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沉浮 作者:燕十九

字体:[ ]

 
 
齐小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自己手中雪亮的刀直直的插在齐秋后背,齐秋竟然还对他笑了笑,然后缓缓的、缓缓的倒了下去。
战场上的厮杀、擂鼓声似乎离他远去,他只听得到被齐秋护在背后的李逸发出一声绝望惊恐的尖叫,然后扑向了齐秋。
他的刀本来是要砍向李逸的,皇上说了,只要他能打败叛军杀了易王爷,就不会为难齐秋。所以他直到杀到了最近处才对李逸下手,他甚至还让其他心腹引开了齐秋,这一刀本该万无一失的!那么远的距离……齐秋速度快的齐小春想收手都来不及!
李逸抱着齐秋,浑身发冷,喉咙里除了“嗬嗬”的嘶叫,竟然说不出一个字。伤口并没有正中心脏,但那尖利的刀锋从齐秋背后刺入胸前探出,已经是没救了。
齐小春跪在齐秋面前,浑身颤抖,他想握住齐秋的手,却不敢,只是不停的重复着:“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杀你,太子说……他说他会放过你……你信我,我不是故意的……”
齐秋看着弟弟,目光温柔,当年伏在自己背上病的满嘴胡话的小孩已经长成了名动一方的将领,已经逝去多年的爹娘若是得见,想必也会欣慰不已的,他反握住了他的手:“我知道……”
这简短的一句话却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开始咳嗽,带出大量的血沫。
“为什么……”这一句却是李逸问的,他几乎是在咆哮:“谁要你救了!不是让你看情况不对就快跑吗!你不听我命令了吗!!!”
他痛苦的看着齐秋:“齐秋,我不许你死……”
齐秋靠在李逸怀里,轻轻的说:“对不起,第一次…违背…你的命令……”他转而将目光投向弟弟:“放了王爷吧,他对你,总也有养育之恩……”
混乱的战场上,齐小春目光呆滞,已经悲痛的无法说出一个字。
齐秋的气息渐渐弱了,他更深的靠进李逸怀中,享受着今生最后一次的温柔,喃喃的说:“我齐秋在这世间爱过、快意过……已是死而无憾……”
边说着,声音便低了下去。
 
李逸第一次见到齐秋兄弟俩的时候,是在楚郡的战场上。叛军大败,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遍是死尸。齐秋背着因为高烧而满嘴胡话的齐小春,一次次的低下身,在僵硬的尸体上翻找着。当炮灰的兵士能有什么钱,齐秋一次次弯下腰,能找到的,也不过是几块干硬沾血的饼,或者是几个磨得看不出花纹的铜钱。
据随身的参军说,这孩子带着弟弟跟着军队一起走,帮着伙房里做点杂事赚钱,只是他弟弟前两天淋了雨发了风寒,军中草药本来就紧缺的很,那孩子便说来战场上看看,能不能捡到些钱。
正说着的时候,那小小的身影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李逸心中不屑的很,只怕用不了两天,那孩子就会把这弟弟跟那些死尸扔在一起了。亲情这种东西,累赘的很。
可是三天后,李逸又一次的看到了齐秋。小孩看上去比之前更加委顿不堪,却仍然执着的在翻找着。李逸忍不住想知道,这个孩子为自己的兄弟,为那一点毫无意义的血缘,能做到什么地步。
他把他召到了自己帐中,扔给他一把匕首说道:“只要你杀了你弟弟,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
 
他充满恶意的看着他,幻想着他可能做出的反应,是大喜过望还是心中挣扎后毅然服从?可不管是什么,他都乐见其成。
但他没想到的是,当齐秋理解他的意思之后,竟然浑身颤抖着冲他不停磕头,求他饶过自己的弟弟,甚至愿意拿自己的命来换。
在他看到李逸没有丝毫动摇时,竟然颤着手将那匕首捅进了自己胸膛。李逸并非不动摇,他只是呆住了,他想了很多种情况,却从来没料到是这样一种结果。长期以来他总是习惯将所有的事都掌握在自己的控制中,所有当出现预料外的情况时,他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干巴巴的小孩已经倒在了地上,身下一片血泊。
匕首并不十分锋利,总是吃不饱的小孩也没力气把自己伤的太厉害,但是即使这样,齐秋也在床上躺了两个月,伤口发炎化脓让他始终无法真正退烧,反而是齐小春,两服药下去就开始活蹦乱跳,天天跑来蹲在齐秋床前,聒噪的不得了。
 
