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倾盖如故+番外 作者:亦池(下)

字体:[ ]

 
☆、西风多少恨(一)
 
  青龙帮是最近几年才兴起来的一个大帮派,势力不可谓不大,只是,若要和白虎堂这样的帮派比,还是要差上一大截的。
  白虎堂是一个传承百年的老帮派了,它是从抗战时期开始发家的,本来是割据一方的武装力量,后来被国家招安,在经历了炮火的洗礼后,茁壮成长了起来。
  由于和军方的一些势力有所牵扯,建国以来,白虎堂堪称是黑白通吃,到了新时代的今天,它已经隐隐有了黑带第一世家的势头。
  当初青龙帮建立的时候,有很多人都觉得帮派的名字起的太过冒犯白虎堂,担心了很长时间,最后见并没有引起白虎堂的注意才慢慢放下心来。
  传言,青龙帮的龙头是白道苏家的苏启,因为苏家家道中落才不得不创立了青龙帮,以扶助日渐倾颓的苏家,可惜,苏家最后还是没能支撑到苏启将青龙帮做出名堂来,到最后,苏家只剩下了苏启和他的儿子。
  自此后短短十年的功夫,苏启就将青龙帮发展到今天这样如日中天的地步,让和他同龄的那些人望尘莫及,着实是十分优秀的人物了。
  这样一个人物,即使他已经年近40,还有个快要成年的儿子,也让很多人趋之若鹜,想要嫁进苏家。
  不过,这些都只是外边的一些传言,用以茶余饭后的消遣罢了,苏家的很多事情,也是不为人所知的。
  苏家庭院,书房。
  “前些时间的交给你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吗?”苏启端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面前的儿子。
  “是的,父亲,都处理好了。”站着的男子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眉目间还带着些许的青涩,却已经表现出了不同于同龄人的沉稳,言语恭敬,站如青松。
  苏启满意的看着风华出众的儿子,想到他再过不久就要成年了,很多事情,都可以慢慢放手让儿子去做了,就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其实,苏启并不显老,虽说他已经四十出头,但因为保养得宜的原因,看上去也才三十一二,年轻的很。只是人在年纪稍微大一点的时候,看得到子孙那么出息,总归是开心的,也恨不得将自己觉得好的东西一股脑的都给孩子。
  苏启也不是个贪权的人,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家族变故之后,他的性子被磨得沉稳圆滑,相应的,想要退休的心就愈发的强烈了起来。
  苏意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着苏启叫他下去时才走出了书房。
  他昨天才到这个世界,因为惩罚卷的任务完成度很高的关系,系统的能量似乎很足,现在他的身体又恢复成了系统设置的状态,大概是世界不再排斥他的缘故,他的身体也不像以前那样虚弱了,甚至还能感觉到身体内部隐隐流转的力量,系统设置的好处也就显现出来了。
  不过,他的心里还有些事情放不下。
  【360,惩罚世界之前的那个世界现在怎么样了?】
  360的声音又恢复了在以前的欢脱:【很不错哟,小意】
  熟悉的光圈又出现在了虚空中,这一次,呈现出的世界里,已没有了苏意洲的存在,随着江山易主,风雨飘摇,楚瑗的一生也随之展开,最后的画面,是楚瑗成为天下共主之后坐在龙座上的样子,深衣皇冠,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
  360:【不错吧?结局很好哦】
  【嗯】
  苏意洲低下头转换了话题:【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360:【友情提示,和白虎堂有关哦,小意加油】
  苏意洲:【......】
  #############################
  大堂里停着一具棺材,棺材盖还未合上,摆在最上面的黑白遗像上,满头白发的老人精神矍铄,掩去了眼角的锋芒,和静静躺在棺材里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风姿。
  檀香的味道蔓延开,整个场面寂静安谧,仿佛是一场默片一样,一个又一个的人上前来上香,压抑的可怕。
  “哇”的一声哭闹,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小孩子的声音尖利稚嫩,划破了宁静的灵堂。
  房间里只剩下孩子呜呜咽咽的啜泣声。
