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倾盖如故+番外 作者:亦池(上)

字体:[ ]

 
这是一个受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勾引了一个攻,并且被纠缠了生生世世的故事。
伪系统文(注意伪)
嗯,这是一篇书名和章节名很正经,内容有些荡漾的文。、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天作之合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意洲 ┃ 配角:弑天,天帝,系统,等等等 ┃ 其它:
 
 
 
☆、楔子
 
?  登云峰顶,白衣男子负手而立,衣带当风而起,这里白雪皑皑,终年不见人迹,愈发显得白衣男子身影缥缈,仿佛下一秒就要乘风归去。
  他的身侧悬了一把剑,通身幽蓝,散发着冰雪寒气,环绕在他的身边上下浮动着,蓄势待发.
  白衣男子的对面站着一玄袍男子,一头银发无风自动,衣衫猎猎作响,眉目深深,衬得眼中戾气更重。他一只手拿着青龙戟,朱红的杆身上一条龙盘旋欲飞。另一只手垂在身侧,望着对面那人剑拔弩张的样子,眼中悲哀,不甘,嘲弄,绝望各种情绪翻涌,最后似是忍无可忍,紧紧捏住了放在身侧的手,力气大的双手都颤抖起来,鲜血顺着握紧的拳头流下,双眼也瞬间猩红一片。
  他抿了抿唇,开口声音艰涩:“往年游历之时,曾听闻仙君威名,一把龙渊剑横扫八荒六合,听来让人艳羡。今日终于得幸一观仙君风姿,还请仙君赐教。”
  崖上风声渐起,天上开始飘雪,他的声音很快消弭在风中,对面白衣男子一言不发,不带一丝感情的抬手,身侧龙渊发出清越鸣声,一片雪花落在剑上,幽蓝剑芒大盛,剑气连同战意一起汹涌而出,仿佛要涤荡天地。
  玄衣男子见状眸色愈深,血色翻滚凝成一片煞气,双眼不甘的望向对面的白衣仙人:“仙君何不执剑?莫不是觉得我不配仙君拔剑?”声音嘶哑,面色惨淡。
  白衣仙人启唇:“不必多说,一战便是。”玄袍男子嘴角微动,勾出一个惨然的笑,握紧手中赤戟,欺身而上,像是飞蛾扑火一样决绝的像对面那人攻去......
  天界上神与天地之魔的一战,天地震颤,直到后世传说里,这一战也没有因为时间而褪色。据说,渊临上仙与天魔一剑一挡之间荡平了方圆千里,登云峰下的地下水喷涌而出,又因上仙龙渊剑的寒气而冻结,成百里冰川;据说,渊临上仙一战伤及根本,血湿重衣,此后万年闭关不出;据说天魔死时双眸赤红,天道降下九天雷劫,天地与之同悲......
  那么多的据说,其实也不过是在渊临上仙的辉煌战绩中再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罢了,过一段时间就在他心上消散。他从来都不知道,那人死之前的不甘与怨恨不是因为惜败于他,而是因为那人到最后才发现,终其一生,直至死去,他们两人之间最近的距离也不过是兵器相撞那一刻的擦肩。
  那一战的最后,天魔躺在冰冷的雪地上,雪花落在他的眼睫上,冰冷一片,他贪婪的看着对面那人,白衣已经沾染上模糊的血迹,他想着自己的血可能跟那人的血混在了一起,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下一刻,九天玄雷落下,响彻天地。天魔生于天地,诞于阴时,聚天地污秽,汇三界私欲,本该最是邪恶冷情,可是,被雷光笼罩的那一瞬从他眼角落下的那滴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雪还是......泪。 
  强烈的紫光散去之时,连渊临上仙也没有注意到,一道红光飞向那三十三重天中最高的离恨天。?
 
