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丑王宠+番外 作者:君自歌

字体:[ ]

 
临易的容貌倾国倾城,为此,他的娘亲讨厌他,周围的人垂涎他,兄弟要杀他……,最终,他站在城墙上看着宫城被宗岳大军攻陷,他要所有对不起他的人都付出代价!
君裕是宗岳的六皇子,天生陋颜,因此皇帝厌恶他,兄弟瞧不起他,连个得势的小太监都能不听他的话……
明明和他差不多的经历,没想到长大后的性格竟是如此的……忠厚老实,临易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这智商真的和相貌有关系?
【一句话总结】
这是一个小受千方百计请小攻吃掉自己的故事。
b( ̄▽ ̄)d
 
说明:双洁!双洁!双洁!
攻君性格很老实,但这并不妨碍他很厉害!(⊙ω⊙)
 
扫雷:
1,主受,1V1,甜文,虐渣,攻宠受。<( ̄︶ ̄)>
2,对受憨傻对外机智的陋颜忠犬攻VS对攻温和对外高冷的倾城女王受。(~ ̄▽ ̄)~
3,铺垫较长,相信剧情还是有滴!b( ̄▽ ̄)d
4,本文倒叙,到后面才会有小攻和小受的相爱路程。<( ̄︶ ̄)>
5,本文主题:我爱他,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懂我!b( ̄▽ ̄)d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报仇雪恨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裕,临易 ┃ 配角:白鹊离,魏无缺,华祁,君祚 ┃ 其它:忠犬攻,倾城病娇受,独占欲
 
 
 
