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两个炮友鸣翠柳,一行包子上青天 作者:云上椰子

字体:[ ]

 
简介:
是两个炮友打炮几年顺带生孩子的无剧情肉文
无剧情打炮肉文,真潇洒攻X假潇洒受,“晚忱”就是全文最大的剧透。
 
关键词:由做到爱,聚少离多,甜甜舔舔,肉肉揉揉。
 
【一】
 
璧玥的王爷在出使南夏时,被人给睡了。
 
王爷醒来后眉眼都是吊着的,神色阴郁的盯着伺候他起床的每一个人。
 
把服侍他的宫人莫名吓出一身冷汗。
 
回想昨日,是南夏特有的祈兰节。
皇宫摆宴,因为气氛到位,南夏群臣和外国来宾凑起堆来相互应酬,谈笑中就被灌了许多酒。
 
那点酒量自然是难不倒王爷,但他还是倒下了,这才蹊跷。
 
醒来发现自己身处黑暗,躺在绵软床上,手手脚脚皆被链条给锁在床柱,脑袋混沌,呼吸灼热,下腹更是快意阵阵,汹涌际会。
 
有人跨坐在他身上,四处抚摸。
 
王爷诱哄,威逼,咒骂轮番上,那人始终不吭一声。
 
抖着身子,细微呻吟,把那yín荡事给做了全套。
 
坚定不移的用自己后*强jiān了王爷的胯下二两肉。
 
做到后来,王爷被那人火热紧致的小*给吞咽得十分舒爽,风流本性就不可抑的往上涌,便也不嘲不骂了,低沉喘息着向上挺腰,好把自己的东西给捅得更深。
 
身上那人咬着牙关压抑呻吟,被狠狠一个深撞弄得腰肢一软,整个人抽丝般的倒在王爷胸怀,下面的东西也射了王爷一身。
 
王爷嘴里不正经的调笑,说那人下贱yín荡,低沉着嗓子,磨蹭在那人耳边,叫他含得再深些,再yín荡些,你把本王伺候的舒服,本王便也能把你给插得舒爽。
 
那人鼻间腻出yín靡的哼吟,抖着双手又重新起身,开始在王爷身上起起落落。
 
做的王爷险些就要彻底忘记自身处境。
 
虽然那人动作生涩,可行事却大胆yín荡。
 
两人就如浪子遇到*妇,一“啪”即合。
 
沉溺欲海,好生快活。
 
……
 
晚上虽然做的爽,可早上起来,理智回笼。
 
发现自己还是好端端睡在下榻的行宫,身旁只有一些南夏的宫人,就十分不爽。
 
问过自己随行之人,却无人发现半点不妥。
 
他们都当自己喝醉,在南夏的前宫寻了半宿,才在一片桃林中寻着自己。
 
 
王爷的脸色就很不好看。
 
他在璧玥身份尊贵,十六岁下战场,少年成名,向来活的飞扬跋扈。
 
还没受过这般“屈辱”呢,实在是……
 
很有意思。
 
 
 
……
 
幸而王爷不用急着回璧玥。
 
 
他此次前来南夏,主要是为了两月后,替他皇帝哥哥迎娶南夏锦宜公主。
 
这少时定下的娃娃亲啊,老皇帝本意是留给自己比较喜爱的小儿子的。
 
但身为小儿子的王爷,其秉性越长越歪,等到成型后,老皇帝觉得还是不能委屈了人家公主,闹得两国关系紧张就不好了。
 
于是把对象给改成了大儿子。
 
反正大儿子注定后宫三千,多一个也没所谓。
 
现下王爷提早前来,也不过是正好得了几个月的闲空,想着先来南夏,游游逛逛也是挺好。
 
不想这就有了“正经”事做。
 
 
……
 
半个月后。
 
王爷没有按照先前打算游逛南夏大好河山,
 
而是窝在南夏皇都。
 
南夏官员的家里,哪儿有喜事都厚着脸皮去参合一脚,大家对这贵客,是拦也不是,迎也不是。
 
一转头,皇帝生辰摆宴,官员们又见着了璧玥的定王殿下。
 
一时恍恍惚惚,简直快把这哪哪都出现的他国王爷给当成了自家的。
 
王爷在宴上把酒欢饮。
 
兴致来了,还舞剑助兴,完了身姿潇洒的单膝跪于南夏皇帝面前,说着又大又空的客套话。
 
众臣叫好。
 
王爷抬头,笑意盈盈的对上不远处南夏皇帝的眼,那人容貌顶好,清艳端丽,却偏偏一副冰冷禁欲的模样。
 
王爷这下连眼神里的笑意也耐人寻味了。
 
 
……
 
【二】
 
等到深夜。
 
艺高人胆大的王爷潜入南夏皇宫。
 
乾明宫。
 
皇帝在宫人的服侍下静躺床上,整个寝殿空空荡荡,光线昏昏悠悠。
 
床帐忽然被撩开!
 
