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南诏传奇 作者:南腾子

字体:[ ]

 
 
 
 
《南诏传奇》
作者:南腾子
 
文案
南诏国突发瘟 疫、旱 灾,是由于巫族首领 瘘木救治青龙的传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翔云、洛雨、施旭、花诗 ┃ 配角:清风道长、南诏王 ┃ 其它:
 
 
  南诏传奇一
 
  南诏剑侠传(一)
  南诏国位于中原的西南之地,自大唐时建国并与大唐往来通商。南诏北高南低,位处高原,普遍地势高于中原,风光旖旎,百姓淳朴。
  国都依洱海而建,宫城位于北部,而百姓商贾多居于洱海南端的下关城中。这城中有一富户翔府,翔府的主人是药材商人—翔天。翔家世代经营药材生意,到今日翔家所开的元记药店已遍布南诏国。元记药店,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对贫苦病人常常少收不收药钱,在百姓中颇有口碑。
  翔天中年得子,甚是欢喜,取名翔云,夫妻两视若珍宝,然而这个孩子体弱多病,夫妇俩虽用过许多方子,上好药材,八岁了仍不见强健,却进补得成为一小胖墩。
  这日大年初七,下着小雪,翔府大院和屋顶已铺满白雪。小翔云正在院中玩耍,檐下翔老爷和夫人正慈祥地注视着。忽的空中飞下一道人,夫妇二人定睛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苍山清风观的姜风道长。
  姜风道长乃是得道之人,十年前南诏国又逢大旱,百姓困苦,姜风踏云而来,施法求雨,拯救一方百姓。南诏王为感其恩,特将苍山福地赐予姜风,修建道观供姜风开业授徒,宣讲道法。
  翔氏夫妇常有善心,不时都会救济贫苦人家,常去这清风观上香,遂认得这道长。二人来到姜风跟前,翔天问道:“不知道长驾临寒舍,有何贵干?”
  “你子与我有缘,我欲收其为我入室弟子,由我亲传道法,不知你二人可愿意?”
  “我们就这么一个孩子,若是出家,我翔家岂不无后了。”
  “你们不用担心。我此次收他作为入室弟子而非一般的弟子需要在道籍,并不受戒于清规戒律。清风观收徒,早已言明,若是红尘未断,可随时还剑下山,道门只度有缘之人。”
  翔天略微思索后,对妻子言道:“云儿体弱,若能跟随道长学习武功仙法,真是福缘不浅啊。我们就把孩子交托给道长吧。”夫人虽有些许不舍,但她知道这是为了孩子好,便也应允。
  “孩子,咱们走吧。”姜风牵起翔云的手,翔云似乎也不认生,很高兴地牵住姜风的手。二人腾空而起,飞往苍山去了。
  清风观位于苍山之巅,是南诏王敕建的,道观建筑恢宏,占地约有两千亩,南诏国民风淳朴,善男信女众多。许多百姓都喜欢上山礼道,能够宣讲道义,答疑解惑,普渡众生正是姜风的心愿。清风观一部分面对世俗,一部分悟道修习仙法,得道越高所能学习和成就的仙法越高。姜风在此收徒授业,弟子已有数千人,很多弟子都被派下山除魔卫道,深受百姓喜欢。
  姜风此次决定收两名入室弟子,让他们同住清风殿。这两名弟子是他通过宪法推演,才从南诏国中找到的,他们潜质极高,又各合冰火属性,正是他所要找的人。
  “你就住在这里吧。”这是姜风自己住的大殿的一间厢房,左右两个简易的床铺。
  一会儿,姜风又带来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孩子过来,“这是施旭,以后你们就一起修行。”
  玉清湖旁,师徒三人。“孩子,你们先从简单的仙法开始修行。记住要学习更高的仙法,必须要对道有更深的理解。”两个小伙伴,在师父的指导下,拿着木剑,练习起来了。
  十四年后。
  清风观后山的玉清湖旁,两位白衣青年正在湖边对练,一人皮肤黝黑,却不失俊朗,此人便是施旭。另一人身姿挺拔,面如冠玉,正气浮面,正是翔云。
  在空中你来我往数十招对练之后,只见施旭大喊一声:“烈火诀。”一道红光从施旭的掌心发出,带着如烈火般的真气奔向翔云。翔云也不慌不乱,周身散出蓝深真气,“寒冰真气。”翔云右手扬起,掌中发出蓝色真气,两股真气在空中相持,一会儿蓝色真气渐渐压过红色真气。最后,施旭竟被冻在寒冰里。
  翔云收起真气。“师弟,还不出来?”
  冰石瞬间碎裂,“不好玩,不好玩!每次都输给你。”施旭叫嚷到。
  “谁让你经常练功偷懒呢。”
  “你有洛雨一起练功,当然积极了。”施旭调侃道。
  话说间天空中飞来一身白衣的女子,正是洛雨。身体修长,肤白若雪,未施粉黛,却让人不得不为她的容貌为之一动,清新典雅的气质,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仙女下凡吧。
