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熊孩子就得虐+番外 作者:委鬼乌衣

字体:[ ]

 
 
 
☆、楔子
 
?  我叫熊童,从小到大不管是在旁人眼里还是在家人眼里,我都是个标准的熊孩子。
  记得我每次惹祸被我妈吊打,她都会破口大骂‘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熊孩子?!’
  我妈骂的我认,但我坚信我身边有一个人,比我更熊——虽然好像大家都不这么认为?
  其实我也曾被他所迷惑过,毕竟那人长得实在是……
  我妈说我小时候是个小色鬼,看见漂亮的姐姐阿姨就扑上去求抱抱。
  这个我记得,我还记得我当时最想耒耒能抱抱我了,然后我就可以在他脸上留下一个带着口水的亲亲。
  哈哈,想想还真是有些小羞涩呢。
  不过,我的愿望一次都没有达成,就算我委屈的大哭,他也只是站得远远的看着,一脸不耐烦。
  “呜呜,耒耒抱抱。”那时候我的身高还不到他腰际,耒耒从小都个高,一双大长腿又细又直,跟又胖又矮的我一点都不一样。
  我妈让我喊他舅舅,但我不喜欢,我喜欢听外婆宠溺的喊他耒耒,那是外婆的专属称呼,我爸妈包括外公都只喊他小耒,每当外婆叫他的小名是,他的眼神不像在外面时那么锐利带刺,只有在外婆面前他才显得有几分乖顺。我喜欢这样的韩耒。
  韩耒斜躺在吊椅上,闭目养神,那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有着我所见过的最美的侧脸。当然,当时的我其实也并没有见过很多人,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我还真没见过有什么人,能在那个原本应该狗都嫌弃的年纪,有着那样一副姿态——只是静静地站着,深邃的眼眸看着你,就让人有种得到他的关注就好似得到了全世界的错觉。
  外婆家的花园特别的美,开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春天有山茶花、月季、绣球花,夏天有茉莉以及百合,秋天则是满园的桂花香味,还有金灿灿的银杏叶铺满整个院落,因为是南方城市,到了冬天也不显萧瑟,罗汉松万年青让院子看起来生气勃勃。
  我记不清那是什么季节了,只知道周围清新的空气伴着花香,以及那个懒洋洋地躺在欧式吊椅上的清俊少年,让我印象深刻。
  院子里铺着用石块铺出一条小路,我沿着这条不太平整的小路步履不稳的向着韩耒走去。
  “耒耒抱。”
  韩耒撩起眼皮看了我一眼,我仰着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张开双臂奶声奶气的说:“抱抱。”
  “小鬼一边玩去。”韩耒没理会我,换了个方向继续懒散的躺着。
  我当然不可能这么听话,我跟着他转了个方向,顺着他的裤腿往上爬,我想要跟耒耒躺在一处。
  只是还没等我爬上吊椅,原本懒懒躺着的人就提着我的领子站了起来,我被突然悬在空中有些生气,比起美色,当时我觉得还是面子更加重要,于是在他手中挣扎起来,“哇哇哇哇,放我下来!快点!臭耒耒坏耒耒,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只见原本还面带笑意的韩耒,突然就冷了脸色,我本能的知道他生气了,因为一个四岁不到的小孩一句话,这家伙就生气了!
  说实在的,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这家伙绝对绝对是个难伺候的祖宗,外婆和外公把他给宠坏了。
  谁能跟一个四岁的小孩赌气呢?韩耒就可以!他板着脸把我丢在吊椅上,任由我哇哇大哭,引来了我妈和外婆,她们心疼的抱起我,哄着我,而那个被宠坏的熊孩子,却远远站着,表情冷淡,好似他才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从那时候我就知道,这家伙要不是有一张好脸,就这丑脾气,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喜欢他想要粘着他,到最后为了他不顾一切……但是,谁让他有一张好脸呢??
 