一团黑影扑了上来。
 
皇帝满眼惊恐,嘴里的“救驾”没来得及喊出,就看清了来人面容。
 
脑子纷乱。
 
王爷用手捂住皇帝的嘴,浪荡笑道:“陛下,你可让臣好找。”
 
皇帝端的一张道貌岸然的禁欲脸,微微向下瞥去的眼眸却带着点心虚,浓密的眼睫毛遮住了眼里的光景,王爷只看到他的眼睫毛又密又长。
 
撩人心魂。
 
便话也不说了。
 
两人毕竟是进行过原始深入交流的人,现在还讲什么客气?
 
王爷俯身低头,以唇封嘴,手掌游移到皇帝后脖颈固定他的脑袋,另一只手三两下就压制了皇帝的所有反抗。
 
“唔……”那人喉间溢出熟悉的低吟。
 
王爷的舌头纠缠着人家的紧紧不放,双眸一瞬不瞬低垂看着人家。
皇帝被吻得晕晕乎乎,慌张恐惧都被那温柔黏腻的亲吻给哄骗了去,情欲渐起,一时间两人唇舌色情交缠的啧啧作响,难分你我。
 
待一吻完毕,下身都支起了小帐篷。
 
王爷嘴角挑着笑,追逐嬉戏一般又凑上前去亲吻皇帝,皇帝偏头微微躲过,眼帘始终低垂。他本身就容貌清艳,还摆出这幅矜持模样,别提有多勾人了。王爷呼吸都烫了一些,拂在皇帝颈侧,嗓音低哑:“陛下这样,是要臣主动些吗?”
 
说着捏过皇帝的下巴,密密匝匝的亲吻又落下去。
 
纠纠缠缠的脱了那人明黄的衣裳,倾身压下。
 
幸而皇帝倒也没再矜持,半推半就。
 
成就一场香艳的颠鸾倒凤。
 
王爷赤裸的精壮腰腹上一层细密的热汗,双手将身下那人的长腿掰的大开,挺腰送跨在他私处的嫣红小*里抽送。
 
那泥泞的小*紧致柔软,湿湿淋淋,含着王爷的子孙根,紧紧交缠得好不快活。
一个深深的挺入,底下人被刺激的哼吟一声,穴内软肉疯了似抽搐锁紧,咬得王爷尾椎骨上窜遍酥麻快意,脑子一瞬空白,底下精关再难守住,跟着身下美人一起攀上极乐。
 
低头再看。
 
皇帝被折腾的发丝散乱,眼角发红,嘴上还覆盖着手,是全身绵软的连胳膊也抬不起了。
王爷抽开他的手一看,手背上都是方才咬出来的几圈牙印。
 
王爷亲了亲那手背手腕,,抽出底下的孽根,并排躺着把人抱在怀里。
 
咬着耳朵调笑:“作甚要咬着自己?就不想让我听听声是吗?”
 
皇帝摇摇头,眼里都是潋潋水光,侧头看着王爷道:“殿外还守着人,怕他们听见。”
 
王爷挑眉:“你还怕他们听见?”
 
皇帝不语,转过头去,默默看着昏暗的帐顶。
 
王爷倾身上去,舔他脖颈,问他为何不说话了?还问他好端端的为何来招惹自己?莫非有什么阴谋?
 
皇帝眼里放空,勾唇一笑,蓦然又有了些撩骚的味道。
他十分坦诚:“因为看你长得讨喜。”
 
王爷:“…………”
 
 
【三】
 
夜里把人来回折腾。
 
等皇帝要去上朝时,王爷还窝在被窝不肯起来,服侍的宫人乍然看到皇帝寝宫多出一个大活人,都识趣的低头。
 
好像一切都再自然不过。
 
王爷便也不回自己下榻的行宫了,皇帝安排他在乾明宫的偏殿住下。
 
白日里可随意出宫。
 
皇帝下朝回来,王爷都还窝在榻上不肯起身。坐过身去掀他被子,王爷反倒从里面伸出一双手臂,抱住了对方的腰。
 
笑嘻嘻道:“陛下这是要把我藏起来,夜夜侍寝啊?”
 
皇帝微笑,双手捧着王爷的脑袋,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就是不知定王殿下,是否愿意?”
 
“你在床上要听话,就乐意之至。”王爷调戏美人,嗓音又轻又低。
 
说的皇帝面上淡定,耳根发烫。
 
王爷又道:“不过今晚得把守夜的宫人给撤远点,听不见你的叫声,那多可惜。”
 
皇帝点头赞同,十分正直道:“都随你。”
 
 
……
 
王爷这混账就在南夏皇宫过起了荒yín无度的日子。
 
具体就两点。
 
白天黏皇帝,晚上干皇帝。
 
不过皇帝还算有度,再怎么跟王爷荒唐,该勤勉的地方一点不含糊。
 
即便王爷再怎么想黏着人家,皇帝一天中的大半时间也是被那堆大臣和堆积如山的奏折给占满。
 
他有明君的宽厚温和,关键时候处置起一些人事来又十分决绝无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