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寻仙诀 作者:洛汐虞(上)

字体:[ ]

 
  第一章 不语滩
 
  混沌之初,天地未生,大神盘古开天辟地,身化山河地理,目为日月,此为世初;
  母神女娲感世间孤寂,捏土□□,拟为同类,然,虽身为神者却无创神之力,次而为人,人源于神之初,为万物之灵,灵根深者修神;
  人神之隔间又分仙,仙分品级上仙、天仙、金仙、真仙、地仙、人仙、鬼仙,自□□以来,千万年日月更替、山川阡陌、沧海桑田,修仙者觑之若鱼,而成仙者万中无一,得天仙者凤毛麟角,人修神者却横古未有。
  而世间却有一位最接近神的仙,般若万千天枢宗内,青云之顶九重山上,星辰无辉凝华宫中凝华上仙清衡。
  九重山上不见云,凝华宫中无日月;
  九重仙山出云,凝华仙宫便位于苍穹之顶,万千世界浮华之上,低头俯星辰、远目平日月,而这份荣耀与孤寂,也伴随着这里的主人千百年来受着世人膜拜,孤独的看这个,岁月变迁的人间万象,沧海不变的日月星辰。
  凝华宫中横古不变,虽无日月,却有仙风,琉璃宫中无人语,只见一人飘然而至,白衣似画、青丝如墨,气质灼焯,一身风华风不承日月,玉阶浅踏,后尘轻扬,自凝华宫中款款而出,额间上仙印清冷至极,如月华泻下,印在额间,让人想要亲近却难以接近半步。
  玉清衡负手而立,看着主死的北斗七星、主生的南斗六星,横古不变的星宿今夜似乎不同,单手掐决,玉清衡表情微变,眉宇间不可见的微微一促,一道紫光划开天际,凌驾于众星之上,似与日月平起,比拟凝华宫。
  “是他!”
  玉清衡望着紫光陨落的方向,微不可闻的一笑,你,终于回来了?
  要说到天枢宗与凝华上仙玉清衡的关系,便要追述至创排祖师。
  天枢宗创派祖师,曾与凝华上仙玉清衡,相交甚深,当年无缘等上仙之位的祖师爷,让玉清衡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立下了君子之约,虽然哪位祖师爷仙逝,玉清衡却依旧守旧日之约,护着这一方生灵、守着这一派无忧。
  天枢宗掌门换了一代又一代,而天下人眼中,天枢宗不过是流水的掌门,永远的凝华上仙。
  他们认天枢宗为第一修仙大派,在于天枢宗有着九重山,有世间最接近神的存在,常年仙气萦绕,修仙宝地;而敬凝华上仙,因为他既是世间最接近神的人,又是他有着天下第一宗门这张牌,哪怕玉清衡根本不在乎天下人怎么看,可是两者相辅相成的却也无人出其右。
  这么多年来哪怕依旧是地仙的峰主、长老,修的金仙的掌门,也是极少看见这位上仙的,更加别提御剑飞下那高的遥不可及的九重山。
  广场上练剑的弟子纷纷停住,看着那抹似画白衣远行,重新提起手中的剑,而还在炼丹的长老、打坐的掌门听弟子回报说,凝华上仙御剑下山了,都一副见鬼了的样子。
  果然梦想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哪?比如:哪位所有人都觉得高不可攀的上仙下山了。
  这是玉清衡自上古时期,他死后第一次走出九重山,世间依旧沧海桑田,变的他不再认识,却又恍若隔世,昨天他们学习如何播种狩猎,今日依旧绫罗便身。
  他追着紫色摇光星一路向南,最后消失在了乐温附近,星光散尽,纵使他是上仙,但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同样是上仙托世的婴儿,那也是大海捞针。
  玉清衡却也不愿就此离开,看着这片他降生的地方,寻了一处福地暂居,既然摇光星消失在了乐温县附近,那我便留下,寻你。
  摇光陨落、紫星托世,又是荧惑守星之年,人间战火不断。
  玉清衡这几年暂居不语滩,却从未施手与人,这么多年,自己早已看清、悟透,天下有天下的命数,而天下人也有天下人的命数。
  看着乐温城中有钱人一户户人居家搬迁,玉清衡知道战火快到乐温了,而周献仲的军队也已经在造船准备横渡不语滩。
  道观内一家三口跪在神像前,不断的祈求,三人均是粗布麻衣,两个大人虽然一身布丁,幼童却是一身新棉布衣服。
  咿呀学语的幼童,学着父母的话,说“求神仙保佑,不要让坏人到小宝家里来。”
  玉情衡站在门外,看着妇人抱着年幼的孩子,爱怜的抚摸着孩子枯黄的头发,眼泪不断的流着,男人站起身握紧了手中柴刀,护着妻儿。
  玉清衡虽不管世事,却也听说过周献仲,此将领骁勇善战、勇猛异常,却杀伐之气甚重,所过之处人畜皆无,屠城、烧村,绝不留一个活口,难怪有钱人纷纷逃难,看着这身无长物的一家人,而这一家三口,怕是无力逃难。
  人无力时,才想起神仙,而人却不想想,这座道观平时有几钱香火?
  但不知为何,看着妇人怀中孩童,玉清衡也不经心生怜意。