李逸也来看过他两次,不知道为何,平时视人命如粪土一般的易王爷,见到齐秋的时候,竟然会有些莫名的心虚。
“以后跟着杨伯干,本王不会亏待你。”随便抛下这样一句话,李逸转身就走,很快他就忘记了还有这样一个人。
杨伯明面上是易王府的管家,暗地里却在为李逸寻找可用之人。太子和李逸都清楚的很,情势目前虽不明朗,圣上也正当年,东宫与易王府却早晚会有一战。谁抢先,谁就是赢家。
 
 
一晃就过了这么六年时间,中间波澜不少,但总算安稳。李逸偶然有次路过自家练武场,正看到一个少年,十四五的年纪,舞的一手好枪。那带着红缨的枪头在阳光下或刺或挑,带出一连串的银光,当真让人目不暇接。与他对打的那个完全不是对手,被杀的一阵手忙脚乱。
“那是谁,功夫倒是俊得很。”他随口一问,杨伯恭敬回道:“那孩子叫齐小春,功夫在这几个孩子里是最好的。”见李逸没什么印象的样子,又提醒道:“殿下忘了?是在楚郡的时候您留下的,他还有个哥哥叫齐秋。”
哦……原来是那个孩子啊,竟然长这么大了。李逸又多问了一句:“那齐秋呢,在府里做什么?”
杨伯的表情有些微微的不屑:“那孩子功夫不行,算算账什么的倒还不错。”
李逸轻轻一笑:“是吗?我身边也要有个趁手的人才行,过两天,把那齐小春调我身边来好了。”
杨伯应下,李逸又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得胜的齐小春扔了手里长枪,扑向场外一人,抱住那人笑得开心的样子。那人穿着府里下人常穿的青衣,笑得一脸温柔,左边脸颊上还有一个深深的酒涡,是齐秋。
 
 
文文弱弱的,倒是一副好相貌。易王府向来崇尚武力,齐秋武力不行,虽然不至于被欺负虐待,但看那样子肯定也没少看人眼色。想到这里,李逸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滋味,竟好像有点心疼一样。
李逸心中暗想,要不调齐秋到自己身边来?想想又觉得自己好笑的很,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跟在身边有什么意思?还是那手脚利落功夫了得的齐小春便利,没再多想,李逸便离开了,今夜要去宫中赴宴。
宴无好宴,还不知会是怎样勾心斗角。
当夜李逸是醉着回来的,侍女轻手轻脚的伺候他洗漱完毕便轻掩上门离开。李逸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望着床顶垂下的流苏坠子。世人都知易王爷不擅酒,两杯米酒下肚就要倒地不起,但其实他酒量好的很,只是,没必要说。
回来了可也不想睡,东宫那位也不是省油的灯,自己的几个属下让他在皇上面前胡乱吹捧一番升了职,可明眼人都看得到那是明升实降。
要怎样扳回这一局呢……
 
 
正想着,李逸突然翻身跃起,反手从枕下抽出一把刀狠狠的横砍过去,刀刃相触发出刺耳的尖鸣,辗转腾挪间,两人已经拆了十多招。
李逸刀尖上挑,格挡开那人劈面而来的长剑,同时左脚腾起一记直踹那人腰间,眼看就要击中!按照李逸的脚力,这一脚下去至少会毁了那人三成功力。
但那人也十分机灵,长剑被挑一击不中之后马上向后翻转,柔韧腰肢竟然生生在空中横移了三寸,避开了李逸那致命一脚,同时单手撑地,两下之后便稳稳当当落在地上。手中长剑丝毫不乱,完全看不出刚刚是在生死线上走了一圈的人。
“你是何人!受谁人指示!”李逸厉声喝道,伸手便要去摸暗处的铃,铃声一响,整个院子便会被围城铁桶一般,任他插翅也难飞。
刺杀本王一击不中就该撤走,竟然到现在也还不逃,当真笨的要命,李逸恨恨的想,冷冷的看着那人。
 
