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醉方休 作者:留遗

字体:[ ]

 
 
  第一章
 
  子时,夜深人静。草丛中蟋蟀的叫声也逐渐静了下来,天地间回归一片寂静。
  这样微凉的季节最适合入眠,仿佛只要躺在床上便能将一整天的疲倦统统赶跑,徒留舒适与安详。然而此时本应入睡的方奚阁却坐在屋顶上赏月,毫无睡意。
  他喜欢月亮,更喜欢在月亮下饮酒。仿佛月光能给他壶中的酒增添几分香醇,让他更能细品出金秋下新酿出的酒是如何的美味。
  若是平时,方奚阁的身侧一定放着一个小火炉热着酒,以备他时不时小饮一口,解解酒瘾。但今夜不同,或者说,这几夜都不同。因为方奚阁喝酒的时候不喜欢有其他人在场,而这几夜里,都有不识好歹的人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他本以为这五日里自己的态度已经足够让那人知难而退,但天不遂人愿,他低估了那人的毅力,低估了那人对此事的执着性。他现在已经完全相信,除非自己死了,或者那人死了,否则那人定不会放弃,势必要让自己答应他的条件才肯方休。
  方奚阁微蹙起眉,俯首望向石屋旁老杨树下站着的俊朗青年,无声地叹了口气。
  青年听见叹息声,有些疑惑地抬头望他。
  “上来。”方奚阁轻声道,话音刚落,便见那俊朗青年眸光一亮,竟纵身一跃跃上树梢,脚尖轻点,瞬息间人已落至他的身侧。
  青年道:“前辈你终于答应我了?”
  方奚阁冷着脸,道:“我没有喜欢被他人昼夜不分地跟踪的特殊癖好。”
  “我与前辈相距十米,定不会打扰到前辈的饮食起居。”
  “那只是你自以为是罢了。”方奚阁冷笑一声,继而从怀中掏出一块碎银扔给了他,见对方忙不迭地接住并投射过来疑惑的目光,嘲讽道,“你若能在天亮前从十里香那里买来千日醉,我便答应你。”
  青年眸光一亮,收好银子就要施展轻功赶路买酒,但人还未离开石屋屋顶,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迟缓道:“前辈……你不会是在调虎离山吧?”
  方奚阁面上一寒,“你怀疑我?”
  “不敢不敢。”青年连声否认,虽心中还是有些迟疑,但也不敢再说什么,加快脚步转身离去。
  方奚阁望着他几个起落便已远去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
  于是,等到杨休鹤满头大汗却面带笑容地揣着一壶酒赶回石屋,却在石屋内外都找不到方奚阁的身影时,他愣住了。
  听说武林前辈都是侠义仁道的,然而这些日子里也没看到方奚阁做过什么好事。
  听说武林前辈都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然而事实是方奚阁骗了他后转身跑了。
  此时此刻,方奚阁的大侠形象在杨休鹤心中开始有了破裂的趋势,但不等他一脸委屈地离开这个伤心地,那挺拔高大、身着一袭青衣的身影突地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方奚阁轻盈如燕地从树梢上跃下,不顾面前人惊讶的表情,径直拿过他手中的酒放到自己鼻下嗅了嗅。当闻见那熟悉的沁人酒香时,方奚阁不由得露出一个微不可见的笑容,道:“做的不错。”
