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江山 作者:凤楼饮宴

字体:[ ]

 
 
 
☆、第 1 章
 
?  他不再像当年那样,把那人来的信撕得粉碎甩在下人身上。渐渐地开始思考,这一切,是如何造成的。
  他是伯和。九岁登基那年,母后哭成泪人,自己懵懵懂懂的被按在龙椅上,身旁是那个面目狰狞的冯酌。他成为皇帝,却连自己都无法主宰。那是他最后一次见母后。
  那几年,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计其数了。冯酌对他非打即骂,他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是那么生气。
  后来战乱四起,几个老臣带着他跑出来,回到了残破的长安城,回到他出生的宫殿。
  在那里,他遇见了他。
  他记得,那时的自己好几天没有合眼,吃的是老臣们带出来的仅有的干粮。那年他十三岁。身材却和九岁登基那年差不多,身上,还是登基那年的龙袍。
  那时的他,不懂这身衣服的意义。
  门外的老臣踉跄着跑进来,说,南边有个孟将军带兵前来救驾。老臣们纷纷议论着。
  他无法思考,这个人是谁?救驾?会不会是另一个噩梦。他无法思考,却机械性的想知道那人是谁。
  他坐在高高的战马上,好威武。
  当他知道天子逃往长安,决定前去救驾。他说救驾的时候一点都不嘴软,有些谎要说的自己都相信了才行。
  他带着雄壮的兵力前往宫殿,看见随皇帝出逃的老臣一个个风烛残年,真苦了他们了。他默默地在心里笑道。
  身逢乱世,说不得是好是坏。乱世虽动荡,但乱世也出英雄。在乱世,养个天子,比做天子要舒服的多。
  他下马,恭恭敬敬的在残破不堪的大殿外跪下,朗声宣读自己的名字,卑微的请求觐见。一个老臣颤颤歪歪的走来,说圣上请他进殿说话。他俯身低头的跨过依稀看的到朱红色的门槛,碎步上前再次跪下,直到他听见天子微弱的声音叫他起身。
  他抬头,出乎意料的有些刺心。这些年久经沙场,他曾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把这世上所有惨无人道的事情都经历过了,但看见只剩下半个椅背的龙椅上坐着的人,还是觉得的酸楚。他在想,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在干什么?
  伯和强打着精神挺直身子,看着阶梯下跪着的人。那人抬头,似乎有些出神。他知道自己的样子有些不堪,但他要装作不知道,他对自己说。
  那人说,要进献天子礼。他心里顿时想笑,向自己这样的天子进献些金银珠宝么?
  谁知,从大殿外端进来两口大鼎,里面是热腾腾的鸡汤。
  天子礼。
  他该如何形容这份礼?他甚至为自己的讶异感到有些愤怒。只见那人盛了一碗,直径登上阶梯。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微微向后缩。那人的气场,实在和这世上所有的恶人都一样让他恐惧。他感觉自己的手紧紧抓着龙椅的扶手,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淡定一些。
  那人上前,在他面前缓缓跪下,用汤匙舀起鸡汤,送到他面前。
  他眼看着那人的一脸笑意。上一次有人在这么近的距离对他笑,是什么时候?他在一瞬的时间里回想。可是鸡汤的味道实在容不得人思考什么,他凑上去,喝下了那勺鸡汤。然后,他看见眼泪滴进了鸡汤里。当时他心里想,罢了。他真的有点累了,他才活了不到二十年,以往的生活只让他激起了生存的本能。他觉得,即使这碗鸡汤有毒,他也会喝下。他要活着。他需要一个地方栖息。
  孟则自己也实在没有想到迁都的事情这么容易就准了。
  他在将士面前对天子提起迁都一事,尽管身后有老臣当时就极力反对,唉声叹气,天子还是爽快的一口答应了。
  这让他很意外。毕竟迁都这是怎么听都有些蹊跷,本来他还准备了一番说辞,结果没用上。
  天子的脸色好多了。饶有兴致的‘检阅’本是用来震慑皇威的部队。他在一旁观察,刚才在殿里喂他鸡汤时,天子就在他面前哭了一场,让他心酸的是,他能看出来小皇帝在尽量不让下面喝汤的老臣们看出来,咬着嘴唇极力不出声。
  他不知道这孩子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怕是比他听说的,更为不堪。他忽然觉得自己这如意算盘打的有些不那么理性了。他似乎开始真的心疼这个他将要拘禁的皇帝。?
 