  孩童似乎感觉到玉清衡的存在,在妇人怀里侧过头,看着玉清衡,一张明显营养不良的脑袋上,镶着一双眼睛亮得出奇,痴痴的望着玉清衡,胖乎乎的小手咬在嘴里,口水留了他娘亲一衣服。
  “神仙、娘亲、有神仙,坏人不会来了。”
  玉清衡广袖一挥,消失在道观,当那对夫妻顺着孩子指的方向,看过来的时候哪里还有孩子看着的神仙。
  孩子见父母不信,脸蹩的发红,小小年纪眼睛里却写满了倔强说“小宝就是看见神仙了,神仙长得很好看,小宝相信神仙,他不会让坏人伤害我们的!”
  玉清衡维持了千百年的面具,似乎有了一丝松动,为了那个孩子一句,相信?
  曾经也有一个人那么相信他,坚定不移、致死不逾。
  玉清衡御剑站在不语滩上的西岩观上空,俯视着滔滔江水,轰隆的船声,喧嚣的战甲声,夹杂着风声呼啸,墨发白衣交织,定水珠被抛落江水之中,刚才还风平浪静的江水,瞬间在他们进入乐温不语滩的瞬间江水暴涨、船只不得前行,被迫回撤,退出不语滩水域,刚才还暴涨的江水,瞬间恢复了平静,丝毫看不出刚才那般凶险,一日之内如此反复了数次,都不得前进,将士门心底也泛起了嘀咕,说什么的都有。
  周献仲望着近在咫尺的乐温城,心底焦躁,来回在在甲板上踱步,本以为唾手可得的乐温城,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不语滩,就让他不敢越雷池半步。
  老者行礼:“将军。”
  周献仲一挥手,背对着白须老者,说“军师今日也看见了,这不语滩的奇怪之处,实在让人难以言语。”
  军师同周献仲一同走在船沿边上,看着不远处的不语滩,如今看来一派风和日丽。
  “将军每过一处均使用雷霆手段,在下也数次劝诫将军。”
  周献仲虽不悦却并未表现出来,等着这位军师接着往下说。
  “这乐温城之意为长寿、欢乐、富足,常年受到庇佑也算是福地,在这不语滩上有座西岩古观,今日之事又过于离奇,下面士兵也颇有微词,而其他几路将军,也经常在王上跟前数落将军残暴”
  周献仲是一军将领,常年征战杀伐,眼神一扫便让军师一颤,双手不自觉的躬身行礼,见周献仲没说什么,才敢继续说“如今陛下倚重将军,若有一日平定四海哪?那时候将军。”
  聪明人说道这里自然也就懂了,而周献仲就是一个聪明人,如今需要你征战四海,待到四海安定,就要笼络人心,而为了坐稳天下,屠杀了那么多人,自然也需要有人去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周献仲喉结浮动,军师跟随他多年,看出自己这句话他是听进去了,接着说“不如明日先去西岩观祭拜,许诺,若成了便好,将军顺势而下,若不成也能安定军心,不再怪力乱神。”
  “就依先生所言。”
  第二日下午,周献仲便命人驾着小舟前往西岩观,一路虽无狂风巨浪却也天色阴郁。
  到了西岩观,香烛贡品一应俱全,周献仲亲自三跪九叩祭拜神像,许诺渡过不语滩不杀乐温一人、不扰乐温一户,许诺完毕,观内阴郁的天色骤变,阴云散去阳光普照,这也让周献仲心里震惊,多年沙场早已让他不再信神,只信手中的剑,而今日似乎有些看法要变了。
  “什么人!”
  副将大步流星上前,从树后拉出一个小孩子,也就是刚才躲在道观里的那一家人。
  玉清衡冷眼看着观内的众人,刚刚散出的阴云重新聚集,周献仲当即上前阻止,说“不得放肆,刚刚才说了不杀生、不扰民,都是仙长信徒,不得无礼。”
  小夫妻哪里见过这场面,一屋子的杀神,早已吓得腿软,而那个叫小宝的孩子虽然年纪小,倒是丝毫不惧,夫妻俩也只当出生牛乳不怕虎。
  “爹娘,这个人一定杀过很多人。”
  这句话让小夫妻一怔,还没来得及回味这句话,就见着小宝爬上了香案,一手一个贡品大快朵颐,吓得两人赶紧阻止。
  “爹娘,仙人又吃不到,放在这里坏了,浪费了,仙人反而会生气的。”
  这般不守规矩、又倔强、有胆识的孩子,倒是让玉清衡再次另眼相看。
  夫妻两见小宝吃得开心,叹口气,看了看道观,四周颇有些衰败,动手收拾了起来,也算是给小宝偿还这顿贡品。
  小宝见父母默许了,更是撒欢了吃,双脚一蹬,小布鞋掉在地上,一双小脚来回晃着,脚底六颗痣毫无遮挡的暴露在玉清衡眼前,他已经没多少震惊了,也许属于人的情绪,早已在岁月搬迁、沧海桑田中消失。
  玉清衡其实在决定帮他的时候,已经猜到了他是谁,只是这六颗痣更加确定了小宝的身份,脚踏南斗六星而生的孩子,他便是那日自己一路追来的紫星摇光,玉清衡就这么淡淡的看着眼前小小的人儿,与刻在自己心里千万年的那个身影重合。
  苍玄,我找到你了。
  周献仲回到军营,下令军队进入乐温不得扰民、不得伤人、不得抢占财物,再次拔营出军,一路经过不语滩风平浪静,而留在乐温城中的百姓也安然渡过此劫。
 
