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真]妖皇+番外 作者:北羁(下)

字体:[ ]

 
 
  
  
  第59章
  
  传音符上说所有弟子必须在升仙门集合,由门派长老清点完人数之后才能出发。映情天去得不晚,但等他到的时候,升仙门前已经有不少弟子在等候了。不出意外,映情天在人群中看见了闽青锋,这个大贱人今天还是一身淡绿色长衫,头发低低地缩在脑后,用一只碧绿色的簪子别起来,倚在一根柱子上闭目养神。映情天强忍住想上去掐死他的冲动,带着厌泽低调地混入人群。卓翰风说他会带队,一路上让映情天务必待在他的身边。但是映情天向四周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卓翰风。正在纳闷间,却听厌泽一声低吼:“媳妇儿,给我梳梳毛。”
  映情天:“……”都什么时候了你这只蠢货老虎还有心情关心这个?之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关心过自己的仪表啊?
  “我没带梳子。”映情天草草敷衍了厌泽两句。
  厌泽不干了,嗷嗷叫着来来回回地绕着映情天转来转去,还时不时用爪子挠他一下:“那就用手梳!快点快点!卓翰风要过来了,我不能在帅字上输给情敌!”
  “卓翰风?哪里?”映情天伸着脖子乱张望。
  “过来了过来了,算了,来不及了,一会儿你对我表现得亲热一点!”厌泽糊乱地舔了舔身上的毛,然后做出一副威武雄壮的样子。
  映情天正想笑,一个声音冷冷淡淡地在身边响了起来:“情天。”
  是卓翰风的声音无疑,映情天转过头过,看见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一身墨色长袍,气宇轩昂。
  这货是卓翰风?
  映情天盯着来人猛瞧,他边上的蠢老虎重重地咳了一声,不满地给了他后腿一口。
  被厌泽咬了一口,映情天马上就回过神来,心里明白卓翰风这应该是化了妆。毕竟结丹修士装成炼气期的小修士抢物资什么的,作弊不要太明显。
  “卓?”
  映情天正想问问这货是不是卓翰风,只见对面的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我现在是张家的直系弟子,张晋。”
  “哦,张师兄。”映情天马上改口。
  卓翰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映情天跟卓翰风不熟,也没什么共同话题,两个人僵持着,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咳!”厌泽又重重地咳了一声,一派威武雄壮。
  映情天的嘴角抽了抽,很贤惠地蹲下来给老虎挠背:“背上痒不痒?我给你挠挠?”
  你家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时候是用挠背来示威的?!厌泽一爪子拍映情天脸上的心思都有了。
  “呵呵呵,你这里的毛发有点乱哟,我给你理理。”映情天亲热地贴着老虎,伸出手给他理背上的毛。
  “啪”地一声,蠢老虎一尾巴拍在映情天的手上,小模样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映情天:“……”你丫不要太过分哦!
  最后,在映情天的再四威协下,蠢老虎总算纡尊降贵地把背挺了挺,像个贵族老爷一样哼了一声。
  卓翰风的眼角在看到厌泽的一瞬间就有些抽,现在再看看映情天像个谄媚的小奴隶一样围着老虎团团转,当下就有些不适地移开了目光,神情厌恶又冷淡:“我去那边看看。”
  见卓翰风走了,蠢老虎洋洋得意:“你看他那个恶心劲儿!明明这么讨厌你还非要跟你玩什么护徒情深,一会儿我们再接再励,争取让他这一路上都不好了,嘿嘿嘿……媳妇儿香一个!”
  映情天:“……”
  “你走开!”映情天推开蠢老虎凑过来的嘴。
  就在一人一虎瞎闹腾的时候,映情天头一抬,看见远远地从天边飞来一只巨大的青色怪鸟,体形巨大,飞起来遮天蔽日。那鸟长得极其古怪,明明全身布满碧青色的羽毛,却长了个鱼头,就连尾巴部分的羽毛也长长短短挨在一起,形成了一条鱼尾的形状。
  “这……这什么鸟啊!乱恶心的!”映情天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引来边上一群弟子的怒视。
  于是马上就是弟子挺身而出给映情天普及知识:“不懂不要乱说,这是鲲鹏!是谷主最为珍视的坐骑。不但可以在天空飞行,还能化成鱼潜入水底,而且已经有与筑基期修士相媲美的实力,是不可多得的珍贵坐骑啊!谷主在蛮荒之地花了十几年才成功驯化了一头!这次去太古秘境,谷主特地派它出来送我们,能坐一坐鲲鹏是何等荣耀的事,你居然说它恶心……”