☆、解脱
 
?  柔和的阳光从窗外挥洒进房内的一小片地方,有细小的灰尘漂浮在空气里,房间里静悄悄的,使得这点阳光就像是偷溜进来的一样。
  在墙角的阴影里,坐着一个男子,他背靠着身后的墙壁,双臂环着自己蜷起的双腿,头深深的低着,这是一种抗拒外界的保护姿态。
  他已经坐在那里很久了,几乎没有动过。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饱满的额头,同时也遮住了他的神色,只是从他发丝间隐隐露出的眉目中透出几丝阴翳来。
  这时门外隐约传来了脚步声,在极静的空间里,皮鞋轻踏在地上的声音像是敲打在心上,由远及近,渐渐清晰起来。
  男子似是极为抗拒门外人的到来,他的身体随着脚步声的接近颤动起来,随着门外人的接近到最后居然变得近乎痉挛,喉咙口里发出一阵阵模糊的呜咽声,他的眼睛瞪得极大,使本来清隽的面容显得有些狰狞,他死死地看着门的方向,直到咔哒一声的开门声响起……
  苏意洲猛地睁开双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手惊魂未定的紧紧抓着身下的床褥,过了好一会儿,他的眼睛才慢慢的有了焦距,最后抬起一只手臂放在自己满是冷汗的额头上。
  他呼吸沉重,额头上全是细细密密的冷汗,那人的触碰,抚摸,亲吻......就像是一条蛇一样,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狠狠的缠住了他,每一夜都不得安宁,不管他在哪里,都如跗骨之蛆。
  他怔怔的看着头顶上天青色的床帐,身上的汗已经慢慢变冷黏在了身上,他却恍然未觉。直到一双手把他抱起来,落入一个满是馨香的怀抱,他愣愣的抬头,看到面前端庄温和的笑脸,他不自觉的将一张小脸埋入面前的胸口里,闷闷的喊:“娘......”一双眸子黑黑亮亮的,还有一些小泪珠挂在睫毛上要落未落的,脸上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却显得委屈极了。
  面前的女子心疼坏了,一只手以指做梳,为他整理着微乱的头发,另一只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柔声道:“是不是做噩梦了?告诉娘,都梦见什么了?”苏意洲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在女子的怀里摇了摇头。  
  抱着他的怀抱温暖,轻抚后背的手掌温软,不一会儿苏意洲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再次醒来的时候,伴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他扭头看向窗外,院子里细雨霏霏,轻烟笼罩,桃红轻染,正是好雨时节,看的人心都有些软酥酥的,不由的浅浅笑开。
  听到里面的动静,外面早就候着的清荷推门进来伺候他洗漱,她看着苏意洲从小小一团长成现在这样的三头身,情分自然与别人不同,一进来就笑眯眯的说:“小少爷,你看,外面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雨呢。”。
  苏意洲点头,早上才起来他并不想开口说话,静静的任清荷帮他穿衣洗漱,不一会儿,两人已经撑着青竹伞走在园子里了,空气里弥漫着泥土与水汽的味道,苏意洲轻抚身上的衣服,很明显,他身上穿的中衣,很已经不是昨晚汗湿的那一件了,不由心下微暖。
  这个朝代的请安方式有些像清朝,三天一请安,五天一打千,而今天正是请安的日子,此时苏意洲和清荷正走在去请安的路上。
  看着园子里初绽的□□。苏意洲猛然间觉得自己离上辈子很远,他再也不是上一世那个像父母一样痴迷于学术研究的冷清样子了,偶尔也会笑。而那个试图闯进自己的人生,掠夺自己的一切的人也不在了。
  这个地方,虽然不是自己曾经生活过很久的那个城市,但总有一天,苏意洲想,只要他足够努力,他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活着。在这片土地上留下许多属于他的痕迹。
  像正常人一样活着啊,苏意洲浅浅的笑开了,笑容里充满着洒脱的味道。这时候的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很多和他的命运息息相关的事情正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
  离恨天之上,梵音缭缭,不绝如缕。
  善见城中,帝位之上,有男子斜倚而坐,眉目冷肃,身上的华服层层叠叠的垂落在帝座之下,显得庄重又华丽,他凤眼微咪,动作间有说不出的闲适,却在下一瞬猛然间坐起身来。
  以他为中心,由四面八方涌来的狂乱天地灵气席卷了整个须弥,而本该坐在帝位之上的人早已消失不见。 
  城外四苑,诸天众游乐之地,众仙伏地而拜:“恭送帝君,望帝君早日归位。”天帝的气息于此界消失,万年之期已到,天地气运已尽,应劫之人归位,这一去,是福是祸还是未知之数。?
 
