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凛风云深 作者:刺墨

字体:[ ]

 
文案
 
某天想吃肉,自己码了篇。
 
皇帝强上了人家不说,还逼人留下,不怂就是干。
 
 
 
    第1章 大婚
    
    儿臂粗的红烛描金龙凤,点亮整间金红装饰华丽的大殿。
    殿中铺了羊毛的地毯,置了金镶玉的摆件,垂了嵌金丝的丝幔,绘了九九消寒图的十八展大屏风,穿着华美喜服的人儿端坐在铺猩红床品的金丝楠木大床边,静待良人归来。
    夜星高悬殿角,前面宫落的热闹气氛终是暂歇,提红灯笼的太监弯着腰在前头引路,夜色中看不清来人面容,只是一身金边滚红的喜服倒是说明了这是这场婚事的另一位主角,他看似步履稳健,却也染上几分微薄醉意。
    嬷嬷们喜娘们宫女们的行礼声在殿外响起时,坐在床沿的人儿一下子攥紧了细白的手指,似是受到不少惊吓。
    脚步声渐近,从喜帕下看去,一双金色翘尖靴站定在身前,一股淡淡酒气蔓延开。一杆喜秤挑开喜帕,眼前光亮涌来时,眼眸中立刻浮上一层水雾。
    当听到那人让所有侍奉的人退下,那人儿立刻微微颤抖起来。男人似乎盯了自己很久,然后伸手捏起了自己的下巴尖儿。
    四目相视。
    年轻的帝王有刀削般凌厉地俊美容颜,剑眉星目,高挺鼻梁,薄红菱唇,皇家威严不言而喻。
    那帝王盯着眼前苍白的,没上一点妆的人,深深拧起了眉。这个人……哪里是相府家刁蛮的大小姐陆云姿?甚至于……
    帝王眼中酝酿一场风暴,他捏得他很痛,一双大眼里积了厚厚一层水汽,下一秒便会滑出眼眶。
    萧凛一寸一寸扫过这张漂亮的脸蛋,在泪眸中略停了一瞬又继续看。忽然,男人一把握上人儿纤细脖颈,感觉到小小的喉结正紧张地动着。
    帝王一怒往往血流漂橹伏尸百万然而他只是将人狠狠摔在床边,低吼:“该死!”
    布置成大红的新房里静得只听得见喜烛的哔啵声,萧凛本就喝了酒,再加之新房颜色刺目极了,直映得他双目发红,脑内千回百转。
    太后揽权,罢了;外戚横行,忍了;强嫁相府女,娶了……现在送上来的是一个……是一个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少年……更可能,只是随便找来的,侮辱他的,肮脏男妓?!
    再看床上,狼狈跪着的少年垂着眼脸,泪水划过苍白脸颊,散乱的裙摆下……竟是纤白赤裸的腿!猩红床品衬得肌肤白的透明。萧凛盯着他,长眸中闪过一丝赤裸的欲望颜色。
    陆云重以为他会死。睁开眼时发现周遭被一层红色笼着,一路痴痴地被人牵扶着,拜堂,接受百官朝贺……再到喜帕被挑开看到也穿着喜服的男人……那应该是皇帝吧?偶尔小童会讲一讲这些事,他曾以为那些离他无比遥远,如今却近在咫尺。
    但他……他犯下了这滔天的欺君之罪,总是听别人说万死万死,像他怕是死一万次也是不够的吧?自己这个无意义的人生就要这么结束了么?也许……这样也好……
    正等着帝王暴怒,却突然被人坚硬的手臂按倒在了床上。下一刻,衣襟就被人粗暴地撕开,男人的手掌极重地揉弄在他的腰侧肌肤上时,他突然反应过来,惊惶地望着皱着眉的男人,开始挣扎起来,唇间隐约发出“不”的声音。
    “难道是个哑巴?那你怎么在恩客身下好好呻吟?!”萧凛挑唇,说出的话却很是粗鲁,一下子让陆云重脸色惨白,衣裳很快被撕扯抛下床,陆云重极力挣扎着,他意识到皇帝是把他当做了小倌,这让他备受侮辱,扬起的手却不偏不倚地扇在男人脸上。
    少年人力气不大,却是这个男人这辈子挨的第一个巴掌,这低贱的人居然敢这么……萧凛怒火高涨,狠狠回赏了身下因扇了皇帝一个巴掌而吓住的少年一巴掌,同时将他身上亵衣也全撕碎,露出少年干净白.皙的身体。
    陆云重被打蒙了,右脸颊很快就肿了起来,一阵短暂的耳鸣过后男人沉沉的喘息压在他耳边。
    萧凛没想到这少年有这么美好的身体,纤腰长腿、肤白如雪,那副眼中带泪不断挣扎的模样果真很搔动男人,只这样看便觉下腹阵阵紧绷,恨不得长驱直入,一解欲望。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大力分开少年双腿压在他胸膛上,这让男人很清楚得看得见少年的私.处,后.穴是极漂亮的淡粉色,像是未曾使用过,羞耻地缩得很小,这可以让男人想象那会有多么紧致……
    “难道陆家会对朕这么好,送个‘清倌’?”话音刚落,一指便直直地刺进去了。
    陆云重痛得尖叫,私密之处从没被人这么侵犯过,耻辱与痛苦让他浑身颤抖,攒足力气想挣开捉着他大腿的手去踹他,哪里又挣得开?还被萧凛又探了一指进去。“不……不要……我不是小、小倌……”