  映情天:“……”不就是能水空两用么,他家的老虎也是陆空两用的珍贵坐骑呢!而且他家的老虎还会暖床会卖萌,最要紧的是长得俊啊!光卖相就甩了这什么鲲鹏几条街!
  蠢老虎一看那鸟,再一听那弟子的解说,整个老虎都不好了,他哀哀地往下一趴,用爪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卧槽!这货不是鲲鹏这货不是鲲鹏……”他和坤冢关系挺好的,要是让那货知道自己的血脉族亲已经进化出了这种猎奇的外观,他一定会分分钟从上界杀下来的。
  待那鸟飞近了,映情天才看清那巨大的鸟背上还有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者,后面是一男一女两个小童子。
  “居然是赵师祖带队!”看到那为首的老者,有些不淡定的弟子不由惊呼出声。这赵师祖也是他们升仙谷的结丹期修士,而且已经修炼到了结丹期的最高境界,离踏入元婴期只有一步之遥,在升仙谷中算是除谷主孟仲井之外最牛X的人物了。这位赵师祖一向深居简出,不喜沾染俗务,现在亲自出来给这次秘境之行带队,可见升仙谷对这次资料争夺赛的重视。
  就在映情天随着那些弟子一起仰望传说中的结丹境高阶修士的时候,一个煞风景的声音飘了过来:“媳妇儿!这个老头的金丹是大补之物啊!”
  映情天差点没一头从升仙门上栽下去。要和一只老虎统一世界观,真难啊!
  赵师祖完全没有感觉到一双饥饿的虎眼已经在他身上扫了一遍又一遍,他施施然地从“鲲鹏”上走了下来,抬了抬手,后面的两个童子就双双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只储物袋。
  赵师祖轻轻拈了一下自己的胡须:“太古秘境之内凶险万分,我与掌门师叔商量了一下,为了保证大家都能平安归来,我特地从谷中宝库取出了一些宝物,现在你们每人都可以分别从这两只储物袋中取走一件东西,左边装的是灵石和符箓,右边是法器,你们上来抽取吧。”
  还有这等好事?虽然映情天觉得有蠢老虎在,自己用到法器的机会少之又少,而且又偷到了闽青锋的储物袋,但出于穷逼的惯性,还是马上兴奋了起来,白要谁不要啊?!
  所有弟子陆续上前在两只储物袋里各摸了一把,映情天排在最后,伸着脖子看前面的摸,想看看他们都摸到了什么,但无奈那些人都捂得死紧,什么都看不到。
  不一会儿,所有的弟子都已经抽取完毕,映情天比较背,只抽到一块中品灵石和一只像飞镖一样的东西,活活把蠢老虎笑了个半死。映情天郁闷地往四周看了看,想知道别人怎么样,但只见那些弟子面子上都淡淡的,看不出悲喜。映情天很快把自己脸上的表情收了起来。
  但映情天那一瞬间的沮丧并没有逃过闽青锋的注意,不知什么时候,这个家伙悄无声息地站到了映情天的背后:“哟,你这是沮丧个什么劲儿啊,我的储物袋不在你手里嘛?要什么法器没有?”
  尖酸的口气让映情天狠狠向闽青锋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低下头去给老虎梳毛。
  “好了,大家都上到这鲲鹏背上来,我们去秘境入口。”赵师祖见所有事都处理完毕,又回到了鲲鹏的背上,“这只鲲鹏的性子比较傲,除了我师叔谁都不服,你们几个一会儿小心些,坐稳抓紧,不可掉以轻心,两天一夜之后便可到达秘境入口了。”
  “太古秘境里面,你最好小心点。”闽青锋冷哼一声,留下一句有些幼稚的话,向鲲鹏走去。
  映情天也拍了拍厌泽的头,慢慢站起来。
  “媳妇儿,这次要是在太古秘境里遇到他,我们把他的灵兽袋也抢过来吧。”还没进秘境,蠢老虎就已经蠢蠢欲动了。哼!让那小子狂!
  映情天本就不喜欢这鲲鹏丑恶的长相,随着距离的拉近,鲲鹏的长相在他眼中也越来越清晰,看着这巨大的怪鸟,映情天顿时有些胆寒。也许是感觉到他的靠近,一直在看远处风景的鲲鹏突然转头向他看了过来。被鲲鹏那死鱼眼一翻,映情天当场就吓得后退了一步。好大,好恶心……
  不知道是不是映情天错觉,他莫名地觉得那鲲鹏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贪婪,但还没等他深想,身后的厌泽突然上前一步,低低地冲那鲲鹏吼了一声。被老虎凌厉的目光一扫,那鲲鹏突然呻-吟似的低叫了一声,抖了两抖,眼中闪过一丝的惊恐。然后再看向映情天的时候,它的姿态明显低了很多,还有几分讨好的味道在里面。
  “没事儿了,上去吧媳妇儿。”蠢老虎冲鲲鹏亮亮自己锋利的爪子。丫的,老子的儿子你都敢垂涎,不要命了?
  映情天快要上鲲鹏的时候,卓翰风突然挤了过来,然后悄悄地塞给他一个小小的罗盘:“带着它,万一我们失散了我可以第一时间找到你。”
  映情天点点头,将那罗圆收起来。
  厌泽用爪子刨刨地,哼了一声:“他还挺有心的嘛。”
  映情天偷笑。
  
