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时空的玩笑 作者:咱是腐的

字体:[ ]

 
 
 
 
☆、楔子
 
?  “哪里来的小孩子?”红发的少年拎起一脸懵懂的褐发男孩,惊奇的挑眉,“长的真像你啊,giotto。”
  “咦?”金发的少年凑过来,好奇的揉了揉男孩软趴趴的发丝,“真的,你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的?”
  出乎两人意料,男孩泪汪汪的看了他们一眼,小嘴一扁,毫不犹豫的大哭出声。
  “诶诶?!你别哭啊!!”“怎么了?别哭别哭!!”“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别哭!!”“……”
  ……
  “纲君,你快醒醒……”温婉的女子趴在病床边哭泣,“你快醒醒,妈妈在这里啊,呜呜呜呜……”
  “纲君……快醒醒……不要睡了……”
  ……
  “开什么玩笑!你捡的为什么要我样?!”
  “安德烈,就当是帮我吧。”金发少年双手合十,一脸讨好。
  褐发孩童懵懂的看着他们,肉呼呼的小手紧紧的抓着金发少年的衣角。
  ……
  “别拦着我!”男孩气呼呼的瞪着眼前的少年,棕色的眸子睁得老大,可爱极了,“让我出去!”
  “别闹。”g习惯成自然的抓起男孩往肩上一抗就往回走,“你这半生不熟的意大利语出去能干什么?很我回去。”
  “啊啊啊啊!混蛋g你快放开我!”
  “安静一点。”
  ……
  “纲君……不肯醒吗?”女子红着眼睛坐在床边,身边站着一个高大的褐发男人,“纲君快醒醒,你看,爸爸回来了哦。”
  男人沉默的弯下腰,摸了摸床上昏睡着的男孩的脸颊,深深的叹了口气。
  “阿纲……爸爸回来了。”
  ……
  “日本?”身材已经抽长的褐发少年惊喜的看着眼前穿着狩衣的青年,“你来自日本?”顿了顿,又有些疑惑的扯了扯对方的袖子,“这个衣服……有点奇怪啊……”
  “在下朝利雨月。”银灰色长发的青年纵容的看着少年,温和的笑笑,“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
  “纲君真是爱睡呀。”平静了许多的女子熟练的替床上的孩子擦拭着手,“都睡了两个星期了,该醒了哟。”
  ……
  “成立什么家族我没意见!”少年一拍桌子,气势汹汹的指着面前蓝发的青年,“为什么这个家伙也在啊?!!”
  “爱德曼。”giotto无奈而纵容的笑笑,“不要这样,戴蒙是同伴。”
  “nufufufufufu……”戴蒙甚是愉悦的发出一长串笑声,“请多多指教哟~”
  “小埃德~~~”
  ……
  匆匆忙忙的抹去眼角的泪水,女子吸了吸鼻子,“一个月了……”
  “纲君,看一看妈妈好不好……”
  ……
  “呜哇哇哇!”被铂金色发丝的男人抗在肩上的少年羞恼的尖叫,“阿诺德你个混蛋!快放开我啊!!”
  周围的佣人对视一眼,捂着唇偷笑。拎起裙摆行了一礼后,很自觉的退后让出道路。
  ……
  “纲君?!”女子看着病床上慢慢睁开眼睛的男孩,惊喜若狂的捂住唇,泪水不住的往下掉,“你醒了?!”
  “……妈妈……”男孩茫然的喃喃出声,“我……怎么了……”没有人注意到,男孩清澈的眼眸中,有什么东西缓缓消失,然后染上属于这个年龄的,孩子的稚气。
  ……
  “爱德曼!!!不要!!!”遥远的战场,谁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
  ……
  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孩子,他死去了。
  很久很久以后,昏睡许久的孩子,他终于醒了,却忘了什么。?
 