☆、系统启动中
 
?  那些在暗处发生着的一切,终归是与苏意洲的现在无关。
  他现在正在去请安的路上,此地是苏家别庄,他因为身体孱弱的关系,每年都会跟着母亲和祖母一起来这里修养,这园子东西四里,南北五里,引了山上的活水,水榭亭阁,不一而足,加之构石为山,连延一片,隐隐的透出一股雍容气度。
  一路分花拂柳,苏意洲难免有些走神,正在他神游之际,脑袋里传来“叮”的一声:“360系统启动中。”
  他脚下一停,愣了一下。身旁的听荷见状,问道:“少爷,怎么了?”苏意洲声音冷淡:“无事,走吧。祖母还在等。”  
  苏意洲跟着清荷走过回廊,松柏堂就在眼前。门前的丫鬟见他来了,笑道:“小少爷可算来了,老夫人念了您一早上呢。”说着,把他迎进了内堂。
  堂上站着一美貌妇人正在和老妇人说话,苏意洲上前行礼:“给祖母,母亲请安。”
  堂上的老妇听到他来了,马上喜笑颜开的向他招手:“意儿到祖母身边来。”待苏意洲上前,她拉过他的手,细细端详他。
  苏意洲今天穿了一袭儒衫,黑色的头发到肩,柔顺的披散在脸颊边上,还是如同以往一样面无表情,小小一团的一团脸上一派严肃,小脸上因为刚才的走动粉扑扑一片,显得眼睛都是一片湿湿润润,可爱极了。
  老妇人越看越满意,点头道:“还是这江南水土养人,看看,在这儿呆几天,意儿脸上的颜色都变好了。”
  美妇人站在旁边也跟着笑道:“可不是,这小脸蛋儿,才几天不到,就变得圆圆的了。”
  苏意洲站在旁边,红红的耳朵尖儿泄露了他的情绪。老妇人接着问了他最近的功课,饭量等琐事,直到看见她面上开始隐隐有了倦意,他才拱手告退。
  刚走到自己的书房坐下,他又听到了“叮”的一声,接着他看着空中划过一丝流光,面前出现了一只毛茸茸的猫。  
  苏意洲:“......”  
  猫:“喵o(* ̄︶ ̄*)o”。
  苏意洲:“.......”。
  猫:“恭喜宿主激活360系统,喵~~~”。  
  苏意洲很轻易的抓住了关键词:“激活?这么说你一直都在?”
  “宿主大人回答正确哦,喵。”
  苏意洲挑眉:“那你所谓的激活条件是什么?”说到这儿,苏意洲脑海里快速的闪过一些自己忽略的地方:自己是怎么摆脱那个男人来到这儿的;梦的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明明没有跟这些人相处的记忆,却像是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一样......
  他细细回忆自己做了什么与平常不一样的事情,发现除了那个梦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难道......
  “就是宿主想的那个样子哟,喵。”猫咪舔了舔自己的小爪子:“是本系统把宿主带到这里来的哟,这是宿主为了摆脱那个人付出的代价。”
  苏意洲神色冷淡:“那为什么先前我做那个梦的时候你不出现?”“因为检测到宿主情绪极度不稳,为了保证任务的完成度,只能等宿主情绪稳定。不过......。”说到这里,声调又变得欢快了起来:“还好宿主及时调整过来了,不然的话就要不妙了呢喵(^-^)V”
  “那问什么这里的人一点也没有发现我的异样,毕竟,我不认为自己像个孩子。?”
  “为了保证任务的顺利完成,现在宿主的身体是由系统设定的,是结合宿主魂体选择的最适合的身体,这也是宿主不需要扮演原身的原因,因为在周围人的眼中,宿主本身就是这样的,所以,可以说,现在的你是你自己,也不是你自己。”
  “最后一个问题,所谓的任务是什么?”
  小猫咪似乎很惊讶:“宿主都忘记了?难道是因为那次的数据乱流影响了宿主的记忆?”它慌张的挥舞着小爪子,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过了好一会儿它才镇定下来:“数据乱流下失去的记忆系统也是不能恢复的,不过,宿主自己有几率自行恢复。应该不会影响任务完成的,喵。”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