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逍遥农家子 作者:梦之草(下)

字体:[ ]

 
   
    
   
    
    第93章
    
    连续两天都能听到狼嚎声,这意味着,近期这个狼群活动范围离福村不算远,同样,也预示着这里有丰富的猎物。
    想到点白曾抓到一头羚羊,说不定那里就生活着一群。
    有狼群这个威胁在,村民活动就受到了限制,连去远一点的地方探查情况,都非得成群结队有人护卫才行。
    钟庆然也不敢再和简明宇两人单独行动,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不能仗着自己有福运珠傍身,就轻易涉险。
    隔天,等点白和鸣雷用过早饭,钟庆然便拿出一幅狼的画像,让它们观看。两只鹰记住狼的形象后,就朝着昨晚传来狼嚎声那个方向飞去。
    没过多久,点白和鸣雷便双双返回。
    钟庆然所料不差,狼群确实离福村不远。看来,村民运气都不错,身边生活着一个狼群,这几天竟然都没打过照面。
    只要狼群不游弋到福村边缘,钟庆然并不打算在没准备好的情况下对其下手。
    人跑不过狼,村民暂时拿狼群没办法。钟庆然却不然,他有很多办法可以对付狼群,但他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全,也不可能村里遇事都由他出面应对,那离了他,村民还要不要过日子?既然无论怎么做,最终还是要村民自己立住,那还不如就拿家门口这群狼开刀。
    之后几天,村卫和五个挑中的年轻人,都在拼命练习骑射,有几个胆子大,肢体灵活的人,在简明宇的帮助下,已经各自驯服了一匹野马,看来不出几天,剩余那些野马也会被折服。
    其他事情还能凑合一下,即便事关安全的围墙,也可以用泥墙搭建,春耕却是误不得。是以,驯服的几匹野马相继投入耕地中,野马再不服管,那也比人力强上许多。有了这些生力军的加入,垦荒速度大大加快。
    开荒被重点关照,烧砖也没耽搁。粘土所在地和狼群不在一个方向上,只要带上点白或鸣雷警戒,取粘土之人基本不用担心会和猛兽遭遇。隔三差五,这事负责人带人去挖一次,就能供应上魏一林师徒俩的消耗。
    这些天,钟庆然也参与到骑射训练中。他定点射靶准度不错,移动靶成绩就骤降,骑马射移动靶,那命中率还真是不够看。简明宇天赋再高,他能有如今的成绩,那也是辛苦练出来的,想一握弓,就能百发百中,百步穿杨,这样神乎其神的事,不说钟庆然,即便算上福村所有人,也没一人曾经耳闻过。
    人在感受到威胁时,潜力就会被挖掘出来,短短一段时日,十个村卫不光将野马都驯服,就连骑射也学得有模有样。一轮齐射下来,移动靶命中率也能达到五六成,至于在疾驰的马背上射箭,这个,呵呵,难度有点高,短时间内练不出太大效果,不能强求。
    有这样的成绩,只要在箭头抹上钟庆然提供的迷药,再设置陷坑和绊马索,想来他们和狼群也能一战。
    点白和鸣雷不懂数字,借助它们,钟庆然和简明宇只能获悉狼群的动向,并不能知道狼群的具体数目。在确定村卫勉强够格后,简明宇便带着斥候王再明,在点白引领下,前去查探狼群的情况。
    福村附近一带都是草原,两人骑在马背上,视线居高临下,没有一点阻碍,能看清比以往更远的地方。
    这个好处自然不可能被人类独占,简明宇两人如此,草原狼也一样,甚至比人眼更利。和狼群比这个,显然相当不明智。简明宇自是没这么蠢,他敢带着王再明出来,便是仗着点白一双锐利的鹰眼。人眼比不过狼眼,鹰眼还比不过不成?
    出村不到半刻钟,点白便向简明宇清鸣示意。两人又前行了一小会,便下马匍匐前进,马被留在原地。他们虽还没看见狼的踪影,想来距离不远,再骑马就不合适。