☆、熊孩子入住
 
?  不知道别的人是什么感觉,反正我是很不喜欢小孩子的,特别是熊的不行的。
  然而被自家老姐大周末的,从被窝里揪出来强行秀了一脸恩爱,然后还得替她带孩子,我自然是一肚子的火。奈何老姐实在是把我看透了,一直啪啦啪啦把她想讲的话讲完,就带着姐夫溜得比兔子还快,完全不给我开口拒绝的机会!
  那么,现在这个站在玄关仰着脑袋,跟我大眼瞪小眼的小鬼,就是我接下来一周的拖油瓶了?
  真是!还不如杀了我算了!
  我打着哈欠对着那不足一米的小鬼命令道:“你,把门关上,然后去客厅看电视,电视机会开吧?”
  小家伙目前还是挺乖的,他点点头使出吃奶的力带上厚重的安全门,又自己坐到沙发上按了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动画频道,小短腿垂在沙发沿一晃一晃看起来乖巧无比。
  见这小孩怎么识时务,我满意的点点头,又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瞅了瞅外面的日头,嗯,现在时间还早,还能再睡一觉。
  “你去干嘛?”背后小鬼问得理所当然,就好像他有权利管我一样。
  我转过头眯着眼看他,“首先,我是你舅舅,是你的长辈,跟我说话的时候最好带上舅舅这个称呼,并且请问、您这些个尊称也是要用起来,这才是对长辈说话的口气!我说的你能明白?”话到最后,我的眼神带了几分恫吓,我并不是故意要吓他,只是我知道这孩子调皮的很,若不先用气势压制住他,只怕这一周我都没有好日子过。
  小鬼好像被我吓了一跳,眼眶瞬间就红了,扯着衣角不敢吭声,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但我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假象,我见过这孩子闹起脾气来的样子,老姐、姐夫还有我父母,把他当皇帝一样围着供着。
  而他!这个在我这里瘪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要掉不敢掉的可怜兮兮的小家伙,在家里却是稍有不称意就大喊大叫,甚至在地上打滚耍赖的家伙,我看着他微微仰起的小脑袋,只觉左脸颊一个熊,右脸颊一个熊,额头上还是一个熊!
  我读的是寄宿高中,平时很少回家,即使现在放暑假,我也是住在这个父母早年划在我名下的学区房,主要原因就是归功于这个熊孩子,自从他出生后我在家里就没过过一个好日子,婴儿时期哭闹不休还能原谅,然而等这小鬼开始学走路起,不知怎么就特爱粘着我,只要我回家我要扒着我不放,谁管教都没用,在家里我根本没办法学习,加上上高中后,学校离家远,便干脆搬出来住了。
  明年就是高三狗了,最后一个暑假怎么也要玩够本才行。我昨晚一直玩游戏玩到天亮,现在的我困得眼皮子抽筋一样睁不开。
  “乖乖坐着看电视,不许出去,听明白了么?”
  “好!”小鬼死命点头,看起来倒是吓坏了,也是,我是家里唯一一个对他不假辞色的,他在我面前有时候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我不禁缓和了口气说,“舅舅先去睡一觉,等醒来就带你出去吃好吃的,好吗?”
  虽然看似征求他的意见,实际上我已经起身打算回房间了。
  “我……我想尿尿!”
  “啧,厕所客厅右拐。”真是麻烦,我转头没好气的撇了撇嘴。
  “我不会脱裤子。”
  “……你几岁了?裤子都不会脱?”话才出口就意识到对方这句话的引申含义,我伸手指着自己的下巴,满脸不可思议,“你要我给你脱裤子?!”
  小家伙一点不害羞,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想了想,回答了我刚才的问题,“我今年快五岁了。”
  “……”五岁!五岁你他妈不会脱裤子?老子不过是你的三倍,老子不仅会脱还会穿呢!
  为了尽快回到我舒适的床上,我提着小鬼的后领,把他揪到了厕所。给他找了个垫脚的小凳子,打开马桶盖,一把扯下他的小短裤,看着那豆芽儿一样的小小鬼,啧了一声,“尿吧!”
  “哇啊啊啊!”那小鬼突然就哭了,可能也是憋得厉害,边哭边尿。
  那穿耳的魔音一下就把我打懵了,见他尿完也不下来,就保持那姿势嚎啕大哭,我忍无可忍,一巴掌拍上他的脑袋瓜,“你搞什么鬼!?”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抽了抽鼻子道:“提裤子!”
  我没好气的替他提了裤子,见他还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脚踹上他的屁股,“闭嘴!哭什么哭!再哭我揍你!”
  “呜呜呜……你你把人家看光了,怎么办?爸爸说被人看了小弟弟,就不是好男孩了……呜呜呜呜!”
  “……”
  “呜呜呜!”
  “你平时上厕所,你爸妈没看过你吗?你爷爷奶奶没看过么?你裤子都不会脱,上幼儿园老师没给你脱过吗?”我照旧提着他的后领,把他丢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里放着弱智的动画片,于与小鬼抽抽搭搭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搅得我脑门痛。
  “那不一样!”小鬼大声的喊到。
  “哪里不一样!老子是你舅舅!”我用更大的声音回了过去,小鬼被震得捂住耳朵,倒是一时忘记了哭,他呆呆的看着我说,“不一样的,我……妈妈说,被女孩子看了弟弟,要跟她结婚的,呜呜呜,我不想跟你结婚,呜呜呜。”
  “……”我第一次知道小说里的面沉如水是什么感觉,我伸出手握住他的脑袋,转向我的方向,凑过去笑着问道:“你刚刚的意思是,我!是女孩子?”
  小鬼毫无犹豫的点了点头,我脸上的笑越发灿烂了,“有首儿歌是这么唱的,妈妈的爸爸是外公那首,学过吗?”
  小鬼好像被我的笑容吓着了,小身子隐隐有些发抖,不过还算他识相,没等我命令,哆哆嗦嗦的唱了起来,“妈妈……的妈妈是、是外婆,妈妈……的姐妹是阿姨,妈妈……的兄弟是是、是……”
  “是什么?”
  “是舅舅。”小鬼总算结巴完,我满意的拍了拍他的小脑袋。
  起身叹了口气,刚想撩下一句“乖”,身后就传来小鬼好似看破什么东西一样,满满的得意忘形,“但是你比妈妈还好看,一定是女孩子才对。”
  “……”
  “啊!?干嘛打我!啊!不、不要打了!呜呜呜呜,我要妈妈啊啊啊啊啊啊!”?
 
