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真]妖皇+番外 作者:北羁(上)

字体:[ ]

第1章
  
  天色尚早,映情天却早早地醒了过来,他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揉揉自己惺松的睡眼。上山三年多了,但这种粗糙的硬木板床他却从来没有睡习惯过,不但硌得慌,夜里一转身还“吱吱”直响,他睡眠浅,一点小小的声音就可以弄得他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但是修仙嘛,要的就是粗茶淡饭,一味贪图肉体上的安逸舒适,怎么能在修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呢?
  映情天安慰了一下自己,下床两口隔夜的冷水,接着就像往常一样在床上打坐修炼了一会儿,让灵气顺着自己的经脉运行了一个小周天。约摸一个时辰之后,他睁开了眼睛,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
  这时天已经大亮,他从床上跳下来,敲敲自己发麻的腿,从枕头底下取出古朴的小木匣子,里面是一大把经过精制的蓍草。
  映情天看着那五十根草茎笑了一下,然后在屋子里点起一根自己从家里带来的香,整个人都变得庄重起来:“占筮之神在上,弟子映情天今日有一事不决,不知是否可行,因此特地将自己的疑惑拿来请教神明,此事的吉与凶,得与失,希望神明能通过占筮的恒常法则明示。”
  映情天说完自己也笑了一下,什么神明,这缥缈仙谷里就到处都是修仙之人,自己也已经凝气进入凝气二层,但他认为修仙之道上有天道,而占筮与天道相通,所以他有事问卦做参考的习惯一直没有改。
  映情天闭着眼睛默想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演算。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二以象两,挂一以象三……”十八次演算成一卦,这占一卦就花了他半柱香的时间。
  演算完毕,映情天认真地把着草收好放回原处,这才低头看自己画出的卦相:“下巽上艮,山风蛊,六爻皆不变。”
  映情天这次占卦是想知道哪里能找到五百年份的会神草,药园里的会神草最多只有三百年份,映情天又急着用,就动了想去野外寻药的心思,但七天过去,他大大小小的山峰跑了十几座,却一直找不着,于是无奈之下动了占卦的心思。
  “蛊卦六爻不变,卦辞里有‘元吉’两字,是不是说我今天出门找草药必有所得?那要去哪里找呢?等等,蛊卦上面是座山,下面有风,如果算方位的话,风又可以用白虎来代表,在四象中白虎又在西边,是不是要我去西边的山里找的意思?”映情天皱着眉头解卦,突然间福至心灵,“西边的山,不会是指西狎山吧?”
  缥缈仙谷西边的西狎山是出了名的凶险之地,凶兽无数,只有筑基期的弟子才会在一定的季节里偶尔入山寻找机缘,像他这种才炼气二层的弟子……进去就是给凶兽加餐的好不好?!映情天仿佛已经看到了一群凶兽围着烤熟的自己分吃他大小腿的情境了。
  不过那种少有人去的地方说不定还真的会有五百年份的会神草。
  映情天有些心动,只要他能找到五百年份的会神草……怎么办,是去还不去?
  映情天看着卦辞里“元吉,利涉大川”的字样,狠了狠心,连卦相都说吉了,还是元吉呢,再加上“利涉大川”,说明这一次虽然会有凶险,但一定可以平安渡过的,这五百年的会神草就跟白拿一样,干嘛不去?!