  杨休鹤再次愣住了。
  若是平时,他定会十分欣喜地让方奚阁跟自己切磋一下武艺,但如今见面前这江湖上别称“醉杀七鬼”的方奚阁的笑容……他竟有些痴了。
  笑起来可真好看啊,杨休鹤呆呆地想,嗯……比他在十里香里看到的那些艳丽女子还要好看。
  只可惜方奚阁没有窥心术,不然定能看到杨休鹤被打得满地求饶的可笑情景。
  等到杨休鹤回过神来,方奚阁已经恢复了平日里冷冰冰的模样。他坐在屋顶上,倒酒的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已然做过千遍万遍。
  但杨休鹤并不感到惊奇,因为方奚阁本来就是有名的醉鬼。若要求得他相助,赠予千金不如赠予一壶合他心意的美酒。
  方奚阁很喜欢饮酒,但他饮酒的口味却一直令人捉摸不透。
  有时千金难得的思梅酒对他来说还不如大街上十几文钱便可打来的米酒。
  但好在杨休鹤也不想去将个中缘由琢磨个清楚,因为他只想跟他痛痛快快地打一架,打完之后便散伙,继续找下一个值得一打的人。
  “让你来找我的人是谁?”忽的,方奚阁清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打断他的思绪。
  杨休鹤正色道:“人称‘劈海一刀’的岑宁前辈。”
  “……他为什么让你来找我?”方奚阁望着他的眼神有些古怪。
  杨休鹤面上一红,吱唔着回答道:“岑宁前辈说我若想在剑法上的成就更进一竿,当今武林上只有方前辈与冷前辈能指点我一二。”
  方奚阁恍然大悟……感情这是岑宁嫌弃他太烦人了,所以就把他这麻烦丢给他跟冷沉了。
  试想了一番岑宁暴跳如雷地将人给赶到他这里的情景,方奚阁释然了。
  能将岑宁这样好脾气的人给逼到这个地步,方奚阁也不由得对杨休鹤刮目相看。
  其实早些年他就已经听过杨休鹤的一些事情了。一方面是因为杨休鹤乃当今武林少见的极为出色的后起之秀,为人仗义,独挑贼寇,声名远播,大义凛然;但除此之外,他出名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是武痴。
  江湖上德高望重的前辈对这个后辈是又爱又恨,前边聊得好好的,怎么忽然说要打架就打架呢?那股狠劲简直就不是切磋武艺了啊喂,然而人家还真的是单纯地想切磋武艺,只是认真过度了而已。
  一次两次就算了,但时间长久下来,他们这些老骨头可就吃不消了。
  于是,岑宁在跟杨休鹤打过五次之后,终于忍受不住,找了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让他去找深谙剑法的冷沉跟方奚阁。
  “为何找我不找冷沉?”
  “岑宁前辈说等到我想死的时候再去找冷沉。”
  “……”方奚阁沉默了,少顷,认同地点了点头。
  杨休鹤见他沉默下来,俊美的面孔在月光的照射下增添了几分风情,不由得咽了咽口水,道:“……方前辈。”
  “怎么?”
  “你什么时候跟我打一架?”不如就现在吧!我快忍不住要与你一战了嗷嗷嗷!
 