☆、第 2 章
 
?  伯和坐的车辇是孟则的。他知道,其实这个时候应该坐那种龙辇才对。很可惜,长这么大,他没坐过。他用手撩起帘子的一角,看见那人骑马走在前面,周围是戎装的士兵,老臣们坐的车辇在后头。他知道有人反对迁都。认为有人别有居心。这居心他知道,只是他选择妥协。迁都没什么好的。长安留下了太多他不想回忆起来的记忆,毁了也罢。
  他本就不是个称职的皇帝,即使血脉纯正,当年那恶贼也不过是看他年纪小好摆布才推他上龙椅,说到底,还是他懦弱。
  他觉得一阵困乏,莫名的便睡过去了。
  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车里。他支起身子看看四周,知道自己在营帐中,身上盖了一件黑底织锦大氅。营帐里有炭盆,虽说冬季已经过去,春寒更让人难受。
  他发出声音,有人从营帐外进来。
  ‘皇上醒了?先吃些东西?’那人单膝跪在他面前,和他成水平高度。语句里总带着笑意。随后,他叫人拿了些热茶水进来。
  ‘到了营地,见皇上睡着,天有些凉,臣斗胆将皇上移进了营帐,还请皇上恕臣僭越之罪。’嘴上说着,结果士兵手中的茶碗,递给他。
  他看着眼前的人,面无表情的想了半天他所说的‘移进’是怎么个移法能让自己不醒过来。
  ‘爱卿辛苦。’他听到自己生涩的声音。
  这么多年的压抑,他练就了尽量不说话的本事,但孟则好像总在问他的话。他抬眼仔细观察他的长相。剑眉鹰眸,说不上是凶相,但也是咄咄逼人的脸。话语之间听得出饱读诗书,并且,习惯于主导。即便是翩翩有礼的。
  孟则一一看过士兵拿进来的食物,有羊腿,汤羹,干粮。随后,营帐里又剩他们两个。
  ‘皇上身体虚弱,还是多吃些热的食物,否则这天气容易受寒。’说着自行拿起晚盛了汤羹发在伯和面前。
  伯和将身子坐直,接过碗,随后又放下。
  ‘爱卿可用过膳了么?’开这个口,他还是用了些决心的。
  眼前的人似乎愣了一下,也许他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问。随后笑道,
  ‘臣,还没用膳。自然是皇上先用膳,臣子才能动筷子。’
  伯和顿了一下,开口‘那,爱卿与朕一起用膳吧。’
  孟则到是有些惊讶于皇上的信任。能叫做信任吗,他也不知道。只是,他以为经历之前的事情,皇上也许不会对一个刚刚认识的人这般。但既然皇上不觉得,他自然愿意接受这美意。毕竟,挟天子令诸侯说出去多难听。若是天子肯赋予他信任,一切就另说了。
  他与皇上对面而坐,他发现皇上似乎总在避开两人的视线。
  ‘皇上若觉得不便,臣可以去老大人们的营帐去用。’他温声道。
  伯和抬眼看他,随后又垂眸。
  ‘不必,朕只是....’其实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
  他很久没有这样与一个人用过膳了。在老臣面前,他永远是至高无上的天子,他们保护他,拥护他,倒不如说拥护的是皇权。似乎没有人,或是没有时间让他这样,纯粹是为了吃饭而吃饭。他其实并不像喝什么汤羹,他想吃肉。
  孟则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化,心里觉着又好笑又有些酸涩。默默伸出手将羊腿放在他面前。他抬眼看孟则,觉得羞愧的耳朵发热。
  ‘长途跋涉,皇上定是饿了。多吃些,晚上睡一觉。明日便可到达新都。’孟则轻声道,‘从今往后,再不会有战乱惊扰,再不会有人伤害皇上了。’
  伯和并没有像孟则所想的那样愣在那里,而是默默放下碗筷,抬起头,目光直接看到他眼睛里,没有说话。随后,拿起了羊腿。?
 