却不想那人扔了手中长剑,跪倒在地:“请王爷恕罪。”边说着边解了面上黑巾,一张极温柔的脸,眉眼平和,鼻子和嘴唇都十分秀气,左边脸颊一个深深酒涡,即使不笑,这张脸上也带着三分笑意,是齐秋。
一时之间,李逸说不上自己到底心里是什么感觉。现下的情景似乎与初见那晚齐秋自残的场景重叠了,说不出的熟悉。这个齐秋……为什么总是会脱出自己的掌握,总是做些让自己看不透的事情!
李逸沉下脸:“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刺杀本王,你到底有何企图?!”李逸虽然平日性情都很平和,但一旦生气,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即使是跟随他多年的下属也怕的说不出一个字。
那齐秋伏在地上,声音却一丝颤抖也没有:“齐秋没有企图,齐秋只想跟在王爷身边,伺候王爷。”
“用剑伺候我?”李逸冷笑。
齐秋一怔,抬起头来,重又拿起了扔在一边的剑,说道:“齐秋对王爷不敬,本该就死。但齐秋仍未报答王爷多年养育之恩,希望王爷给齐秋一个机会。这条手臂差点伤了王爷,如今我将它砍下,算为王爷赔罪!”
说时迟那时快,手起剑落,眼看着那条手臂就要落下,李逸狠狠一脚踹在齐秋肩头,直将他踢飞出去撞在身后的红木大桌上,齐秋被他踹的狠,“噗”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那桌上摆的花瓶瓷器噼里啪啦都砸在齐秋身上,又在他头脸上划了几道血痕出来。
齐秋费力的爬起来,边吐血边跪在地上等候发落。
 
李逸几乎要被他气疯,这想也不想就把刀子往自己身上招呼的性子,当真是一点没变。他脸色阴晴不定,恶狠狠的瞪着乖乖跪在眼前的齐秋,真恨不得一脚踢死他算了。
但是这样高强的武艺……这样俊雅的容貌……这种淡然自若的气度……手下哪个又能比得上?那齐小春?不过是个愣头青。
李逸想了也不知多久,才怒道:“你的命是本王的,你这一身武艺才识也都是从本王这里得来的,谁给的你处置的权利?”
齐秋本就抱着赌一赌的想法,本以为刚刚李逸暴怒自己肯定是死定了,现下听他口气,似乎没想要自己的命?他不敢多说话,生怕多说多错,只跪在地上磕头:“求王爷赎罪。”
李逸想想不解恨,上去又踢了他一脚,这下却没用什么力气,齐秋却应景的倒在地上咳嗽起来,倒让李逸不敢再对他怎么样。
李逸开门把他轰了出去:“给我在门口跪着!到天明去杨伯那里领罚。”
齐秋忍着痛出去了,认认真真从寅时跪倒天亮,第二天又去杨伯那里领了罚。那晚的事情李逸没说齐秋也没法说,杨伯也摸不准李逸怎么想的,便按照府中人员偷盗鞭笞三十的标准惩罚了齐秋。
 
再见到齐秋已是半个月后,他养好了伤,齐小春也打扮齐整,俩人穿着一样的衣衫、相似的眉眼,站在李逸面前,一静一动,一文一武,到真是像模像样的两个好亲随。
李逸突然觉得满意极了,心中无比的惬意,而且齐秋这性格他喜欢。皇家险恶,他身边总也要有几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底牌,看齐秋在王府中韬光隐晦这么多年,真遇到事情应该是个好助力。那天他难得的关心了一下下属:“伤好了?”
齐秋还没说话,齐小春嘴快的先开了口:“我哥哥才没有偷东西!都是他们看我哥哥不会武功,出了事情就知道欺负他!王爷英明,请王爷还我哥哥清白!!”
你哥不会武?他武功比你好上不知道多少!齐秋城府也够深的,连自己弟弟都瞒着?李逸也不说话,闲闲的看了齐秋一样,眼中是促狭的笑意,我看你要怎么办。
齐秋伸手拍了齐小春脑袋一巴掌,呵斥道:“怎么与王爷说话的,没个大小。”转头又对李逸一躬身:“小春年幼不懂事,还望王爷不要怪罪。”
 
他低着头,李逸正看得到他耳后一片雪白的肌肤,心情顿时更加大好,也不再计较齐小春的冒犯。不过过了没几天,李逸突然发现,他把齐小春调来当自己的亲随当真是个天大的错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