    哀鸣和挣扎都更深地激起男人的施虐欲,真想这么久冲进去,但那后.穴紧窄得无法想象,若强硬闯入也会夹痛自己,所以男人还是粗略地替他做扩张。
    不过少年哀叫着“不是”时暂歇了他的些许怒火。不过都已经到这地步了,无论如何都已停不下来了,他俯下.身,望着那双闪着泪花的眼眸,他残忍地笑道:“可谁叫你是陆家送来的呢?”
    后.穴被满满地塞了三根手指,陆云重被异物入侵感弄得恶心得想吐,可当手指抽插起来那感觉更让人头皮发麻。他被男人强压着,大张双腿,羞耻到了极致。
    体内的手指缓缓退出去,他刚想喘一口气,却被另一个滚烫粗大的东西抵了上来,他僵了一瞬,心中恐惧升到顶点,竟挣开了一点:“不、不行!放开我!”
    萧凛恼火极了,三番两次被一个柔弱少年挣脱让他脸色极其不好看,手上用力握住少年纤腰往下按,巨物往前顶,一下子将头部撞了进去,体内的高热和紧窄舒爽得让男人长舒了一口气。
    陆云重却是痛得叫都叫不出来。身体像是被劈成两半,后边连着另一人的脉搏,一下一下跳动着,涨得他又痛又难受,可手脚都没了力气,瘫软在床上。
    长发铺散满床,黑发白肤红床,皆成了男人眼中最淫靡的色彩。
    见少年已痛得无法挣扎,萧凛托着他的腰又向前刺去,享受着乘风破浪般的快感,将巨物全部挤入了那初次承恩的狭小后.穴里,充分感受着里面的温度和吸.吮。略停了一会儿,便终是急不可耐地冲撞起来。
    “痛、痛啊……求你、求你……停……停……”那股胀痛从未被缓解,随着男人浅浅退出又猛地闯进来的剧烈动作更是痛得受不了了。每一下都打桩似的凶狠,陆云重疼得直掉泪,推搡着男人不断压过来的胸口,不断哀求。
    男人充耳不闻,他野蛮地侵占着身下稚嫩少年,搅得他身下穴口渐渐湿润。又捉过少年的手拉过头顶,身下动作越发凶狠地占有他,发红的视线又在打量着性事中的少年。
    如玉坠泥淖。萧凛感觉被迷惑了般,竟想去吻他自己咬得红润的唇瓣,幸好最后一下缓过来,狠狠地咬在了他白玉般的耳垂上。
    少年哭得狠了,双腿又笼得紧了很多。男人放开少年的手,双手抱住少年盈盈腰身,更用力地向上抽插着,而上身也完全压制着他,暧昧地咬他干净的脖颈。少年低哑破碎的喘息撩动着他的心底欲望。
    陆云重被他顶得喘不过气,那东西进入时势如破竹,胀着似要破裂的疼痛,离去时又缓缓动作延长着那侵占的恐惧。
    萧凛一路往下,啃上少年精致锁骨时少年的后.穴反射性绞住,给了男人极大的快感。萧凛低笑一声,含吮住那儿许久,少年连呻吟都快变了调,只知后头传来一片酥麻的摩擦抽插,痛意都渐渐麻木了。
    萧凛尝到了甜头自是再接再厉,继续往下恶劣地吸.吮着少年粉色乳尖,另一手掐弄着另一边的乳樱,直到少年再受不住用指尖微微掐他臂上的肌肉,另一手几乎将床单都要抓碎了。
    萧凛又将注意力放回到身后一下不落的侵犯上,巨物几乎是全拔出全挺进,撞得身下人儿呜咽不止。不经意间摩擦过一个凸点,只那一下秘处狠狠绞缩,差点将他夹了出来。
    萧凛扇了身下人白嫩嫩的臀瓣一下,又扶住了他的雪臀,将自己的东西顶得更进,深深、深深顶在那个点。
    陆云重开始只觉得有一小股电流窜过他本以为已麻木的身体,只那一点点快感便如海浪般涌来,他咬着下唇都抑制不住自己的呻吟声,而且,他满面潮红,感到十分十分的难堪,那些声音竟是那样、那样的……
    于是那强迫自己的男人便不住往那处顶去,一下比一下来得用力,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了,全是嗯嗯啊啊的喘息声,夹在男人腰间的腿也紧紧缠住他,身前自己的那稚嫩物什……竟也微微硬.挺了。
    身下少年被自己侵犯得失神模样极大地满足了男人的虚荣心,他一下子将巨物全拔出来,在少年迷蒙望过来的目光中又大力、直直地装进去,全部重量都压在了小小的穴心处,引得少年一阵尖叫:“轻、轻一些……求……嗯……唔……”
    当滚烫液体全打在那点,陆云重也痉挛着攀升到了高潮,从云端幽幽落下时,他觉得侵犯他的男人不可原谅,而被那样强迫欢爱还得到快感的自己更不可原谅……所以当男人抱起他时,他更剧烈地挣扎起来:“不要了、不要……我不是……”我不是要满足男人欲望的小倌!
    “是谁刚刚在朕身下叫得那么淫.荡?是谁缠住朕还不准朕抽出来?”萧凛用下流的话临辱着这个初涉风月的少年,看着他被羞耻渐渐浸染成粉色,本是干净纯洁的少年,却在自己身下绽出艳丽色彩,心中邪火一下子被勾起,将人抱到自己硬起的分身上,松手后便借着白浊精液的润滑又占有了他。陆云重无法反抗,只能被迫承受。红被翻浪湮没谁的泪?
    