☆、chapter 1
 
?  谁弯下腰对着自己说话,唇边的笑容温和略带无奈,阳光在他金色的发丝上跳跃,带着灿烂朦胧的光边。
  “G……Giotto!”
  少年猛地睁开眼睛,剧烈喘息着。
  ※
  拎着书包,纲吉少年眯着眼走进校门,朝不远处正以‘穿戴不整’为由咬杀学生的云雀恭弥打招呼。
  “早上好,恭弥。”褐发少年笑的眉眼弯弯,衬着天边初生的太阳,温暖无比。
  收起拐子,云雀看了一眼纲吉,冷哼一声算是回应。转身又去收拾其他违反风纪的无辜【划掉】学生了。
  纲吉和云雀的初遇,是在一个小公园里,那时才七岁的云雀正在和几个中学生打架,干脆利落的根本不像一个小学生。
  刚出院不久,对于和阿诺德相似的云雀抱有极大好感的纲吉抱着个花皮球,呆呆地看着他,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反而在打斗结束后眉眼弯弯的凑到云雀身边,好奇的问这问那。
  而对可爱的东西一向很有耐心的云雀也没有走开,只是淡淡的瞥了眼纲吉,爱理不理回答了几句。
  “那个……我叫泽田纲吉,你呢?”被匆匆跑过来的奈奈拉着手准备回家的纲吉回过头,依依不舍的看着云雀。
  “……云雀恭弥。”
  并盛就那么点大,两人尝尝在外面相遇,一来二去的,两人也就渐渐熟悉起来,虽然相处的时候大多纲吉在说话,但随着时间推移,云雀偶尔也会心平气和的和他简短的交流几句。
  “早啊,阿纲!”
  对云雀冷淡的反应早就习以为常,纲吉仍旧温和的笑着的和他挥手告了别,走进学校里。
  路过操场的时候,远远的跑过来一个挺拔的身影,接着纲吉就感觉肩上一沉,同时耳边响起爽朗的问好声。
  侧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纲吉轻声回应,“早上好,阿武。”
  山本武,纲吉除云雀外的另一个青梅竹马,纲吉六岁那年刚出院的时候两人在他家的寿司店第一次见面,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就熟悉起来了。现在长大了,可谓是样貌俊朗,又是棒球部的王牌,很受女生的欢迎,不过目前好像还没有喜欢的人。
  性格么,也不知道是天然呆还是天然黑。
  用力揉了揉纲吉柔顺的发丝,山本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接过操场边同学扔过来的书包,重新把手搭在少年身上。两人姿态亲密的朝着教学楼走去。
  上午的课过的很快,合上课本,纲吉动了动有些酸涩的手腕,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阿纲,一起吃午饭吧?”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山本已经很自觉的把椅子和便当搬到纲吉桌边,乐呵呵的打开饭盒。
  从抽屉里拿出奈奈精心准备好的便当,纲吉夹起一个章鱼状的小香肠准备送进嘴里,却不料筷子上的食物突然一空,接着微张的嘴里就被塞进一块寿司。
  失笑的嚼着嘴里的东西,咽下,纲吉无奈的摇摇头,“山本叔叔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阿姨的手艺也一如既往的好啊。”山本很自然的接受了纲吉的赞赏,笑得灿烂。
  教室窗外的树木在阳光下绿的璀璨,偶尔有一只小鸟在树枝上跳跃,唱着只有它们自己才听的懂的歌曲。温暖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照耀着笑容温和的少年,恍若凝固着的美好,让人忍不住呼吸一窒。
  “好了好了,同学们安静一点。”午休完毕,教数学的年级老师抱着一叠试卷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拿着黑板擦重重的敲了敲黑板,“今天我们小测验。”
  “……不要啊老师!还没复习呢!”“老师你怎么可以搞突然袭击!”“嘤嘤嘤……同桌靠你了……”“我也没复习!”“……”“……”
  不论同学们怎么闹腾抗议,数学老师依旧我行我素笑脸盈盈的把白花花散发着油墨味道的卷子发了下去。
  把目光从苦着脸的山本身上收回来,纲吉接过前桌传过来的试卷,拿起最上面的一张,转身放在后桌。
  抓起笔,支着下巴,纲吉看着卷子,稍稍松了口气。
  还好,不算难。
  三两下把比较简单的题目做完,撑着下巴开始算大题,随着思路展开,纲吉神色开始变得轻松。
  满满的填完试卷,纲吉放下笔,往桌子上一趴,惬意的样子让周围的同学无一不是恨得牙痒痒。
  于是……
  数学老师低头改作业,‘嗖’的几声,纲吉看着一桌的纸团目瞪口呆。?
 
☆、chapter 2
 
?  回到家,奈奈带着温柔的微笑迎上来。等纲吉做完作业下楼,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和热气腾腾的饭菜。
  “纲君,今天有天妇罗哦。”
  “唔……好吃。”纲吉笑的眉眼弯弯。不知道为什么,他六岁出院以后,就吃不惯这些日式菜肴了,让妈妈担心了好一阵子。不过随之而来的,是妈妈越来越好的手艺。
  “对了,纲君。”放下筷子,奈奈拿出一张传单放在纲吉面前,“你看这个,今天早上在邮箱里发现的。”
  “嗯?‘家庭教师Reborn。我会将你的儿子训练成下一代的新领袖,并且会成为帅气独当一面的男人,年级、学科不拘。包吃包住,全天候24小时免费教授。我是年轻的帅哥’。’什么呀。”扫了眼内容,纲吉顺口读了出来,摇摇头,“妈妈,这些都是骗人的,哪里会有这种事情。”
  “诶,这样吗?”奈奈叹了口气,“那就算了吧。不过纲君,你真的不试试吗?”
  看着奈奈似乎有些失望的样子,纲吉抿唇,犹豫了一下,还是改了口,“那……还是试试吧。正好课堂上有些题目我还没有完全弄明白。可是……”他举起传单,一脸黑线,“这上面完全没有联系方式吧!”
  “咦?”奈奈愣了一下,又仔细看了一遍,恍然大悟,“还真是呢~”
  “……”
  “嘛~既然会把传单放到邮箱里,肯定会自己过来的吧。”奈奈一脸肯定的点点头,“我去准备好老师的房间~”
  “……”此时,对自家妈妈天然程度已经无语到扶额的纲吉并没有想到,这一张传单,那个还未见面的家庭教师,对他的未来,会造成怎样巨大的影响。
  但无论如何,自他六岁时就偏移了的命运之轮,总算颤颤巍巍的搭回了原点。
  ※
  擦着湿漉漉的发丝,纲吉在书桌边坐下,棕色的眸子里还带着朦胧的水气。某个躲在暗处观察自己未来学生的家伙心跳莫名漏了一拍。
  收拾好明天要用的课本,摸了摸差不多已经干透了的头发,纲吉关掉台灯,爬上床,不一会儿就陷入了香甜的梦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