  威严厚重的男声响起:“简直胡闹!来人啊,把少爷拉下去!”
  没有人敢伤到孩子,争执间竟被他挣脱了束缚,他扑到说话的中年男子身上,小小的拳头厮打着:“都是你,是你害死了爷爷,你这个杀人凶手!”
  男人恼羞成怒:“还不快把他拉下去!”
  孩子的身手灵敏,反应快的很,一口咬在来抓他的人手上,一个人跑出了灵堂。
  中年男子气急败坏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追!”
  一大群人这才反应过来,追了出去,可是,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孩子就已经不见了......
  最近道上最热的一条信息就是,白虎堂悬赏千万找寻其少堂主。
  传闻少堂主在老堂主的灵堂上大闹一场后就离家出走,导致堂主之位悬而未决,道上都等着看这黑道第一世家没有了继承人之后的发展。
  一时之间,各种小道消息满天乱飞,热闹极了。
  苏家,苏启负手看向窗外,道:“白虎堂的事,你怎么看?”
  苏意洲站在他的身后,态度仍是恭敬:“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谁也不能保证白虎堂是不是故意如此,想借着新主上位杀鸡儆猴,给大家一个下马威,所以,我不赞成插手这件事。”
  苏启面上露出得意赞扬的表情,语气却不露声色,仍是背对着苏意洲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这段时间,让下面的人低调一点,不要出头。”
  “我这就吩咐下去。”
  苏意洲说完就出门去办这件事去了,由于他还有几个月才成年,按照苏家的规矩,他现在身边不允许有任何的助力,任何事都要亲力亲为,所以他每天进出苏家庭院的次数很频繁。
  苏意洲的车刚出了苏家大门,没走上多远,就“嘎吱”一声停下了,司机慌乱道:“少爷,前面有个孩子倒在路中间。”
  苏意洲坐直身体:“下去看看。”
  司机打开车门,上前去翻看了一下孩子的身体,又气喘吁吁的跑回来道:“看上去像是晕倒了,少爷,怎么办?”
  苏意洲沉吟了一下,道:“先把他抱上车吧。”
  司机抱着孩子上了车,孩子身上看着还算整洁,并没什么伤,只有脸上有些脏污,正在司机的怀里沉沉的睡着。
  苏意洲道:“回苏家。”
  司机:“少爷,这......”
  “这里是郊外,又没有医院,先带他回苏家再说。”
  车子调了个头,又朝着原路返回去。
  【叮,触发任务——帮助洛宁收回白虎堂的全部势力。】
  苏意洲看着躺在身旁不省人事的洛宁,眼眸深深,情绪不明。
  车子停在苏家的大门外,苏意洲坐在车上道:“把他安置在青苑,让人叫医生来给他看看,醒过来之后派人来告诉我一声。”
  洛宁被抱下了车,苏意洲又道:“不要告诉他这里是什么地方。”
  车子扬长而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道路尽头。
  这边厢苏意洲刚出了苏家,那边厢,洛宁的眼睫毛就颤了颤,轻轻的张开了他的眼睛,他只是因为情绪大起大落,太过激动,再加上长久没有进食才晕倒在路上的。
  打了些葡萄糖之后,很快就醒了过来,也因为他醒的太快,佣人还没有来得及帮他把脸上的脏污擦掉,也就没有人认出来,这位躺在自家床上的,正是白虎堂那位重金悬赏的少堂主。
  洛宁年纪虽小,但他从小是由爷爷抚养长大的,老爷子杀伐果断,手腕了得,亲手教导出的孙子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自己躺着的地方,房间不大,估计也就是普通的客房,但是装修的风格却很讲究,古香古色的风格中加上了一些现代的点缀,看上去有种低调的华丽在里面。
  还没看完房间里的摆设,就有人推门而入,洛宁懵懂的看过去,佣人笑着道:“你醒了?我去给你拿点吃的来。”
  热腾腾的燕窝粥很快就被端上来,洛宁尝了一口,眼睛一亮,眸子却更沉了,这种品质的燕窝,可不是一般的人家吃得起的。
  佣人道:“少爷说了,让你在这儿好好休息。”
  洛宁发现佣人并没有因为他是小孩子就对他放松警惕,反而什么情况都不准备告诉他,也就没有多问,只道:“是你的少爷救了我吗?”
  “你晕倒在少爷的车前,少爷就把你带回来了。好了,你先歇着吧,我去做事情了。”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洛宁一个人,他吃完那碗粥之后,就掀开被子,费力的下了床,他身份敏感,不宜在这里待的太久,还是先走为上,至于那位少爷,他既然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名姓,就自有他的道理,日后再报今日之恩也不迟。?
 