☆、第 3 章
 
?  伯和醒来时天已经亮了。他听到外面孟则的声音,似乎在问他是否醒了。
  孟则打起门帘进来,看见他醒着,便走上前附下身子。
  ‘皇上醒了,若是没醒,臣又要将皇上移上车辇了。’伸手将他轻轻扶起,动作十分温柔。伯和起身更衣,身边没有侍婢,一切都由孟则亲自操作。
  之后的日子里,伯和领略到,像孟则这样的人,若是想温柔,那必定是极致的。
  一路颠簸,到也并不乏累。只是有些枯燥。车辇里只有伯和一人,他时不时的撩起帘子看外面的风景。
  草渐渐地绿了,可风还是冷的,快要清明了。隐约看见车辇前那人骑在马上的背影。他放下帘子将头靠在身后的软枕上,毫无睡意。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异常兴奋,只是他能够让这些情绪不表达出来。他很仔细的巡查这些情绪的由来。找不到头绪的感觉让他十分新鲜。他觉得,天下强臣之多不计其数,可唯有孟则的出现让他有想看看对方下一步的激情。毕竟,孟则这一招的恭敬温存让他很受用。他决定暂时不去计较。
  入夜十分,车辇进入新都。街上的人都回避了,伯和从窗子看见远处黑暗中隐隐若现的皇城。
  他好奇这皇城是什么时候建好的。他甚至怀疑那人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要出逃,想想又觉得荒谬。他摇摇头觉得,还是不费心想这种事了。
  他听见马蹄踏在汉白玉上的声音。进入恒昌门后车辇停下。老臣们随着侍卫离开,孟则下马打起帘子。
  ‘皇上,从这里要换软轿了。’他将伯和搀扶下车。
  伯和略微伸展一下身体,觉得浑身酸痛。夜幕里的皇城,隐约的灯光闪烁,这就是他今后的居所。
  四个侍卫将软轿抬来,低着头跪在他面前。孟则将他扶上轿,拱手道‘皇上劳累了。臣要去将剩下的事宜处理好,皇上这便去寝宫休息,三日之后是迁都大典,臣明日入宫再与皇上细说。’随后命侍卫起轿。伯和想开口说什么,一时也想不到,便点点头让他去了。
  孟则一直等软轿走远些才起身。他看着远去的皇上,当真觉得自己才是有些劳累。
  自起兵自己当了将军,从没有如此在意过礼仪之事。弱肉强食的战场已经让他不太习惯官场上的事,但说白了,官场自然也是战场。既然是战场,就难不倒他。他整理一下衣衫,转身离去。
  回府后,挥退了下人,一个人坐在书案后闭目养神。半晌,从外面进来一个小厮,拱手道‘主人,于大人到了。’
  ‘恩,叫他进来。’他撑着书案坐起身。
  门外进来的人是于熏,一身青麻的广袖长衫,荆簪束发,一张笑脸精明可见。是孟则的智囊团之首。两人从起兵之日便配合默契。此人深知自己的脾性,聪明至极。
  于熏进门拱手附身行了大礼,
  ‘主公一路奔波辛苦了。’
  他摆了一下手,笑道。‘这套我刚用完你就别用了。坐吧。’
  于熏笑着起身坐到下面的硬木雕花椅上,小厮驾轻就熟的上了茶。
  ‘听说一切很顺利。’于熏嗅着茶香。
  孟则抬了一下眼,靠到椅背上。
  ‘恩,很顺利。圣上二话不说就同意迁都,倒是让我有点诧异。’
  ‘凭属下想,圣上虽然年幼,但并不傻。主公带兵救驾,由不得他不同意。’于熏放下茶杯缓缓道。
  孟则摇摇头。
  ‘不是那么回事。你当时不在场。’
  于熏一脸疑惑准备领教。孟则皱着眉想了半天,叹道。
  ‘哎...一两句说不清楚。被逼就范和心甘情愿还是有区别的,总之,不太一样。算了,反正迁都的事情定了,今后都好说。三日后的大典你准备的如何?’
  ‘已经办妥,请主公放心。’
  ‘嗯...今天累了,你先回去吧。明日一早随我入宫见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