  第60章
  
  两天一夜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不愧是能在资格赛中成功晋级的弟子,特么都是一些没日没夜修炼的狂人,这些人都是一上鲲鹏就主动开始打坐。映情天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打坐了一会儿,但这风呼呼地在自己的耳边刮,他又是个实打实的悲观主义者,光担心一会儿这鲲鹏要是调皮了,自己怎么从高空逃生。映情天心里乱糟糟的,打坐一久就觉得有些腿上腰上酸了。
  “媳妇儿在我身上睡一会儿吧,反正这点修为,我们多进行几次身体上的交流就赶回来了。”蠢老虎用身体暧昧地蹭蹭映情天。
  映情天白了他一眼,但到底没能抵抗得住厌泽那一身软毛的诱惑。蠢老虎努力趴下来把自己蜷成一个半圈形,映情天舒舒服服地往后一靠,整个人埋进了老虎毛里。
  好软好暖和啊!映情天在心里感叹了一声,在老虎身上拗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一靠在厌泽身上,映情天所有的担忧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熨贴的安心。映情天一不注意就睡得香了。蠢老虎看着自家媳妇儿睡了,也很享受地闭上眼睛,虽然他不需要休息,但跟媳妇儿一起进行一下温馨的家庭活动也不错。
  微微的呼声夹在风声里,众修士都是感官极其灵敏之人,都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这一大一小呼声。几乎所有修士都睁开眼看了一眼映情天和他那只蠢货老虎,脸上露出鄙夷之色,就连一直在最前方打坐的赵师叔也回过头来看了一映情天一眼,当场气得冷哼了一声:“不学无术!”
  卓翰风的脸有些僵,然后想了了映情天与蠢老虎的jiān~情~,最后脸更僵了。闽青锋倒还好,只是心里酸酸的……QAQ他也想被自己家的老虎这样温柔地对待,都是灵兽都是老虎,自己的还比映情天的高档,怎么就这样不听话呢?活该没有公老虎喜欢!
  鲲鹏在一众弟子对映情天的不屑之中缓缓飞到了目的地,映情天也十分争气,这两天一夜都没有睁开过眼睛,当然,有时候是真睡,有时候是装睡。主要是他不想醒过来面对让人头痛的卓翰风和让蛋疼的闽青锋,要是自己搭理他们,这两天一夜不知道能过得多精彩呢,特别是闽青锋!
  鲲鹏一声轻颤,慢慢地下落,映情天也“醒”了过来,混在人群里往外走。
  “哼!好吃懒做!”就在映情天与赵师祖擦肩而过的时候,赵师祖突然发出一声严厉的斥责。映情天睡了一夜,他们都以为他是在睡觉,但到了第二天中午也没有醒,他们都觉得这个弟子怎么这么懒。到了第二天晚上还没有醒,他们开始怀疑映情天是不是在用什么奇怪的方式修炼,但等到他们确确实实地确定这货是真的在睡觉的时候,他们都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弟子懒得令人发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