    两人过来是为了探查,没必要将自己置于险地,被狼群发现,可不是开玩笑的,即便策马狂奔,短时间内也未必能甩开它们,何况还有个生手王再明,一不注意,就可能被狼群留下,这样的险,能不冒就不冒。
    点白一直在前方上空盘旋,简明宇按着它的指示,谨慎缓慢地靠近,直到视线中出现草丛晃动的迹象,才停止。
    两人不发出一点声音,简明宇打了个手势,王再明便转了个方向,爬向另一边。
    简明宇戴上提前做好的草冠做伪装,小心翼翼抬高身体,这里还有点远,只能看到狼群最外围的情况。他数了数,约莫有三头狼在这一片地方警戒。
    这群狼真是好享受,狼群栖息地前方是片树林,里面生活的动物种类繁多,至少比草原物产丰富,难怪狼群会在这里驻扎。
    现在正是食物紧缺的时候,草原上的生灵们刚度过寒冷的冬季,食草动物也是最近才能找到丰盛的食物,早前可都被冰雪覆盖。这个狼群却膘肥体壮,皮毛油光发亮,可见它们的生活有多滋润。
    能在草原长期生存的物种,就没有一个是慢吞吞的,和它们一比,树林里的动物在速度上显然要逊色一筹,狼群徘徊不去,想来也是留恋这里丰美易抓的食物。
    简明宇和王再明一人负责一个方向,绕着狼群外围朝树林那边靠近。狼的耳朵很灵敏,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它们察觉。两人行动极为小心,宁可龟速爬,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他们在出发前,向钟庆然做下过承诺,自是要尽力做到。当然,就算没有这个约定,两人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观察一阵后,两人沿原路返回,直到回到野马所在地,才站直身体。
    “你那有几头?”简明宇轻声问道。
    “里面看不太清,我能看到的有十匹,算上和你一起见到的那三匹,总共十三匹狼。”
    “我那边少一点,有七头。这么说,最少也有二十头狼。”简明宇大致估算,这一个狼群,应该在三十匹狼以上。无他,他和王再明发现的都是成年狼,小狼一头都没见到,说三十匹狼估摸着都低了。
    这么大的狼群,称得上是草原一霸,简明宇在麓山从没见过。它们的存在,也昭示着这附近没有人迹。若不然,双方定会斗个你死我活,想要融洽相处,这纯属笑谈。就像福村,村民隔个一两天就能听到狼嚎声,这日子怎么过?
    简明宇和王再明没敢多待,数清外围狼群的数量,便调转马头,朝福村疾驰而去。
    听说那个狼群很大,估测有三四十匹,钟庆然更加坚定了要消灭它们的决心。离得这么近,福村早晚有一天会被狼群发现,整日里有一群狼在边上虎视眈眈,谁还能安心做事?
    狼很记仇,所以,他们要么不动手,一旦动手,就得一网打尽,不然,就等着它们有朝一日卷土重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没有准备之下,就凭十个村卫,哪里斗得过这么多狼?到时候出现损伤在所难免。
    钟庆然没打算派人去侦查第二次,这行动本身就很危险,之前那是迫不得已,为了保证两人的安全,钟庆然动用了不少草药,光掩盖气味的药粉就不止一种,否则,就狼那敏锐的嗅觉,若风向一个不对,让两人处于上风口,想不被发现都难。
    钟庆然让人在村中心外围挖了一圈陷阱,其他地方都无所谓,就这里不行,里边那么多草原上稀缺的物资,这要被狼祸害了,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至于村子和田地边缘,钟庆然没有动作,这次他们是主动出击,若搞不定狼群往回跑,在这里设陷坑绊马索,最先遭殃的岂不是他们自己?什么,你说不能把狼往村子引?只要他们和狼群对上,不管他们如何做,狼群必能凭着出色的嗅觉,找到福村。