☆、熊孩子的恶作剧
 
?  我睁开眼睛,房间里一片昏暗,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直在响,我心下不悦,想着怎么早谁会打电话给我,才想起睡觉之前拉上了窗帘,外面的光透不进来,形成了一个昏暗的空间。现在应该已经不早了,只是不知道是上午还是下午。
  手机铃声停了一会儿,又接着不死不休的响着,我翻身仰躺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完全不想动弹。
  房间门“吱嘎”的响了一声,我斜眼去看,一个四方大头身子小的怪物出现在床头,我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这个头上顶着把方形塑料凳子的小鬼是我的外甥。
  至于这小鬼的名字谁他妈有功夫管这么多!就冲这小鬼把塑料凳子顶在投上,我就想一巴掌呼过去!
  那小鬼蹑手蹑脚的走到床头柜旁,抓起响个不停的手机,正欲离开,却突然想起,转头看了我一眼。
  他像是没想到我醒着,见我睁着眼淡漠的看着他,着实被吓了一跳,小身子差点就蹦了起来。只是这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此刻突然就不怕我了,对着我咧嘴一笑,转身就跑了出去。
  外面电话铃声已经停了,小鬼说话的声音响了起来。
  “喂,你找谁?”
  “他不方便接电话,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童童,童童等下告诉他好了。”
  “嗯嗯,不用谢,爸爸说这是应该的!”
  “嗯?我爸爸?我爸爸是韩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