不幸的自己撞到了陛下的铁板上。                    
 
  ☆、第二章
 
  “退朝!”被李安的声音惊醒,李阁老才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自己竟然在御前发起了呆,真的是要小命不保了啊。看着起身离去的帝王,李阁老也整整了自己黑色官服上的褶皱,随着人流走出了“德安殿”。
  转身看了一眼巍峨的“德安殿”,在两旁执剑侍卫的保护下更显威严,这里是整个帝国的权利制高点。皇权,容不得自己侵犯,收起自己的小心思,做好陛下安排的事情即可,这会儿,估计家里已经接到赐婚的圣旨了吧。
  李阁老料想的不错,这会自家孙女李珏苒正在自己闺房以泪掩面,自己老妻,儿媳都在细声劝说。当李阁老来到此处时,一袭粉色襦裙的李珏苒像只蝴蝶一般飞入李阁老的怀中,睁着双大大的眼睛,雾气蒙蒙的道:“祖父,孙儿不想嫁!”
  李阁老叹气,看着精致妆容都花了的孩子,这是自己千娇百宠的孙女啊,自己与张家意见不和,不知道会怎样蹉跎自己的乖孙女呢,李阁老摸了摸李珏苒的头顶,语气惆怅,“乖囡囡,圣旨已下,祖父也没有办法!皇命不可违啊!”
  李珏苒的父亲李青颜来到自己父亲的书房。看着父亲坐在书桌后面唉声叹气,自己一撩衣袍跪在书房正中,声音也跟着颤抖起来,“爹,真的再无办法吗?苒儿可是一直当做……培养的啊。”
  “陛下的心思莫要猜测了,张将军的前车之鉴只怪我们没有学好啊!”李阁老叹气一身,“你先起来坐下吧!好在张太守家也算门当户对。那孩子为父见过,还是不错的!年纪轻轻的就在大理寺任职!”
  “再好也比不上那个位置啊!”李青颜坐在父亲书桌对面,一袭青衫的他在兵部任职,虽不是天子近臣,但重在掌管实权。他不甘心自己一直捧在手心的女儿坐不上自己期待的那个位置。
  跟李府愁眉不展的景象完全不同,张府却是一片喜气洋洋之色。即刻遵从陛下圣旨开始筹备聘礼,由太傅夫人原李氏做媒,李氏是李阁老的嫡亲妹妹,有她的话,很多话都比较好说。虽是陛下赐婚,但在对方不乐意的基础上他们也不想弄得两家结仇,所以太傅夫人是最好的选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