  洛雨是洱海神族,他们住在洱海里,镇守洱海,滋养众生。为守护南诏国,姜风与洱海神族素有往来。洛雨是洱海神族的佼佼者,天资聪颖。百年前,巫族欲统治天下,涂炭众生,洱海神族的族长和精英耗尽精元,借助大雪山的寒冰之气,才将巫族封印在大雪山的困魔洞。洱海神族从此人才凋零。
  洛雨也是十四年前开始接受姜风的指点,于是三人经常在一起练功。根据三人的天资,姜风授予翔云寒冰诀,洛雨碧水诀,施旭烈火诀。寒冰诀与碧水诀相辅相成,寒冰诀能够利用本身的寒冰真气冰封敌人,然而真气自是有限。碧水诀则能够集合身边江河湖海之水以及空气中的水气,形成巨流杀伤敌人。若是二人相互配合使用威力会更加强大。
  翔云和洛雨二人自小就在一起练功,无论春夏秋冬,两人都非常刻苦用功,不像施旭常常偷懒。随着年龄不断增长,两人日久生情,翔云自是俊朗不凡,品性纯正,又博览群书,一身浩然正气,可说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洛雨亭亭玉立,性格温柔,能歌善舞。闲暇时,在这玉清湖畔,翔云吹着笛子,笛声清幽,沁人心脾,洛雨翩翩起舞,青山绿水之间好一对神仙眷侣。
  话说回来,洛雨飘然而至,柔声说道:“翔云哥哥,施旭,我给你们带了点好吃的。这是喜州的粑粑。”
  “我才不吃那个东西呢,留给你和师兄吃吧。我要吃鱼”说完,施旭一头扎入水中,一下就抓了条鱼在手上浮了上来。手指一指旁边已堆好的柴火,火便燃烧起来了。随手摘了细竹枝,烤起鱼来。
  三人围坐,“这粑粑真是酥香可口,洛雨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翔云哥哥喜欢就多吃点。”洛雨浅笑。
  “嗯……我这鱼才是又鲜又嫩呢。”
  三人欢声笑语。
  三人吃闭,施旭灵机一动,想了个点子:“有点口渴,我去采几个梨来。”施旭飞入树林中,稍顷手中拿来几个梨,“这下看你们的了”翔云、洛雨二人会意,洛雨施法引来些许玉清湖的水,先是冲刷了一下梨,又将一些水注入碗中,梨也随之入碗,翔云稍稍运起寒冰真气,指向碗中,霎时碗中之水化为冰沙,雪梨切开,一碗冰镇雪梨大功告成。
  三人各取一瓣,这梨果真冰甜沁心,消暑解渴。
  三人正吃着这冰镇雪梨,忽听林中一声虎啸,似乎也有人的声音。
  “我们去看看”。
  三人循声飞去,只见林中一空地处一只大虎正欲扑向两人。一阵扑腾闪躲,眼看那人已躲不过,翔云运起护体真气,飞身挡在那人前面。
  “孽障,不许伤人!”翔云喊道。
  那虎不甘心,挥动前肢想抓翔云,无奈无法近身。翔云运气将其弹开,此时施旭运起一朵火焰,指向老虎的屁股,那虎感觉屁股灼热,慌忙窜走。
  翔云转向那人,只见此人也是英伟不凡,周身透露着贵气。那人连忙抬手谢道:“多谢诸位救命之恩。”
  “你二人怎会在此。”
  “我主仆二人,正欲往清风观礼道,听讲道义。拜会姜风道长。本来走在大路之上,被此山中美景吸引,误入林中,不想突遇猛虎。”
  “原来如此,那你随我们来吧,我们都是姜风道长的弟子。”
  “那真是太好了。”
  洛雨先告别众人回洱海的水宫之中,翔云等人来到太极殿,那人命仆人送上拜帖。姜风缓缓走出,“原来是赵先生,你的来意我已知晓。翔云、施旭,这几rì你们就带领赵先生游览我苍山福地的景致,宣讲道义,相互探讨。”
  “是,师傅”。
  于是这几日,白天翔云、施旭就陪同这位赵先生游览了苍山福地,参观了清风观,夜里翔云与赵先生品茗论道,谈古论今,十分投机,有次竟不知不觉已到天亮。
  这日风和日丽,翔云还有赵先生两人来到望海台。望海台是苍山福地的一高处,可清楚完整的看到洱海以及生活在海边的人们。
  “翔云,这几日与你相处觉得甚是投缘,我有个提议,我两人义结金兰如何?”
  “好啊”,翔云回答。
  “我今年二十四”,赵先生道。
  “我今年二十二”,翔云道。
  于是赵先生为大哥,翔云为二弟。
  “朕今天真是开心,其实我的身份是南诏王赵刚,只因不想太过声张,故意隐瞒身份,望贤弟见谅。”
  “其实在初遇大哥的时候就觉得大哥器宇不凡,周身透着贵气,师父对您礼遇有加,我们就觉得您身份必然高贵,却不想你竟是皇上。”
  “贤弟,朕上山前特将一些重大的事情处理好了,才有这几日清闲。朕即位四年来,兢兢业业,只希望百姓富足,安居乐业。对外与大唐修好,互通有无。引进大唐农业水利技术,使人们丰衣足食。对内平衡各部落势力,使得国泰民安。从这里看下去,南诏国一片欣欣向荣,朕甚是欣慰。”
  “大哥的德政,百姓有口皆碑。是南诏国之幸。”
  “这几日能够与贤弟畅谈古今,品茗论道,又能见到这旖旎风光,真是太开心了。但国事不可耽搁,朕也该回宫了。”
  “苍生为重,你我再见之日必不太远。”
 
