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传说天下第一那个大侠是渣男+番外 作者:云之以桑

字体:[ ]

 
 
 
 
  第一章
 
  陆择是天下第一的大侠,交友甚广。
  小道消息传说大侠男女通吃,但是自从身边有了个小姑娘之后就性情大变。谈事可以,谈情免谈,真是伤了一干少男少女可向明月之心。
  然而这个小姑娘总是不懂大侠的一腔爱心,没事就往魔教总坛跑,真是让大侠操碎了心。
  这月初一,小姑娘习惯性地趁着大侠闭关窜往魔教总坛,魔教右护法非常热情地接待了她。
  教主坐在亭子里,一身白衣衬得真是恍若谪仙。
  但是谪仙一样的教主看见红衣的小姑娘往这边冲来就觉得头疼,但是小姑娘是大侠非常看重的,他又不能为了赶小姑娘得罪大侠,真是左右为难。
  正想着,小姑娘就像一个巨大的从树上掉下来的苹果一样砸进了他的怀里,教主头更疼了。
  “你怎么又来了?”
  小姑娘非常无辜地眨眨眼:“来看你啊美人。”
  教主觉得手有点痒。
  把人拎起来,丢给跟上来的右护法:“把她送回去。”
  右护法抱着小姑娘,恭敬地应了,才往山下走了几步,怀里的小姑娘就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声音的穿透力堪比狮吼功:“美人不要我了!我不要活了!你放开我!你这个拆散我和美人的大棒槌!”
  右护法也觉得有点头疼,小姑娘哪都挺好,就是哭起来太恐怖。
  转头偷觑教主的脸色,完了,教主生气了。右护法默默地站住,低着头不说话。
  小姑娘哭得更加响亮了。
  教主一只手按着额头,一只手伸过去:“把她给本座。”
  右护法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小姑娘丢给教主,然后跑了。
  教主抱着小姑娘,小姑娘立刻停止哭声。
  “你学武功就是为了哭的?”
  小姑娘眼睛红红的,抱着教主义正词严:“当然不是,这个江湖如此人心险恶,如果我不学武功,美人你被人抢走了怎么办!”
  “……”
  教主很想问问大侠他到底是怎么教的小姑娘,竟能教出这样一个颇有大侠本人风范的女版大侠,真是江湖之祸。
  造孽哟。
  小姑娘哭功了得,教主没法,只能带她去常住的客房。
  进了房间,小姑娘一脸羞涩:“美人你要和我共度春宵吗?”
  教主充耳不闻,把小姑娘甩到床上,冷着一张脸往外走。小姑娘立即扑了上来抱住大腿,正打算酝酿一下开哭。
  教主冷冷道:“你若是敢哭,本座就把你送回去。”
  小姑娘立刻住嘴,抱着教主大腿蹭蹭:“美人不要生气嘛。”
  教主把她拎起来,丢到椅子上,自己也在桌边坐下:“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小姑娘欲言又止,蠢蠢欲动。
  教主皱眉:“还是有谁让你来的?”
  小姑娘飞快否认:“明明是我爱慕美人,所以情不自禁来的。”
  教主默默看了她一眼,表情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你以为我傻的?
  小姑娘捂脸:“讨厌,非逼人家说实话。”
  教主不为所动:“你师父呢?”
  小姑娘立刻正襟危坐,端正无比地回答:“师父去金陵老相好那过冬去了!”
  教主:“……”
  小姑娘察言观色,殷勤道:“美人你别生气,我绝对不像师父,我一定好好对你!”
  久未再见大侠,倒没想到他又多了金陵的老相好。
  教主甩袖即走:“好好在屋里呆着,否则本座把你丢去金陵。”
  小姑娘瘪瘪嘴,想哭不敢哭。
  教主回了自己的庭院,如鬼魅一般的左护法出现在黑暗中。
  “那人的确去了金陵?”
  左护法将探查所得告诉教主:“陆择于日前失踪,不知去向。”
  教主沉思:“看来她说的不错。”
  左护法提议:“属下是否要派人去青羽林一探究竟?”
  教主点头:“可,你便与阿近一同去看看。”
  左护法领命下去,自去寻找右护法。
  教主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清辉如雪,正是与那日一样的月光。
  教主与大侠本出自同宗,但数年前大侠于武林大会上脱颖而出,此后更是被冠上天下第一的称号。
  而教主被接回魔教,继任了魔教教主。
  师门从来不在乎正邪两派间隙如何,但大侠和教主毕竟一个是正一个是邪,身处其中,才知道正邪难以两立,何况安然相处,终究是越行越远。
  教主回魔教之后着力改变教众轻贱人命的行为,但总有人不服管教,不仅任意妄为,而且抹黑了魔教的脸面,反倒把正邪两派的间隙拉得更大。
  教主的铁血手腕最后还是把声名岌岌可危的魔教拉了回来,但大侠也率领了几次剿灭魔教的行动,任着正道之人与魔教教众大打出手,自己寻着教主缠斗不休。
  教主向来不及大侠的武功,次次被大侠打成重伤。最后一次更是被废了几成武功,经师门救助好不容易恢复过来。
  师门有心,但两人和解似乎无望了。
  教主立于庭中,心想这样月色真是容易让人想起往事。眉目如画的脸上添了几分哀愁,却转瞬即逝。
  小姑娘在魔教住了半个月,期间对教主的各种骚扰不提,教主对此已经忍到极点,若非还有顾忌,早就将小姑娘丢下山去。
  在教主爆发前夕,左护法拎着右护法风尘仆仆地回了魔教总坛,并带来一个消息:“陆择于三日前回归,正在动员各派人士寻找失踪的徒弟。”
  教主对此嗤之以鼻:“不过是想借个由头好攻打本教。”
  右护法不能再赞同:“陆择怎么可能不知道檬檬经常往我们这跑,这会肯定是想借这个机会一举攻下教主!”
  左护法立刻请示道:“教主,属下是不是要准备一下。”
  教主看了他一眼,没来得及发作。
  右护法赶着一个巴掌呼过去,教训道:“这种事怎么还问教主呢,当然是立刻把檬檬送回去啊!”
  左护法看了看教主眼色,然后拖了右护法一起去客房见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一听到说要把自己送回去,当时就想哭。
  右护法阴森森地来了一句:“难道你想看到教主再被你师父打伤吗?”右护法的话配合左护法冰冷的表情非常有效,小姑娘抽了抽鼻子,委屈地应了。
  第二天一早,小姑娘就拎着右护法送的小吃,跟着左护法一步三回头地下山了。
 
