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樾阁谈 作者:应照清风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书名:樾阁谈
作者:应照清风
 
樾阁,又名月老阁。
 
内容标签:年下 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辰 ┃ 配角:施重 ┃ 其它:
 
 
☆、第一章
 
  建成十五年,六月十八,晴。
  官道旁一众皂衣壮汉护着镖车在烈日下赶路。大大的旗帜上绣有白虎图腾,这是江南第一镖局威虎门的标识,此行是为江南上官府押往京城的镖。
  从江南到京都日夜不停的赶路要一个多月,路上危险遍布,不知会发生什么意外,镖局最年小的趟子手赵源今年十六岁,第一次随着镖局走镖,这趟镖走完东家会给每个人封十两银子,那是一家人两年的开支。
  在家里的小村子赵源是第一个出来闯荡的小伙子,祖祖代代务农谋生,从不知外面的天地是如何的广阔,他这趟出来不混出什么名堂是绝计不肯回去的。
  镖队停下落脚的地方是荒无人烟的官道路边,经验老道的镖师方向感极好,落脚后带着几个人去林子里拣柴火,剩下的留下保护镖车。
  威虎门护的这趟镖收了上官府五百两定金,押到京城后另有酬谢,是镖门近几年收的最大的一笔了,镖门的重视程度可想而知,镖师们轮班守着镖车,容不得一点闪失。
  篝火燃起,赵源掰开铁硬的干粮递给身边人一块。
  “吃吧,俺娘亲手做得,放多久不带坏的。”赵源的笑份外憨实,说完看了看身边坐着的男子,“俺叫赵源,大哥,你姓啥?”
  他唤为大哥的男子不一定比他大多少,厚重的灰布纱掩盖了他大半张脸,只能看到一双沉稳内敛却不失好看的眼睛,那双眼睛打量着赵源,看不出多大情绪。
  灰尘铺盖的衣服下手动了动,他接过干粮,眼睛只是看着赵源,干粮从灰布纱下面送到嘴边,啃了两口。
  夜空的星辰沉寂,男子有些清润的嗓音响起:“宋辰。”
  赵源还是笑,把水袋从马上取下来,“咕咕”喝了两大口。
  镖师们在远处商量明天的路线和人手安排,一些人靠在树边打盹,这样的夜晚,还是挺美妙的。
  意料之外的听到了几声狼鸣。一名年长的镖师拔出剑拉过一只火把高举过头,朝赵源这边喊了声:“都不要乱动。”
  赵源紧张的噎了声,身边安静的过分的男子此时不失安慰的说道:“是狼群。”
  镖师走了一会儿都没有消息,镖师们大概坐不住了,有一个看了眼赵源,那眼神太过奇怪,隐隐让赵源觉得别扭,他匆忙低下头,朝宋辰又挤了一点。
  他离宋辰近了摸到一把冰冷的剑,原是系在他的腰间的,不知何时已经取了下来。他几乎是求救的望着波澜不惊的宋辰了。
  宋辰没有表示对他的突然亲近有多大反感,他把佩剑握到手里,朝那边准备动身的镖师说了一句:“我去看看。”
  他说话的声音淡淡的,却有一种让人不由去信服听从的味道,赵源不大敢靠他那样近了,难怪一路上他总是一个人,赵源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一边退一边不知所措的低着头。
  宋辰的气场太冷,把镖队里唯一敢和他说话的人活生生吓跑了,他大概自己都已经意识到这点,下意识朝赵源那边看了一眼,还是没什么情绪的眼神,却把赵源给吓得一哆嗦。
  他垂下头,不再看别人,佩剑上有条翠绿色的丝绦,是施重临行前为他系上的,据说是哪个庙里求来的的平安物,他摸了摸,缠在指尖饶了几圈,又一点点松开。
  篝火突然“啪”出一个火星,一头狼毫无预兆的从树林里蹿出来,朝宋辰扑去。
  赵源直愣愣看着狼瞬间倒在篝火边,不止他,周围十几个人,没有一个看清宋辰是何时出剑怎样出剑,如何一击即胜的。他的剑使得太快,连素来反应敏捷的头狼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割断喉咙的,甚至连血都没有溅到宋辰衣襟。