  于是映情天乱有勇气地在自己的箱子里乱翻了一阵,然后带着自己最好的符箓信心满满地出发了。
  西狎山山脚四季里有三季笼罩着不散的毒瘴气,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像真的要应证映情天卦里的“元吉”似的,当映情天走到山脚的时候,居然过来一阵风过来把瘴气吹散了。映情天见状不由沾沾自喜,这山脚有风经过,不就是蛊卦的卦相嘛。自己的卦算的真是尼玛的准啊,要是不修仙的话,凭着这本事去哪个王朝里行行骗什么的,说不定还能混个国师当当。看来自己这一回来真的来对了。
  但是接下来的事让映情天深切地明白了什么叫一卦误终生。
  进山之后,映情天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突发状况,他一个炼气二层的炮灰,跑到这个连只蚂蚁都可能是筑基期高手地方来混,不能不小心为上。
  西狎山这种凶险之地,待的时间越久凶险就越大,由于解出来的卦指向西边,映情天就一门心往西边走,对于路边偶尔出现的几株灵草,他都一律采取了无视的态度。在某些时候某些地方,一点点的贪心足以致命。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能在这山里找到他要的东西再平安离开就已经是大幸了。
  太阳一点点升高,不知不觉,映情天入山已经有大半天了,却还是没有什么大太的收获,虽然这一路下来他在路上倒也有发现几株会神草,但它们都还小,与药园里的年份差不多,都只有两三百年。
  映情天叹了口气,坐在山石上休息了一下,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他才炼气二层,修仙之人要进入筑基期才能达到辟谷的境界,他现在还是要吃东西的。他从怀里掏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干粮狠狠咬了几口,然后他突然发现,原来这灵谷做的馒头和凡间馒头一样,也是会噎到人的。
  “唔唔唔!”映情天重重地吞咽了两下,但是他咬的时候太狠,馒头太大块了,光用咽的根本咽不下去,于是他只好火急火燎地去翻自己的水囊,结果手伸入药筐里,只觉得入手之处一片湿凉,他心道一声不好,掏出水囊一看,果然,水囊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漏了个洞,水都流光了。
  特么的这是要屋漏偏棚连夜雨的节奏么?
  好在不远处就有条小溪,映情天像见到了亲生父母一样冲了过去。清凉凉的溪水从喉咙划过,映情天发出一声满足地喟叹,得救了。要是没被凶兽吃掉反而被自己噎死,说出去这得多丢人。
  用溪水洗了下脸,映情天抬起头,正看到对溪岸对面的一株草,四叶三花,茎上有淡青色印纹,在阳光显得无比地清灵。
  这是……会神草?
  映情天一愣,然后大喜。会神草而且过了五百年茎上才会有淡青色印纹出现,而这株会神草的印纹清晰完整,可算是会神草中的极品,他用心地找了一路都没有找到,没想到这溪边就有一株。
  入山以来,映情天底气不足,总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现在终于找到了草药,急于刨了草药走人,于是他不敢耽搁,回到山石边上拿了药锄走上前,正准备开采,谁知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映情天才往土里挖了一锄下去,就听见头顶上一声响起一阵凄厉的虎吼,气势如虹,吼得整个西狎山都抖了两抖。
  卧槽不是吧?!映情天全身一僵,抬头往上一看,只见天空上不远处炸开了一团诡异的黑雾,黑雾里还不时传出两声高亢的鸟鸣。
  这是要糟啊!
  眼着着那团黑雾离自己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映情天看看自己眼前的会神草,又看看天上。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灵药,让他就这样放弃他真的舍不得。
  舍不得走又不能留,思来想去,映情天只好狠狠心,跑到了不远处的草丛躲了起来,只希望这团黑雾只是路过而已。
  天不遂人愿,映情天堪堪躲躲好,就听见身后“轰”地一声巨响,一只通体雪白的大老虎从半空中狠狠摔落在他原先站着的位置,一摔之力带起的沙石糊了映情天一脸。
  还……还还还好自己躲得快,要是再慢一点就成肉泥了。映情天的小心脏“咚咚”乱跳,不由有些后怕。
  映情天正庆幸,突然一阵威压传来,三道黑影从他身上掠过,他下意识地往天上一看,只见天上盘旋着三只通体火红的三足炎鸟,利爪如刃,在阳光下闪着黑漆漆的光,它们尖尖的嘴里不断地发出高亢的叫声,声声正刺人的耳膜。
  它们在兴奋……
  映情天看了看那只在地上摇摇晃晃的大白虎,默默地为它在心里点了根蜡烛,然后在草丛里藏得更深了。不管是那三只炎鸟还是这头老虎,都只要用一个手指头就能弄死他。
  白虎吃力地支起身子,摇摇脑袋,然后猛地发出一声气势十足的虎吼,这一声吼得映情天头疼欲裂,他死死地伏在地上,只觉得身上好像有一大块石头压着似的,让他动弹不得,甚至连睁一睁眼都做不到。
  好强的威压!