 
☆、美人与野兽
 
?  跃州的秋天,天气干燥,风还带着些热气,暑气也刚刚下去。王府里听枫院内枫叶也开始慢慢的变红了,风一来就像一团一团暖暖的云飘飘呼呼地飞,沙沙地响。
  很美,临易赞叹一声。
  不远处的台阶上丫环秀珠在细细的绣花。午后的阳光有些耀眼,临易懒懒散散的躺在院里的躺椅上,半眯着眼睛,略有睡意,点点漆黑明眸,五官明媚似妖,一身的锦衣飞纱像个坠入凡尘的仙子。
  “临易,你这个狐狸精!你不得好死!”尖锐的声音隔着枫树林传来,渐渐地斥骂声伴随着拉扯声斥责声渐行渐远。
  临易缓缓的睁开眼,一旁侯着的秀珠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
  “君裕呢?”
  “王爷还未回来,公子可要用膳?”
  “等他回来吧。”
  临易又慢慢的闭上眼,乌黑的墨发在阳光下闪着碎碎的光,给他清冷的脸上添加了不少暖意。
  “是。”秀珠福了福身子退了回去。
  跃州最近最有名的就是西北王的男宠临易。原因很简单,他刚进府不到一个月就要把王府的姬妾都遣散出府。
  听枫院外,一名女子在侍卫的拉扯下依然咒骂不休。她的妆容早已经花了,衣服也被拉扯的不再整齐。一身泼妇骂街的样式,顿时让人好感全无。
  赶过来的管家连忙让人把她拉到远离听枫院的地方。
  宋承伯是从王爷出宫建府就一直做王府管家的人,今年四十有余,正值壮年,为人精明能干,深得西北王器重。
  “林姬原本不是最爱整洁么,今成了这个样子怕是不太好看。”
  “宋承伯,就算你是王府的管家,也不过是一介下人罢了,有什么资格和我这样说话!”林芸雪努力想挣脱侍卫的钳制,“我可是王爷最宠爱的女人!”
  宋承伯轻笑一声没有说话。还真的挺看的起自己,若不是王爷身边没几个女人传出去不好听,你以为你有存在的必要么?
  宋承伯的轻笑明显的惹怒了林芸雪,她骄傲的看向管家宋承伯,“哼,若不是我愿意待在王府里,怕是整个跃州城都知道西北王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他长成那个丑样子,你以为临易那个狐狸精真的会真心跟着他么?”
  是的,林芸雪心说,西北王多丑啊,除了自己这么个甘愿牺牲自己的美人,谁会愿意待在他的身边。
  宋管家觉得和这种没智商的女人说话简直就是浪费自己的口水,他挥挥手想让人把她拉下去。林芸雪吵闹着不肯走。
  在她吵闹的时候,不知何时临易出来了。哪怕他只是在那随随便便一站,依旧能够吸引所有的目光。临易长得很美,皮肤白皙,瞳色极黑,眼角微微有些上眺,五官不会太过女气,也不会太过阳刚,身体修长,不同于男子的俊秀风流,也没有女子的矫作,是真正的美人倾国,无关性别。
  临易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冰冷的目光没有来的让林芸雪一颤。
  林芸雪见是他出来,色厉内荏道,“你不过也就是一个男宠罢了!我不信你没有任何原由就会和他在一起!他那么丑,除了我可怜他愿意待在这,怕是整个跃州城都知道西北王丑的没人要!王爷又怎样?还不是丑的让人恶心……”她当真是气到失去理智,口不择言。
  宋承伯未听她骂完,瞬间脸变得有些狰狞,抬手一巴掌扇到她的脸上,慢吞吞的开口,“林姬还有五日就要出府,有时间来这里折腾,不如好好收拾东西,到时候出去了府,可不能诬陷我们王府克扣你的东西。”
  当真是没见识的女人,真以为自己做的手脚王爷都没发现,若不是有王爷吩咐,早就被逐出府了。
  临易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这场闹剧。他甚至百无聊赖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袖。
  林芸雪被管家的一巴掌打傻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片刻后大吼大叫,“宋承伯你个贱人,竟然敢打我!”
  林芸雪五官狰狞,把自己和临易的仇恨抛出脑后。她挣扎着摆脱钳制,想冲过来和宋承伯拼命,“你个贱人!”
  宋承伯不想看她在这无理取闹,要不是王爷吩咐不得伤害女人,否则她怎么会有命活到站在。
  “拉下去!”宋承伯吩咐下人。
  “不,我不走!”林芸雪继续挣扎,“临易你个狐狸精,我要见王爷!”
  “等一下。”临易开口,他抬手制止想把林芸雪拉下去的侍卫,慢慢走到林芸雪身前。
  “你想……干什么?”林芸雪见临易一步步走过来, 被他似笑非笑的目光吓到了,没由来的想往后退,奈何身后有侍卫架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临易没有回答,他只是走到她的面前,轻轻的拔下她头上的簪子,面无表情的直接在她左脸上划了下去!
  不甚锋利的簪子划过血肉,有血飞出,林芸雪尖叫一声。她惊恐的看着临易……
  血顺着她的脸一滴一滴的低落在地上,她像看着妖怪一样看着临易。临易似笑非笑的回望过去,似乎刚刚发生的事和喝水吃饭一样简单。林芸雪惊恐万状地往后退……
  周围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连管家都吃惊非小。
  临易无所谓的把簪子扔到地上,开口,“感觉如何?”
  林芸雪没有回答,她惊恐的开口,“你不是人,你是魔鬼!”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划了别人的脸还笑的一脸无辜。