    钟庆然可没有准备如此多药,能把那么多人和马的气味都去掉,况且马急速跑动下,药粉会随着汗液排出,气味再如何遮掩都没用。既然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那还不如借着人多势众,摆开架势和狼群对上。其他人暂且不说,周茗等船工可是实打实的退伍兵丁,因着是海军,很少有人会骑马,但射箭是人人都会的,弓也人手一把以上。不把他们运用起来,岂不是太过浪费?
    花了一天工夫,陷阱布设完毕,简明宇负责的村卫和周茗管着的船工们,也已经将事先安排好的简单阵形,演练了一遍又一遍,应付眼下的状况已足够。
    “现在检查一下各自装备,没问题就出发。”简明宇骑在通体火红的野马烈日上,神色肃穆地发下指令。
    “没问题。”
    “我也没问题。”
    ……
    “走!”简明宇打头,钟庆然随在他身边,空中传来两只鹰的厉鸣声,十四骑十四人向着目标飞驰而去。
    这次动静有点大,还没到昨天下马的地方,简明宇便下令队伍停下。他轻转马头,面对着村卫和两个临时加入的年轻人说道:“休息一下。我再次提醒,不要慌,能射中几匹就几匹,箭枝对准最容易射的地方,不要想着一箭毙命,这次行动的目的只有一个,只求射中不求击杀。”
    “明白。”
    来之前,所有马都吃过放盐的干食,力气足以支撑它们急速奔跑很长一段时间。钟庆然并不担心跑着跑着,座驾就歇菜。
    等马恢复最佳状态,简明宇和钟庆然各带六人分开行动。两支队伍相距不远,以方便照应。
    这次可不用像上回那样隐藏行踪,他们倒也没用全速,现在还不是拼命的时候。
    进入狼群的警戒范围后,一群野马都出现不同程度的焦躁不安。好在,钟庆然提前准备了宁神的嗅药,众人一通忙活后,野马都安静下来。
    就这么一会工夫,狼群已经朝他们奔来,钟庆然一行人只来得及射出一轮箭枝,便不得不后撤。跑之前,每个人都朝狼群丢出几个泥球。这些泥球一落地,便四射而开,凡是在它们附近的狼,无一不被波及。
    跑出一段距离后,中招的狼就一匹接着一匹倒地,钟庆然等人的压力骤然减轻不少。简明宇侧头看了眼身后,大约还有近二十匹狼跟着,那高大的体形,凶悍的神情,看得让人头皮发麻。
    见同伴莫名其妙委顿于地,头狼长嚎一声,带着一匹匹目露凶光的狼小弟,不要命地全速冲刺。
    钟庆然作为殿后人员,几乎都能闻到脑后的腥风。这样下去不行,前方一马平川,于马比较有利,耐力上,狼比不过马,两者速度在如今环境下,也是马更胜一筹,可关键在于,狼的爆发力比马强,若不能撑过这段时间,被狼追上,那也就没有以后了。
    在出发之前,钟庆然就再三强调,让他们不要管他,也不要回头,就他一个人,反而更容易脱身。所以,除了简明宇之外,所有人都不管不顾地往前疾驰。
    如此一来,钟庆然行事就没了顾忌。他趁没人注意,在自己身后立起一道铜墙,跑在前面的几匹狼一时刹不住脚,一头撞在铜墙上。
    咔嚓咔嚓,好几声骨骼碎裂声,传进近在咫尺的钟庆然耳中,惊得钟庆然差点握不住缰绳。他没有回头查看,将铜墙回收后,继续朝前御马飞奔。
    要是动用福运珠的力量,就靠钟庆然一人便能将狼群宰了,可他不想这么做,若非情况实在危急,他刚才也不会化出铜墙。
    福村要想长期发展下去,靠钟庆然一人显然不行。他不能每次都以一己之力,将一切危险扼杀于无形,这样会极大地降低村民的生存能力。
    瀚海州的地形,就注定个体力量必须彪悍才行。想想前世古时候游牧民族的辉煌历史,就能知道,若想偏安一隅,必须有强大的武力,不然,等哪天福村被人发现,骑兵兵临村前,那就是村破人亡的时候。这并非钟庆然杞人忧天,瀚海州人口再少,也不至于连一个福村都拿不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