  南诏传奇二
 
  南诏剑侠传(二)
  近日南诏国上下,不断传来疫情,旱情,洱海附近还好,疫情还不算重,然而随着难民涌入,情况不断恶化。
  朝堂上,赵刚正忧心忡忡,而此时太医们对疫情束手无策。
  太极殿中,姜风召集了众弟子,当然包括翔云、施旭和洛雨。
  “此次疫情十分严重,非凡人所能自救。”姜风手掌展开,手上便出现了一种药草,“此乃九头狮子草,配以黄芪等诸味药材便能解此次疫症。九头狮子草生长于苍山福地后山的北坡,众弟子采挖后,送至山下。你们都先下去吧,翔云、施旭、洛雨留下。”众弟子退下。
  “洛雨,洱海的情况怎么样?”
  “洱海水底近期不断暗流涌动,我们所住的水宫,亦时常晃动。族长集合众人之力,同时施法才将水动稳住。”
  “这就好,近日各地都出现了旱情,幸好近年新修了许多水利河渠,需官民同心才能共同度过。翔云、施旭你二人速到宫中,将我们的办法告知南诏王,让他采取措施。”
  二人随即起身飞赴南诏王宫。此时,赵刚正在御书房中,愁眉不展,抬头一看,翔云和施旭正到眼前。
  “兄长,可是在为疫情和旱情伤神”。
  “贤弟怎知?”
  “师父,已想好解救办法。”翔云向赵刚详细说了办法。
  赵刚顿时愁云散去,“朕马上让人拟旨去办,再出安民告示以定民心。这次又多亏清风观的守护。”
  “兄长,我二人还需同师兄弟一起医治病人,就不久留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