  临易轻笑,无视她的挣扎,俯身看她,静静的开口,“你可真丑。”
  林芸雪像是被一桶冰水从头泼到脚。被临易眼里的冰冷吓得动弹不得,即使他的容貌倾城,却依旧可怖的像从地狱里爬出的魔鬼。
  四周一片寂静,临易转身,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得回了听枫院。路过管家身边时,临易睇了他一眼,“宋先生,对我的做法可还满意?”
  宋承伯一凛,背后一身冷汗。临易也没想他会回答,轻笑一声走了。
  周围的树叶沙沙作响,宋承伯看他走远的身影,像随时会飞走的嫡仙。
  如此不可方物又聪明的男人,王爷得到他是缘也是劫。宋承伯微微垂下眼眸,吩咐人把林芸雪拉下去。
  傍晚时分,听枫院开始点灯,西北王知晓临易不喜欢黑暗,便命人在听枫院里加了不少灯笼,如今点灯后听枫院红红火火,与夕阳交相辉映,平添了不少暖意。
  西北王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临易站在房前的台阶上等他。君裕心里一暖,把手里的兵器玄金大刀扔给左右,走过去把他抱在怀里,开口道:“阿易,我好想你。”
  西北王君裕今日去练兵,穿的一身黑金软甲,他身体健硕,肤色略深,五官深刻,眉毛浓郁,特别是瞳孔隐约有些发紫,看上去很是凌厉,再加上左脸靠近耳朵的地方有一道近三寸的刀疤,身高七尺,远远望去宛如恶鬼。他又是个将军,常年征战,身上戾气很重,倒是真真的神鬼莫近了。
  临易笑笑,他知道君裕的一切都是表相,看起来凶神恶煞,其实内心老实柔软的不可思议。
  记得第一次见他时,他在渝水河边上救了他,明明如此孔武有力,却偏偏不安的绞着自己的双手,啜嗫的给他道歉,说,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
  那时候临易心里没有来的一阵温暖,心想:原来传言鬼面将军性格暴虐,生性残暴,真是不可信啊。
  临易当时就想,世人盛传的恶人原来是个如此单纯之人。再想想自己,一身倾世皮囊,却远远比恶鬼还要来的狠毒三分!
  临易点点头,笑颜很是温暖,“我也想你。”。言罢,他伸手戳了戳君裕的胸膛,“今日早晨出去时为什么不叫醒我?”
  西北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不是看你睡得正香么,就没舍得叫你。”呆呆傻傻的样子完全不像个武将军应该有的样子。
  “好吧,下不为例。”临易有些为难的点点头,这个理由好强大,他完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最后,他把君裕拉进屋里,“以后不管什么时候你要出去,都必须和我说一声。”
  “好!”西北王连忙点头,“阿易说什么我都听。”
  今天是十五,大圆的月亮挂在天上。一样清冷的月光如果洒在临易身上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嫡仙,现如今却映着君裕像个厉鬼。
  他站在屋外,听着暗卫给他汇报今天临易的消息。暗卫把今天林芸雪来闹的事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西北王,还有她所说的那番话。
  “你说阿易把林芸雪的脸划伤了?”君裕有些不可置信。
  “是。”暗卫跪地禀报,“并且伤口似乎......与王爷脸上的一样。”
  君裕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上的伤疤,阿易这样做的的原因他能明白,林芸雪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他不想阿易脏了手。
  一会儿,他挥手退了暗卫。
  此次他好不容易等来了阿易,想好好的保护他,让他高兴,想让他以后都快快乐乐的和自己在一起。今日之事,他定不能轻易饶了林芸雪。看来这两年来对芸雪的不闻不问,让她添了不少底气,当真以为自己能够无法无天!
  想罢,君裕转身回屋。明日,他就让人把她赶出府。
  林芸雪的院子里的下人都已经睡下了,她被禁了足,房间里也没有点灯,只有依稀的光线衬着她扭曲的面容。她坐在床上,咬牙切齿的咒骂着,临易我今日所受的屈辱他日定叫你百倍偿还!
  她死拽着手里的被子,难道她真的就只有出府这一个结局了么?这两年来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虽说君裕长得很丑,可他,对自己几乎迁就,为什么突然都变了样呢?
  是的,这两年来她从未搭理过西北王。在她看来,自己能够住下来,让他每天都能看到自己,已经是给他最大的恩惠了。还想碰她,简直做梦!
  至于府里的其他姬妾,她也从未放进眼里。毕竟自己的美貌放在那里,哪个有血性的男儿不会心动。可自从临易来了之后,她的骄傲开始动摇了,临易虽说是个男子,可是比她还要美,毫不夸张的可以说是倾国倾城,举手投足之间皆是风景。
  那是她即使身为女子也达不到的高度,她嫉妒的发疯!
  她咬牙切齿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冷风过堂,有一只脚踏了进来……
  “谁?”林芸雪惊恐的看向门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