☆、西风多少恨(二)
 
?  洛宁自认方向感不差,却还是在这园子里迷了路,苏家庭院还是配得上庭院二字的,虽然苏家当年没落的很快,几乎是百年大厦瞬间倾颓,但是苏家的老宅到最后还是被苏启保留了下来。
  对苏启来说,这宅子就是苏家的根,只要这宅子还在,苏家就不会散。
  宅子是从晚清传下来的,本来面积不算很大,不过是一个已经有百来年的历史了,加上这些年来苏家的不断扩充修建,已经变成了一座很漂亮的现代园林,隐隐还留着历史的印记。
  洛宁在这里迷路也是理所应当的,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在这园子里绕了这么久还没有人来管,就说明这里的主人早有吩咐,若是他要走,不用拦着。
  于是在园子里大大方方的问过路之后,光明正大的走出了苏家。
  苏意洲看着手机上显示着洛宁的小红点离开了苏家,朝着白虎堂的一个小暗点的方向走去,眉头皱了皱。
  360:【小意,事情都在你的意料之中,你为什么不开心?】
  苏意洲:【只是觉得这次任务有点棘手】
  360:【不就是收服一个帮派势力嘛,有什么难的╭(╯^╰)╮】
  苏意洲:【难的是怎样在目标人物不知道我的存在的前提下帮他】
  360:【......】相信我,小意,即使你不和目标人物接触,他还是会找上门来的,这种吸引奇怪生物的体质已经跟着你一千年以上了好吗?
  系统君吐槽起来脑内小剧场根本停不下来,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些世界里,小意身边发生的事情,说跟某人没关系他都不信。
  Σ(⊙▽⊙"a 系统君捂嘴,他刚刚什么也没说。
  苏意洲:【给我白虎堂目前所有的资料】
  360是个强大的作弊器,在苏意洲愿意用它的时候。
  系统空间里的青衣男子一笑,总归是愿意和他亲近了啊,像是回到了以前那样可以毫无保留的信任对方的状态。
  资料很快就传到了手机上,苏意洲看了看,错综复杂的关系让他泯了泯唇,这些势力虽然在他看来不足为患,但如何不着痕迹的帮洛宁也是个问题。
  思忖了几秒,发现这些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只要,把白虎堂握在手上的人,变成他就行了。
  几个月后,青龙帮少帮主的成人礼上,月前回到洛家的白虎堂少堂主带着人高调出席晚宴。
  洛宁穿着黑色的小西服,散落的头发被全数梳上去,露出了已经初露棱角的脸,黑黑的瞳仁沉静的看着衣香鬓影的晚宴,骄矜的和凑上来的人打着招呼。
  苏意洲看着洛宁,年纪不大,锋芒已露,长此以往,难成大器。
  洛宁被训练过的感官很灵敏,目光一扫,就看见了站在楼上的苏意洲,举了举手上的酒杯,遥遥的向苏意洲示意了一下。
  苏意洲微微一笑,端着酒杯回了一礼,随即,两个人的目光默契的同时移向了别处。
  苏启站在大厅中,挥手示意之后,音乐停了下来,他笑道:“感谢大家拨冗来参加犬子的成人礼,接下来,我向大家隆重介绍我的儿子,苏意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