  周遭安静非常,在窒息般的恐怖后不知道是哪个突然呕了一声,大镖师紧跟着咳了咳,大吼着:“都愣着做什么,快把狼尸处理下,狼皮别弄破了,四肢都割下来做干粮……快,快!”
  宋辰取出酒囊清洗剑身,狼血的腥味极重,烈酒冲拭后酒味和腥气交杂着,他不大习惯的皱了皱眉,反手将剑入鞘,动作行云流水般的顺手。
  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被宋辰杀了这头狼是狼群的头狼,匆匆处理后,赵源和另一个小趟子手把狼腿系到马背上,管理伙食的万荣一尺尺的打量这几条腿,脸上是掩不住的兴奋,大概是终于有条狼腿让他料理的感动吧。
  在所有人都觉得再也没有危险准备入睡的时候,又一头“狼”跃进了他们的视野,不,准确的说,那应该是个人。
  虽然他作为人的特征已经微乎其微。
  赵源从来没见过身着动物的皮衣用四肢行走的人类,这头“狼”脸上敷着厚厚一层灰,头发脏的打结,晶亮的眼珠子瞪视着所有人,一个个扫过去之后停留在宋辰的脸上,突然狼嚎了一声。
  宋辰似乎不大乐意的看着他,无惧的走到他身边,刚刚用烈酒擦拭过剑的手拍了拍他的头,“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你叫什么名字?”
  他突然扭脖子咬了他一口,正正是手腕的位置,牙齿异常锋利的穿透皮层,血水直流。
  宋辰也瞪了他一眼,那眼神夹着冰霜,狼孩哀嚎一声,身子缩了缩,立刻松了嘴。
  咬痕和狼还是不一样,圆圆的一个带血的齿印,张牙舞爪的呈现在手腕关节的地方,还在不停的流血,宋辰从衣角上撕下一块布缠在伤口处,而后望了狼孩一眼,匆匆解下外套,盖在了他的身上。
  狼孩用一只爪子打下外套,亮晶晶的眼睛还是盯着宋辰,像幼狼似的“哦呜”一声。
  赵源挺多事的凑上去,推理着:“他是不是饿了?”
  宋辰低头看了看他不安的在地上扒拉的爪子,像极了管家养的一条狼狗饿时找吃食的动作,朝赵源点了点头,“他,吃什么?”
  总之是不会吃狼腿的,宋辰朝赵源伸开掌心,灰布纱后面的那双眼睛像是带着笑,“赵兄弟,干粮还有吗?”
  赵源愣了下,立马从怀里掏出一大包油纸袋递给宋辰,有点憨厚的递给宋辰,“你试试。”
  宋辰从袋子里拿出一块饼递到狼孩唇边,就像鼓励一头食肉动物食素那样的希冀,狼孩狠狠扭过脖子,怨怼般的不肯张嘴。
  宋辰当然不会放弃,又把干粮转到他的唇边,厚重灰布纱拖在地上,在篝火橘黄的光芒下赵源隐约看到了他下巴的轮廓,那应该是相当好看的一张脸,从耳后细腻白皙的皮肤也能推断出宋辰的肤白到如何的程度。他不由的抽了口气,立马移回目光,有些恼恨自己想到了不该想的地方。
  宋辰足足折腾了大半夜才喂狼孩吃下了一小块饼,狼孩的嘴估计刁钻的过份,直到宋辰带他去河边烤了条鱼才心满意足的“呜呜”了一声。
  小狼孩饭饱之后又“哦呜”一声,爪子扒拉着跃进河里,这时节河水清凉,狼孩把头浸进水里,像一头狼一样清洗头发,浑身湿淋淋之后又像一头狼一样甩头发,宋辰把他拉到岸边,用手指梳理起他的头发,月光底下,小狼孩扭头望了望宋辰,突然很开心的笑了。
  这个样子倒真的有点像□□岁的小孩子了,宋辰手顿了顿,摸了摸他的脸,后知后觉的撤回手,一边给他编头发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狼孩扭扭头,意识到他在跟自己说话,大眼睛眨了眨,像是极力想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宋辰把他的脑袋推回原位,有点好笑的摸了摸他的头,“你把我的手咬伤了。”
  狼孩还是不明白,但话里浓浓的戏弄之感他却听得分明,当下不乐意了,把头发从宋辰的手里扯回来,敌视的望着他。
  宋辰站了起来,看了他一眼,“走,回去睡觉吧。”
  说完并没有再理他,真的回去睡觉去了。
  