  第二章
 
  教主收到江湖探子的消息,说是小姑娘回去之后大侠就把人罚关禁闭。
  这段日子被小姑娘各种骚扰的心塞倒是清干净了,但又没料到这件事居然就这么简单地揭过去了。
  左护法很快就赶回来证实了这个消息,教主把人叫到近前,确认道:“他真的这么容易罢手了?”
  左护法再三肯定:“属下将陆檬送到青羽林外,正遇上归来的陆择,他并未为难属下,只是把陆檬带回去了。”
  教主心中狐疑。
  但小姑娘的确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都没有出现过,显然是被关了禁闭出不来。而正道那边也并无动静,好像之前大侠的四处奔走单纯只是为了找回徒弟。
  此事告一段落后,教主便专心处理教中事务,考虑之前被大侠数次搅黄的迁离中原的计划。
  但还没清闲几天,就又被小姑娘闯上山来。
  教主一边揉着额头,心里暗暗觉得这样才是正常的。毕竟小姑娘每个月都要闯进来一次,忽然清闲下来反倒觉得不习惯。
  小姑娘扑抱住教主嘤嘤哭诉师父的恶行,然后郑重其事地向教主表白自己绝对不会去师父的师门。
  教主一愣:“他让你去哪?”
  小姑娘悲痛道:“师父要把我送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师门!美人,我舍不得你啊!”
  教主嫌弃地把她推开:“怎么忽然要把你送去?”
  小姑娘抱住教主不撒手:“师父说我太不服管教,不准我再到处乱跑。去他的乱跑,来找美人你算什么乱跑,师父也是拆散姻缘的大棒槌!”
  教主沉默片刻,眼见小姑娘抱着越来越紧,便用上内劲把人推开。
  他往外走,小姑娘便在后头哭号:“美人你可不能把我丢了啊,你不能把我推入火坑啊啊啊!”
  教主觉得心烦意乱,斥道:“哭什么哭!”
  小姑娘吓了一跳,当时就顿在原地不敢动了。
  教主懒得照顾人,叫了右护法来把小姑娘安顿好,自己下了山。
  教主轻功是很不错的,到青羽林也不过半日光景。
  在林外负手静立半晌,就听见林叶掩映处传来脚步声。大侠没有特地掩盖脚步声的意思,就这么走出林子。
  能够俘获一干少男少女的心的人容貌自然不会差到哪去,相比之下教主甚至略逊一筹。
  教主自己也奇怪为什么小姑娘面对着这样一张脸反而要来骚扰他。
  这一出神,就被大侠抢了先。
  大侠笑问道:“行舟你怎么来了?”
  教主冷哼一声:“陆檬在本座这里。”
  大侠点点头:“我知道。”表情坦然无辜。
  教主内心很是不满:“听说你要把她送去师门?”
  大侠不明所以地继续点头:“不错。”
  教主见大侠如此不开窍,完全不能理解他的弦外之音,恼怒地挥袖即走,心道自己何必多管闲事,白白跑来一趟。
  大侠茫然地看着教主消失在道路尽头,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转身走进林中,大侠这一路摧花断叶颇不留情。
  教主又以飞快的速度回了总坛,右护法一见着他就亦步亦趋地跟着问左问右。
  教主心甚恼怒,一甩袖把人打飞,只听见右护法弱弱的声音道:“教主你可是去了青羽林?”
  这一句终于招致教主怒火中烧,逮着他狠揍一顿才丢给左护法让他帮忙疗伤。
  右护法的惨状大家有目共睹,于是青羽林俨然成了教主不可触碰的怒点,教中无人再敢提起。
  偏偏小姑娘总是要哭诉自己师父的无情冷酷无理取闹,教主在一次烦不胜烦之后冷冷道:“既然这么讨厌他,不如留在本座这里。”说话时表情非常阴森,小姑娘被吓了一跳。
  等明白过来教主说的,小姑娘顿时心花怒放:“美人你这是接受我了啊!”
  教主冷冷地看着她:“本座并不介意多养一个人,但如果你总是出言不逊就别怪本座不顾念情分。”
  小姑娘知道教主绝不是说笑,瘪瘪嘴委屈地滚回自己房间。
  教主在桌边坐下,觉得有点闷。
  虽然留下小姑娘而不让她去师门就是为了跟大侠作对,但教主依旧觉得心里非常不舒服。
 
  第三章
 
  教主照旧在一大早的时候练剑。
  小姑娘也一大早爬起来,冲进右护法房里让他带自己去找教主。
  右护法估计这时候教主应该不会想见小姑娘,但是架不住小姑娘的各种哭求,只能再三嘱咐小姑娘看到教主在练剑的话千万不要出声。
  小姑娘答应得非常爽快,右护法一边往山顶走,一边怀疑小姑娘的承诺能信几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