  第二章 收徒
 
  既然寻到了苍玄,玉清衡是肯定会带他走的,只是孩子年纪尚小,还需要父母照拂,而自周献仲进入乐温开始,苍玄只要一出道观,能看见一些本不该看见的东西。
  玉清衡开始也没太在意,很多小孩子在天眼未闭之时,都能看着一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随着年龄增长、红尘熏染、阳气递增,也就不会再看见了,不需要刻意避讳。
  而他的苍玄,不是娇滴滴的小姑娘,而是能令风云变色的星君。
  可是玉清衡还是算漏了。
  夫妻两带着苍玄赶集回来,小苍玄就趴在他两身上睡觉,玉清衡也只当睡着了,等到了傍晚时分,他还在睡觉,玉清衡这才感觉到事情不妙。
  周献仲杀伐太重,冤孽难平,但又奈何他是一军将领,自身杀气重,冤孽无法近身,只得紧跟着他,待到有朝一日英雄末路,一朝清算,可是似乎这些冤孽,发现了比复仇更看重的东西。
  夫妻两也发现孩子不对劲,怎么叫也叫不醒,玉清衡走进房间,看了一眼四周真是家徒四壁,穷的老鼠、蟑螂都没有。
  “不用叫了,他暂时醒不过来。”
  夫妻两在这道观也住了些日子,从未见过此人,何况天色渐晚,心里难免揣测不安。
  “你是什么人?”
  玉清衡走到苍玄身边,看着他失了些血色,似乎有魄魂离体了,说“我是这孩子的师父。”
  夫妻两更加困惑了,看着玉清衡却不敢多问,只见玉清衡右手两指掐诀,从孩子头顶扶下,夫妻两见刚才还面色苍白呼吸急促的孩子,被玉清衡白衣一抚面色也好看了,呼吸平稳了,连声感谢。
  “不止如此,要救他,还要做点事情。”
  夫妻两刚刚见识了玉清衡的本事,自然深信不疑,何况还是救自己的孩子。
  “仙长请吩咐。”
  玉清衡伸手,从虚间中取出引魂灯,放在苍玄头顶,说“孩子年纪尚小,多依耐父母,你们守在他身边,护着引魂灯,让他的魂魄不再跑掉,我去去就回。”
  二人看着玉清衡一抬手,手里就多了个物件,心底的震惊难以言喻,只得连连称是,这能够凭空取物的人,多大的本事,难不成真的是神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