    第2章 强留
    
    迷蒙间,陆云重以为自己回到了相府破落的小院里。自己唯一的小厮小童低声哭着,用沾水的布巾来擦拭自己的身体。
    或许是无数次被嫡姐欺负,或推下水池或摔下假山,摔破了头或是手,都让他觉得很痛。
    世人皆知相府两位夫人,两位公子一位小姐,却不知道庭院深处还藏着他这样一个小公子。
    身份卑贱的娘亲生下自己边撒手去了,留下他这不受宠的庶子任人欺凌。
    为什么生下他又抛下他,让他挣扎在毫无人情的深宅大院?八岁那年被恶奴欺负,克扣了本就不多的膳食,冬天也不送火炉,陆云重以为自己就会离开人世,却在快绝望时又被人救了回来。
    是一直戍边的大哥陆云山惩戒了恶奴,用冷漠的语气教训他“生而不自知,死又何足惜”,却还是派了个同岁的小厮,又让自己的一个侍卫来保护这幼弟。他又以为自己有力气活下去。
    嫡姐向来讨厌他,总是欺负他。就算他待在自己的小院子里,那个女孩也会用各种把戏“捉弄”他。
    这次相府大戏,嫡姐要嫁给皇帝做皇后,他本以为自己终于能松一口气,却不想还是撞上了想从他小院后门逃出去的陆云姿。
    他怕极了,看着穿长衫束发男子装扮的陆云姿,隐约猜到她是想做什么,却没料到她在出逃前还要害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