  天空中的三只炎鸟也被这一吼得在天上翻了好几个跟斗,但很快就稳住了阵势,再一次围了上去,这次它们不再盘旋,而是直接进攻。
  但映情天完全没有心情欣赏它们之间的争斗,他闭着眼,伏在地上惊恐得全身冰凉,他甚至连最基本的思考也做不到了,只听见前方响起一阵又一阵惨烈的鸟叫,一声声虎吼中充盈的威压让他几乎要爆体而亡,最后,在一声虎吼中,映情天彻底被震昏了过去。
  
  第2章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映情天悠悠醒转,这时已经是日薄西山,他发现前方已经安静了下来,想必那一虎三鸟已经走了吧。
  “吓死我了。”映情天抹了下自己的额头的汗,站了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嗷~”一声虎吼响起。
  映情天:“……”
  映情天低头,顿时与那大白老虎来了个四目相对,然后他就保持着伸懒腰的姿势僵住了……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只大老虎还没有走?!
  等映情天看到那三只血肉模糊、已经被开膛的炎鸟尸体……不是吧,三打一还打输了?虎爷爷你这个姿势是在就地进食么?
  “嗷~”又是一声虎吼,大白虎掏出炎鸟的内丹吞了下去,然后慢悠悠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映情天舔舔自己的嘴巴。
  映情天瞬间回魂,等他看清楚大白虎的动作,整个人傻了,这……这不是打算吃掉他吧?!
  “喂喂……我们初次见面,近日无怨往日无仇的……”映情天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后退。
  白虎目露凶光。他才不管是不是有怨是不是有仇呢,刚刚他跟那三只火鸡打的时候,这个修士一直躲在边上看,是想等他们两败俱伤之后捡便宜吧?打得倒是一手的好算盘,也不知道本尊的便宜你捡不捡得起。刚刚打得激烈,顾不上这只小跳蚤,现在咱们一起来算总帐。
  “你你你……你不要过来!”映情天欲哭无泪,慌乱之中,他摸到被自己扔在一边药锄,他想都没想就捡了起来,然后震慑性地向白虎一扔。
  谁知准星太差,白虎也躲都懒得躲,还是在原地用看食物的目光看他。
  映情天咽咽口水,尴尬道:“去!捡回来!”
  白虎:“……”
  你特么地当老子是狗啊!
  白虎大怒,一个虎扑将映情天扑倒在地上,对着他的喉咙就是一爪子。
  “哇!”映情天都要吓哭了,下意识地一躲,白虎的爪子堪堪擦着脸划了过去,映晴天的脸上立时多了三道血痕。
  一击不中,白虎再一次扬起爪子。
  “我只是上山采药而已!”映情天忙护住要害部位,接着肩上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白虎把爪子从映情天的肩头j□j,伸出大舌头舔了舔,受了血液刺激的白虎看映情天的目光变得更加凶残。
  老子管你采不采药!
  白虎再次一爪拍出。
  映情天闪躲不及,被重重拍中胸口,只觉得胸口被大石磨碾过一般,“哇”地一声就吐出一口血来。
  老虎眯了眯眼,有些失望。居然只是个炼气二层的低级修士,如果是个结丹期的,挖了他的金丹吃,说不定就可以让他恢复结丹期十之一二的实力。
  探明映情天的修为,白虎就有些兴趣缺缺了,也没了一开始逗弄的心思,直接吃了吧,再小的蚊子也是肉。
  于是白虎一口咬住映情天的大腿。
  “啊!”映情天吃痛,转过身一拳打在白虎的头上。
  这一拳直接把白虎打怒了,他咬住映情天的大腿,狠狠一甩,映情天直接被他甩出去,整个人重重地撞在一棵大树上。
  虽然他是炼气二层,但这个修为的他只不过能比一般人活得长一些罢了,身体还是和凡人一样的脆弱,这一下直接把他的腰给撞伤了。映情天摔在地上,两耳嗡嗡直响,眼前是一浑浊的血红色,什么都看不见了,全身都要散架的感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