 
☆、第二章
 
  清早,赵源给马喂水,夜里探路的几个镖师相继回来报备,这片山林还要走五天才能到集市,水源配给的完善,只是有个镖师受不得林子里的瘴气,路都不大能走了。瘴气拖不得,只能由几个脚程快的小伙子先带着他送到集市去医治。
  赵源最中意的小白马被他们牵走了,此时心里还有点舍不得,他朝宋辰那儿望了望,昨天夜深才回来的人只睡了两个时辰就起身收拾马匹了,他骑得是匹红棕色再平常不过的马,胜在马比较壮实,一连小半个月在太阳底下奔走,没一点体格脱形。
  那只狼孩呢?赵源四处看了看,怎么神出鬼没一点踪迹都没有了。
  宋辰用大毛刷给马梳了下毛发,马舒服的狭长的眼睛半眯着,耳朵高高竖起,很受用的模样。
  他依旧围着灰布纱,厚重的纱布把脸挡的严严实实,赵源此时才发现他的体形修长玉立,很是美观。他观望了好一会儿才凑到宋辰身边,小声问:“宋辰,小狼孩呢?”
  宋辰朝四周望了会儿,没多大情绪的回答:“可能是回家了吧。”
  赵源兴趣缺缺摸着红棕马的头,声音低了些:“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走出这个林子,小白已经被牵走了,马兄,你千万要挺住啊。”
  宋辰从马上拽下来一块毡布,晒到阳光处,不期然看见林子里深处草木摇动的踪迹,他走近了点,不知是昨夜探路的镖师还是深山里的猎户投放的兽夹,小狼孩的脚被夹子咬的结结实实,他一脸气苦的望着宋辰,简直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他的力气和他身形很不成正比,双手用力一错,兽夹就被掰开了,狼孩的腿被解救出来,正感恩戴德的朝宋辰扑腾。
  宋辰躲了躲他锋利指甲的招呼,揉搓起他的头发,只是一夜的时间,给他编好的头发又乱了,宋辰朝他的手上看了眼,唔,好脏。
  他脱给他的袍子倒好生的穿着,宋辰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狼孩不安得颤动着,不一会儿又习惯的回归四肢着地的动作。
  他皱了皱眉,摸着他的头,“你是人,要习惯直立,你的膝盖不能这么容易屈服。”
  狼孩大大的眼睛望着他,突然“呜呜”一声。好似不大乐意了,把宋辰扑倒在地。
  他这会儿扑到了宋辰的身上,乱糟糟的头发缠在宋辰的脖子上,宋辰被他挠的笑出声,紧接着,狼孩把他的灰布纱扒拉了下来。
  狼孩像一头狼舔食猎物一样舔着宋辰的脸和脖颈,他很快就脸红了,从小到大没有人这么对过他,即使是母亲,也只在他小时候疼惜的吻过他的额头,这么亲近的接触很快就让宋辰面红耳热,他微蹙着眉,不好意思的把他从身上推下去,原本白玉似的脸上火烧云似的薄红。
  宋辰只比赵源大一个月,实际上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似乎晓得到自己居然被狼孩欺负了,脸色白了白,又想到狼孩都能欺负到他头上,气愤的脸又通红了遍。
  这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把本来就疑惑的狼孩弄得更加不明所以了。他踱到宋辰身边,“前爪”扒拉了下宋辰的衣边,脑袋歪了歪,讨好的笑了下。
  宋辰把背对着他,想想又回头摸了下他的头,双手拉着他的双手,态度强硬的又把他拉起身,身体直立的走了两步。
  小狼孩似乎很不习惯这样走路,盯着宋辰的大眼睛微微眯着,不时从他的手里滑下来。
  赵源叫着宋辰的名字在树林里四处找寻,终于在一棵大樟树看到他和小狼孩的互动,此时长年遮在宋辰脸上的灰布纱挂在樟树枝上正迎风飘动着,他的双手握着狼孩的双手一步步的教他走路。
  宋辰有一张甚是俊秀的脸,肤色极白,发又是墨玉般厚重亮泽的颜色,眉目如画四字用在他的身上是一点也不为过的。赵源远远的站着,想张口叫他回去,却被这一人一狼有趣的场景吸引的挪不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想到来的目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