  第二章
 
  见杨休鹤十分激动地发出决斗的邀请,方奚阁却神色不动地接着喝酒,置若罔闻地道:“你可知我最喜欢的是什么?”
  “酒。”杨休鹤回答得毫不犹豫。
  方奚阁又问:“那你可知江湖中人给我的别称是什么?”
  “这个自然知道,方前辈人称‘醉杀七鬼’。”
  方奚阁面无表情道:“既是醉杀,我不喝醉,又怎么能与你切磋武艺?”
  杨休鹤有些疑惑,“那前辈平日里的武力……”
  “你所听闻过的我与他人的战役中,哪次我没喝醉?”
  杨休鹤细细地回想了一下,面色突变,“方前辈你……”
  “怎么?发现我不如江湖中传言的那般武功高强,令人心生畏惧,感到失望了?”方奚阁冷笑一声。
  谁知杨休鹤却是满脸担忧地道:“方前辈乃侠义之士,若此事被恶人知晓,岂不是安危堪忧?”
  方奚阁端酒的动作一滞,见他眸底是真心实意的担忧,一时间竟接不下去。
  杨休鹤将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认,心中的正义之感顿时暴涨。他热血沸腾地道:“方前辈您放心!晚辈愿意跟随在您左右,护前辈安危!”
  方奚阁:“我需要你保护?”
  “……”杨休鹤体内的激动稍稍冷却,讪讪道,“虽武力不比前辈高强,但帮前辈对付一些小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方奚阁饮了口酒,道:“听起来不错。”
  杨休鹤眸光一亮。
  方奚阁语气平淡地接着道:“有一个免费的打手,何乐而不为呢?”
  杨休鹤的嘴角止不住地扬起,用力地点了点头。
  次日,方奚阁带着杨休鹤前往赌场。
  杨休鹤对此颇有微词,直至听见他说“赌场乃是非之地,坑蒙拐骗的小人数不胜数”后,面上的表情才多云转晴。心中暗道方奚阁前辈实在令人钦佩,竟将侠义之道发扬到了肮脏之地,当之无愧大侠中的大侠!
  但一天过去了,除了方奚阁有一两又十个铜钱的收获,杨休鹤没逮到一个胡作非为的小人。
  第二日,方奚阁赢了二两银子,杨休鹤在祝贺之余心中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第三日,方奚阁又赢了钱,杨休鹤开始回想他们二人来此混乱之地的动机。
  第四日……见方奚阁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收下白花花的银两,杨休鹤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他道:“方前辈,你说的那些坑蒙拐骗的小人呢?”
  “是呀,他们呢。”方奚阁漫不经心地回道,手上绑好了钱袋就转身离去。
  杨休鹤跟在他身后,用有些悲愤的语气道:“前辈来这里其实就是来赌钱的吧?!”
  方奚阁停下脚步,回头望着他道:“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赌场。”
  方奚阁朝他轻蔑一笑,继续往外走去。
  杨休鹤一怒,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跃身落至他的身前,咬牙切齿地望着他,“我本以为前辈来这里,当真是为了除掉那些坑蒙拐骗的小人。”
  “我并非捕快。”
  “侠义之士自当惩jiān除恶!”杨休鹤回答得理直气壮。
  “那是你的事。”方奚阁再次轻蔑一笑,杨休鹤气得满脸通红。
  第一次见到他笑时他的心脏也跟现在一样跳得很快,但那时是因为想与他痛快地打一场,而现在是因为想痛快地打他一场。
  他不是气方奚阁没有丝毫的侠气,而是气方奚阁为了过一过自己赌瘾,竟然骗他来这里还冠上了惩jiān除恶这样冠冕堂皇的借口!
  ……但是他答应过方奚阁会保护他。
  想到这里,杨休鹤心中的怒火顿消,徒留一片无奈。又想到方奚阁只能喝醉酒的时候才施展出来武功,不由得感叹他的不易。
  方奚阁见他的表情从愤怒变成无奈,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有些疑惑。
  他竟有些搞不懂一根筋的杨休鹤此刻是什么想法。
  但不等他纠结出来要不要开口询问,上天已经断绝了他开口询问的最佳机会。
  就在他们走入僻静的小巷子不久后,前方忽的冒出两个衣着有些破烂、面目凶恶的男子挡住了巷口,随即又有另外两个人将他们唯一的一条退路截住。
  方奚阁眸光微沉,杨休鹤一脸懵然。
  四人慢慢朝他们逼近,其中一人道:“这位兄弟的手气不错,这些天你赢了不少钱吧。”
  另一人笑着道:“不如赏些银两给我们几兄弟喝喝酒。”
  方奚阁冷声道:“我从不让别人喝我的酒。”
  闻言,四人面起怒色,大声吼着“敬酒不吃吃罚酒”,便一同齐齐上阵,抡起手中的木棍狠狠砸去。
  杨休鹤面色一凛,一个闪身躲过便干净利落地击中其中一人的后背并夺过他手中的木棍,继而将木棍直直击飞,打中另一个本来即将伤到方奚阁的男子。
  方奚阁面无表情地退了一步,似并不打算参与这场战斗。
  杨休鹤本来有些疑惑,但想起方奚阁曾经跟他说过的秘密,当下恍悟过来。为避免暴露方奚阁的弱点,他手上动作更快,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便将四个粗壮男子都打趴在了地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